第622章 固执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3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眼神冷冷地扫了过去。

阿卜杜拉顿时就是一滞,只觉得忽然有一道冰川,当头镇压而下,身周明明阳光明媚,主教先生却浑身发冷,宛如掉入了冰窟之中,刚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达尔喀上师,带我去见丹增多吉!”

萧凡不再理睬阿卜杜拉,转向达尔喀,淡然说道。

达尔喀立时也感受到一股绝大的压力,不得不点了点头,说道:“好的,萧先生请跟我来。”

在这异域他乡,萧凡又是以个人身份赶到这里,确实不大合适再称呼萧凡的“官衔”了。

“达尔喀上师!”

眼见得达尔喀领着萧凡往别墅里边走去,犯愣怔的阿卜杜拉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恼羞成怒地叫道——达尔喀你有没有搞错,这里是纳卡市,不是华夏国。

达尔喀扭过头去,很无奈地笑了一下。

说起来,达尔喀不愧是个政治人物,就这么一下苦笑,顿时将心中“委屈”表现得淋漓尽致,一句话都不用再说,便将阿卜杜拉心中的“英雄情结”完全激发出来。

阿卜杜拉恶狠狠地盯了萧凡的背影一眼,咬了咬牙,转身就走,目光阴沉得可怕。在纳卡市,在这个国家,阿卜杜拉自从懂事之后,就不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不管这个华夏人有什么来头,也不管他的家族在华夏国的影响有多大,阿卜杜拉都绝不打算放过他。一定要让他明白。在这里,到底是谁说了算。

至于那迄今还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保安人员。阿卜杜拉恍如未见。

在热武器时代,任何“魔法”都是假的。

这样的思维定势,早已深深根植于阿卜杜拉的脑海之中,牢不可破。绝不是眼前这几个保安被打倒,就能让主教先生改变观念的。

在纳卡市,阿卜杜拉主教不但可以调动警察,甚至还可以调动军队。

就算这个华夏人会“魔法”,有些不可思议的本事。难道还真能和一整支全副武装的军队作对?

对于阿卜杜拉的念头,萧凡丝毫不以为意。他此番前来纳卡市,不但是为了丹增多吉,还为了继续寻找金翅大鹏王的修炼功法。

大安寺没有找到,或许早已被首领大上师带到这里来了。

这种可能性也是不小。

这栋看上去奢华至于极点的别墅,修筑了一个大大的地下室,或者说。是一个地牢。阴森恐怖,和外边的阳光明媚,绿草如茵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走进这个地下室,萧凡顿时便很不舒服。止水观也有地下建筑,但和眼前这个阴森恐怖的地牢,完全是两码事。

丹增多吉一代豪杰。居然被关押在这样的地牢之内,令得萧凡十分不爽。

豪杰就应该得到豪杰的礼遇。

这样的地牢,只能用来关押罪大恶极的凶徒。

达尔喀领着萧凡,在地下室转了好几个弯,终于来到一间单独的牢房前站定。扭头说道:“萧先生,到了。”

“打开房门。”

萧凡冷淡地说道。

达尔喀摇摇头。说道:“萧先生,房门并没有上锁。丹增多吉如果要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走,没有人会拦阻他。萧先生,我早就跟你说过,接受处罚,是丹增多吉自愿的。协助外人,杀害洛吉大上师,还将创派祖师的手术真经交给一个外人带走,丹增多吉罪孽深重!”

萧凡的双眉微微一蹙,很严厉地看着达尔喀,冷冷说道:“达尔喀上师,这一次我是以私人身份而来的。这些颠倒是非的外交辞令,请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

达尔喀苦笑一声,说道:“萧先生,我现在说的并不是外交辞令。你不是我们教派的教众,所以你不能理解我们教众的内心。丹增多吉自己确实就是这么想的,如果不信的话,萧先生可以亲自去问他。”

“我当然会问。”

萧凡毫不客气地说道,举步向前。

果然如同达尔喀所言,地牢沉重的铁门并未上锁,萧凡往前一迈步,铁门便“嘎吱嘎吱”地向一旁打开。一股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

地牢内,灯光昏暗。

一条长大的汉子,盘膝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胡子拉碴,形容憔悴,正是丹增多吉。

见萧凡进门,丹增多吉抬起头来,眼里露出惊讶的神色,干裂的嘴唇噏动了一下,嘶哑地说道:“萧真人?”

