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雷海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原来是萧道友和陈道友,请恕在下眼拙,两位道友是何门何派的高人?”

吊梢眉大汉也同样谨慎地问道,向疤脸男子蔺师弟使了个眼色。

疤脸男子会意,脚下遁光轻轻一动,便绕到了褚九的身后,切断了褚九的退路,满脸警惕之意。不管怎么说,将褚九抓回去,才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萧凡略一沉吟,便即说道:“在下一介散修,无门无派。”

陈阳便望了他一眼,眸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不知道萧凡因何会隐瞒自己的出身门派。但随即就明白过来,他们刚刚来到这里,什么状况都还没搞清楚,自然是谨慎谨慎再谨慎为好。而且据宣明真君所言,无极门固然是正道大宗,联盟领袖,却是邪魔外道的死敌。这吊梢眉大汉圭离和疤脸男子蔺师弟明显是魔道修士,多半与无极门没什么交情,只怕反倒仇怨不小。

“是吗?不瞒萧道友,这岳西之地金丹中期的散修,我也认识不少,怎么从未听说过道友的大名?而且从道友身上的灵气波动来看,道友修炼的是正道之中儒门或者道门的功法吧?嘿嘿,这附近可是我们黑沙门与离罗宗的地盘,正道中人,当真不多见。”

吊梢眉大汉的语气,渐渐变得不善起来,充满着警觉,眼神在银袍修士褚九和萧凡的脸上来回扫视。

也不怪吊梢眉大汉这样怀疑,岳西之地,正道宗门和魔道宗门固然不是生死大敌,关系却也非常糟糕,彼此之间的敌对态势。非常明显。尤其这附近方圆万里,都是魔道黑沙门和离罗宗的地盘,正道中人更是罕见。

褚九一路跑到这里,便即止步不前,反身和他们拼斗。偏偏萧凡又躲在山谷之中窥视,谁知道他是何居心?搞不好就是褚九的援兵!

褚九冷笑一声,说道:“姓圭的,不用看我,我不认识他。和他没半点关系。”

“是吗?褚九兄觉得我会相信?”

“你信不信关我屁事。”

褚九出口爆粗,脸色很臭。

好不容易觑着个空子。逃出这两个家伙的监视,结果最终还是没有跑掉,还害得自己自爆了一件法宝两件顶阶法器。顶阶法器无所谓,那件法宝平日里用得还算顺手,就这样爆掉了,确实有些可惜。关键是还没伤到圭离和蔺师弟。更加让褚九郁闷不已,又有什么好心情来和他客客气气说话了?

圭离被法宝自爆伤了几分元气,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铁青着脸,冷哼一声,转向萧凡,硬邦邦地说道:“萧道友。你突然出现在这里,实在让我心中很怀疑。这样吧,你跟我们回去,向我师尊大人解释清楚,如果真是误会,自然没事。”

萧凡尚未答话,褚九就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讥讽地说道:“圭离,你真当别人都是傻瓜啊?人家一个正道宗门的修士,会跟你回黑沙门?那不是羊入虎口。自行找死?谁不知道你们魔道宗门和正道宗门是死敌!”

“萧道友,我跟你说,这里乃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你赶紧带着你的伴侣走吧。在这里待久了,随时都会有其他的魔修路过。到时候更加脱不了身。”

褚九笑声一停,随即转向萧凡,很诚恳地说道。

“住口!”

圭离的好脾气终于装不下去了,脸色一变,暴怒地喝道。手中黑色葫芦一扬,飞出一片黑霞,在半空中化为两条面貌狰狞的黑色蟒蛇,向褚九飞射而去。

褚九依旧双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

霹雳一声,两道纤巧的银白色电弧毫无征兆地自萧凡的手指间飞出,狠狠击在两条黑蟒之上,几乎没有任何挣扎,两条黑蟒便即寸寸碎裂,重新化为点点黑霞,被黑色葫芦“嗖”地一声,吸了回去。

“好,很好,道友终于耐不住性子出手了。”圭离不怒反笑,双目之中,射出冷厉的寒芒:“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萧凡脚下遁光一起,顷刻就飞上半空,与圭离遥遥相对,右手五指间电弧闪闪,左手一翻,数道雷灵符握在了手中。这雷灵符和火灵符一样,是取自萧凡本身的雷电之力,炼制而成。

眼见吊梢眉大汉是魔修,萧凡自然以雷电对敌。尽管这雷电之力是源自天生圣灵的银翼雷鹏,并非专克魔道鬼修的正道宗门至阳雷电,甚至隐隐还带着几分妖邪之气,但也有着非同小可的威力。

“雷电神通?很好,正要向阁下领教!”

