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玉山竹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9-1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密室之中的萧凡,脸色忽红忽白,浑身气息极其诡异,时有时无。灵力波动有时候强盛无比,远胜平日;有时候却又波动全无,仿佛凡人。唯独目光始终清澈,显然灵台一直清明,并未堕入魔障之中。

再次运起内视之法,检查过体内的情形之后,萧凡不再犹豫,心念一动,“乾坤鼎”浮现而出,在他胸前缓缓旋转。

这段时间,经过连续数次尝试,萧凡发现,始终无法解除体内的危机,银翼雷鹏元气,血丹精气和炎灵之刃的暴戾之气,纠缠在一起,彼此征战不休,都想占据主导地位,控制他的肉身。

危急关头,萧凡只能将尚能调动的少量浩然正气集中起来,护住自己的灵台,以防被那些异种灵力侵占。真要是灵台被污染,那就真的完了。

不过就目前而论,情形实在不容乐观。

如果短期内再不设法将那些异种灵力镇压下去,或者加以引导,用不了多久,萧凡的金丹就会被撑破,下场便是爆体而亡。

前些日子和米哈伊尔交流的时候,米哈伊尔就谈到过这种现象。一些修真者不顾实际情况,一味服用药性极其猛烈的丹药,结果肉身承受不住巨大的药力,最终爆体。

萧凡估计,自己一不小心就犯了同样的错误。

眼见事急,萧凡终于再次将“乾坤鼎”祭了出来。

只有想办法元神出窍,进入须弥空间去向清阳祖师请教了,而且萧凡也一直惦记着要将“天人相”的法诀传授给清阳祖师。

由第六十四代弟子给第三十八代祖师传法,听上去足够诡异。但世事无常,尤其是在修真界,什么怪事都有可能发生,仔细想想,这样不算什么了。

不过萧凡却没有什么把握,一定能够再次进入须弥空间。

他先后两次进入“乾坤鼎”内,都是情况特殊。第一次是因为鬼王骷髅激发了“乾坤鼎”的某些禁制,宝鼎主动将萧凡的元神吸了进去。第二次在大雪山深处,也是处于宗伽大师当年修炼得道的洞府之中,而且萧凡在那里找到了“天人相”全本,可见宗伽大师和无极门有着不小的渊源。在他曾经修炼得道的洞府内,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令萧凡得以再次元神出窍,进入“乾坤鼎”内。

萧凡之所以决定在这地底深处再次尝试进入须弥空间,主要还是被逼无奈,不得不然。再说,这里是某处空间通道的遗址,“乾坤鼎”曾经在血海深处的圆锥口汲取了一些空间之力,或许这里就是合适的地点。

萧凡记得,清阳祖师曾经说过,只要地点合适,“乾坤鼎”的空间神通,是可以激发出来的。

至于能够激发到何种程度,那就不得而知了。

萧凡猜测,自己真要想随时元神出窍进入鼎内,最起码也要凝结出元婴来才有可能。毕竟有了元婴之身,就等于元神可以短时间内独立活动了。

不像现在,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来碰运气。

寸许高的小鼎,在萧凡胸前缓缓旋转着,鼎身的混沌图案,自动闪耀起来。

萧凡顿时双眼一亮。

看来自己的推测没错,在这空间通道的遗址,“乾坤鼎”的某些神通,果然更容易被激发出来。也许和前些日子在血海底部圆锥口汲取的空间之力有一定的关系。

萧凡盘膝而坐,左手捏诀,小心翼翼地调动了体内的一丝灵力,抬起右手食中二指,轻轻向“乾坤鼎”一指,一道法诀激射而出,打入了“乾坤鼎”内。谁知这样一来,立即就触发了刚刚恢复平静不久的那几股异种法力,立即又活跃起来。

萧凡大惊,右手二指一曲,就打算切断和“乾坤鼎”的联系,将法力收回,全力护住自己的灵台再说。只不过萧凡动作虽快,也有些迟了。

“乾坤鼎”就仿佛一个大漩涡,牢牢吸住了他手指中射出的那一道法力,绝不肯放。紧接着,鼎口的混沌图案急速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三尺左右的漏斗状漩涡,将萧凡体内的异种法力源源不断地汲取了进去。

宝鼎光华大放。

萧凡不由得又惊又喜,捏诀做法,嘴里年念念有词,将神识缓缓向鼎内探去。

“乾坤鼎”吸收法力的速度越来越快,光芒也越来越盛。

“嗖——”

萧凡的元神离体,闪电般射入了“乾坤鼎”内。

下一刻,萧凡的灵躯就从照壁之间穿了出来。不知什么原因,萧凡每次进入“乾坤鼎”内的须弥空间,都是以这照壁作为入口,并且只能进入这个小小独立空间,对“乾坤鼎”内的其他地方,一无所知,更加去不了。

按照清阳祖师的描述,“乾坤鼎”是整个修仙界都鼎鼎大名的空间至宝,其内部绝不止这么一处小小的独立空间,应该广大得很,甚至有可能包含着一个小世界。

自然,这也是清阳祖师在古代典籍上看到的相关记载,到底是真是假,却是无从考证。这一千多年来,清阳祖师的元神也被困在大天尊的鼎内“府邸”之中,去不了别的地方。

不过当此之时,萧凡也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立即转上了木制回廊,快步向内院走去。

“萧凡,我就知道是你来了。这一回,怎么闹出偌大的动静?”

