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千幻面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最后剩下的,是一片淡金色的竹简。

对这片竹简,萧凡倒是很熟悉,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数千年的玉山竹,竹简之中的极品,能够记载的内容,是普通竹简的好几倍。

萧凡举手一招,悬浮在空中的竹简,落入手中,萧凡将竹简贴在额头之上,神识慢慢浸入进去,很快脸色就变得有几分惊喜。

这竹简之中,记述的竟然是妖刀宗的功法绝技。

其中甚至还包括土遁术的修炼之法。

猿飞伊昌最后施展的那种分身之术,竹简里也记载得有。萧凡一开始,大为兴奋。毕竟那种分身虚影,用在实战之中,效果很不错。尤其是配合妖刀宗快捷无伦的身法遁术,对手稍一不留神,就会着了道儿。

不过略一仔细分辨,一瓢凉水当头浇了下来。

这种分身虚影之术,不可以单独施展,必须修炼过妖刀宗的主功法之后,才能够以血脉之力凝结分身虚影,本命真元加以驱使。

萧凡绝不可能将浩然正气丢下,再去修炼妖刀宗的主功法。

看来这门神通,只能加以借鉴了,想要原封不动地学会,基本上不靠谱。

除了分身虚影之术,还有一门隐匿屏息之术,也令得萧凡十分看重。相对来说,这门隐匿屏息之术,倒是比修炼分身虚影要简单得多,也不需要修炼妖刀宗主功法,只要掌握了窍门,就能施展。隐匿术的效果如何,和修士遁术修为的高低密切相关。

这门功法,让萧凡非常满意。

只要稍加修炼,就能让他的风遁术的威力更上一层楼。当然,不是让他的遁术更快,那需要功力的增长以及对风遁术更加深入的领悟。妖刀宗这门隐匿屏息之术,只是让他的风遁术在对战之时。获得一定的威力加成。

更快的速度,更狠辣的力度,更巧妙的角度,历来是近身搏杀克敌制胜的不二法门。

而且这门隐匿屏息之术,不仅仅在对战时有用,平日用来躲避强敌的追踪,避开其他修士的神念查探。都有很不错的效果。

其中特别提到了那张皮革面具。

在妖刀宗,这种皮革面具大名鼎鼎,有一个专用名字——千幻面!

古修时期,每一个艺成出师的妖刀宗弟子,都会拥有一张自行炼制的千幻面。千幻面有两大功效,第一是变幻容貌。第二就是隐匿气息。这种功效的大小,当然也视炼制者的水平高低而定。

修为越高,理论上炼制的千幻面功效越强。

猿飞伊昌千年前,是金丹后期巅峰的修为,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元婴期,他亲手炼制的千幻面,自然非同小可。纵算在整个妖刀宗,也是上佳品质。

在竹简之中,猿飞伊昌特意加了一段标注,得意洋洋地指出来,他这张千幻面自练成之日起,就足以列入整个宗门的前五之列。在妖刀宗,只有寥寥数位元婴修士炼制的千幻面,功效才在他的千幻面之上。猿飞伊昌表示。只要戴上这张千幻面,金丹期修士绝对不可能看到他的本来面目,也很难查探他的真实修为。至于元婴期修士,那就不好说了。

不过猿飞伊昌含糊其辞地说,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只要不是修炼有特殊的神念功法或者天眼神通,也难以看清楚他的真实面貌。

毕竟元婴期和金丹期的差别。是如此巨大。

纵算这样,萧凡对这千幻面的功效,也已经非常非常满意了。

这可是捡来的,白占的便宜啊!

萧凡一样样修炼功法看过去。忽然脸色一怔。

这竹简最后记载的一段内容,竟然是一种神秘的符文写成,萧凡不认识。这种符文,似曾相识,和他运使炎灵之刃时,刀锋上闪耀的符文,极其相似。

银亮的符文,在萧凡的神识海中熠熠生辉,显得十分的神秘莫测。

萧凡随即将神识从竹简中抽了出来,顺手递给了身边的文天。以玉山竹记录图文消息,以神识直接阅读这种技巧,无极门的门人弟子们,基本都已经学会了。只是阅读速度的快慢,对知识领悟的程度,视个人的天赋而定。

文天看过竹简之后,神情也是又惊又喜,随即将竹简递给了谭轩。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这是无极门一贯的宗旨。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师弟,这最后一篇内容,不知道是什么……”

稍顷,谭轩也已读完竹简的内容,有些诧异地说道。

女性的好奇心,似乎永远地比男人要强烈一些,又或者,不是好奇心的原因,而是她们对不了解的事务,比较喜欢说出来。

萧凡想了想,说道:“我猜,有可能是妖刀宗的主功法。”

这竹简里的内容极其丰富,就是没有记述妖刀宗的主功法,萧凡便如此推测。

文天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只是那种符文,我们谁也看不懂……”

萧凡笑了笑,说道:“我们看不懂,也许有人能够看得懂。”

文天和谭轩对视一眼,一齐说道:“宣明真君!”

