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玉婉儿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虽然萧凡已经尽量高估岳西国九大魔宗对厉兽荒原赌赛的重视程度,但等到真正出发前往厉兽荒原之前,萧凡才终于见识到了,这场赌赛对九大魔宗的重要性。

出发前,按照殷姓老者的指令,萧凡沐浴斋戒三天,不管萧凡愿不愿意,陈阳被带离了他的洞府。对于修真者来说,沐浴还可以理解,斋戒实在是多此一举。

萧凡早就辟谷了。

不过还是照殷姓老者的要求,一丝不苟地完成了这个沐浴斋戒的流程。

更多的时候,萧凡将这个当成是某种神圣的仪式,一种精神上的寄托,越是修为高深之人,越是敬畏天地的力量和乾坤的法则。

沐浴斋戒已毕,巫灵谷又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祭祀仪式,由巫灵谷谷主,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美妇亲自主持,巫灵谷几乎全部金丹期以上弟子参加。

萧凡第一次直观地认识到了巫灵谷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大,金丹期以上弟子,就有三十五人之多。其中达到金丹后期巅峰境界的,也有四人。

至于那些被选拔来参加祭祀仪式的筑基中后期弟子,更是多达百人以上。

根据典籍记载,

巫灵谷是九大魔宗之中,嫡传弟子人数最少的。简直难以想象,其他的魔道宗门是何等的人才鼎盛。就这样,这些魔道宗门依旧担心门下杰出弟子在赌赛之中陨落过多,受损失过重。

当然,殷姓老者告诉他,尽管九大魔宗的一致禁止门下嫡传弟子参加厉兽荒原赌赛,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例外。如果门中的金丹后期巅峰修士,寿元将尽,自认已经基本没有凝结元婴的机会,也会向宗门申请,进入厉兽荒原碰一下运气,寻找那冥冥中的一丝机缘。万一机缘到了,岂不是又能为宗门增加一名元婴修士?就算进阶失败,只要能活着走出厉兽荒原,为宗门赢得这场赌赛,那么也能为自己的门人弟子争取到宗门赏赐的不少好处。

还有一些附属九大魔宗的中小宗门,门中的金丹后期巅峰修士为了冲击元婴期,也一样会主动要求代表依附的大宗门参加赌赛。不管其能否走出荒原,赢得赌赛,只要愿意参赛,就会得到不少的赏赐。

毕竟厉兽荒原的赌赛,陨落几率实在太大了。

岳西国的元婴期老怪物,为了找到合适的参赛者,当真是绞尽了脑汁。不少老怪物刚刚进行完前一场赌赛,就已经开始为六十年后的赌赛进行准备工作了。

萧凡也参加了这个祭祀仪式,早已将“古里古怪”的唐装脱了下来,换上了一身白色的儒生服饰,也和这里的其他男子一样,留起了长发,梳起复杂的发髻,头戴儒巾,俊朗非凡。

在他的手指上,多出一个翠绿的戒指。

这个戒指,正是由那件竹节形的残宝炼制而成的,他协助殷姓老者,足足花了七天七夜的时间,才终于将竹节形残宝炼制成了这枚戒指形状的空间宝物,如愿将土魔偶装了进去。

现如今,那具高大威猛的土魔偶就静静的待在这翠绿的戒指之中,任谁也看不出来,还以为就是个普通的装饰物罢了。经过炼制,这件残宝的空间气息早已变得微乎其微,甚至连“乾坤鼎”都只能偶尔感受到那么一星半点的空间波动。其他人想要依靠神念之力来探查这件残宝的机密,自然更加不可能了。

对此,殷姓老者非常满意。

在祭祀仪式上,萧凡也见到了另一名即将参加厉兽荒原赌赛的金丹修士。

居然是一名二十几岁的艳美妇人。

这少妇的装扮极其暴露,不但一双玉足白生生地裸露在外,甚至雪白的脖颈之下,那一抹深邃的乳沟亦是若隐若现,身材惹火异常。引得参加祭祀仪式的不少男修,一个个瞩目不已,其中一些定力稍差的,甚至差点当场出丑。

对这名艳美妇人,殷姓老者的印象似乎极其糟糕,自始至终板着个脸,正眼都不瞧上一下。那名艳美妇人似乎对殷姓老者也非常畏惧,对谁都巧笑嫣然,唯独望向殷姓老者的时候,就变得一本正经,不苟言笑。

