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陵墓和祭品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出乎白狼的意料,其木格并未被萧凡吓着,脸上吃惊的神色一闪即逝。而且,她对萧凡的认知,明显和白狼不同。站起身来,向萧凡敛衽一礼,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礼节。但其木格很自然就行了出来,没有丝毫的故意做作。

“原来萧先生是仙师……小女子娜仁其木格,参见仙师大人!”

“仙师?其木格,你说什么?萧先生是仙师?”

萧凡尚未答话,白狼先就晕了,满眼小星星乱冒。很显然,他曾经从娜仁其木格嘴里听说过所谓的仙师,一直都是当成神话来听的,也不是特别在意。没想到,娜仁其木格会直呼萧凡为“仙师大人”。

更加出乎白狼意料的是,萧凡居然也并未否认这个“头衔”,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其木格小姐,不必多礼。我和狼王是朋友。”

“仙师大人,不可以的。您是仙师,孛儿帖赤那是凡人,你们怎么可能是朋友?”

“等等等等……”

白狼忽然伸出手来,连连摇晃,急促地叫道。

“萧先生,您真的是……仙师?”

说到“仙师”两个字的时候,白狼很不雅观地咽了一口口水,说得颇为艰难。实在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

萧凡笑了笑,说道:“狼王,我也不清楚其木格所言仙师是什么样的人物,不过我想,可能说的是修真者……其木格小姐,你以前经常见到仙师吗?”

其木格略略犹豫了一下。便即点头答道:“是的,小女子以前经常见到仙师大人……不过。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自从我在那座大墓里睡着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仙师大人了……”

“大墓?”

萧凡双眉倏忽扬起。

“什么大墓?卡玛祖巫的陵墓?”

其木格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那是谁的大墓,应该是一位仙师大人的陵墓……很大很大,我在里面睡了很久很久……我不想再回去了,那里面好黑……”

说着,其木格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带着说不出的惊惧之意。

萧凡想了想,说道:“其木格小姐,你能把详细情况和我好好说一下吗?”

“对,好好说一下,我老人家也很想听听。”

不知什么时候,宣明真君已经到了帐篷外边,朗声说道。

萧凡能够发现这座帐篷的异常。他也一样能够察觉,这就跟了过来。

“呀……又一位仙师大人……小女子娜仁其木格,参见仙师大人……”

娜仁其木格吃了一惊,随即规规矩矩向宣明真君敛衽为礼。

宣明真君目光如炬,在娜仁其木格身上来回打量,稍顷。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古犬戎族人?”

娜仁其木格连忙答道:“回禀仙师大人,小女子确实是戎族人。”

宣明真君微微颔首,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能在这里见到古戎族人……你说说吧。那座大墓是怎么回事?”

白狼望了宣明真君一眼,似乎对宣明真君的老气横秋。有些不满。单看外表,宣明真君也就四十几岁模样,白狼年纪比他还要大一些。而且这里是白狼山草原,谁是主谁是客,可要分清楚才行。

宣明真君这种活了数百年的老妖怪,何等眼光,白狼的心思,一看便知,当即咧嘴一笑,说道:“小娃儿,别不服气。对你,我老人家算是客气的,你的脾气很合我的胃口。”

白狼眉棱骨略略掀起,就要开口,娜仁其木格立即抢在了前头,急急说道:“孛儿帖赤那,不可以对仙师大人无礼……仙师大人,他不懂规矩,请两位仙师大人多多原谅。”

白狼顿时哭笑不得。

怎么其木格说的话,他越来越听不明白了?

宣明真君一摆手,大度地说道:“世道变了,不知者不罪。你还是快说那座大墓的情况吧。”

倘若在当年,普通凡人哪里敢在修真者面前这样无礼?基本上面对修真者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对于普通人来说,最低等阶的修仙者,都是无可与抗的。

不过眼下,明显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时候。

轻重缓急,宣明真君焉能分不清楚。

“是,两位仙师大人请坐……”

娜仁其木格见宣明真君不追究白狼的冒犯,顿时长长舒了口气,连忙邀请两人进入帐篷就坐,然后开始叙说自己的身世和遭遇。

如同宣明真君所猜测的那样,娜仁其木格是很早以前的古戎族人,生活在草原上一个古戎族部落里,是那个部落的公主,因为长得很漂亮,被称为草原上最娇美的花朵。不过娜仁其木格的惊人美丽,并未给她带来好运,反倒给她带来了噩梦。

