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赌赛开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0-3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明确了赌赛的规则之后,宁宗主便即站起身来,说道:“诸位道友要是没有其他疑问的话,赌赛就正式开始了。现在准备开启传送阵!”

“诺!”

那名负责迎宾的天台宗修士离轩双手抱拳,躬身应诺,脚下遁光一起,就向不远处的传送阵飞了过去。

这传送阵是圆形的,周边上有九个小洞。

离轩遁光一落,站在了其中一个小洞之旁,与其同时,其他八大宗门也各自飞出一位金丹修士,在其余八个小洞前站好,显得十分的训练有素,井然有序。

宁宗主等元婴期修士,也站起身来,缓缓来到传送阵一侧。

萧凡跟在殷姓老者身后,脸色镇定自若。

忽然身边轻轻一动,一只柔软的小手探了过来,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掌,扭头看去,正是陈阳,不知什么时候,她就挤到了这边。

此时此刻,纵算是一贯坚强无比,从来不肯服输的陈阳,也已眼眶红彤彤的,盈盈的泪水在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不住打转。

萧凡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声说道:“别哭,我不会有事的。”

“哟,可真是郎有情妾有意啊……不过,萧道友可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满,不要说你,就算是黑白双煞,只怕也不敢夸口说有绝对的把握。”

便在此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正是紧挨在萧凡身边的玉婉儿。一股馥郁的浓香,扑鼻而来。

萧凡还没开口,陈阳已经狠狠瞪了过去。

玉婉儿眼里闪过一抹煞气。脸上却依旧笑靥如花,娇声说道:“小妹妹,别冲我瞪眼睛,我不喜欢别人这样。你已经开始让我生气了,后果会很严重哦。”

“是吗?那就等玉道友从厉兽荒原里面活着出来之后,再说这样的话吧。”

萧凡手上微微用力,止住了正要反唇相讥的陈阳。望了玉婉儿一眼,淡然说道。

玉婉儿咯咯一声娇笑,正待开口。那边宁宗主已经一挥手,高声说道:“开启传送阵。”

“诺!”

九名金丹修士一齐躬身,随即各自取出一块晶光闪耀的灵石,颜色各不相同。

这些灵石刚一取出来。便散发出逼人的灵气。比萧凡拥有的中阶灵石。灵力要精纯得多了。萧凡双眼微微一眯,莫非是传闻中的高阶灵石?

九名金丹修士将灵石小心翼翼地嵌入到传送阵周边的小洞之中,再各各打出一道法诀。

下一刻,九颗灵石一起闪闪发光,庞大无比的灵力,汹涌注入到传送法阵之中,直径数丈之大的传送阵,发出了嗡嗡的声音。一股柔和的白光,冲天而起。

“准备出发。”

宁宗主又一挥手。喝道。

人影一闪,黑白双煞已经率先跨入传送阵中,占据了正中间的位置。两人手拉着手,丑陋男子依旧是一言不发,神情冰寒,艳丽女子则是巧笑嫣然,满脸不在乎的神色,似乎即将要去的地方,不是危机四伏的厉兽荒原,而是去赴一场盛大的宴席。

随后,陆陆续续又有一些参赛的修士进入传送阵。

“萧兄弟,我们也走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远处传来褚九豪爽的声音,身子一动,飘然进了传送法阵。

萧凡张开双臂,紧紧抱了一下陈阳,又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毅然转身,脚下遁光一起,飞身进了传送阵,就站在褚九身边。

陈阳的泪水,终于决堤一般奔涌而出。

下一刻,传送阵光华大放,站在传送阵中间的二十一名金丹修士,身形渐渐模糊起来,终于白芒一闪,不见了踪影。嗡嗡作响的传送阵,瞬间平静下来,恢复了先前那种不大起眼的样子。

传送阵开启的瞬间,萧凡只觉得一股庞大的空间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不过紧接着,这股压力便被“乾坤鼎”吸收得一干二净,几乎完全感应不到了。

这种短途传送阵,空间压力比较微弱,毕竟和那种超远距离的跨星空传送完全不是一个概念。那样的超远程传送,纵算有“乾坤鼎”护身,空间压力也还是极其巨大,令人难以承受。

一盏茶光景过去,厉兽荒原某处,白光一闪,显露出一个白袍男子的身影来,正是萧凡。

萧凡刚一站稳身子,便即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是站在一处小山坡上,四周静悄悄的,身后是一座石山,生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显得颇为荒凉。再抬头往上一看,天空灰蒙蒙的,给人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是因为整个厉兽荒原都处于超级大阵的禁制之下,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真正让萧凡心中一凛的是,神念之力在这里也大受压制。以他远比同阶修士强大的神念之力,原本周围数十里之内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如今在这里一放出神念,却不过笼罩区区十数丈范围。

