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元婴修士疑云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9-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怎么啦?”

谭轩一直在注意着萧凡的脸色,见状立即问道。

萧凡微微摇头,说道:“虽然看不到什么,神念之力也感觉不到异常,但卦象却隐隐带着凶煞之意。”

文天和谭轩一齐蹙起了眉头。对于普通修士而言,所谓“卦象”绝对是虚无缥缈的事情,多数修士不会相信这一套。只要看不到或者神念感觉不到异常,那么就是安全的。然而对于术法传承的修士来说,“卦象”指引却重要无比,丝毫也不逊于亲眼所见和亲耳所闻。

一些天赋异禀的修真者,对危险有着神秘预感,无极门的“占卜”也有同样的功效。只是灵验程度如何,就要看占卜者的功力深浅了。和天赋异禀的神秘预感比较而言,占卜之术的不足之处在于,如果不事先起卦,就不会得到卦象指引。

也就是说,你要先怀疑某地或某人有危险,才会起卦占卜。一般情况下,就算造诣再高的术师,又怎会随时随地无缘无故地起卦?

不过天赋异禀万中无一,可遇不可求,占卜之术却很多人都能修习。

以萧凡“天人相”二重的修为,他起卦得出“凶煞之气”,立即就引起了文天和谭轩的高度重视。

萧凡随即就有了决定,说道:“师兄,师姐,你们两位暂时留在这里,我先下去看看。如果有什么异常,相互也有个接应。”

卦象之中隐带凶煞之意,终归相当的模糊,没有具体所指。萧凡也没有办法得出更多有用的信息,如果真有敌人隐藏在下边的话,这个敌人的修为必定不在萧凡之下。惟其如此,才能将气息隐敛得那么好,不但天眼神通看不到,神念之力感应不到。连占卜都只能得出极其模糊的卦象。

在这种情况下,留人在外边接应,乃是很争取的策略。

文天和谭轩对视一眼,轻轻点头。

眼见萧凡脚下一动,就要按下遁光,文天忽然又提醒道:“师弟,万一是那个东岛人猿飞伊昌的话。你要小心他的隐匿术和刀法。”

毕竟这是连宣明真君都慎重其事地指出来的“妖刀宗”绝技。

“我会注意的。”

萧凡微微颔首,遁光一按,就向下边的道观殿宇之中缓缓飘落下去。

道观之中静悄悄的,在萧凡的天眼神通之下,可以看得出来,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在西配殿一隅。并且一个个都小心翼翼,躲在房间里,绝不敢外出一步。

所谓的“所有人”,其实也就是十几个而已。

估计这就是道观之中目前还留下来的全部人手了。根据苑芊芊的情报,此处道观傍晚遭到莫名袭击,有三名道士殒命,都是道观里的负责人。其他道士立即报案。因为是在海岛之上,警察并未连夜赶到这里来勘察现场,道观中其他的道士,一个个胆颤心惊,聚集在一起自保,吓得不敢迈出房门一步,倒是理所当然。

还有一些人,恐怕是吓得连夜坐船跑掉了。

否则。这么大一处道场,工作人员不至于只有这么十几个人。

那三具主持道士的尸体,萧凡也早已看到,就在“三清宝殿”之中,静悄悄地躺在那里,死状极惨,两人被斩掉头颅。还有一人则被开膛破肚,鲜血流了一地,腥气冲天。

萧凡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他不是伪善者,出道以来。死人的场景见得多了。但这三名主持道士的死状如此之惨,还是令得萧凡心中十分不舒服。凶手难道和无极门竟然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尽管眼下已经是凌晨时分,夜色浓重,在天眼神通之下,三清宝殿内部的情形,萧凡还是看得清清楚楚。这道观中的道士们与世无争,自身应该没有招惹什么生死仇家。导致他们遭此横祸的,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子虚乌有的无极门传承身份。

凶手如此残忍,可见对无极门憎恨之深。

萧凡再次仔细查看了三清殿,又以神念扫了一遍,依旧未曾发现有其他人藏匿其中,这才举手一拂,三清殿沉重的大门徐徐打开,萧凡缓步走了进去。

血腥味扑鼻而来,萧凡的双眉蹙得更紧。

在这股刺鼻的血腥气之中,萧凡还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陈腐气息,和文天曾经描述的那股气息,非常相似。

萧凡的警觉,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尚未等萧凡再凝神搜索三清殿,“嚯嗤”一声轻响,一道耀眼闪亮的刀光,自萧凡的脚下飞射而出,速度之快,无与伦比。

不过这一刀,还是斩在了空处。

在千钧一发的瞬间,萧凡身子一晃,移形换影,闪到了两丈之外。

“咦……”

一声诧异的惊呼,骤然响起。

萧凡原先站立的地方,多出了一道黑影,手中长长的武士刀,闪耀着冷森森的寒芒,双眼死死盯住了萧凡,似乎有些不大相信,这一刀竟然落了空。

“猿飞伊昌?”