她被部落供奉的仙师大人,选中为贡品,进献给犬巫门高阶的仙师大人。

对于古戎族人而言,这其实并不是坏事,相反是很值得庆幸的大喜事。普通人能够侍奉仙师大人,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只要仙师大人一高兴,不但她自己,可能整个部落都能得到莫大的好处。

然而这次进贡,对于娜仁其木格来说,绝不是好事,而是扎扎实实的噩梦。她还没得及侍奉仙师大人,就被作为祭品,活活驱赶进一座超级大墓,任由她和其他作为祭品的年轻男女在大墓之中自生自灭。

听到这里,宣明真君捋着胡须,连连点头,对萧凡说道:“倒是有这么回事,古犬戎族是有这样的习俗,喜欢拿活人献祭。”

萧凡眉头蹙了起来,神情颇为不悦。对任何以活人献祭的习俗,萧凡都不能接受。

作为一个在文明社会生活了多年的现代人,萧凡就算是踏上了修真之途,那思维也依旧是现代人的思维,与古代真正的“仙师大人”,有着本质的区别。

娜仁其木格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在大墓中到处乱跑,却得了一点机缘,在实在饥饿难耐的时候,找到几株生长在墓穴里的蘑菇,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吞了下去。随后便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此后,每过一段时间,娜仁其木格就会醒过来一次。不过清醒的时间不长,最多就是一个月,一个月过去,马上又会再次陷入沉睡。

奇怪的是,吞吃了墓穴里蘑菇之后,娜仁其木格再也觉察不到肚子饥饿,而且在清醒之时,精力还算充沛。于是娜仁其木格在墓穴里四处探索。但那座大墓实在太大了,虽然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醒过来一个月,这点时间却远远不够她探索大墓的秘密。

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探索,娜仁其木格通过一次极偶然的机会,找到了一条通往大墓外边的通道。

“通道?什么样的通道?”

宣明真君立即紧盯着问了一句,目光炯炯。

无疑,他也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重点。

“水下……海子下面……”

娜仁其木格以极其梦幻的语气说道,很不肯定。根据她的描述,那条通道是在水下的,她从通道里面出来,就是海子的底部,需要经过泅水,才能来到地面。

无巧不巧的,那一次海子就出现在白狼山草原不远处,娜仁其木格从水底出来,见到了白狼。白狼一见之下,立即惊为天人。或许是出于某种缘分,娜仁其木格竟然也对白狼一见钟情,两名相隔了无数时空的男女,就这样诡异无比地坠入了爱河之中。

诸葛映徽偷走的那个玉佩,就是娜仁其木格交给白狼的定情信物,也是一个月后,娜仁其木格忽然失踪,所遗留下来的唯一纪念品。难怪白狼不惜辗转万里,也一定要追杀诸葛映徽。

“为什么会突然失踪呢?”

萧凡有些奇怪地问道。

“不知道……”

娜仁其木格秀美紧蹙,轻轻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每次醒过来的时间不长,最多一个月之后,就会再次陷入沉睡之中。但两次醒转的间隙到底多长,她却不清楚。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计算时间的工具。

不过现在,她终于知道自己每次沉睡的时间有多长。

二十年!

白狼苦苦等了她二十年,前些日子,她才再次诡异万分地出现在白狼山草原东北方向二百多公里的地方,被牧民发现,将她带到了白狼身边。

但再次现身的娜仁其木格,和上次有所不同,起了很大的变化。她身上似乎带着某种病毒,并且非常致命,第一个接触她并且将她专程护送到白狼身边的牧民,次日便暴病身亡。

不过这种病毒,似乎对白狼没什么效果,白狼可以继续接近她。但为了慎重起见,白狼将她专门安置在这间单独的小帐篷里,和其他帐篷远远隔开,以防造成更多的感染和伤亡。

“你上次怎么回到大墓里去的?”

宣明真君对其他都没兴趣,紧紧盯住最重要的一点。

娜仁其木格说得很清楚,上次她和白狼一见钟情,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然后,她又回到大墓里沉睡去了——她能回去,那么跟着她,其他人应该也可以进入大墓之中。

这进入大墓的方法,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