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地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2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七天之后,大长老洞府石门打开,飞出两道遁光,速度很慢,正是被禁锢了法力的萧凡和陈阳。以他现在的法力,遁速自然快不起来,更不用说,整个巫灵谷还有着极其强大的禁空禁制。

萧凡和陈阳在内谷飞行了小半个时辰,才终于在一座三层的阁楼前停下了遁光。

这座阁楼,正是巫灵谷的藏经阁。

这七天之中,殷姓老者都在亲自指点萧凡学习巫灵术。虽然萧凡的最终任务,就是学会操控那具金丹后期巅峰水准的土魔偶,但巫灵术却是一个极其完备的系统,就算只单学这一样,一些最基础的东西,还是必须要先融会贯通才行。否则,操控土魔偶便不能自如,对敌之时,两者之间不够默契,有时候就是致命的危险。

萧凡的超强学习能力,让殷姓老者十分满意,进度之快,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原本看来相当紧张的两个月准备时间,似乎绰绰有余了。

这一日,恰逢谷中首脑人物要探讨大事,殷姓老者前去参加会议,便吩咐萧凡可以休息半天。

不过萧凡没打算浪费这半天时间。

除了学习巫灵术,他还有一些其他的准备要做,自然,和殷姓老者对他的要求无关了。这是他自己的准备工作。

当下便和陈阳一起,直赴巫灵谷的藏经阁。

这七天里,殷姓老者倒是没有为难陈阳,萧凡跟随殷姓老者学习巫灵术的时候,陈阳就一个人留在洞府之中打坐练功。但陈阳很快耐不住性子,第三天上便开始在洞府之中到处乱逛。反正青年仆人说过。除了几处机密重地,其他地方都可以去得。

身为一名曾经的国际刑警。就这样被人禁锢在洞府之中,乖乖呆着,哪也不去,什么都不探索了解,那可不是陈阳的性格。

到第四天,陈阳索性出了洞府,在内谷四处转悠。

如同青年仆人所言,果然无人阻扰她。其他人见到那面玉牌,便都明白她是出自大长老洞府之人。对她都很客气。玉牌不但是谷内的通行证,其内还铭刻着整个内谷的地图,陈阳倒也不用担心迷路。

不过,虽然没人阻扰她,却也无人和她交流攀谈,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的真实身份并不是巫灵谷弟子。大多数巫灵谷门人都不清楚大长老将这么一对年轻修士领进谷内到底所为何事,但一个个都十分谨慎,自动自觉地避讳。

既然从其他人嘴里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那就只有去藏经阁寻找答案了。

可惜的是,藏经阁不少竹简的内容,都是以古戎文写成,一开始。陈阳看不明白。后来萧凡回到自己所居的洞府,将古戎文传给了她,也就能看得明白了。当然。太复杂的内容,阅读起来还是比较吃力。

虽然说。直接经过神识来学习知识是一个质的飞跃,毕竟要消化一些新的知识。并不是仅仅靠着死记硬背就可以做到的,还是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两人在藏经阁入口处交验了玉牌,看守阁楼的一名练气期弟子便客客气气地放他们进去。

能够放在这里的藏经阁供人查阅的竹简,肯定不会是什么太机密的东西,就算不是完全的大路货,至少也不用担心会泄露出去。真正重要的功法或者其他机密,必定另有收藏之处,绝不是萧凡和陈阳这样的身份可以查阅得到的。

好在萧凡目前想要了解的,恰恰就是这些最基本的东西。

进入藏经阁之后,萧凡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地图册”。收藏在三片竹简之中。以玉山竹的竹简来记录文字图形内容,篇幅浩繁无比的《南极医经》和《南极药典》,都只需要两片竹简。这些地图册却需要三片竹简来铭刻,由此可见,地域之广袤。

尽管萧凡早就听殷姓老者谈到过梭摩界的广大,但真正见识到地图之后,还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单单一条山脉的长度,就延绵上百万里,这地图想不大都不行。

事实上,巫灵谷藏经阁收藏的地图,只有岳西地区的地图是完整的,非常的详尽,甚至岳西国的一些重要之地,还是“全息地图”,立体感很强。

不过,厉兽山脉的地图,极其模糊,只有山脉的边缘处绘制了地图,一旦深入到山脉之中万余里之后,就是一片迷雾了。地图上标注得十分明白:厉兽山脉,是所有人类修士的禁区。任何人,只要一进入厉兽山脉,随时都有被妖兽和其他不知名东西吞噬的可能。

山脉边缘处的地图,也只有两三千余里是比较清晰的,再往里,就不是那么细致了,只有个大概,还有很多地方都是空白的,证明从未有人进入过那些地方。或者说,有人曾经进去过,却再没有出来,自然也就无法将自己的所见绘制成详细的地图了。

山脉中心万里之内,是百分之百的禁区。

就算是元婴期修士,也不敢深入其中。里面那些强大的,堪比元婴期修士的化形妖兽,比比皆是。曾经有元婴修士为了寻找可以延长寿元的灵药,冒险进入万里深处,就此一去不复返。

没有例外!

