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元婴期妖兽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2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元婴期……”

服部介措倒抽一口凉气,望着这不伦不类的妖兽,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宣明真君的神情,也不比他好多少,一样的目瞪口呆。

毫无疑问,这妖兽绝对已经超越了金丹后期的境界,有了元婴期的修为。这变化到底是如何发生的,一时之间,又怎能搞得明白?

萧凡虽然没有和真正元婴期修士面对面交手过,但这复活之后的妖兽,确实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和面对金丹后期巅峰的服部介措完全不同。这股压力,是压倒性的,让人心中一阵阵的不安,几乎兴不起与其对抗的心思。

这种情形,在萧凡的一生中,从未出现过。

萧凡的性格,是典型的内方外圆,绵里藏针。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强敌,萧凡从未退缩过,更不曾畏惧过。但这一次,绝对的与众不同。

对方的气息,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萧凡一看,就觉得难以抗拒。

难道这就是元婴期与金丹期的绝对差距?

相差一个大境界,就是这样的天差地远。

苍梧三友的其他二人,那个中年儒生和花信少妇,更是脸色煞白,无限惊惧之中带着说不出的愤怒。他们与金姓头陀结义多年,论情分自然没得说,眼见金姓头陀在他们面前活生生被拍成肉酱,甚至连元婴都不曾逃脱,心中的愤懑和悲伤,可想而知。只是面对着有着真正元婴期修为的复生妖兽。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惹恼了妖兽。给他们一人一巴掌,岂不是糟糕至极?

兽首虚影对他们的惊惧视若无睹。眼神在众人脸上缓缓扫过,终于落在了萧凡的脸上,发出一声冷笑,说道:“萧真人,你我之间的恩怨,今天一定要做个了结。”

声音嘶哑,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的,断断续续,甚至还有点含糊不清。

萧凡双手紧紧握住炎灵之刃。目光依旧镇定,望着妖兽,缓缓说道:“阁下是谁?你恐怕已经不是容天教主了吧?”

“咦?你怎么看出来我不是他?这圣兽的精魂,确实有点奇怪……这人的怨气好重,心中念念不忘的就是你,要是不把你灭掉,恐怕这怨气始终都无法消除。”

兽首虚影露出一丝惊诧之意,嗡嗡地说道。

“夺舍?你是何人?”

不待萧凡开口,一旁的宣明真君已经惊呼出声。

虽然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声无息地灭杀一名金丹后期修士的精魂,夺舍重生,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但听这兽首虚影的口气。又确实很像这么回事。

宣明真君自然不知道,容天祖师本身,确实没有金丹后期修士的修为。是举行血祭召唤西离教传承圣兽之后,再将自身血肉与圣兽融为一体。借助这种古老的巫术,才有了先前的境界。但神念与精魂之力。毕竟不可能与真正的金丹后期修士相提并论。

夺舍相对来说,就要简单容易得多了。

“我是谁,对你们来说,真的很重要吗?我看各位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身后之事吧。有些什么未了之事,都说出来给我听听,或许本神巫心中高兴,今后会帮你们料理料理,亦未可知。”

兽首虚影笑了起来,说了这么一阵话,语调也变得比先前流利不少。

“阁下就算有元婴期的境界,夺舍的这具躯体,未必也能有元婴期的修为,如此口出大言,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么?”

宣明真君冷笑一声,说道。

“嘿嘿,是不是有元婴期的修为,难道你们还感应不到么?这头圣兽的血肉,虽然也是血祭得来的,但骸骨却实实在在是我们巫族的传承圣兽。这样的躯体,只要血祭得当,不要说元婴初期修为,就算是元婴中期甚至元婴后期都有可能。”

听着兽首虚影的话语,宣明真君等人的心直往下沉。

此人口口声声自称神巫,又说什么传承圣兽,莫非当真是犬巫门的前辈宗师?真要是这样的老怪物,又有了元婴期的修为,他们还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正说话间,整座大殿忽然猛烈地震动了起来,好像发生了剧烈的地震,大家又脸色大变。

兽首虚影双眉一蹙,自言自语地说道:“糟糕,看来这里的空间裂缝很不稳固了,得速战速决,把这些家伙都解决掉……”

服部介措二话不说,“嗖”地一声,向石殿门口飞射而去,高举手中妖刀,向紧闭的石殿大门狠狠一刀劈去,丈许长的刀芒耀眼生辉。

“当”地一声巨响!

