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容天惊变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1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石殿之内,供奉着一座法相。

犬首人身,南面而坐,神情猛恶,目光慑人。

“卡玛祖巫?”

有人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

传闻之中,卡玛祖巫是神犬得道,化为人形,一手创建了犬巫门,其后有犬戎族。以一人之力,不但开创大派,而且繁衍出一个种族来,纵算在上古圣贤之中,也极其罕见。

这座法相,犬首人身,气度俨然,像极了传说中的卡玛祖巫。

神座左右,站立着一排排的石人,和殿外的石人有所不同,这里面的石人和法相一样,也是犬首人身,较之殿外的石人更加高大。

法相手中,持着一柄长长的骨刃,白惨惨的,看上去黯淡无光,灵性早已湮灭。不过骨刃之上镌刻着的古老铭文,还是给人一种极其神秘的感觉。

服部介措的目光,只是往法相一扫,便毫不停留地落在了那柄骨刃之上,顿时就定在那里,双目熠熠生辉。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件非常古老的法宝。虽然因为存世的年代太过久远,似乎灵性全失,但这样的法宝,谁能说得清楚呢?或许只要机缘巧合,又能将其重新激发起来。

“嗖——”

其他人还在东张西望,服部介措已经采取了行动,身子一晃,直向法相射去。

“且慢!”

宣明真君马上便发现了他的意图,立即叫道,手腕一翻,雷鞭浮现而出。

如果这柄骨刃真的是某种上古法宝,被服部介措抢到了手中。激发出惊人潜力来,那大伙岂不是都会变得非常危险?

宣明真君身经百战,也算是经验丰富得很了,立即便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柳正一摆手,刚刚得到的那件上品法宝金刚琢。也浮现出来,与宣明真君并排站在一起,神情严峻。苍梧三友,松泉道人和其他修士,更是悚然而惊,纷纷亮出了法宝。凝神戒备。

无极诸女,则自然而然地站在了萧凡身边,也各自亮出得到的顶阶法器,摆出了防御阵型。只有萧凡依旧袖手而立,神情淡然。

服部介措丝毫也不理会众人的戒备,袍袖一卷。就将那柄骨刃取到了手中,随即飞身而下,站在了众人对面十余丈之外,冰冷的眼神一扫,嘿嘿笑道:“诸位道友何至于此?老夫只是觉得这件骨刃有点特别,取来看看而已,何必如此紧张?”

话是这么说。那股庞大的灵压却是毫不客气就释放出来,做好了一战的准备。

既然他认定这柄骨刃非比寻常,自是起了占为己有的心思。只要这供奉在高度疑似卡玛祖巫法相手中的骨刃,当真是上古遗留下来的法宝,服部介措绝对不惜一战。

容天祖师一声不吭,站在了服部介措身边,略略落后一个身位,摆出了同盟者的架势。

服部介措扭头望了他一眼,心中大定,脸上神色立时就变得轻松了几分。

两名金丹后期修士联手。就算面对再多的敌人,也有自保之力。

萧凡缓缓说道:“服部宗主,这骨刃是供奉在石殿之中的圣物,或许有什么意想不到的神奇功效,宗主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省得发生意外。”

“是吗?那就试试看吧,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没有古怪?”

服部介措瞥他一眼,冷笑着说道,毫不迟疑地将灵力注入到骨刃之中。

萧凡双目一冷,不再说话,两手十指间电弧闪闪,也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骨刃没有任何动静。

“咦,有点意思了……”

服部介措眉毛微微扬起,诧异地说道。

他已经注入了三成法力,这骨刃却没有丝毫变化。但是,却也并不排斥他的法力,既不抗拒也不反弹,静静地将他的法力吸收了进去。

虽然服部介措眼下还没有恢复到元婴期的境界,然而金丹后期巅峰的修为,单论法力的浑厚,绝对堪称是在场诸人之中,最强大的。

见骨刃毫无动静,服部介措立即加大了法力的注入。

终于,白惨惨的骨刃之上铭刻的那些古老符文,开始闪耀出淡蓝色的光芒,如同暗夜之中的鬼火一般,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一见骨刃有了变化,服部介措精神大振,立即一提丹田真元,浑厚法力源源不绝地灌入骨刃之中。淡蓝色的光芒也随即变得蓝汪汪的,宛如一朵朵蓝色的火焰,在骨刃上腾腾燃起。

大家的注意力都停留在那柄骨刃之上,却无人留意到,大殿之中矗立着的一排排石人,青灰的眼珠之中,也隐隐有一丝丝的蓝芒闪过,似乎潜藏在石人体内的什么东西,被激活了。

服部介措一见骨刃上起了这样惊人的变化,立即开始收敛,不再加大法力的注入,骨刃上的蓝色火焰马上就重新变得虚淡起来,一副支撑不住,随即都会熄灭的样子。

这骨刃还真像个无底洞似的,不加大法力注入,便“不进则退”。

“好好,我就试试,看你到底是什么宝贝!”

