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定身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嘿嘿,小辈,真以为有一柄古里古怪的刀子,便能稳操胜券么?那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妖刀!”

猿飞伊昌忽然伸出左手,紧紧握住半截黯淡无光的武士刀,右手猛地一抽,顿时鲜血如注,瞬间就将半截武士刀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猿飞伊昌原本苍白的脸色,顷刻间变成了惨白色,怨毒至极地望了萧凡一眼,嘴里念念有词。只见早已灵气尽失,暗淡无比的半截武士刀,忽然振动起来,刀锋上的鲜血,宛如活了一般,化为无数血丝,从武士刀的断面争前恐后地钻了进去。半截武士刀雪亮的刀锋,渐渐变成了极其鲜艳的红色,闪耀着血腥的光泽。

猛可里一声凄厉的嘶鸣。

武士刀断面处射出一道鲜红的血光,转眼间就凝聚成了断掉的半截刀锋,色泽鲜艳,闪烁不已,似断似续,妖异非常。

萧凡脸色立即凝重起来。

他从这柄血红的妖刀之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妖邪的气息。

猿飞伊昌根本就不再理会萧凡的反应,左手举了起来,紧紧握成拳头,鲜血汨汨自他的手掌之中流淌而下。猿飞伊昌嘴里的咒语之声,益发急切。

一阵阵的青烟自地下的血泊里面升腾而起,化为一个个模糊的黑影,很快就由模糊到清晰,每个人都和猿飞伊昌一样的打扮,手中握着一柄鲜红的血刀,血红的眼珠,冷冰冰地盯住了萧凡。

很快,这样的血色化身,就幻化出七八个之多。

萧凡神念之力一扫,双眉顿时扬了起来。

猿飞伊昌的本体不见了!

或者说,猿飞伊昌的本体,也变成了和化身一样的气息,淡淡的。若有若无,神念之力几乎完全无法分辨,何者为实,何者为虚。

萧凡眼中绿芒闪烁,立即就在众多化身之中,将猿飞伊昌的本体揪了出来。

猿飞伊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瞥萧凡一眼。冷笑着说道:“小辈,你还修炼了天眼神通?嘿嘿,那就试试看吧,看你的天眼神通到底管不管用。”

从这语气来看,似乎压根就没有将萧凡的天眼神通放在心上。

这倒也不是猿飞伊昌一味的狂妄,修士斗法。静若处子动若雷霆,电光石火间,变化万千,很多时候,纵算拥有天眼神通,也未必就能将对手的一招一式都看得清清楚楚。

尤其“妖刀宗”以隐匿术著称。

隐匿术的最高境界,并非是你藏起来让人看不到。而是明明能够看到你,却完全没有办法防备。当进攻的速度快到无以伦比,就是隐匿术的最高境界。

当然,这也是相对而言的。

猿飞伊昌刚才施展的遁术,对于筑基期修士来说,已经快到了无与伦比,但对萧凡而言,就还差点火候。除非。他能再快一些!

萧凡右手握着炎灵之刃,左手一翻,手中已经多了好几张金灿灿的符箓,面对着四面八方的血色虚影,脸色早已恢复了平静。

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动如山。

“斩!”

猿飞伊昌一声暴喝。

“嗖——”

所有的虚影,同时动了。化为七八道绚丽的红芒,人剑合一,向萧凡飞斩而来。

而猿飞伊昌的本体,在倏忽间失去了踪影。

当此之时。萧凡却已经压根就来不及以天眼神通去搜索猿飞伊昌的本体。这些虚影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让萧凡完全不敢忽视。虚影确实是虚影,但在杀伤力上,却一点不差。不管挨上哪个虚影的一刀,那伤绝对是实实在在的。

萧凡没敢动用炎灵之刃。

虽然以他现在金丹中期的境界,只要不是全力驱使炎灵之刃,只发挥七八成的威力,倒是可以做到在短时间内一连出手两到三次。但这并不是说,他可以毫无顾忌地运使这精炎之兵。毕竟就算只发挥七八成威力,也要一次抽走他体内几乎一半的灵力。

炎灵之刃一刀斩出之后,有那么短暂的瞬间,萧凡会处于脱力的状态。尽管持续的时间极短,如果敌人在这个间歇忽然对他攻击的话,这一刻的萧凡,是不设防的,几乎完全没有招架之功。

猿飞伊昌本体隐匿而走,萧凡真不敢大意。

纵算一刀挥出,可以将这七八个虚影全部灭杀,却要在极短的瞬间内,将自身毫无防备地置于猿飞伊昌的本体威胁之下。

以猿飞伊昌遁速之惊人,这样的风险,萧凡冒不起。

好在前段日子,萧凡修炼的闲暇,炼制了不少的符箓。多数时候,萧凡是以天符叶在练习制符之术,虽然废品次品极多,绘制成功的灵符,汇聚在一起,数量却也很多。

也只有他这样的“大款”,才能如此奢侈了。纵算在古修时期,数千年份的天符叶,在修真界也是极其罕见的顶阶制符材料,最顶阶的制符大师,都会视若拱璧,小心翼翼地用来炼制最上品的灵符。谁能像萧真人这“土豪”,拿天符叶来练手啊?