刚刚一到内院,就响起了清阳祖师爽朗的笑声。

庭院之中的一棵杏花树下,白衣白袍的清阳祖师坐在一张石桌之前,桌上摆着一壶清茶,茶香袅袅,眼望萧凡,显得神情甚为愉悦。

其实清阳祖师如今是灵躯之身,早已不食人间烟火,这壶清茶是以神识幻化而出,聊以自娱罢了。

萧凡略略一怔,诧异地说道:“祖师,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啊,不还是和前两次一样么?”

“嘿嘿,还没有呢!前些日子,‘乾坤鼎’的空间波动那么剧烈,是怎么回事?”

萧凡恍然大悟。

这么说来,应该就是前段时间在血海底部,“乾坤鼎”汲取圆锥口空间之力的时候,让居住在须弥空间之内的清阳祖师有了感应。

“祖师,我找到一处空间通道的遗址了。”

“哦?”

清阳祖师顿时眼神一亮。

“在哪里找到的,说给我听听。”

萧凡微微一笑,也不客气,向清阳祖师告一声罪,就在对面坐了下来。他这一回虽然是因为练功出现了异常才进入须弥空间求援,倒也不急在一时,和清阳祖师聊聊天说说话的时间,还是有的。

听着萧凡娓娓道来,不徐不疾,清阳祖师却是悚然动容,双眉越蹙越紧,说道:“有这样的事?那你现在的情况,岂不是很糟糕?”

“正是。弟子现在被那几样异种真气搞得焦头烂额,特来向祖师求教。”

萧凡恭谨地说道。

“呵呵,我这个祖师,连‘天人相’的边都不曾够到,怕是帮不了你啊……”

清阳祖师捋了捋雪白的胡须,有些自嘲地说道。

这倒也是实话,萧凡如今已经踏足“天人境”,凝结金丹成功,自从空间通道坍塌之后,这是历代无极门弟子无人达到的至高境界。谢清阳虽然是无极门的先辈祖师,在修为方面,已经远远逊色于眼前这位一千多年后才出生的晚辈。

对于萧凡目前所处的境界,清阳祖师一无所知,自然也就提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不过我估计,你也不是想来找我解惑的,应该还是把希望寄托在大天尊的藏宝阁内。这样你也不要耽搁,我们先去后花园吧。”

清阳祖师是豁达之人,自不会对萧凡这个晚辈“羡慕嫉妒恨”,一笑之后,马上便关心地说道。

萧凡连忙说道:“祖师,进‘藏宝阁’不急,我还是先将‘天人相’的篇章呈献给祖师,或许能够让祖师踏上永生大道。”

几个月不见,清阳祖师似乎又比从前益发衰老了一分。看来纵算是灵躯,时间太久远了,也一样会坚持不住。只有赶紧修炼“天人相”,也许还能改变这个状况。

清阳祖师一听,点了点头,并未推辞,说道:“也行,反正抄录一份功法,也化不了多长的时间,你跟我来吧。”

“是。”

萧凡恭谨地应答了一声。

当下,清阳祖师将萧凡领进一间厢房。这间厢房书架书案齐全,看上去应该是一间书房。只不过令萧凡奇怪的是,书架上摆放的,不是一册册的图书,而是一片片青黄色的竹简。约莫两指宽,半指厚,四寸长短。没有窜在一起,而是一片片整整齐齐摆放在书架之上。

一时之间,萧凡有些不解,不知道这些竹简是做什么用的。

清阳祖师径直走过去,取了其中一片竹简,交给萧凡,说道:“这是修真者用来储存图案资料的玉山竹,不必纸砚笔墨,直接用神识将所需要的内容铭刻其上就行了。”

“啊?”

萧凡不由得大感讶异,将信将疑地将竹简接了过来,在手中不住翻看着,满脸惊诧。

清阳祖师笑道:“这玉山竹是修真界最常见的一种灵木,以前到处都有。自从中土世界崩坏之后,灵气枯竭,所有灵木都渐渐枯萎而死,你们自然就找不到了。不过大天尊这处府邸,倒是还留下不少空白的竹简。”

“大天尊留下啦的?”

萧凡急忙追问了一句,脸上露出喜色。

清阳祖师却连连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真正有用的东西,都放在‘藏宝阁’内了,这外边留下的,都无关紧要。不然,我也不至于坐困此地一千多年,一筹莫展,修为上没有寸进。”

萧凡也不由得自失地一笑。

这样简单的道理,他能想到,当年清阳祖师才进入这须弥空间的时候,一样能够想到。看来大天尊还真是刻意为之。

这也可 超神异形最新章节以理解,毕竟不知道多少年后,这“乾坤鼎”是否还留在无极门人的手上。倘若被敌人夺了去,一旦有人无意间进入这里,大天尊的传承,岂不是要落入敌人手中?

而要开启藏宝阁,萧凡相信,不是无极传人,断然没有可能。就算清阳祖师,没有那样的缘分,一千多年间,也只能对着藏宝阁干瞪眼。

当下接过玉山竹,按照清阳祖师的指点,将竹简贴在额头之上,让神识慢慢浸入其中。

这玉山竹果然神奇,片刻之后,萧凡便脸带讶然之色,将竹简递回给清阳祖师。

清阳祖师忙即接了过去,同样在竹简贴在额头之上,完整的“天人相”六重篇章便一字不漏地在他的神识海中显现而出,不由得满脸欢欣鼓舞。

有了这份修炼心法,或许一切都将变得和以前不尽相同。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