石门之上,暗红色的符文不住闪烁,服部介措大叫一声,一连往后退出七八步,嘴一张,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竟然再次负伤了。

兽首虚影望着他,眼里闪过一抹讥讽之色,冷冷说道:“这里是本教先辈祖巫亲自布下的禁制,凭你现在区区的金丹期修为,就想硬碰硬杀出去,那不是白日做梦么?好了,都别挣扎了,乖乖受死吧!”

说着扬起毛绒绒的前爪,向前横扫出去。

所有人都忙不迭地向后飞身退去,“啊”地一声惨叫,却是苍梧三友之中的花信少妇肩头鲜血四溅。她刚刚才恢复到金丹初期的修为,连境界都不曾稳固,所有金丹期修士之中,她算得是最弱的一人了,不巧的是,离妖兽的位置也最近。躲闪的动作稍微慢一点,顿时便被风刃刮到,所幸尚未伤到元气,当下强忍剧痛,脚下遁光一起,就要向远处闪避。

却哪里还来得及?

兽首虚影大嘴一张,一股青蒙蒙的光柱,激射而出。

花信少妇又是一声惨叫,被光柱击个正着,一个海碗大的血窟窿,从后背直透前胸,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被轰得稀烂,轰然扑倒在地,再无半点声息。

谭轩等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花信少妇在金丹修士之中最弱,但相比她们这些筑基期的修士,却是强大异常,却被妖兽这样轻而易举的一击灭杀,不要说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没有。

原本这一趟,谁都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三名金丹修士和十余名筑基期修士联手,加上还有宣明真君元婴期的神念和见识,探查一座陵墓,能够有什么危险?

萧凡也是抱着让大伙都涨涨见识,多了解一下修真界的念头,这才将辛琳她们加上谭轩一起带过来,谁知竟然进了一处空间禁制,一路上危险重重。如今更是劈头碰上了元婴期的附体妖兽。

当真从何说起!

轻易灭杀了花信少妇之后,兽首虚影随即眼神一扫,盯住了萧凡和他身后诸女,冷笑着说道:“萧真人,现在轮到你们了,一起上路吧!”

萧凡双手紧握炎灵之刃,额头上隐隐渗出了汗珠,眼中露出焦虑之色。

以往不管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萧真人都不曾畏惧退缩过,但这一回,局势当真不妙了。因为除了他自己,还有辛琳,苑芊芊,姬轻纱和陈阳都在。保护自己的女人,乃是男人的天职。

便在此时,脚下又剧烈摇晃起来,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似乎脚下的大地,正在发生某种异变。石殿墙壁上的暗红色符文,不住闪耀,变得益发光亮起来。

“这里的空间已经很不稳定了,阁下还是赶紧想办法自救吧,不要在这里杀人逞威了。”

萧凡盯着步步紧逼的妖兽,缓缓说道。

他体内的“乾坤鼎”,已经起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反应,萧凡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但此处空间的不稳定,却是肯定无疑的。

兽首虚影脸色一变,冷笑着说道:“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解决你们,花不了太多的时间。”

“是吗?就算如此,阁下也应该知道,应对空间异变,那是分秒必争的。你却还在这里浪费时间!”

“好,我就不浪费时间……”

兽首虚影一阵狞笑,话音未落,却只见眼前红光闪耀,周围气温骤然变得炽热无比,无数熊熊的烈焰,铺天盖地向着自己席卷而来。

却是萧凡抢先一步发动了攻击。

既然这妖兽心意已决,一定要灭杀他们,萧凡自然决不会坐以待毙,当即挥舞炎灵之刃,全力出手。同时四枚炎灵符也飞射而出。

这炎灵符,正是他以制符之法,将炎灵之刃的一斩之威封印在天符叶里,而且俱皆是炼制得最好的正品,不是次品,每一张灵符之中,几乎封印了“炎灵斩”两三成的威力。在金丹期修士炼制的符箓之中,威力能够达到全力一击的两三成,已经是极其了不得了。

萧凡历经无数次的失败,才炼制了十余枚正品炎灵符,这时一口气放出四枚来,配合炎灵之刃的全力一斩,威力之大,前所未有。

纵算这妖兽已经有了元婴初期的修为,也不敢硬接,身子一晃,腾空而起,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躲过了席卷而来的火海。

汹涌的火灵力,自妖兽脚下滚滚而过,击中了不远处的祭坛,祭坛的石头基座上,顿时裂开一道道细细的裂缝。这些裂缝随即扩大,瞬间遍布其上的祖巫雕塑全身。

“哗啦啦”一阵脆响,祖巫雕塑和整座石台都碎裂开来,化为一堆碎石,轰然坍塌。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