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自爆威能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吊梢眉大汉见状吃了一惊,面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蔺师弟按捺不住终于出手,吊梢眉大汉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在一旁观战的时候,脸色相当轻松。褚九固然是金丹后期修士,但一身法力被禁锢了七八成,想必是手到擒来。

鬼阴幡可是蔺师弟的本命法宝。

谁知褚九还有这样的手段,随手一击,就破去了鬼阴幡。这位来自遥远南洲大陆的家伙,尽管被师父抓了,平日里依旧牛皮哄哄的,还真有傲气的本钱。

蔺师弟大怒,喝道:“再来!”

鬼阴幡又是一晃,又是一大股黑雾涌出,阴风益发凄厉,一个硕大的鬼头,在阴风中咆哮着,不断变幻着各种形状,张牙舞爪地向银袍修士冲去。

褚九脸色一沉,右手一扬,就要将一道法诀打入到圆珠之中,再次激发雷电之力。如果法力没有被禁锢,他自然有的是手段来破解蔺师弟的攻势。区区一面仿制的鬼阴幡,在他眼里,屁都不是。但是眼下,却只能催动这枚雷珠,勉强对敌。

除了专克鬼修魔道的至阳雷电,其他的手段,就算勉强施展出来了,也没有多大的作用。

不过很显然,单凭一件雷珠,威能实在是比较单一了。

不等褚九的法诀打入到雷珠之中,阴风之中的硕大鬼头,就猛地一张嘴,将雷珠一口吞了下去。褚九心神一震,顿时就失去了和雷珠的联系,任凭他如何施展神念之力。想要催动雷珠,都没有丝毫效果。

果然法力被禁锢之后。所有动作都慢了一拍,自己的法宝。竟然生生被对方抢先一步收了去。

疤脸汉子蔺师弟冷笑一声,手中黑色幡旗一扬,阴风立即反卷回去,鬼头一闪即逝,没入到鬼阴幡之中,不见了踪迹。金光一闪,圆圆的雷珠就到了蔺师弟的手中。只不过此刻金灿灿的雷珠表面,已经蒙上了一层漆黑如墨的雾气,缭绕着。将雷珠的灵气死死压制在内。

疤脸男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雷珠,眼里闪过一抹贪婪之色,笑着说道:“褚九兄,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

这种能够克制他们魔道鬼修功法的雷珠,是所有魔道修士最忌惮之物,疤脸男子本身是用不上了。但如果在交易会上,却肯定能够卖个好价钱。

只可惜,这件宝物他还真不敢据为己有。

这样一件犀利的法宝。褚九进入厉兽荒原参加赌赛的时候,师父是一定会让他带上防身的。

褚九冷笑着说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一件仿制的法宝,就让你乐成这样。真要是让你见到了正品昊阳珠。那还不得连眼珠子都挤出来?”

疤脸男子一反手,将雷珠收进了自己的储物镯,同样冷笑着说道:“褚九兄。褚九公子,知道你是来自南洲的大户。咱们岳西地方小,没见过世面。就是些土包子,请褚公子见谅。就不知道,堂堂南洲大陆来的公子爷,怎么就成了咱们黑沙门的阶下囚?”

讥讽之意,溢于言表。

“本公子就算是成为阶下囚,也比你这土包子强。”

褚九怒喝一声,袍袖一抖,顿时三四样法宝法器疾飞而出,劈头盖脸就向疤脸男子砸去。

萧凡不由看得目瞪口呆。

褚九随手祭出的四件宝物,其中有两件顶阶法器,还有两件从气息上判断,乃是货真价实的法宝。

这褚九还真是个“多宝道人”,随便一出手,就是这么多法宝法器。难道这里的修士,一个个都这样豪阔,身家亿万,法宝多多?

紧接着,让萧凡更加目瞪口呆的事情又发生了。

这些法宝法器一飞出去,便呜呜地鸣叫着,光华大放,浑身乱颤,一副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情形。

“不好,他要拼命……”

吊梢眉大汉无论修为见识,都比疤脸男子高上一筹。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法宝法器即将自爆。虽然两件都只是普通法宝,但自爆威能之大,也绝不是他们可以正面硬扛的。

吊梢眉大汉脚下一抖,那个黑黝黝的葫芦疾飞而起,喷出一股黑霞,就向其中的一件法宝席卷而去。他这葫芦里飞出的霞光,和蔺师弟鬼阴幡里的鬼头一样,有隔绝修士与法宝之间联系的效果。这也是黑沙门的绝技之一,对人对敌的时候,往往对手一不小心,法宝就被黑沙门修士隔绝联系,顺手夺了过去。

