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褚九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举手一抬,几道五行禁制的法诀打出,将自己和陈阳的身形掩盖起来,就闪身到了一块大石之后,这才凝神向那道银色遁光望去。

陈阳还没什么,毕竟这遁光离得比较远,又银光闪闪的,她未曾修炼过天眼神通,看不真切,萧凡眼中绿芒闪耀,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脸上神色顿时变得更加古怪。

遁光之中,包裹着一名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剑眉朗目,俊美非凡,发髻高耸,一身在萧凡眼中极其古典的银色长袍,雍容大气,只是脸色铁青,不时向后张望,似乎心中有大忧虑。

一看年轻男子这身装扮,萧凡益发可以肯定,他和陈阳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这绝不应该是现代社会成年男子应有的衣着。

从这年轻男子的气息判断,竟然有着金丹后期的修为,只是浑身的灵力波动忽强忽弱,很不稳定,如果不是身受重伤,就是身体内有着某种隐患。

而紧随在银色遁光之后的,是两道黑色的遁光,黑雾滚滚,给人一种邪魔外道的感觉。萧凡的天眼神通,早已修炼到了第二层的极深境界,遁光外包裹着的黑雾,基本上不会给他造成多少视觉上的障碍。

两道黑色遁光之中,也包裹着两名中年男子,其中一名吊梢眉男子,脚下踩着一个黑色的葫芦,黑黝黝的光芒大放,一望可知,是件颇为不凡的法宝。另一名男子五官倒也端正,就是脸上多了一条长长的疤痕。从左眼一直拉到右边的嘴角,顿时将整张脸都破坏无遗。显得十分的狰狞可怖。此人脚下则踩着一杆长枪。

萧凡神念探出,脸色微微一变。

这两人中的吊梢眉男子。竟然是金丹中期顶峰的修为,疤脸男子,则是金丹初期修为,不过也已达到初期巅峰状态,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中期境界。

瞧这两人的神态,正是他们在全力追赶前边的银袍修士。原本一个金丹中期一个金丹初期,就算两人联手,也未必是银袍男子的对手,不过银袍男子灵力波动极不稳定。显然有伤在身,不要说反身与两名黑衣男子放对,甚至连遁光都越来越慢。

双方的距离正在迅速拉近。

将将来到萧凡和陈阳隐身的山谷上空,银色遁光一顿,银袍男子索性停了下来,面色阴沉地盯住了后面两团滚滚的黑雾。

见银袍男子已经按下遁光,两团黑色遁光也在数丈外停了下来,黑雾一散,露出了里面的吊梢眉和疤脸男子。眼望银袍男子,满脸嘲讽之色。

“褚九兄,怎么不跑了?继续跑啊,咱哥俩还没玩过瘾呢!”

银袍男子褚九冷哼一声。说道:“姓圭的,要不是本公子被你们师父下了禁制,一身法力都被禁锢了十之七八。就凭你们两个废物,也敢追我?”

吊梢眉男子也不生气。只是冷笑着说道:“嘿嘿,褚九兄。原来你也知道自己被我师父下了禁制?既然这样,那你还跑?马上跟我们乖乖回去,我们可以当这事没发生过,不向师父报告。否则,会有什么下场,你想必也是很清楚的。”

“能有什么下场?左右不过是去厉兽荒原走上一趟。赌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就算是沙老魔亲身在此,又能把我怎么样?杀了我,谁去参加厉兽荒原的赌赛?你?还是你?”

银袍男子褚九的目光,在吊梢眉大汉和疤脸男子的脸上来回一扫,嘴角浮起一丝明显的不屑之意。

吊梢眉男子脸色一沉,冷冷说道:“褚九兄,不要太自以为是。或许因为厉兽荒原的赌赛,师尊大人暂时不会把你怎么样,甚至还会尽量提升你的修为。但你要想一想,参加完赌赛之后该怎么办?万一你有机会赢呢?你这样放肆,激怒我师父,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不想活着回南洲大陆了么?”

疤脸男子的性子,似乎比吊梢眉要急躁得多,早已忍耐不得,阴沉着脸叫道:“圭师兄,何必跟这囚徒废话?咱们还是马上动手,把他抓回去吧。耽搁太久,万一被师父知道,只怕就要受责罚了。”

吊梢眉男子瞪了他一眼,心中暗暗恼怒。

这蔺师弟的脑子实在不够灵光,活了一百多岁,脑袋里还是一堆浆糊。以为自己愿意和这姓褚的家伙废话么?还不是想要说服他,乖乖和自己回去。

尽管这姓褚的一身法力,被禁锢了十之七八,动起手来,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刀剑无眼,万一伤到这姓褚的,影响到厉兽荒原的赌赛,麻烦可就大了,师父饶不了他们。

