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其木格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一大拨人骤然在草原出现,让白狼吃了一惊。

这样的情形,以前可从未发生过。

客人已经到了白狼山,草原狼王竟然一无所知。而且来的还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十来个。白狼在草原上的强大情报系统,完全失灵了。

作为一名纵横万里草原的枭雄,二十多年来,一直雄霸漠北,白狼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远不是骁勇善战就可以做到的。首要的就是建立起自己完备的情报系统,万里大草原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就有人第一时间将消息反馈给白狼山,提前做好一切应对的准备。

否则,只怕多年以前,就被漠北官方剿灭很多回了。

不管白狼多么受草原牧民的崇拜,漠北官方都很难容忍一个法外治权出现在自己的国土之上。当然,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白狼早就在漠北官方拥有了自己的代言人,将法外治权切切实实地建立了起来。

然而这一次,萧凡姬轻纱等人就这么出现在白狼山草原,站在他的面前,打了他个措手不及。不过白狼到底不愧是白狼,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好汉子,当即将情报系统失灵的事抛到一边,举办最盛大的宴席,欢迎贵宾的到来。

多年以前,萧凡等人就已进入了辟谷的状态,不过也都被白狼的热情所感动,纷纷在大草原上盘膝坐下,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和这些豪爽的草原儿女推杯换盏。尤其是宣明真君。对白狼的性子大为赞赏,觉得很对他的胃口。端起大海碗,一连和白狼干了三碗马奶酒。

可惜白狼体内并没有发现灵根,否则的话,这位千年老怪物说不定真的会动心收白狼为徒。

不过豪爽的草原狼王,偶尔会显露出一点点心不在焉,目光不时向远处一座独立的小帐篷望过去,似乎对那座小帐篷特别的关注。

萧凡等人何等机警,白狼这种异常。自然瞒不过他们的眼神。只是眼下正热闹,谁也不便出言详询。

夜色渐深,萧凡端着一杯马奶酒,慢慢品着,忽然神色一动,抬头往天上看去,坐在不远处的宣明真君也同时抬头。

清冷的夜空之中。一道遁光自天上掠过,遁速极快。

萧凡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刚才有人以神念之力向这里查探,毫无疑问,这是一名修真者。而且神念之力极其强大,不在宣明真君之下。给萧凡不小的压迫感。单以神念之力来判断,此人很可能是一名元婴期修士。至少以前是的。

这些千年前自行封印的老怪物,苏醒过来之后尽管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以前的修为境界,但神念之力的强大,却是不受限制的。这也是判断他们当年修为的最重要标志之一。

见萧凡几乎和自己同时察觉到异常。宣明真君暗暗点头。

果然不愧是无极传人,虽然只是偏支传承。神念之力也远比同阶修士要强大得多。这也是无极门功法的特点,或者说,是部分修习术法的修真传承共同的特点。占卜卦象,推演天机,都与强大过人的神识之力息息相关,神识之力越强,在术法上的造诣才有可能更上一层楼。

所谓占卜推演,其实就是强行窥探天机,捕捉领悟冥冥中那一丝“泄漏”的机密。这种玄而又玄的推算,没有强大的神识之力,又怎么可能领悟到准确的启示?

故此,千年以前,好几个精通占卜推演的修真门派,其主修功法几乎都有强化神识之力的奇效,尤其是无极门的主修功法,更是注重对神念之力的培养。同等阶的修士,无极传人或许不是神通最高,但通常都是神念之力最强的。并且这种增幅,随着修为的增长,会持续扩大。

当年无极门掌教泰兴真人,就以元婴后期的修为,神念之力直逼悟灵期修士。

“前辈,您怎么看?”

稍顷,宣明真君耳朵里响起萧凡的传音之声。

宣明真君微微一笑,说道:“得到消息的,肯定不止我们。其他人要来就来吧,这种事情,讲究个机缘。人多人少不是关键,关键是要先找到那处陵墓。”

萧凡点了点头。

宣明真君的看法,倒是和他基本一致。不见得有谁独自进入了陵墓,就一定能有所收获。

“小友,那边帐篷里,有点异样。”

宣明真君随即又提醒了萧凡一句。论神念之力,宣明真君自然是一干人之中最强大的。无极门的传承功法再神妙万端,境界上的绝对差距,也无法轻易填平。萧凡能够察觉那边帐篷之中的异样,宣明真君更是洞若观火。不过白狼是萧凡的朋友,宣明真君对白狼的印象也非常之好,自然要给白狼留几分面子,由萧凡去和白狼沟通比较妥当。