这吊梢眉大汉看上去是个很有决断之人,也十分的脚踏实地,并没有将四件法宝法器都当成目标,只想收取其中一件,阻止它自爆。

那样一来,自爆的威能又要小得多了。

事实证明,吊梢眉大汉这个决断非常正确,黑霞堪堪一卷到那件法宝,只听得“砰”地一声,其他三件法宝法器一齐自爆开来,顿时一股强大的毁灭气息,爆发而出。

吊梢眉大汉早有准备,黑霞刚一卷到法宝,便即脚下遁光一起,毫不犹豫向后飞射而去。疤脸男子比他的动作更快,早已驾驭遁光,抢先一步飞速后退了。

饶是如此,法宝法器的自爆威能,依旧非同小可,不是那么好闪避的。

顷刻间,自爆的气浪就赶上了吊梢眉大汉和疤脸男子,将他们席卷进去。只听得一阵惊怒交加的吼声传来,气浪之中黑霞闪闪,很快便支撑不住,“砰”地爆裂开来。

所幸吊梢眉大汉和疤脸男子反应还算极其敏捷,这股气浪已经是自爆威能的边缘,威力远远不能和自爆的中心相提并论。

很快,吊梢眉大汉师兄弟二人,便从气浪之中飞射而出,俱皆衣服褴褛,面色黝黑,狼狈不堪,身上气息明显比刚才弱了三分,显见得抵挡宝物的自爆威能,让他们瞬间亏损了不少的元气。

法宝自爆之前,褚九就已经放出一件玉佩,在他的头顶放射出柔和的光泽,将他全身上下都遮掩其中。也不知道这件玉佩是何等了不得的宝物,居然让褚九在距离宝物那么近的地方,也安然无恙地幸存了下来,所有自爆威能,一接触到这玉佩放出的柔和光泽,便即绕道而过,对身处其中的褚九,视而不见。

不过此刻的褚九,面色很不好看,眼里闪过一抹深深的失望之色。

自爆法宝法器,是他早就筹划好的一步险棋。从黑沙门逃脱没多远,他就知道在法力大部被禁锢的情形之下,他不可能逃过吊梢眉大汉和疤脸男子的追捕。拼死一战自然更加不靠谱。在一路飞逃的途中,便即筹划好了这步险棋。

仗着有玲珑珮护身,一口气放出两件法宝两件顶阶法器,自爆开来,猝不及防之下,就算不能灭杀吊梢眉大汉二人,至少也能重伤他们。那样一来,褚九就有了逃出生天的机会。

谁知吊梢眉大汉极其机警,反应敏捷无比,加上褚九被禁锢法力之后,引爆法宝法器的动作终究慢了半拍,最终功亏一篑,让吊梢眉大汉和疤脸男子逃脱了灭顶之灾。

否则,加上被吊梢眉大汉收走的那件威力最大的法宝,自爆之后,这两人纵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被如此戏弄了一把,尽管吊梢眉大汉城府甚深,也不由得勃然大怒,铁青着脸,一抖手中的黑色葫芦,一片凝厚的黑霞席卷而出,向褚九包裹而去。

褚九也知道事已至此,再硬扛下去毫无意义,当即撤去玲珑珮,收起霞光,双手一背,昂起了头,静静等着黑霞及体。

这人也当真傲气,尽管局面如此不利,却也不肯丝毫弱了气势。

吊梢眉大汉的霞光才卷出一半,忽然急速收了回去,吊梢眉大汉猛地向下方望去,大喝一声:“什么人躲在那里?给我滚出来!”

银袍修士褚九和疤脸男子不由大为讶异,一起向山谷之中望去。

只见一块大石之后,一名身穿奇特服饰的年轻男子,带着一名身穿更加奇特服饰的年轻女修,缓缓走了出来,正是萧凡和陈阳。

这当口,萧凡的脸色自然也很不好看,暗中对银袍男子褚九腹诽不已。

这家伙无巧不巧的,要在山谷上空和黑沙门修士动手,还如此大手笔地引爆法宝法器。在法宝法器自爆威能的席卷之下,萧凡临时布下的五行禁制,自然是毫无抵御之力,一闪而灭。

萧凡不得不瞬间撑起护罩,将自己和陈阳护住了。

但这样一来,自然再也瞒不过吊梢眉大汉的神念查探。不管怎么说,这吊梢眉大汉也是金丹中期顶峰的修士,修为不弱。

一见萧凡也是金丹中期修士,而且似乎再过几年,就要臻于金丹中期巅峰境界,所有人不由都愣了一下,吊梢眉大汉神色微微一变,声音变得柔和起来,一抱拳,说道:“道友何方高人?在下黑沙门圭离。”

所幸他们说的话,萧凡和陈阳都能听得懂,和中土界华夏国的语言一模一样。

“在下萧凡,这是我的女伴陈阳,见过三位道友。”

萧凡暗暗苦笑一声,抱拳还礼,很谨慎地答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