吊梢眉大汉心中暗惊,脸上却是风淡云轻,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不管怎么说,单纯论修为的话,他比萧凡的境界还要略高一分。加上有疤脸男子蔺师弟做帮手,以二敌一,胜算依旧不小。

至于褚九和陈阳,吊梢眉大汉半点都没放在眼里。

一个已经是强弩之末,另一个则仅仅只有筑基中期修为,何须在意。只要拿下了萧凡,这两人不过是探囊取物,手到擒来。

吊梢眉大汉右臂一抬,就要祭起葫芦,放出神通,却只见对面人影一晃,数枚金灿灿的符箓劈面飞来,同时萧凡腾空而起,双手箕张,一道道粗大的电弧,浮现而出。

吊梢眉大汉尚未回过神来,符箓便已化为数十道银色电弧,劈头盖脑向他轰击而下,与此同时,半空中更是洒下来一张雷电之网,将他浑身都笼罩其中。

萧凡竟然已经抢先出手,动作之快捷迅疾,无与伦比。

自己神通尚未施展,转眼之间,就陷身于雷海之中,吊梢眉大汉顿时大惊失色,一声暴喝,来不及攻敌,葫芦里黑色霞光席卷而出,化为十余条巨大的黑色蟒蛇,张开大口,蛇形吞吐,向着漫天雷电迎击上去。

与此同时,吊梢眉大汉嘴一张,吐出一柄三寸高的黑色小伞,迎风暴涨,瞬间化为丈许大小的黑伞,在头顶滴溜溜转动,放射出淡淡的黑色光芒。脚下遁光一起,毫不犹豫向后退去。

吊梢眉大汉身为金丹中期巅峰修士,争斗经验自然极其丰富,一见这漫天雷海的声势,便即心中有数,知道决不能硬抗。当下凭借着葫芦里的霞光所化黑蟒对雷电之力略加抵挡,就想仗恃另一件宝物的保护,先闯出雷海再说。

身为魔修,在漫天雷海之中硬扛,绝对是最蠢的主意。

一旁的疤脸男子蔺师弟见状,一挥手中的鬼阴幡,就要上前相助一臂之力。

“轰”地一声,三颗拇指大小的火红色珠子自褚九手中飞出,在半空中滴溜溜打转,浑身火光闪闪,透出一股精纯的火灵力,不过显得极其狂暴,很不稳定。

“你急什么?想以多打少,也得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褚九随即身子一动,拦在了疤脸男子的前边,哈哈一笑,说道。

虽然不知道萧凡是打哪冒出来的,但毫无疑问,萧凡眼下是他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无论如何要牢牢抓住。一旦萧凡失手,那他褚九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当下毫不迟疑将自己的压箱底手段也施展了出来。

“滚开!否则别怪我手辣!”

蔺师弟怒喝道,鬼阴幡扬了起来。

“是吗?那我们赌一赌,看看是你先死在我的离火弹下,还是你师兄先死在萧道友的雷电之下。”

褚九脸上露出似笑非笑地说道。

“离火弹?”

蔺师弟大吃一惊,猛地顿住脚步,抬起头来,望向前边不远处的三颗火红色珠子,疤脸忍不住抽搐了几下,满是惊惧之意。

身为金丹修士,他当然听说过离火弹。

这是南洲大陆离火宗最霸道的一种法宝,也是离火宗最后的镇教之宝。作为法宝,离火弹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甚至正因为这个缘由,很多人并不认可离火弹是法宝,只承认它是一种暗器。

法宝通常都是可以反复使用的。

不过蔺师弟马上回过神来,疤脸一扬,怒道:“你胡说八道。离火弹是离火宗的镇教之宝,概不外售。难道你是离火宗的弟子?就算你是离火宗的弟子,以你的修为,也不可能带着离火弹。”

传说之中的离火弹,可是连悟灵期修士都要在意三分的超级利器。甚至有元婴初期修士手持离火弹,灭杀元婴后期修士的传闻。但正因为如此,离火弹更不轻易外泄,平日里都掌握在离火宗宗主和大长老手中,宗门内普通元婴期长老,都没有资格保管这种超级大杀器。

再说了,褚九真要是有离火弹,刚才为什么不使用,却要自爆法宝?这离火弹不要说三颗,就算只有一颗,爆炸开来,自己和师兄早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褚九就笑了,淡淡说道:“正品离火弹我当然搞不到,但仿制品还是能搞到的。不过就算是仿制品,要灭杀你也绰绰有余了。你要不信,尽管试试。”

疤脸男子又禁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咽了一口口水,脸上的疤痕再次抽搐起来。

褚九说得不错,他还真不敢试。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