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黑麟发威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0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是一个带着空间禁制之力的法阵。”

萧凡冷静地看着混沌图被翠芒击毁,终于确定地说道。

这法阵对“乾坤鼎”的攻击,远不止这么一点威力,只是大部分威能都被“乾坤鼎”吸收得差不多了,最终才显示得这样的“温和”。

“能破么?”

姬轻纱不由得颇为兴奋。

看来自己这一趟,还真的没有白来。在辛琳和苑芊芊陈阳等人都埋头苦修的时候,姬轻纱放下修炼,远赴苗疆,就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养蛊神术。在大雪山深处,风无邪曾经说过,爆裂虫是南洋一脉的大杀器,连大天王拉扎得里都非常看重。只不过,再赴南洋寻找爆裂虫的真正培养之法,姬轻纱认为已经有点不大现实。

目前南洋降头师传承,苏南大国师所在的“纳吉派”,是最有名的,苏南对爆裂虫的研究,甚至比已经陨落的摩鸠大国师还要深入。有关爆裂虫的培养方法,苏南已经原原本本地传授给了姬轻纱。南洋之地,不可能还有其他降头师比苏南的养虫水平更高。

偏偏苏南传授的爆裂虫培养方法,姬轻纱学不了。其一,她不可能真用活人做寄主来培养爆裂虫。其二,这个方法耗时实在太久,培养一只成熟的爆裂虫,至少需要十几年。当然,十几年在修真界,也不算多么的漫长,关键是用这种方法培养出来的爆裂虫,只是普通意义上的成熟体,用于一般降头师之间的争斗还行,用来对付修真者,那就远远不够看了。

以活人做寄主,花费十几年时间培育出一只爆裂虫,结果威力那么弱,姬轻纱自然要另辟蹊径才行。

现在看来,这个虫王洞里还真的颇有些古怪之处。一个千多年前就留下来的洞穴。以附带空间禁制的法阵来防护,可见其非同一般。

萧凡笑了笑,说道:“试试看吧。就是有点担心,这个法阵是不是和护寨的桃花大阵相连的。真要是那样,还得小心一点才行。”

姬轻纱略略一惊,说道:“你看不出来么?”

萧凡摇摇头,说道:“轻纱。你太高估我的阵法造诣了。”

在原先的末法世界,无极门掌教真人的阵法造诣,自然极高,当世罕有其匹。但面对这样的古代法阵,甚至还附带着空间禁制,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萧凡可不认为自己在阵法上的造诣。能够超过那些精研法阵的古修。

“那现在怎么办?万一牵动了桃花大阵,可就比较麻烦了。”

那群螳螂还在虎视眈眈呢。

“尽量小心点吧,这洞里要真有什么秘密的话,或许就是对付那群螳螂的关键。”

萧凡说道,尽管刚才在外边的时候,他祭起召雷术,加上有黑麟相助。似乎很轻易就击溃了那批螳螂。然而萧凡也知道,那是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灭杀的螳螂,数量并不太多。主要还是桃花大阵的禁制之力在起作用,真要是在野外遭遇这群螳螂,一场大战下来,到底鹿死谁手,还真的难以预测。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轻易如此冒险的好。

本质上,萧凡不是一个喜欢投机取巧的人,更喜欢稳打稳扎。

“轻纱,请大家都退出这里。”

萧凡随即吩咐道。

破除这样的上古法阵,萧凡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真要是引发太大的动静,到时候自顾尚且不暇,哪里有余力来保护其他人不受伤害?

“好……”

除了姬轻纱之外。其他人都很自觉地退出很远。

萧凡胸前的“乾坤鼎”,再次滴溜溜地旋转起来,褚红色光芒闪耀而起,一个混沌图又显现而出。萧凡加大了法力的注入。这一次的混沌图案,看上去刚才的要凝厚许多,宛如实体一般。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正面的洞壁在水纹般的波动中,骤然不见了踪影,显露在萧凡面前的,是一层宛如牛奶般的浓雾,粘稠得几乎化不开。但是转眼间,又重新化为山壁,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仅仅只是幻觉而已。

山壁上那个绿色的光点,再次显现而出,绿芒开始凝聚成形。

萧凡脸色一沉,深深吸了口气,右手连划几个圈,五个不同颜色的光环浮现出来,抢先一步,向着那道正在凝聚成形的绿芒射去。

站在一侧的姬轻纱分明感受到了一股五行禁制之力,俏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这是萧凡在研究定身符的时候,顺带研究出来的五行禁制法诀。虽然远不如定身符本身那么神妙,却也拥有着些许的空间禁制之力。用来对付同阶的对手,自然不会有太大的效果,但用来对付低阶的修士,一下子就变得神妙万分。或许用不着使用定身符,仅仅只是使出这五行禁制,就能将对手生擒活捉。