很显然,他没想到萧凡会专程赶到这里来,并且直接来到地牢之中与他见面。

萧凡缓步来到他对面,也盘膝坐下,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勉强之意,就好像两个老朋友对面而坐,饮酒聊天。

“多吉上师,为什么会这样?”

丹增多吉叹了口气,说道:“萧真人,虽然事实的真相我们都很清楚,是一个妖魔占据了洛吉大上师的躯体,那个人绝对不能看做是洛吉大上师。不过,那卷经文确实是宗伽大师留下来的。多吉身为宗伽大师的信众,没有阻止萧真人取走那卷经文,确实很不应该。首领大上师这样判决,并没有错,我甘愿接受惩罚。”

萧凡蹙眉说道:“多吉上师,难道我没有告诉你,那卷经文的内容,其实是我们无极门的修炼功法,并不是贵教的教义?”

丹增多吉点了点头,说道:“我向首领大上师汇报过这个情况,但不管怎么说,那确实是宗伽大师手书的经文。”

萧凡想了想,说道:“多吉上师,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因为这样莫须有的罪名而受到什么处罚。我们消灭妖魔,为雪山上的人们消除灾难,可以肯定并没有做错。就算是宗伽大师复生,也会肯定我们的所作所为。消灭妖魔反而要受到处罚,那就是是非不分,颠倒黑白。这个事,我会和首领大上师分说清楚。”

丹增多吉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说道:“萧真人,很少有人能够说服首领大上师。”

萧凡淡然说道:“我知道他很固执,但事关人命,他再固执,这一次也必须要改变主意。有时候,我也很固执。”

丹增多吉身子轻轻一震,望向萧凡的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惊骇之意。

这句话说得虽然平淡,但其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却让丹增多吉心惊不已。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萧凡的强大,这样强大的人,一旦发怒,这里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他的怒火。

萧凡说完,飘然而起,转身向外走去,正眼都不看达尔喀一下。

达尔喀十分郁闷,却又不得不跟了上来,在一旁说道:“萧先生,首领大上师正在闭关,这段时间,他老人家不见任何客人。所以,我不能带你去见他。”

“我说过让你带我去吗?”

萧凡头也不回,冷冷说道。

在这么一栋别墅里,萧凡想要找谁找不到?还需要人带路!

话音刚落,萧凡已经拐入了另一条通道,这是一条逐渐向上的通道。

达尔喀大惊。

这条通道,正通往首领大上师的清修之所。

萧凡却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早就对别墅里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

当此之时,达尔喀顾不得想太多,急忙加快了步子,抢到萧凡前边,拦住了他的去路,气喘吁吁地说道:“萧先生,对不起,没有大上师的允许,任何人不……”

一句话没说完,达尔喀只觉得一股庞然巨力当头镇压而下,达尔喀完全没有任何抗拒之力,双膝一软,情不自禁就跪了下去,一张脸顿时变成了惨白色。

萧凡目不斜视,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继续向上。

下一刻,达尔喀苍白的脸色变得殷红如血,满脸羞愤欲死的神情。这一辈子,还没如此屈辱过。然而这时候让他跳起来去阻拦萧凡,却更加没有这样的胆量。萧凡这等于是明明白白在警告他,如果他再不识相,可就不仅仅是只让他跪下去那么简单了。

心动力至!

这是何等的大神通?

达尔喀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保安到现在都爬不起来,绝不是装的。只让他们暂时丧失战斗力,萧凡已经算得是非常仁慈的了。否则,这里只怕早就已经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没等达尔喀想得停当,萧凡已经离开了地下室,径直来到了别墅后院。

在如茵的草坡上,一棵茂盛的大树之下,一位老者站在那里,神情肃然地望着萧凡。这位老者身着僧袍,脸上线条极其刚毅,白发潇潇,目光阴冷。

正是首领大上师。

萧凡缓缓来到大树下边,在首领大上师身前不远处站定,淡然相对。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谁也不当先开口说话。

达尔喀从地下室出来,远远看着这边,并不靠近,脸上的神色又是焦虑又是惭愧。

“萧先生,我听说过你,我也知道你很有本事。但对于丹增多吉的处罚,绝不会因为你的到来而改变。你可以大开杀戒,血洗这个地方。但杀我容易,要改变我的想法,绝不可能!”

稍顷,大上师缓缓说道,语气冷淡,斩钉截铁。

“是吗?那可未必见得。”

萧凡嘴角微微一翘,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