萧凡也紧紧地盯住了这名黑衣修士,冷冷问道,举手一抬,四枚黑中透亮的飞刀浮现而出,左右各二,悬浮在他身边,蓄势待发。

神念之力只是一扫,萧凡便已察觉,此人的修为犹在自己之上,已经达到金丹中期巅峰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迈入金丹后期。加上这一身东岛忍者装扮和那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陈腐气息,萧凡几乎立即就猜到了对方的真实身份。

“是我。看来那天在茅山,你也在。”

猿飞伊昌的脑子转得也很不慢,双手握刀,望着萧凡,淡淡说道,目光中饶有兴趣的样子。这是他进入华夏国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金丹期修士,并且和他一样,也是金丹中期,只不过从气息上判断,似乎是刚刚进入金丹中期没多久,连中期的境界都不曾完全巩固。

至于在茅山清虚观上空感觉到的两名元婴修士的气息,却是没有亲眼见到。猿飞伊昌也不能完全断定,那两名元婴期修士的状况,是否一切正常。

毕竟眼下这个中土界,和千年前的中土界,完全不同了。说不定那两位元婴修士,也是刚刚醒转,是否能发挥出元婴期的实力,可很不好说。

只是猿飞伊昌不愿意冒险罢了。

“阁下身上的陈腐气息那么重,应该是刚刚醒转吧?”

萧凡打量着这名腐气沉沉的东岛修士,冷然问道。毫无疑问,此人就是杀害殿中三名道士的元凶,而且手法十分残忍,对待三名凡俗之人,不是斩首就是剖腹,血腥异常。可见这个“妖刀宗”的修士,性格必定嗜血非常。

对于这样的人,萧凡一贯没有什么好感。

猿飞伊昌感受到了萧凡的敌意,冷笑着说道:“你知道的,倒是不少。难道你也是刚刚从沉睡中醒来……不不,你很年轻,真实年龄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这不可能……”

瞬间,这个东岛修士有些紊乱了,望向萧凡的目光,益发的不可思议。

萧凡的真实年龄,他完全能够看得出来,这不是服食了驻颜丹的原因。那些服食过驻颜丹药,实则已经数百岁的老家伙,绝对瞒不过猿飞伊昌的神识感应。须知在自行封印之前,这位东岛修士的实际修为,可是金丹后期巅峰,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元婴期的境界。

尽管现在境界暂时尚未恢复到全盛时期的水准,但那份见识眼光和神念之力,却不是假的。

惟其如此,猿飞伊昌才觉得难以置信。

三十岁的金丹中期修为,这怎么可能?

猿飞伊昌从来都不曾听说过有这样的事。这绝对不是天才不天才的问题,肯定发生了超出自己认知范畴之外的奇怪情形。

银翼雷鹏内丹这种事,猿飞伊昌自然是绝对想象不到的。

“难道,尊驾就是茅山的两位元婴前辈之一?”

猿飞伊昌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脚下一滑,无声无息地退出了三四丈之外,目光警惕万分,隐隐带着畏惧之意。

夺舍!

这是猿飞伊昌想到的最有可能的情形。

眼前这个年轻人,必定是被一名元婴期的老妖怪夺舍了,这才能以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具有金丹中期的修为。并且,夺舍他的老妖怪,很可能还是一名元婴中期以上的修士。因为夺舍是很损修为的,想要恢复法力,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只怕就算是夺舍成功,亦很难在三十岁左右就恢复到金丹中期的境界。如果是元婴中期修士,就有这个可能了。毕竟元婴初期和中期的区别还是十分明显的,那样的老怪物,谁不是有一些人所不知的秘法?

一想到自己面对的,很有可能是一名元婴中期以上的老妖怪,猿飞伊昌心中便充满警惕之情。

修为暂时只有金丹中期,但与人争斗的经验,神识之力,以及法宝的威力,都不是普通金丹中期修士可堪比拟的。联想到刚才萧凡在千钧一发之际,运使移形换影的神通,躲开了自己的致命一击,猿飞伊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