与猿飞伊昌一战,见识过定身符的威力之后,萧凡怎可能随便在低阶修士身上浪费这样珍贵的符箓,就算以他现在的制符水准,炼制定身符的成功率也实在不高,多数时候还要看运气,当真浪费不起。

五个不同颜色的光环一闪过后,便准确无比地套在了刚刚开始凝聚成形的绿芒之上,毫不犹豫地往中间一收缩。

绿芒猝不及防,顿时便扭曲起来,就好像一条毒蛇被五行环勒住了七寸的位置。

不过这种扭曲也只是瞬间之事,下一刻,绿芒就恢复了稳定,快速壮大起来,五行环压制不住,又被一点点地胀大。

“疾!”

萧凡自然不会坐等绿芒将五行环完全撑破,一扬手,早已凝厚异常的褚红色混沌图,旋转着,向着洞壁镇压而去。

“嗤——”

褚红色混沌图和尚未完全成形的绿芒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胜负之数逆转。

绿芒哀鸣一声,随即开始溃散,褚红色混沌图的厚度,也变薄了几分,镇压着绿芒,缓缓压在了洞壁之上。又是一阵水纹般的波动,洞壁消失不见,粘稠的牛奶般的雾气显现而出。褚红色混沌图紧紧贴在浓雾之间,就好像乳白色的大雾中间,打上了一块褚红色的补丁,耀眼至极。

混沌图光芒大放,开始一点点地胀大,只要撑开到一定的程度,这法阵不说已经被攻破,最起码萧凡就可以趁机进入其中了。

不过,上古法阵显然并不甘心就这样投降,下一刻,浓雾仿佛煮沸的开水,剧烈翻滚起来,气势汹汹地向着混沌图反卷过来,要将这忽然嵌入的异物彻底包容,吞噬掉。

与此同时,洞壁四周也浮现出一道道的绿色翠芒,如同一道道的绿色闪电,闪耀着向着混沌图轰击而来。正在与浓雾反复拉锯的混沌图,顿时便红芒乱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稀薄起来,被快速压缩下去,原本两尺见方,被压得只剩下一尺不到,并且还在进一步缩小。

萧凡一声闷“哼”,双手连扬,连续几道强劲的法力打入“乾坤鼎”,褚红色混沌图终于止住了颓势,又开始一点点地壮大凝厚起来,但浓雾和翠芒的反击之力,也随之加强。

萧凡额头上微微渗出了一点点的汗水,浑身宝光流转,显见得已经将法力催运到了八九成的地步。混沌图却并没有明显的起色,只能勉强维持。

这样一来,就打成消耗战了,比拼的是双方谁能够坚持得更久些。

以一人之力与整个法阵对抗,实在不容乐观。

好在笼罩在整个桃花寨上空的粉红色光罩,依旧闪亮耀眼,并未受到这边破阵的影响。姬轻纱瞥了一眼闪闪发光的桃花护罩,身子略略往前一倾,本命法器洛甲从丰满的"shuang ru"之间取了出来,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就要助萧凡一臂之力。

这个法阵,带着十分浓郁的木灵气,很明显是以木属性为根基的大阵。姬轻纱也是木土属性的双灵根灵体,以木属性为主。想必由她相助,破阵应该又会多一分力量。

不料姬轻纱做法尚未完毕,一直趴伏在萧凡肩上的黑麟忽然变得很不耐烦,嘴里“喵呜”一声,脖颈间的黑毛根根竖起,额头正中那一小撮银白色的毛发闪闪发亮,一道银白色的光芒,骤然射了出来,猛地轰击在大量的翠芒之上。

“嗤啦啦——”

一阵脆响!

原本正死命压制着混沌图的翠芒,仿佛忽然遭受到某种致命的攻击,骤然扭曲起来,在脆响声中,点点破碎,化为无形。

银白色光柱好像正是这个禁制法阵的克星,一举击溃了翠芒之后,毫不停留,又重重轰击在那乳白色的浓雾之上。

“轰!”

整个山壁都震动起来,浓雾遭受重击,翻滚不已,似乎一下子变得极其不稳定起来,对混沌图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

“疾!”

眼见机会难得,萧凡一声大喝,右手一抬,抵在“乾坤鼎”之上,宝鼎再次光芒大放,一道红芒射入到混沌图中,混沌图颤动着,急速胀大起来,很快就将浓雾屏蔽在一边,一扇高达两丈的褚红色混沌大门,在原先洞壁的位置,缓缓显现而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