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不死不灭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2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了,杀了他!”

服部介措一声暴喝,手中妖刀一挥,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顷刻间便幻化出数十上百道雪亮的刀芒,铺天盖地向着容天祖师劈去。

宣明真君雷鞭一扬,粗大的金色雷弧,轰隆隆闪击而下。

柳正则祭起金刚琢,幻化出数十道光环,呜呜鸣叫着飞了过去,气势非凡。

萧凡双手平伸,身子飘然而起,在半空中凝聚出十余道银光闪闪的电弧,当头轰击下来。

苍梧三友,松泉道人,夫妻修士,乃至其后的筑基期修士,都一齐出手,各种宝物法器漫天飞舞,竭尽全力向着包围圈中的巨大妖兽攻击过去。

饶是容天祖师所化妖兽修为暴涨到金丹后期巅峰的水准,接近了假婴境界,毕竟没有跨越到元婴期,依旧停留在金丹期,被这么多同阶修士全力攻击,顷刻之间,也是连连中招,遍体鳞伤。

“加把劲,这妖兽就要抵挡不住了。”

苍梧三友中的金姓头陀见状大喜,扬声叫道。他刚才差点死在这妖兽手中,自是恨之入骨。当下将月牙铲往空中一抛,嘴里念念有词,右手凌空虚点,一道道浑厚的法力,不住注入到月牙铲之中。只见原本普通的月牙铲,骤然开始涨大,片刻间便化为两丈大小的巨物,浑身光芒闪耀,似乎吃饱了风的风帆一般,给人一种极度的张力感。尤其是月牙铲巨大的锋刃,更是寒光闪闪。令人一见之下,便即心惊胆颤。

直接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进行巨大化攻击,威力之强。自然是无与伦比。不过这也是妖兽已经处于众人的包围圈内,被死死压住,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金姓头陀才敢如此放手一搏。否则,绝不会轻易让本命法宝去冒险。

此刻参与围攻妖兽的众修士,俱皆身经百战,经验极其丰富。随即加大了攻击力度,以便掩护金姓头陀顺利施法完成。从这月牙铲此刻发出的威力来看。这一击必定非同小可。

甚至连服部介措,宣明真君和萧凡都望了过来,脸上露出欣慰之意。

可见在这三人心目中,对这一击也非常看重。这几乎是金丹中期修士所能发出的最强攻击了,一般的金丹后期修士,也未必能够轻易发出如此大威力的攻击。

只是这施法的过程,也较为繁复。

可见在一对一的搏杀之中,月牙铲的这种巨大化攻击,并不适用。没有哪个对手。会老老实实待在那里,等你施法完成。

正被群修压着打的妖兽,自然也感觉到了月牙铲上传来的恐怖灵压波动,眼中闪过一抹惊惧之色。随即一声低吼,身上毛发根根竖立起来,乌芒流转。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噼噼啪啪”的爆裂之声,整个妖兽的气息。较之先前更加强盛了三分。

“金道友,快。这妖兽要拼命了!”

服部介措不愧是元婴中期的境界,神念之力强大异常,马上便感应到了妖兽与先前不同的气息。

“好!”

金姓头陀重重一点头,脸上闪过一抹狞笑。

“斩!”

随着金姓头陀一声暴喝,最后一道法诀打入到月牙铲之中,原本就涨大到了极致的月牙铲,轰鸣一声,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着下方的妖兽力斩而去。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停下了手中的攻击,屏息静气,死死盯住了这一幕,等着看妖兽在这惊天一击下的最终下场。

便在此时,妖兽仰天一声怒吼,“唰”地人立而起,毛绒绒的脸孔一阵变幻,又露出了容天祖师的模样,两只前爪之中,紧紧握住那柄白森森的骨刃,猛地一扬,向着急劈而下的巨型月牙铲迎击上去。

“轰”地一声巨响,月牙铲正中骨刃。

“咔嚓”!

骨刃抵挡不住月牙铲的威能,被一劈为二。

紧接着,月牙铲势如破竹地疾劈而下,正中妖兽的脖颈,只听得又是“咔嚓”一声,妖兽的脖颈也是一劈为二,硕大的毛绒绒兽首,滚落在地,脖颈之中,鲜血泉水般喷涌而出。

无头身躯轰然倒地。

眼见这凶悍无比的妖兽,就这样被月牙铲斩杀,所有人都有点意想不到,不由得愣在了那里。稍顷,金姓头陀才举手一招,将已经化为普通大小的月牙铲招了回去,握在手中,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哈哈大笑起来。

其他人也终于舒了口气。

谁都没有留意,就在妖兽的脑袋被月牙铲一斩为二的时候,早已断成两截的骨刃之中,一道极淡极淡,似有似无的蓝焰一闪,无声无息地钻进了妖兽的无头尸体之中。

“好,这厮终于被灭杀了,金道友居功至伟!”

