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别无选择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3-12-1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爷爷,爸,红山村的老支书前不久得肺癌过世了,你们两位知道吗?”
萧凡轻声问道。

“嗯?”

老爷子厚重的白眉猛地扬了起来。

“你是说萧伟成?”

看来老爷子对这位家乡的支书还很有印象,一下就说出了他的名字。按照年龄来算,萧伟成比老爷子小了将近三十岁,辈分也是晚辈。

“对,就是萧伟成。”

“他应该还很年轻啊,怎么就得肺癌死了?抽烟抽得太厉害?”

“五十几岁吧,不到六十岁。不抽烟,也不喝酒,没坏毛病。本来身体挺健康,在太爷爷太奶奶的墓园建成之后没多久就被查出肺癌,很快就过世了。”

萧凡很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尽管萧伟成是红山村的支书,但他去世,自也不会有人当作多大的事向老爷子汇报,况且那个时候,老爷子自己正住院呢。这种影响心情的消息,更加不会让老爷子知晓。

老爷子蹙眉问道:“小凡,你说萧伟成是在你太爷爷太奶奶的墓园建成之后没多久就去世的?你的意思是说,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

老爷子不愧是老爷子,尽管病得厉害,那脑筋转得依旧不是一般的快。

“确实有内在联系。另外,萧安,就是二太公的曾孙,爷爷您还有印象不?”

萧安的曾祖父,和萧凡的曾祖父是亲兄弟,按照族谱排行,萧安和萧凡是没有出五服的堂兄弟,两人是同一个高祖父。

“萧安?他很小的时候好像我见过一次……他怎么啦?”

老爷子很敏锐地问道。

萧凡说道:“这事,还是从太爷爷太奶奶的墓园第一次修建说起吧。那是在八个月前,萧安从三江市领了一位姓严的地理先生,也就是风水师,叫严金山,回到红山村。萧安在三江市做小商品批发生意,赚了一些钱,有几百万的家产吧。萧安领着那个严金山,回村里找到了老支书萧伟成,说是他掏钱,给太爷爷太奶奶修墓园。萧伟成同意了,还组织了人手。墓园是按照严金山给的图纸施工建造的。但是墓园建成之后,这几个人在三个月之内,相继都出了问题……”

萧湛的脸色变得极其严肃,目光炯炯地盯着萧凡。

老爷子倒是神色如常,淡然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萧凡便将萧安全家的遭遇和严金山全家的遭遇说了一遍,说得比较详细。尤其是严金山的怪病,更是仔细进行了描述。

“爷爷,爸,现在那个严金山,还在三江市人民医院躺着,还有四个月,他才会死。”

萧湛再也忍耐不住,严厉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还有四个月才会死?那么肯定?”

萧凡缓缓说道:“我肯定。全身流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是他擅改我们萧家祖坟风水必然会遭到的天谴。一年,三百六十天,一天都不能少。”

“胡说八道!”

萧湛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铁青,不住在病房里转来转去,伸手指向萧凡,手指都抖抖的,显然气得特别厉害。

“什么风水,什么天谴报应?这些东西,你从哪听来的?唵?我就知道,你去学什么道术,完全就是封建迷信。这样的话,你也敢在这里说?你想干什么?”

萧凡不畏惧也不生气,站起身来,面对父亲,轻声说道:“爸,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星象命理风水占卜之术,都是源远流长。存在了几千年,总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能简单地用封建迷信一句话就加以否定。现在虽然科技发达,但用科学观点解释不清楚的奇异现象,比比皆是。比如说严金山这个病,三江人民医院无论如何都查不出病因,用全世界最好的镇痛药,也丝毫都不能缓解他的痛苦。严金山的老婆孩子,都是莫名其妙得病死了,还有老支书萧伟成,不抽烟不喝酒,身体本来健康得很,忽然就得了肺癌,三个月不到也死了。萧安一家四口,现在也都躺在医院里,估计熬不了多久。他们都是为太爷爷太奶奶修建墓园的主要参与者,半年时间内,全都出了事,包括他们的家人都一起出事,这难道仅仅只是巧合?”

“哼!”

萧湛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驳,只是走来走去,依旧气得厉害。

“解放,还是那句话,你让小凡把他想说的都说完,然后再来下结论。这才是科学的方法。你现在连他的话都不想听,又怎么能得出全面的结论呢?”

