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父亲的呵斥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3-12-1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小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些非常绿植物都变得枯黄枯黄的。
冬天到了。

萧凡缓步走进月门,向病房走去。

老爷子这一回的病势特别沉重,已经在三零一医院住了两个多月,丝毫没有可以出院的迹象。与萧湛私人关系特别好的宁副院长已经在私下和萧湛交流过,要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了。当然,医院方面会尽全力。宁副院长亲自出任老爷子医疗专家组的组长。

萧凡走进病房之时,萧湛也在,还有老爷子的秘书和张护士。

看到萧凡进门,萧部长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

明知道爷爷病重,萧凡却消失了两个月,没有在医院露过一次面。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以前,除了坚持要“出家”,其他方面,萧凡还是很懂事的,也得老爷子的欢心。

现在也不知怎么回事!

老爷子倒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萧老爷子半躺在床上,益发的消瘦了,干枯的手臂之上,打着点滴,精神极差。

秘书和张护士向萧凡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老爷子这种情形,谁的脸上也挤不出一丝笑容来,神色都很严肃。

“爷爷,爸。”

萧凡缓步来到病床之前。

“去哪了?这么久不露个面?”

萧湛板着脸问道,满眼血丝,看上去疲惫至极。这段时间,萧湛确实忙得很。自从宁副院长私下和他交过底之后,萧湛尽管很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却也不得不开始为老爷子“准备后事”。

京师一等豪门的所谓“准备后事”,可远远不是普通人家那么简单。连续十来天,萧湛都在会晤本派系的重量级人物,商量应对老爷子辞世之后必然会发生的巨大政治风波。部里的工作也不能落下,医院这边还必须经常过来,饶是萧湛年富力强,身体一贯不错,也颇感吃不消。

“有点事在忙。”

萧凡简单地给了老子一个答复。

萧湛的双眉蹙了起来。

很明显,萧凡这个答复,不能令他满意。什么事那么要紧,比自己亲爷爷还要紧?只是当着老爷子的面,萧湛不好申饬儿子,免得老爷子瞧着不痛快,加重病情。

萧湛的恼怒,早在萧凡的意料之中,沉吟着说道:“爷爷,爸,我有些事,想要单独和你们谈谈。”

秘书的神情便略略僵硬了一下。

萧凡这个意思,就是要他和张护士回避了。豪门世家,这样的情形在所多有,一般来说,秘书都很自觉,不愿意掺和太深。

侯门深似海!

有时候,参与机密太深,绝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只是这种要求在萧凡嘴里提出来,略微显得有些怪异。严格来说,萧凡只是在血缘上和老萧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老萧家的大事,他从来都插不进去的。

他是“出家人”。

不要说其他豪门世家的长辈,就算老萧家其他的子女亲戚,在谈论家族大事的时候,也很自然而然地将萧凡排除在外。或许只有在家里人过生日,婚育嫁娶这样的喜庆之事,大伙才记得,萧家还有这么一个嫡长孙存在。

萧湛终于有些忍耐不住了,脸色阴沉得可怕,闷哼一声,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这里也没有外人。”

这句话,自然是给秘书全乎个面子。老爷子的秘书,可也是正儿八经的副部级,在某中央部委挂了副职头衔的,重要的部务会议,他还会去参加。最高层做出的重要决定,也是由他反馈给老爷子,老爷子给出的“建议”,一样由他反馈给相关主要领导和部门。

堪称是“萧系”的核心成员。

萧凡当着秘书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太不知轻重了。

至于张护士,倒是不要紧。她是医护人员,不是政治人物。

萧凡很平静地向老子点点头,嘴巴却闭得紧紧的,再不发一言。

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子,轻轻咳嗽了一声。听得出来,仅仅只是发出这么一声咳嗽,老爷子都费了很大的力气。

秘书立即微微点头,低声说道:“萧老,萧部长,我出去一会。”

老父亲已经表了态,萧湛也便不再坚持,只是带着歉意向秘书点点头。秘书嘴角闪过一抹笑纹,表示自己能够理解,请萧湛不必放在心上。

张护士也赶忙跟着秘书一起往外走,走到门口还扭头望了病床上的老爷子一眼,显然有些不大放心。不过还是很快出门,在外边轻轻带上了房门。

“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秘书和张护士一出去,萧湛的不悦便直接刻在脸上了,只是尽力压抑自己的怒火。

“爸,我可以治好爷爷的病。”

萧凡十分平静地说道,声音依旧柔和,像是在叙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没有半点激越之意。

“你说什么?”