服部介措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连声说道。

通常来说,越是需要莫大法力来催动的法宝,威力越是强横。这个道理,服部介措还是明白的,心中益发火热起来。

真要是得到了一件大威力的古宝,刚才一刀之仇,立即就可以报了,让那个无极门的小子,好好领教一下妖刀宗宗主的厉害。

“呀——”

服部介措一声大喝,脸上闪过一抹凶厉之色,双臂上青筋暴涨,一股巨大灵压冲天而起,运起十二成法力,猛地灌入了骨刃之中。

金丹后期巅峰修士全力施展,威力之大,实在非同小可。

骤然之间,骨刃似乎变成了一支蓝汪汪的火炬,蓝色火焰窜起有丈许之高,服部介措的脸色,却变得狰狞无比,带着几分苍白,似乎法力透支过巨。

“轰”地一声,骨刃上的蓝焰炸裂开来,化为数十点蓝汪汪的焰火,向四面八方飞去,纷纷落在大殿中那些石人的头上,蓝芒一闪,便即钻进石人脑袋之中,不见了踪影。那些石人原本青灰色的眼珠,一下子变得蓝汪汪的,猛地张了开来,闪耀着妖异的蓝芒。

石人活了!

大家不由惊得目瞪口呆。

便在此时,服部介措忽然感应到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在自己身后爆出。

“不好……”

服部介措暗叫一声,却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闪避的动作,只得将浑身残余的法力,俱皆注入到自己的背部,一层黑色的光罩浮现而出。

“噗嗤”!

黑色光罩寸寸碎裂而开,一只毛绒绒的利爪,轻而易举地抓碎了服部介措临时凝聚出来的护罩,毫无阻碍地猛击在妖刀宗宗主的脊背之上。

“噗——”

一口鲜血急喷而出,服部介措双手一松,整个人飞跌出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咦?”

一声惊诧的低呼自站在服部介措身后的容天祖师嘴里发出,缓缓将一只毛绒绒的利爪收了回来,似乎对此颇为意外。原以为在服部介措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形之下,自己全力一击,足可以洞金裂石,一把抓穿服部介措的肉身,将他置于死地。

谁知服部介措的肉身强横程度远远超出他的意料,居然没有被抓穿,只是受伤吐血。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些千年老怪物的保命神通,没几分真本事,当年又怎能从千千万万低阶修士之中脱颖而出,进阶成元婴修士?并且还进阶到了元婴中期。

不过这一爪,就算没有取了他的性命,料必也够他受的,肯定伤了元气。

这一下变起俄顷,大家又吃了一惊,目光齐刷刷地从哪些妖异的石人身上收了回来,落在了容天祖师的脸上,结果更是大吃一惊,一个个嗔目结舌,不知所以。

只见此时的容天祖师,早已不是先前的老人形象,脸颊之上,长长的白色绒毛一根根竖起,如同钢针一般,鼻子伸长,耳朵尖尖,也长满了绒毛。两只手掌,更是化成了利爪模样。

居然和石台上供奉的祖巫法相,颇有几分相似。

此刻一手抓着那柄骨刃,一手持着一面血红色的令牌,正是他前不久在炼器堂分到的那件上品法器,不住打量这骨刃,满脸欣喜之色。

“你是什么怪物?”

服部介措飞出去六七丈,接连几个趔趄,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形,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回过头来,死死盯住了容天祖师,双目之中,怒火如焚,恶狠狠地叫道。

“唰”地一声,拔出腰间长刀,护在了胸前。

“怪物?”

容天祖师瞥了他一眼,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变得极其古怪,竟然类似动物的嗥叫。

“哈哈,服部宗主,亏你还是千年前的老怪物,就是这么点见识?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才是我的本体么?”

“你不是人类?”

“人类?那要看你怎么去认知了,至少我认为,我是人类。当然,和本教的上古圣兽合体之后,我已经不能算是纯粹的人类了。但是那有什么关系?我现在不是远远比以前强大得多吗?况且,你们眼下要关心的,绝不是我的身份,而是你们自己的性命!”

说着,容天祖师又仰天狂笑起来,听上去是如此的踌躇满志,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