眼见儿子气得团团乱转,老爷子缓缓说道,声音平和。

“还记不记得你年轻时候,也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我哪一次没让你把话说完?”

萧湛猛地停住了脚步,眼里闪过一抹深思的神色,黑沉沉的脸色,也略见和缓,慢慢在一旁的椅子里坐下,不过还是板着脸。

老爷子又转向萧凡:“小凡,你接着说。”

声音平静,脸色也平静,看不出老爷子心里到底是个什么章程,更无法判断他对萧凡说的话,信还是不信。

“好的,爷爷。两个多月前,我专程去过红山村。”

“你去过红山村?怎么我不知道?”

萧湛又问道。

虽然萧凡论职务只是宗教局一个副处级干部,但他是萧家的嫡长孙,回红山村去,地方主要领导都要郑重其事予以接待的。这个政治含义不一样。肯定也会将情况反馈给萧湛知道。

萧凡说道:“我没有惊动省市的领导,没人知道我的身份。我就是去看看祖屋和祖坟的风水格局,有没有被破坏掉。祖屋没有动,但是祖坟的风水,完全被破坏掉了。本来是最上佳的腾龙之穴,被人改成了阴煞绝地。爷爷三个月前忽然得病,就是由于这个原因……有人,想要祸害我们整个萧家!”

最后这一句,萧凡语气十分凝重。

“哼!萧家是他们想祸害就能祸害得了的吗?”

萧湛忍不住又是一声冷笑。

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就顺着萧凡的思路在考虑问题了。

“爸,爷爷健康与否,就是最大的关键啊。”

萧湛浑身轻轻一震,双眉悠忽扬了起来,本来脱口而出就要反驳,一眼瞥见病床上老父亲那羸弱至极的身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无论如何,萧凡这句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

“那你说,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爷爷的病?”

这才是真正最关键的。至于萧凡刚才说的那些奇谈怪论,萧湛可以不追究。反正萧凡大学上的都是道教学院,已经沉迷其中,难以自拔,萧湛也没打算去说服儿子。

萧凡有了这么一段经历,就算说服他,让他回到体制之内来发展,成就也极其有限。

况且萧凡说得一点不错,老爷子若是一病不起,老萧家马上要面对的就是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和无数的冷枪冷箭,能站稳脚跟就算很不错了,一时半会,根本就谈不到培养接班人的问题。

“爸,我现在准备炼一种药,叫做‘乾坤大还丹’。这种药是古方记载的,效果非常好。如果能炼成,爷爷服下去之后,病就会好了。”

至于“乾坤大还丹”的种种精妙之处,萧凡没打算说。一来萧湛对他的观点很不认同,二来此事过于复杂,三言两语也很难说得清楚。

饶是如此,萧湛依旧不信。

“照你这么说,这‘乾坤大还丹’还真是灵丹妙药,可以起死回生?”

也难怪萧湛不相信,老爷子的医疗组可是集中了全国最好的医师,几乎每一位都是成名已久的大牌专家教授,医疗组组长宁副院长更是医学界公认的泰山北斗级人物。这么多大牌专家集合在一起,给老爷子会诊,用的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药物,尚且无能为力。萧凡何德何能,口出如此大言?

萧湛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让他不相信宁副院长这些专家,转而相信萧凡这番话,实在是很困难。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几十年养成的是非观,岂能轻易因为一番神神叨叨的话就被改变?

萧凡轻声反问道:“爸,你认为,现在我们还有选择吗?医疗组的专家们,是个什么意见,您应该很清楚吧?”

萧湛顿时又愣住了。

萧凡再一次说到了点子上。

宁副院长其实等于已经把最后的结果通知了他。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结果最多在一两个月内就会出现。

专家医疗组是这么个意见,证明他们真的无能为力了。

老爷子却依旧柔和地问道:“小凡,这个‘乾坤大还丹’,你有几成把握?”

“爷爷,如果您和爸爸都支持我的话,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萧凡很肯定地说道。

“八成?”

萧湛吃惊了。

他了解这个儿子的性格,这么说的话,不说把握十足,最少也有九成九。

“好,那你说说看,要我们怎么支持你呢?”

老爷子就笑了,轻轻握了握萧凡的手,说道,神色温和,透着十分的慈祥,隐含鼓励之意。

PS:求推荐,求三江票,求年度作家票!呃,貌似有点贪心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