自古至今,数万年间,禁区都从未被人打破过。

岳西地区和厉兽山脉以东的其他大陆联系,只有两种途径。第一种途径是通过传送阵传送。这种传送阵,数量倒也不算太少。毕竟要和外界交易,必须要有联系的途径才行。而且厉兽山脉的宽度是十万余里,听上去非常遥远,但这样的距离,对于传送阵而言,却算得很短,需要花费的灵石也不算太多。通常商队肯定能够支付得起费用,纵算是普通的中低阶修士,只要略有身家,也能通过传送阵在两地之间穿梭。

第二种途径,用的人就很少了。那就是在厉兽山脉的极南和极北之地,俱皆是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住在山脉两端尽头的修士,可以从海上飞行,绕过山脉。

除非是凑巧住在极南或者极北之地的修士,否则没有谁会为了节省一些灵石,长途飞行数十万里,赶到山脉的两端去渡海飞行。这样一来,在路上消耗的灵石,远远多过了使用传送阵需要支付的灵石。

厉兽山脉东边,就是无边无际的南洲大陆,传说之中,远比岳西地区繁华得多的修真圣地,高阶修士云集。而血灵大陆,则还在南洲大陆的东边,彼此之间,隔着一片更加无边无际,浩瀚无垠的汪洋大海。

有关血灵大陆的一切,这地图上的记录非常非常模糊,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简单描述说,那是一片极其广袤,面积不亚于南洲的大陆。这还是不知多少年前,偶尔有修士从血灵大陆来到岳西地区,带来了这样一些模糊不清的地图。据说那片大陆,是以修炼血道功法著称的,血族人是血灵大陆最主要的种族。

在梭摩界,血灵大陆和岳西之地相隔亿万里之遥,但两地的空间通道出口,都在地球之上,可见中土界确实是各个空间通道交汇之所。

当然,对那么遥远的地方,萧凡现在没有精力去关注。

眼下这个困局,就够他头痛的了。

萧凡最关心的厉兽荒原的地图,地图册上却只显示出一大片空白,指明此处是厉兽荒原封印之地,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更多的信息。

萧凡倒也并不沮丧。

他相信一旦赌赛开始,厉兽荒原的地图肯定会给他们一份,而且必定是最详尽的。虽然那些元婴期老怪物对他们这些参加赌赛的金丹修士的生死毫不在意,却非常在意赌赛的结果。

至于赌赛完结之后,要如何处理这些金丹修士,那可就难说得很了。

将所有地图都深深铭刻在脑海之中后,萧凡放下了三枚竹简,开始去寻找其他感兴趣的资料。很快,萧凡的的注意力就被另一枚竹简吸引住了。

这枚竹简记载的内容,是描述巫灵谷来历的,证实了萧凡对巫灵谷的猜测。

巫灵谷果然和犬巫门大有关联,或者说,根本就是犬巫门留在岳西之地的一个分支,一样的使用古戎文,一样的尊奉卡玛祖巫为创派始祖。

根据这枚竹简记载,犬巫门最强的神通,其实是巫咒之术,可以用一些极其神秘的咒语咒法,万里之外取人性命,或者让人一辈子走霉运。不过这种神秘莫测的巫咒之术,巫灵谷并未得到真正传承,当年开创巫灵谷的祖师,也只学到了些许皮毛。巫灵谷最精通的,是魔偶炼制。

算起来,巫灵谷应该是九大魔宗之中门人弟子最少的门派,但实力却绝不是最弱。拥有着数量众多,神秘而又悍不畏死的魔偶,令得巫灵谷的真正实力,在九大魔宗之中稳居中游。

见到这个充满着自信的记录之后,萧凡对那具尚未见过的金丹后期巅峰土魔偶,忽然充满了期待之情。有这样一具魔偶傍身,厉兽荒原再凶险,也并未完全没有生路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