“我知道。”

萧凡轻声答道。

月上中天,篝火晚会终于结束,热情好客的草原儿女,引领着贵客去金碧辉煌的大帐篷中歇息。虽然时代早已进步,不少牧民都已经住上永久性的水泥结构房屋,孛儿帖赤那却依旧保持着古朴的游牧民族习俗,居住在大帐篷里。

安顿好客人,孛儿帖赤那大步从帐篷中走出来,站在清冷的月色之下,眼望那边的小帐篷,长长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忧虑之色。

“狼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孛儿帖赤那一惊回头,不知什么时候,萧凡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无声无息,就好像他一直都站在这里,从来不曾移动过。

“萧先生……”

孛儿帖赤那又惊又佩,连忙抱了抱拳。

“狼王,前边那个帐篷里住着的人,对你一定很重要吧?”

面对白狼这样的豪爽汉子,萧凡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道。

白狼刚毅的脸膛微微一红,难得露出一丝羞涩之意,沉吟稍顷,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萧先生,不是我信不过你,实在是情况非常特殊……您是贵客……”

这位杀伐果决的草原枭雄,居然支吾起来。

萧凡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缓缓说道:“狼王,帐篷里的那位,气息十分古怪。我认为还是要及时处理,万一引起什么怪病流行,麻烦就大了,你们整个部落,甚至整个草原都会因此受害。”

白狼浑身一震,吃惊地说道:“萧先生,其木格的情况,你都知道了?”

萧凡摇摇头,说道:“都知道不见得,但其木格这股气息,我能感应得到。”

这股气息,实在不应为人间所有。

只是这句话,萧凡没有明言,免得太刺激白狼。看得出来,白狼对这位“其木格”非常在意。其木格为草原语花蕊之意,是草原姑娘常用的名字。

“好吧,萧先生,请跟我来。”

白狼也是极有决断的性格,对萧凡的能耐又极其敬服,终于一咬牙,说道,随即向那边的小帐篷大步走去。

“孛儿帖赤那……”

两人刚刚走近帐篷,里面便传来一个柔柔的女子声音,带着三分哀婉之意。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不要靠近这里,会对你很不利。”

“其木格,我带了萧先生来看你……”

白狼的声音,难得的温柔起来。

“萧先生?”

狼王话音未落,帐篷里便响起那女子的惊呼声。

“你还带了其他人到这里来?我怎么没有一点察觉……”

白狼不由一愣,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萧凡一眼。

其木格这是何意?

萧凡微微一笑,缓缓将收敛的气息释放出来一点,说道:“其木格姑娘,我是白狼的朋友,特意过来帮助你们的,请不要紧张。”

萧凡虽然不能修炼妖刀宗的主功法,但隐匿气息的功法,却是可以修炼的,效果非常不错。

“啊……”

帐篷里又是一声惊呼,随即陷入沉默之中,半晌没有声息。

“萧先生,对不起,我得了很重的病,不合适见外人的。谢谢你的好意,请原谅我不能和你见面。”

光听声音,就知道这女子极其温婉,难怪白狼那样的好汉子,也会为其倾倒。

“其木格姑娘,有病没关系,可以治好的。”

萧凡沉声说道,身子一晃,就到了帐篷之前,伸手撩开了帐篷的布帘门。

白狼吃了一惊,连忙大步跟了上去。这样行云流水般的轻身功夫,白狼纵横江湖三十余年,还是头一回见识,和十几年前相比,萧先生的武功,又精进了。

小小的帐篷里,一灯如豆,一名浑身黑衣的女子,正扭过头来,吃惊地望着出现在门口的萧凡。昏黄的灯光之下,只见这女子眉目如画,清秀柔媚,眉宇间带着一股淡淡的忧郁,让人一见之下,便情不自禁地心生怜惜之意。

“其木格,你不要害怕,萧先生是我的朋友,他没有恶意的……”

白狼似乎生怕黑衣女子受到惊吓,连忙在一旁急急地解释起来,满脸都是爱怜之色。

萧凡的双眉,却轻轻蹙起。

这女孩子,实在太“梦幻”了,一眼看去,完全不像是尘俗之人,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