随即三人便同时大笑起来。

这种古修时期的符文,很明显是各派用以记录重要内容的文字,目前只有宣明真君能够读得懂。

“走,我们回清虚观。”

萧凡随即有了决定。

仅仅只是妖刀宗的主功法,倒也罢了,萧凡没打算真的去修炼,最多也就是起个借鉴和参考的作用。但对于炎灵之刃刀锋上闪现的符文,萧凡却很想弄明白。说不定,能够进一步激发炎灵之刃的威力呢?

当下,萧凡随手清理了一下现场,师兄妹三人便腾空而起,在夜色之下,向着清虚观方向飞去。

“三位这么快就回来了?”

刚刚在密室中打坐没多久的宣明真君满脸诧异之色。

萧凡三人向他欠身行礼。

“不必客气不必客气,请坐……呵呵,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萧凡三人在密室中盘膝坐下,将海岛之上发生的一切,简明扼要地向宣明真君做了个说明。

“有这种事?”

宣明真君听了,也颇为讶异,双眉一蹙,捋起了胡须。

“妖刀宗是邪道宗门,一贯与我们正道联盟不合,彼此之间,争斗不断。但此人对无极门如此痛恨,苏醒之后,甚至不等修为完全恢复,就急匆匆跑到华夏来找无极门的麻烦,到底有何内情,我却不是那么清楚了。或许此人曾经在无极门哪位道友手中吃过大亏……”

萧凡等人闻言都点了点头,觉得宣明真君这个推测比较合理。

“前辈,求教一个问题,这是什么丹药?”

萧凡随即将那颗淡白色的丹药取了出来,交到宣明真君的手中。

宣明真君接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又放在鼻子下边仔细嗅了嗅,眉头一拧,说道:“这丹药的味道如此辛辣,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邪道的‘破天丹’……”

“破天丹?这种丹药,似乎药性十分霸道。”

宣明真君微微颔首,说道:“破天丹可不是一般的霸道。这种丹药,是一些邪修和魔修用来压箱底的手段之一。服下破天丹之后,功力瞬间大涨,甚至有可能短时间内突破一个等阶。当然,这样做其实就是强行激发潜力,透支生命本源,实在后患无穷。药力过去之后,至少大病一场,多数还会直接跌落一个境界。通常不到最后关头,无论是谁,都不会轻易使用的。”

萧凡师兄妹三人对视一眼,俱皆点了点头。

强行激发潜力的情形,萧凡可碰到过不止一回。雷鹏变身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不是很凑巧的有血丹吞服,萧凡只怕现在都还躺在默兹堡养伤,没有三年五载的打坐调息,休想复原。

况且,萧凡有雷鹏变身的最后手段,大致和服用“破天丹”的效果差不多,这丹药多半是用不上了,先收起来再说。

“前辈,还有一事请教,却不知这种符文,是何涵义?”

萧凡说着,将淡金色的竹简递了过去。这是从猿飞伊昌身上得到的那片竹简原文,萧凡并没有打算对宣明真君隐藏妖刀宗的功法。宣明真君可是将定身符和真元符都传给了他们无极门,虽然算得是某种酬劳,却也足见宣明真君的襟怀非同一般。萧凡可不愿小里小气的,被人笑话。

“数千年份的玉山竹?”

宣明真君一眼就看出这竹简的不凡,诧异地嘀咕了一声,将竹简接了过去。二话不说,就贴在了额头上。果然,宣明真君脸上很快便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情。

良久,宣明真君将竹简放了下来,望向萧凡的眼神,益发的欣赏有加,微笑说道:“小友,你是想问最后那段符文吧?这是上古时期的文字,起码上万年了,因为太过深奥,后来渐渐失传,被钟鼎文代替……”

大伙不由得一阵无语。

听这位的意思,钟鼎文竟然是通俗易懂的文字了。

宣明真君也不去理会他们的讶异,继续说道:“很凑巧,我以前学过这种文字,那就传授给小友吧,不过要花些时间……”

“多谢前辈赐教!”

萧凡连忙欠了欠身子,恭谨地说道。

新学一门文字,而且是上古符文,自然要花些时间了,岂能那么简单。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