萧湛悠忽之间就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你开什么玩笑!”

连三零一医院的顶级专家教授竭尽全力都没有办法,萧凡这话,叫萧湛一时之间,如何能够相信?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爸,这个事说起来会比较复杂,我先给爷爷振作一下精神。”

萧湛不吭声,不点头也不摇头。实在萧凡说的话令他太过震惊,一时半会很难消化得了。当然内心深处,他希望萧凡说的是真话,不是在拿他“开涮”。

萧凡在老爷子病床前坐下,握住了爷爷瘦小枯干的手掌,一缕浩然正气缓缓自老爷子掌心的劳宫穴输入。老爷子身体太过虚弱,真气不能输得太急,否则老爷子的经络根本就承受不住。

片刻之后,老爷子灰败的脸上,渐渐浮起两团淡淡的红晕,浑浊无神的双眉也渐渐变得炯炯有神,整个人瞬间焕发出勃勃生机。

萧湛不禁张开嘴合不拢来。

这正是萧凡有意要制造的“现场效果”。

“解放,小凡的气功很有效的。”

老爷子望着惊讶不已的儿子,淡淡说道,声音平稳,丝毫也不像是病重垂危之人。

“解放”是萧湛的小名,据说萧湛出生之时,适逢老爷子率领部队打了一个大胜仗,解放了一座县城,双喜临门,老爷子便高兴地给儿子起了个“解放”的小名。几十年了,老爷子一直这样称呼儿子。

萧湛便连连点头。

事实摆在眼前,亲眼所见,由不得他不信。

萧凡又取出柳叶小刀,在老爷子身上扎了几针,以便让老爷子体内的经络更加通畅,有利于真气在他体内循环,这才抬头对萧湛说道:“爸,现在我是以我本身修炼的真气输进爷爷的体内,给他老人家振作精神。但这只是暂时的,也不能无限持续。这是纯粹的外力,效果会一次比一次差。要让爷爷彻底好转,还要从根子上想办法。”

“嗯。”

萧湛又点点头。

这个道理,他倒是明白的。只不过萧凡说的“真气”,他还是有些搞不懂。

“你说,要怎样才能从根子上想办法?”

萧湛眼里腾起了浓浓的希冀之色。萧凡刚才露的这一手,给了他很大的信心。让一个连咳嗽一声都颇费力气的垂危老人短短数分钟之内便满脸红光,神采奕奕,就算是宁副院长他们这些医疗专家给打最好的进口药,恐怕也绝对难以办到。

也许,萧凡研究的中医针灸和他说的“真气”,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呢?

“爸,爷爷这个病,我们也要从根子上来谈一下,爷爷为什么会得病,还病得如此沉重。”

萧湛“嘿”了一声,脸上闪过一抹不以为然的神色。

这还用问为什么?

八十多岁的老人,身体底子本就很差,无论得什么病,不都是理所当然的么?只是做儿子的,这样的话自然说不出口来。

“小凡,你说为什么?”

出人意料的是,老爷子似乎对萧凡的话很感兴趣,追问了一句。

萧凡连忙转向老爷子,正色说道:“爷爷,我曾经给您推算过,按照您的命相,最少还应该有三到五年的阳寿,绝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问题……”

“你胡说什么?什么命相?什么阳寿?唵?”

萧凡一句话没说完,萧湛便厉声呵斥起来,原本变得平和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极其恼怒。

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解放,现在就我们祖孙三人,有什么话,你让小凡说完。就算说得不对,你再批评教育好了。不让孩子说话,这个不对。”

老爷子的语气,似乎也略有不悦。

萧湛是个孝子,听老父如此说法,尽管心中依旧不满,却也不再呵斥萧凡。

萧凡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爷爷,爸,我也知道,我说的这些话,你们两位听起来会觉得很荒唐。但我必须要说出来。事关爷爷的生命安全,事关我们整个萧家的兴旺发达,甚至是生死存亡。我要再不说,一切都会来不及了。”

神情甚是诚恳。

萧湛轻哼一声,说道:“你别危言耸听,想说什么就说吧。是不是荒唐,我自然心中有数。”

话是这么说,萧湛心里还是浮起了一丝阴霾。

因为他了解萧凡,从来都不乱说话的,现在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恐怕不能单纯地看做是少不更事,信口开河。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