无论如何,这姓褚的家伙,可是他们两人负责看守的,结果一不小心,就让他觑个空子逃之夭夭,师父追究起来,不大不小也是个罪名。

蔺师弟却丝毫也不懂得这中间的关键,只知道喊打喊杀,难怪在初期境界困了那么多年,没有半点要突破瓶颈的迹象。脑袋瓜子不好使的家伙,往往都是这样的下场。

“褚九兄,你也听到了。我这位蔺师弟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圭某敬你是金丹后期修士,不想伤了你的面子。但你也不要让我们为难。照看你,是师尊大人吩咐给我们师兄弟两人的任务。你不跟我们回去,断然交不了差。又何必一定要撕破脸皮,逼着我们动手?待会要是打起来,万一狼狈,褚九兄堂堂金丹后期修士的面子,却往哪里搁?”

吊梢眉大汉看上去面容晦气,却似乎耐心极好,不住地“苦口婆心”相劝。

银袍男子褚九,性格好像更加古怪,闻言哈哈一笑,说道:“他奶奶的,圭道友你也不要巧舌如簧,姓蔺的你也不要做出一副要吃人的嘴脸,吓唬谁呢?老子要吃你们那一套才有鬼了。有种上来打一架,老子输得起。想不费半点力气,就让老子跟着你们两个混蛋回去,趁早别做他娘的清秋大梦。”

“师兄,别跟他废话,动手吧!”

疤脸男子再也忍耐不住,举手一招,脚下黑色长枪飞射而起,迎风展开,竟然不是一杆长枪,而是一面幡旗,幡面上乌光阵阵,阴气森森,隐隐有鬼哭之声透出,令人一见之下,便即寒气大冒。

银袍修士冷笑一声,说道:“一面仿制的鬼阴幡,也拿出来献丑。你们黑沙门,当真是寒酸得很。难怪沙老魔那么想要赢一次赌赛。有了那精铜矿的开采权,想必你们黑沙门的日子要好过一点了吧?”

疤面男子不由微微一愣,怒道:“寒酸?你脑子不清醒了吧?我们黑沙门可是岳西国魔道九大宗门之一!鬼阴幡是黑沙门的镇宗之宝,你敢小看?”

“岳西国魔道九大宗门?嘿嘿……”

银袍修士褚九嘴角的不屑之意,益发浓郁,似乎不但看不上黑沙门,甚至连整个岳西国魔道九大宗门都不放在眼里。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或许就是想要气一气吊梢眉大汉和疤面男子。

“你瞧不起鬼阴幡,就让你尝尝厉害!”

疤面男子果然被褚九这不屑一顾的神情彻底激怒了,一扬手中的鬼阴幡,顿时阴风阵阵,一股黑雾滚滚向前,带着凄厉的鬼哭之声,就向银袍修士席卷而去。

仿佛连天上两个太阳的阳光,都被平白遮掩掉了一大半。

躲在下方暗处的萧凡,双眉不由得微微蹙了起来。这鬼阴幡鬼气实在太重,其中的阴魂之力,甚至连他收藏在储物镯内的聚魂钵都引得蠢蠢欲动。看来这幡旗的炼制大有问题,用到了不少生魂。

黑沙门号称岳西国魔道九大宗门之一,估计修炼功法倒是偏向鬼修居多。

对这种阴鬼修炼之术,萧凡一贯不怎么认同。

不过“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一切情况都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摸不到边,萧凡自也不会因为这么一面幡旗的出现而强出头。最好的办法是躲在这里不声不响,等这三人离开之后再说。

免得惹祸上身。

眼见阴风阵阵席卷而来,银袍修士嘴里说得轻巧,似乎对此毫不在意,实则丝毫也不敢小觑,袍袖一扬,一颗金灿灿的圆珠飞射而出。

这颗圆珠约莫拳头大小,通体金光闪闪,惹眼至极。

圆珠刚刚飞出,阴风就卷到了面前。

忽然霹雳一声!

圆珠上金光大盛,一道道金色的电弧激射而出,向着鬼阴幡激起的阴风,轰击而下。

“至阳雷电?”

原本神色平静的萧凡,脸色骤然一变,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这圆珠上放出的金色雷电,看上去和宣明真君雷鞭之上放出的雷弧极其相似,却蕴含着至阳之力,比宣明真君的雷鞭电弧更加纯正得多。

至阳雷电正是一切鬼道魔修的克星。

金色电弧一闪,没入到阴风之中不见了踪影,下一刻,阵阵阴风忽然便剧烈地翻滚起来,鬼哭之声大急,似乎有人往煮开的沸油之中甩了一颗水珠,顿时急骤地爆裂开来。

“轰”地一声,阴风从中炸开,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