别看这艳美妇人一副完全人畜无害的样子,萧凡神念一扫过去,却不由得吃了一惊。

竟然和褚九一样,是金丹后期巅峰的境界,只差最后一步,就能迈入元婴期。在场的巫灵谷四名金丹后期巅峰境界的修士,论气息,似乎比艳美妇人还要稍逊一筹。

见萧凡神念之力扫过来,艳美妇人立即便察觉到了,向着萧凡嫣然一笑,宛如玫瑰盛开一般,娇艳无双。刹那间,萧凡甚至觉得心旌摇曳,难以自持,有瞬间的头晕目眩之感。顿时吃了一惊,浩然正气飞速流转,随即便灵台清明,目光清澈如水。

一声冷“哼”传来,殷姓老者冷电般的目光直扫过去。

那艳美妇人立时垂下头颅,收敛笑容,一副小心谨慎,恭谨异常的模样,还隐隐流露出委屈之意,似乎被殷姓老者欺负了,不敢反抗。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令人心中不忍。

“妖女!”

殷姓老者低声呵斥了一句,紧接着,萧凡的耳中就响起了他的传音之声。

“萧道友,你要小心这狐妖女。她们玉家,最擅长的就是勾魂媚术,只要定力稍差一些,就会着了道儿。你刚才,应该已经知道厉害了吧?”

“玉家?”

萧凡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惊诧之色。

“难道就是号称岳西国美艳第一的狐媚世家?”

萧凡在藏经阁查阅典籍之时,对玉家也有所了解。在岳西国,除了九大魔宗,还有不少中小宗门和修真世家。为了生存,这些中小宗门和修真世家,都会依附于某个大宗门。玉家在岳西国修真世家之中,算得大名鼎鼎。据说玉家的祖上,有着狐妖血脉。玉家不但盛产美女,而且以狐媚之术闻名岳西国。

而玉家正是巫灵谷的依附世家之一,其实力之强,不下于那些中等宗门。通常普通的中等宗门,都不敢和玉家翻脸。毕竟玉家那一窝大美女,随时都可以“兑换”成超强的外援。

据说玉家不少漂亮的女弟子,是元婴期修士的侍妾,颇为得宠。

有元婴修士参与进来,就算是巫灵谷,平日里对玉家都要比对其他依附宗门和世家客气几分。

萧凡再没有想到,代表巫灵谷谷主,那位中年美妇参赛的,会是玉家的一名金丹后期巅峰境界的修士。除了九大宗门,其他宗门和世家都没有元婴修士,这名艳美妇人,应该就是玉家当前的第一高手了。

倘若失陷在厉兽荒原,玉家的实力绝对要大受影响。

“除了那个玉家,还能有谁?这个妖女名叫玉婉儿,是玉家这一代的家长。狐媚术出神入化,你可要特别小心。”

殷姓老者没好气地说道。

巫灵谷大长老对依附世家这样的态度,倒是有些出乎萧凡的意料。

萧凡更是大为惊诧,忍不住问道:“前辈,玉家为什么会派出她们的家长去参赛?”

“哼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妖女寿元将尽,困在金丹后期境界已经很多年了。这一次,是拼死一搏。要是再突破不了瓶颈,那么就算她不死在厉兽荒原之内,也活不了多久。所以,你千万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她的年龄,可是比你大得多了。而且,有着狐妖的血脉,出身不正,天生会采阴补阳之术,所有和她接近的男修,没一个有好下场。”

“原来如此……”萧凡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好奇地问道:“前辈,看上去,你对这位玉家家长,印象不佳啊?”

“哼,我对她能有什么好印象?多年以前,我门下最杰出的一位弟子,就是被这妖女坏了道行。若不是看在她是掌门师姐的记名弟子份上,当时我就出手灭杀了她!”

见了殷姓老者忿忿的样子,萧凡心中却涌上一股恶寒。

感觉上,殷姓老者似乎是在“争风吃醋”,仿佛玉婉儿勾走的不是他的弟子,而是他的情侣一般。从殷姓老者不男不女的情状来看,萧凡觉得自己的感觉应该没错。

至于殷姓老者当年没有出手灭杀玉婉儿,恐怕还不仅仅因为玉婉儿是中年美妇的记名弟子,应该还牵扯到很多其他的是是非非。否则,以殷姓老者这刻薄的性子,绝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被殷姓老者狠狠盯了一眼之后,玉婉儿就一直规规矩矩的,紧跟在中年美妇身后,目不斜视,再也不向这边观望。但萧凡却能清楚地感觉到,玉婉儿一直都在打量自己。

她眼睛不向这边看,却能让同阶男修有这样的感觉,这狐媚之术,果真已经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对这边发生的一切,中年美妇充耳不闻,神情严肃,满脸端庄,开始主持祭祀仪式。

祭祀仪式一开始,连殷姓老者都不敢再有丝毫的逾矩,跟在中年美妇之后,祭拜天地和开派祖师,鞠躬如仪,神色肃然。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