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困兽之斗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1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当初萧凡用这个幻阵困住两头铁背刀螂,效果非常之好,无论两头灵虫怎样挣扎,都无法破阵而出,最后累得精疲力尽,被萧凡轻松制服。这些年,萧凡在这个桃花幻阵之上花费了不少的心血。他在阵法上的造诣本就不低,这一仔细研究改进,又将桃花幻阵的威力增加了不少。

因此萧凡对幻阵很有信心,连黑麟和铁背刀螂这样犀利的帮手都放出去了,不在身边。

不过很显然,萧真人错误估计了八级巅峰妖兽和二阶铁背刀螂的差别。二阶铁背刀螂,只相当于筑基期的修士,也就是五六级的妖兽。虽然铁背刀螂借助自己的天赋神通,可以在某些情况下越阶灭杀更高等级的修士和妖兽,但并不代表着,它们的战斗力真的比得上相当于金丹中期的八级妖兽。

尤其这个幻阵的禁制之力,在金属性纯灵体的妖兽面前,更是显得较为单薄。

而且妖兽的灵智,比虫子又要高得多。

金灵兽一发现自己进入了陷阱,立即知道不妙,利爪一挥,居然不再使用风刃攻击,而是直接用上了本体。在金灵兽堪比神兵利器的利爪之下,幻阵禁制几乎如同一张白纸般薄弱,“嗤啦”一声,禁制就被撕裂。

只不过,妖兽的利爪固然犀利,毕竟对阵法一无所知,这一爪抓出,撕裂的是向内的禁制,不是外边的禁制,否则。它立即就可以脱离法阵对它的桎梏,逃之夭夭。

金光一闪。妖兽冲进了另一层禁制之中,反倒在法阵中更加深入了一步。

妖兽虽然不懂阵法,但凭直觉就知道,自己依旧还处在法阵的禁制之中,当下毫不犹豫地一扬利爪,“嗤啦”,又再撕裂了另一层禁制。

还没等萧凡做出反应,金灵兽便快如闪电般一连撕开了三道禁制。径直闯入了法阵的中心区域。

用蛮力破阵,历来就是最简单粗暴,同时又最有效的办法。

关键是蛮力要足够!

这桃花幻阵由桃千秋传下来,当年这位灵虫宗的宗主,可也是金丹后期的修为,照理他传下来的法阵,由萧凡这位金丹中期修为的修士布置出来。同样只是金丹中期顶峰修为的金灵兽,要以蛮力破阵,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奈何这妖兽的天赋神通,实在犀利非凡,幻阵在绝对锋锐的金属性功法攻击之下,很多禁制甚至来不及启动。就被轻而易举的撕裂了,丝毫也不弱于元婴修士的攻击。

宣明真君曾经说过,金灵兽因为特别喜欢吞噬各种金属性物品,坚硬无比的铜精铁精,是世间难求的炼器材料。需要动用真火才能炼制,却是这妖兽最寻常的食物而已。由这妖兽在体内炼化。胜过了世间一切炼器提纯之法,这妖兽的牙齿,利爪乃至骨头,其中都蕴含着庚金之精,轮到攻击的犀利,甚至完全不在许多神兵利刃之下。

刚才和黑麟交手之时,这妖兽根本就未出全力,只是以风刃攻击,否则,黑麟恐怕还坚持不了这许久。

妖兽一口气撕裂了三道禁制,眼见四周依旧是雾霭重重,隐隐有禁制之力在波动,心下不由得也焦躁起来,忽然一抬头,望向了空中,前爪一挥,向上斩出。

这金灵兽灵智当真不低,眼见得往前闯似乎是死路一条,禁制重重叠叠,看不到出路,便转移了攻击方向。

只听得一声娇呼!

“唰”!

一道白蒙蒙的玄冰盾牌在妖兽头顶浮现而出,玄冰盾牌之后,是一脸惊诧的辛琳。

却原来妖兽无意间撕开的这层禁制,辛琳正隐身其中。这里已经很接近幻阵的中心处,禁制之力十分强大,原本非常安全。再也没想到,金灵兽的天赋神通竟然如此厉害,三下五除二就连破三道禁制,杀到了近前,还很诡异地转而向上攻击。

好在辛琳在幻阵上空看到金灵兽已经到了脚下,立即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她修炼的九转冰心诀,是纯冰属性的功法,萧凡将剩余的冰髓一股脑都给了她。辛琳一点点地炼化冰髓的精华,十年下来,也只炼化了拇指大的一小块。毕竟以她筑基期的修为,能够炼化这么一点冰髓,已经很了不得了,冰髓之力也帮助她毫无阻碍地进阶到了筑基后期。

剩余的冰髓,辛琳又炼化一部分融入到自己的软剑之中。

如今的迦儿,从里到外,都成了一个酷酷的冰美人!