反正在灵药园内,有三株茂盛的玉山竹,天符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用天符叶练手的感觉,和普通符纸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浪费了许多的天符叶,萧真人的制符水准,又提高了一个台阶,炼制出来的灵符,每一张都灵气十足,远非以前的符箓可比。

“疾!”

萧凡一声大喝,左手一扬,十余道符箓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出,在虚空中金灿灿的光芒一闪,转眼间化为阵阵黄蒙蒙的飓风,向着那些飞斩而至的虚影,席卷而去。一时间,在三清宝殿里,宛若刮起了沙漠旋风。

这十余道符箓,竟然都是上品的土灵符。

不过萧凡也并没有指望,十余道土灵符真能灭杀这些虚影,不管怎么说,这是金丹中期顶峰的修士以真元血脉之力凝结出来的虚影,如果那么容易被灭杀,猿飞伊昌又何必大费周章,损耗自己的元气来做这样无用的事情?

萧凡只是用这些土灵符来暂时阻挡一下虚影的进攻,为自己争取片刻喘息之机而已。

黄蒙蒙飓风一起,有形无体的血色虚影,顿时就被强烈无比的飓风席卷进去,飞斩而来的速度,为之一滞。

趁着这个机会,萧凡飞身而起,向三清宝殿的顶部飞射而去。

“师弟,小心……”

萧凡耳边忽然响起了文天的惊呼之声。

空气一阵波动扭曲,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虚空之中,猿飞伊昌现身而出,萧凡正是向着他所在的方向飞去。眼望激射而来的萧凡,猿飞伊昌不由得一声狞笑,高举血红的武士刀,向着萧凡当头劈落。

“嗤——”

一道长长的血红色刀芒,飞斩而来。

这一斩凝聚了猿飞伊昌全部的法力,将附近的天地元气都撕扯得一阵阵的翻滚,嘶嘶作响,威势极其惊人。

萧凡一声低喝,硬生生顿住了身形,左手一扬,又是三四张符箓疾飞而出。幻化成一个个雪白的混沌图形,转眼就化为一面玄冰盾牌。

却又是冰灵符,从玄冰盾牌释放出的冰寒之力来看,其中甚至还掺杂着一丝“冰髓”之力。这几张冰灵符,事实上就是以“冰魄飞刀”的一斩之力为根基,封印在灵符之中而炼制出来的,自然远不如冰魄飞刀本体出击的威能,纯粹是萧凡用来练手之作。

不知为什么,萧凡并不驱使冰魄飞刀本体迎敌,反倒甩出了这么几张冰灵符来。

让人好生不解。

一缕讥讽之色,自猿飞伊昌的嘴角浮现而出。

“嗤——”

刀芒一斩而下,玄冰盾几乎没有形成任何阻碍,被一劈两半,化为两片碎冰,自半空掉落。

转眼之间,长长的红色刀芒,就劈到了萧凡头顶。

便在此时,化为两片的碎冰忽然在半空中融解,化为水雾,一张金灿灿的灵符,只水雾之中激射而出,瞬即化为一片巨大的混沌图形,灵力鼓荡,向猿飞伊昌笼罩下去。

“定!”

萧凡一声低喝。

这张灵符飞起的时候,猿飞伊昌压根就没放在眼里,符箓之术,不过是小道而已。筑基期以下斗法,或许还能用得上,金丹期修士搏杀,这种威力那么小的灵符,能起什么作用。

然而紧接着,猿飞伊昌便察觉到不对,这张灵符,明显和萧凡刚才甩出来的那几张完全不一样,不但灵力充沛,极其惊人,关键是气息不同。

猿飞伊昌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五行禁制之力。

“不好!”

猿飞伊昌一声惊叫,正想要施法遁走。只可惜他此刻浑身法力十之七八都已经灌注在了血刃之中,仓促之间,哪里还来得及闪避这近在咫尺的五行禁制之力?

只觉得身边的空气骤然一紧,转眼之间就变得坚逾精钢,一股庞大到极点的禁制之力,紧紧将他包裹起来,浑身上下,僵硬无比,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定身符?

猿飞伊昌心中大叫,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满脸惊慌和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张隐藏在冰灵符之中的灵符,竟然是罕见至极的定身符!

上当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