服部介措手腕一抖,收起了妖刀,微笑说道,又恢复了先前那股不徐不疾的气度,只是脸色显得十分苍白,显见得容天祖师那一下偷袭,着实让他受伤不轻。

“哪里哪里,服部宗主过奖了,侥幸而已,这附体妖兽实在够邪门的……咦……”

金姓头陀连声谦逊,笑哈哈地说道,却忽然话语一顿,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

其实不但是他,其他人也一样的察觉有异。

只见妖兽尸体脖颈间喷涌的鲜血,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反倒闪耀着一层诡异的血光,无数血丝,从脖颈间冒了出来,越来越密集。

“不灭之体?这厮竟然还活着!”

顿时有人惊呼出声。

“哼,什么不灭之体?大家一齐动手,把它大卸八块,剁为肉酱,看它还能不能不死不灭……”

金姓头陀脸上一阵凶厉之色闪过,再次将手中的月牙铲往空中一抛,就要催动法诀,重新祭起本命法宝的巨大化神通,再给这妖兽致命一击。

其他人也纷纷祭出了法宝。

便在此时,那无头的妖兽尸身,猛地站了起来,血光一闪,一只毛绒绒的前爪猛击而出,一股恐怖得令人窒息的巨大灵压,扑面而来。

“不好……”

金姓头陀大叫一声,连自己的本命法宝都顾不得收,脚下遁光一动,就要向一旁闪去,却哪里还来得及?这毛绒绒的前爪动作并不如何快捷,却带着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庞然巨力,金姓头陀只觉得四周空气一紧,瞬间便坚逾金铁,四肢百骸重逾千斤,动作一下子变得迟缓无比。

“噗!”

金姓头陀半声惨叫戛然而止,整个人瞬间被巨大的妖兽前爪拍成了肉饼,化为血肉模糊的一团。只见这堆肉酱之中,一个青色的寸许高婴儿,疾飞而出,双手握着一柄同样小巧的月牙铲,满脸惊慌之色,四下一望,就要飞遁而走。

正是金姓头陀苦修数百年凝结而成的元婴。

这头陀自行封印之前,有元婴初期的修为,千年之后重新苏醒,虽然还没有恢复到元婴期的修为,但本身的元婴却并未散去,依旧凝结,平日里深藏丹田气海。类似金姓头陀这种情形,是无需再次凝结元婴的,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加上充足的灵气以及一些灵药辅助,就可以恢复到元婴期的修为,不会再有瓶颈之说。

只没想到,修为尚未恢复,就在这里被这妖兽一爪毁去了肉身,元婴顿时变得无所归依,只能马上逃之夭夭,再另寻夺舍的机会了。

可惜的是,妖兽似乎并不打算给他这样的机会。

被斩首的妖兽,脖颈处血光一闪,一道血红的光芒射出,瞬间将金姓头陀的元婴笼罩在下。

“不……诸位道友,快救命……”

金姓头陀元婴一被血光笼罩,立时便察觉不妙,任凭他如何竭力挣扎,丝毫也无济于事,不由吓得魂飞天外,嘶声惨叫起来。

元婴修士和金丹修士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修士凝结元婴成功之后,等于多了一条性命。就算肉躯被毁,只要元婴能够逃脱,就能寻找合适的躯壳,夺舍重修。

而金丹修士一旦肉身被毁,精魂脱体,多数时候,就只有再入轮回之道了。毕竟精魂不像元婴那样凝固,可以长时间单独存活。一旦失去了肉身的滋养,精魂会在极短促的时间内消亡。只有极其特殊的情形之下,如果能够及时保住精魂凝结不散,才有可能依靠借尸还魂之类的秘术,重新还阳复活。

如今金姓头陀的元婴被困,再是活了数百年的老妖怪,也一样吓得惊慌失措。

“唰——”

萧凡手腕一翻,亮出了炎灵之刃,双手握刀,烈焰蒸腾而起,脚下遁光一起,就要过来相救。

只可惜萧真人固然动作不慢,却也无论如何都来不及了。

血光一卷而回,带着金姓头陀大声惨嚎的元婴,“嗖”地一声,回到了妖兽的胸腔之内,元婴惨叫之声戛然而止,就此销声匿迹,不见了踪影。

紧接着,妖兽脖颈处血光乱闪,一颗毛绒绒的脑袋重新长了出来,只是看上去有些虚淡,竟然只是凝结而出的一个虚影,并不是真正的兽首。

这颗毛绒绒的虚影兽首,五官具备,一长出来之后,便张开双目,四下一扫,嘴里发出了阵阵阴冷的笑声。(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