金灵兽一撕裂禁制,辛琳便立即幻化出一面玄冰盾来,同时身形一动,就要向另一层禁制转移而去。见识到了这妖兽撕裂禁制的犀利攻击,辛琳丝毫也没打算和它硬碰硬。双方相差一个大境界,以硬碰硬绝对是自找麻烦。

虽然迦儿的反应已经算得很快,金灵兽的动作却更加快得离谱。

利爪一扬,“哗啦啦”声响之中,厚达数寸的玄冰盾牌被切成了无数碎片,冰屑四溅,金光一闪,妖兽已经飞跃而起,如同离弦之箭,激射向上。

金灿灿的前爪之中,五条金灿灿的利爪伸展而出,长达五六寸,金芒闪烁,艳丽非常,却带着死亡的恐怖气息,扑面而来。

辛琳大吃一惊,手中软剑一扬,挽出三朵剑花,迎了上去。

“唰!”

三朵剑花被利爪撕得粉碎。

“嗤!”

辛琳只觉得手中一轻,那柄掺入了冰髓炼制,陪伴她多年的软剑,也悄无声息地断成了五六截,竟然连半分抵御之力都没有。

辛琳的俏脸一下变得煞白。

便在此时,暗红色刀芒一闪,一柄极长极窄的长刀,从一旁杀出。

“锵——”

金铁交鸣之声爆响。

紧接着,金灵兽脸上闪过一抹拟人化的吃惊表情。

这柄暗红色的长刀,竟然没有被它一爪抓成碎片,硬生生顶住了它的庚金之体,这种情形,极其罕见。就算是那头巨灵兽的金刚铁骨,被它一爪抓实了,只怕也有开膛裂腹之祸。

下一刻,暗红色刀刃之上,烈焰蒸腾,蓦然爆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高温。

金灵兽识得厉害,不敢硬接,一声低吼,金色的身躯闪电般先后退去。

只见萧凡手持炎灵之刃,白衣飘飘,站在了它的面前,萧凡身边,则是满脸冰寒的辛琳,冷冷地盯住了它。那柄软剑是辛琳用惯了的兵刃,跟随在身边多年,不成想在这里被妖兽毁掉了。

虽然软剑之中掺入了一些冰髓,但软剑的本体,终究是凡铁,论到坚硬的程度,如何能够和金灵兽的庚金之体相提并论?

“吼——”

金灵兽仰天一声怒吼,也恶狠狠地盯住了他们,前爪在地上轻轻刨着,一块坚硬无比的岩石,在这种漫不经心的动作之下,化为齑粉。

萧凡拉着辛琳的小手,身影一闪,就隐入旁边的禁制,不见了踪迹。

金灵兽没有再急着出击,微微低着头,目光阴沉,微微翕动着鼻翼,脑袋略略一偏,似乎在倾听着什么。蓦地,金灵兽一声低吼,双目之中,迸射出贪婪的神色。

它分明感应到了陈阳的气息,就在不远处。

两者同为庚金之体,感应特别敏锐。

稍微犹豫了一下,金灵兽大吼一声,纵身而起,一爪向着前方的禁制抓去。

“嚯嗤——”

就在金灵兽的利爪堪堪抓到之时,周边一阵水纹般波动,幻阵禁制为之一变,出现了一片艳丽的桃林,盛开的桃花之下,陈阳俏生生地站立着,人美如玉。

不过在金灵兽眼里,这位美人就是一顿“大餐”,当即不再迟疑,金光一晃,急如闪电般向陈阳射去。“唰唰”几声,桃林幻影破灭,陈阳也不见了踪影,眼前又变成了迷雾一片。

金灵兽猛地回头,陈阳又到了背后,依旧站在一片桃林之中,手中把玩着一枝桃花,笑靥如花,娇媚异常。

妖兽早已被这不断的挑逗气得暴怒如狂,仅有的一点理智也抛到了九霄云外,怒吼连连,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向陈阳扑去。结果自然还是一模一样,不管它的速度多快,攻击多么犀利,总是扑在了空处。

萧凡已经亲自在操控幻阵,和刚才无人操控之时,当然是两码事。妖兽的动作再快,攻击再犀利,也已无济于事。除非它一开始,就选择了正确的进攻方向,撕裂最外围的禁制,才有可能逃得性命。只不过妖兽本就是冲着巨灵果和陈阳的庚金之体追杀而来,又怎会轻易逃跑?

如今在萧凡的掌控之下,渐渐深入到幻阵的中心。萧凡不断催动幻阵之中炼化的五行禁制之力,向妖兽一点点地挤压而去。金灵兽来去如风的动作,也在一点点地迟缓下来。只不过这种变化极其细微,暴怒中的妖兽,自己丝毫都不曾感受到。

约莫大半个时辰过去,金灵兽的动作终于越来越慢,甚至开始变得举步维艰。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幻阵之中骤然传来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一道血光,冲天而起!

白雾翻滚,整个山谷都震动起来,轰隆隆作响,良久才终于渐渐平息下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