这可真是令人头痛。

在这里面生活的那些妖兽灵虫,肯定早已习惯了这种情况,各自进化出应对的手段。而且妖兽原本就是靠本能行事的,不像人类修士那样,对神念之力的依赖极重。

只不过在厉兽荒原之中,每一处地方俱皆如此,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萧凡手腕一翻,手中便浮现出一块白色的玉牌,这块玉牌,正是他们用来通过传送阵的令牌,同时也是一个定位的法器。玉牌背面,有一幅极其精巧而浓缩的荒原地图,一个小小的红点,在厉兽荒原的南端不住闪耀。

萧凡不由得苦笑起来。

他竟然被传送到了荒原的南端,看来运气还真的不怎么样啊。

厉兽荒原之内的那个传送阵。并不是处于厉兽荒原的正中心,而是靠北端。由萧凡现在所处的位置,要赶往传送阵的话。差不多要贯穿整个荒原。

先不说路程远近,单是这风险,就成倍增加。

很多地方,原本可以不去的,这一回也不得不冒险经过了。因为大阵的封印之力,想要在高空极速飞遁,明显是不可能的。而低空飞遁。则很容易受到那些凶残妖兽毫不客气的攻击。

萧凡叹了口气,将令牌受了起来,认准一个方向。正要离开,不远处又闪过一团白光,很快就从白光之中走出两条人影来。

一见到这两个人,萧凡顿时深深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手腕一翻,炎灵之刃已经握在了手里,左手再一动,阴阳八卦镜也隐藏在了袍袖之中。

也不怪萧凡这样如临大敌,这两个人,竟然就是让所有参赛者都忌惮无比的黑白双煞。

原本这样的传送是随机的,都是一个个分开现身。却不知道这两人有何种秘术,竟然可以一起传送。一起在厉兽荒原内现身而出。

黑白双煞甫一站稳身形,也立即就看到了不远处脸色阴沉的萧凡。同样大感意外,不过随即便露出讥讽之色,变得毫不在意,丑陋男子脸上闪过一抹阴厉暴虐之色,手腕一抬,就要动手。

对于他们来说,这厉兽荒原内出现的任何一名修士,都是敌人。

“且慢。”

白皙美女轻轻一摆手,止住了丈夫的动作,向萧凡嫣然一笑。

“原来是代表巫灵谷参赛的萧道友。”

萧凡点了点头,嘴角一扯,算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见过黑白二位道友。”

白皙美女咯咯笑道:“萧道友,这荒原之中,步步陷阱,危险极大。以萧道友的修为,实在是很让人担心啊。不过,巫灵谷的殷前辈,和我夫妇还有几分交情,我们昔日欠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不知道萧道友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行动?彼此也多一个照应。”

萧凡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抱歉,在下喜欢单独行动。”

简直是开玩笑,对你们二位,任谁都是避之唯恐不及,谁会同意和你们一起行动?给你们当完炮灰之后,如果侥幸没死,再给你们灭杀掉么?

这样的蠢事,谁会干?

“是吗,那就太可惜了。看来萧道友对我们夫妇二人有着不小的误会呢……”

白皙美女上下打量着萧凡,笑嘻嘻地说道。

“误会不敢说,只是在下习惯一个人行动而已,就不打扰贤伉俪了,告辞!”

萧凡说着,拱手一抱拳,脚下遁光一起,就面向两人,往后飘去。

虽然和黑白双煞之间,隔着数十丈之遥,照理很难被人偷袭,不过面对这样两个离元婴期只差半步的猛人,小心一些绝不会错的。

黑白双煞倒也并没有出手,只是淡淡地看着他渐渐远去。

“为什么不杀了他?”

眼见萧凡的身影已经飞过山坡,看不见了,丑陋男子才沉声问道。

白皙美女笑了笑,说道:“这才刚刚开始,杀了他有什么好处?什么都得不到,反倒白白耗费我们的法力。”

“哼,一个金丹中期的小辈,在我们联手之下,能够顶得住几招?杀他还要费多少法力?”

“嘿嘿,你也不要太小看了他,既然殷老怪能够以他换下那具金丹后期巅峰的土魔偶,肯定也是有理由的。没有一点能耐,就算他自己敢来参赛,殷老怪也不肯啊。万一他有什么拼命的手段呢?无缘无故的,何必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丑陋男子便点了点头,似乎认同了妻子的言语。

“走吧,这回运气不大好,传送到了这里,有的是路要赶呢,可不能耽搁太多时间。”

“嗯……”

夫妻二人随即遁光一起,就向另一个方向激射而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