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灭魂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小辈,当真找死不成?”

殷姓老者的分魂大怒,一声怒吼。

萧凡只觉得自己和土魔偶的那一缕心神联系,瞬间就被强行切断了。紧接着,原本一动不动的土魔偶身子一动,双臂扬起,就要向这边扑来。

这水下山洞的空间很小,以土魔偶的惊人速度,转眼之间,就能杀到近前。

便在此时,土魔偶四肢和脖颈之上光芒大放,五行禁制环一下子激发起来,深深勒进了土魔偶的肢体之中。土魔偶刚刚扬起的双臂,重重垂落了下去。正准备迈动的双腿,也一下子就定在了那里。

殷姓老者分魂冷笑不止:“小辈,以为区区一点五行之力,就可以禁制这具土魔偶么……”

一言未毕,霹雳一声,一道粗大无比的电弧,重重击在土魔偶的头顶之上。

“啊……”

殷姓老者分魂的尖叫声,石洞中听起来格外刺耳。

“小辈,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分魂震怒无比地咆哮起来,带着说不出的痛楚之意。分魂虽然藏身在土魔偶体内,但很显然,这一道雷击还是让它受伤不轻。

以召雷术灭杀分魂灵躯之类的东西,萧凡也算得是经验丰富,得心应手了。

不过,殷姓老者分魂毕竟是藏在土魔偶体内,这猛烈无比的雷电之力,多半让土魔偶承受了去。如果是**裸无遮无掩地受了这一击,不要说只是一缕分魂,就算是殷姓老者的元婴之躯在此,也一样会大感吃不消的。

下一刻,土魔偶的身躯忽然暴涨起来,原本土黄的肌肤颜色,瞬间变成了血样的暗红色,一下子变得坚逾金铁。五行禁制环顿时急促地颤抖起来,似乎受不住土魔偶发出的庞然巨力。

不待萧凡做出什么对策,五行禁制环哀鸣一声,寸寸碎裂而开。虽然随即就在空中重新凝聚成五行环的样子,表面却光芒黯淡,一副受创不轻的样子。

这五行禁制环尽管只是普通法宝,原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倘若此番禁制的是其他金丹后期修士,哪怕已经有了后期巅峰的境界,也不至于如此短促的时间内就被蛮力破去。实在土魔偶和普通人类修士完全不同,神力惊人,连那些以力大闻名的妖兽,也未必能比得上。

“小辈,受死吧!”

殷姓老者分魂一声狞笑,恶狠狠地叫道。

土魔偶的双臂又扬了起来。

萧凡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讽的笑容,粗大的电弧,又已在他十指间连绵不绝地涌现而出。

“定!”

萧凡一声低喝。

正准备猛扑过来,将萧凡撕成碎片的土魔偶沉重至极的身躯,又重重顿在了地上,整个水中石洞,都轰隆隆地震动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被震塌。

“又是五行禁制之力?”

分魂气得几乎要背过去了。他堂堂一个元婴修士的分魂,操控着一具相当于金丹后期巅峰境界的土魔偶,居然连连受制于这种再寻常不过的五行禁制之术,简直是岂有此理。

如果对方有元婴修士的修为,倚强凌弱,倒也罢了。再寻常的五行禁制之术,在这种高阶修士手中使将出来,也有着不可思议的神通威力,暂时禁锢住低阶修士的行动,完全可以理解。

关键是,萧凡仅仅只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而已。

以弱凌强,五行禁制之力竟然也能屡屡生效。

然而,不管分魂如何的郁闷,眼下土魔偶却实实在在是动不了了。眼见得萧凡双手之间,又凝聚出一道比刚才还要粗大的电弧,银光闪闪,耀目生辉,分魂便即心中一寒。

要是再挨上这一击,它还真没把握能够扛得下来。

“小辈,让你真正见识一下土魔偶的神通!”

分魂尖叫一声。

土魔偶浑身光芒大放,顷刻间便化为一股滚滚的黄色沙尘。殷姓老者的分魂毕竟拥有着元婴修士的争斗经验,当即以这种化实为虚的招数,快速破掉了两枚定身符的禁制之力。

萧凡嘴角的嘲讽之意益发的浓郁。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轰——”

霹雳大作,海碗粗细的雷弧猛击而下,劈波斩浪一般,破开了土魔偶所化的黄色沙尘,准确无误地记在了黄色沙尘包裹着的一缕绿色光芒之上。

一声凄厉的惨嚎!

紧接着,那道绿芒自黄色沙尘中飞射而出,忽明忽暗地不住闪烁,一副身受重伤的样子,急匆匆想要夺路而逃。

也是忙中出错,这分魂一门心思只想着以最快的速度破解五行禁制之力,却忘记了,没有实体化的土魔偶躯体保护,他的分魂就完全裸露在外了。

生生受了雷电一击,再也支撑不住,想要借助最后一点魂力,趁乱逃出生天。

萧凡也吃了一惊。

没想到全力一击,正中毫无遮掩的分魂,居然依旧没能将其灭杀。这元婴修士的分魂之强大,果然远非金丹期修士可比的。

只不过,萧凡自然也不会任由这缕残魂就此跑掉,举手一扬,一个黑黝黝的钵盂自袍袖中飞射而出。顿时一股极其阴寒的气息充斥在整个山洞之中,仿佛山洞的气温,骤然下降了数十度之多,变得寒冷彻骨。

“聚魂钵……”

分魂又是一声尖叫,惊恐无比。

这个黑黝黝的钵盂,正是灵感宗威灵老魔曾经使用过的本命法宝聚魂钵。萧凡和威灵老魔约定,以老魔多年收藏的宝物和灵石交换老魔重入六道轮回的机会。谁知阴差阳错,宝物尚未取得,人就被空间风暴吹到了这不知多么遥远的梭摩界。

聚魂钵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一股黑光**而出,准确地定住了那一缕忽明忽暗的绿芒。

作为元婴期老魔的本命法宝,聚魂钵虽然还算不得极品法宝,却也已经是上品法宝之中的佼佼者。一缕分魂,又哪里能够逃得掉了?

“不……”

殷姓老者分魂再次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便毫无抗拒之力地被吸进了聚魂钵中,再也半点声息。

便在这一瞬间,萧凡只觉得原本已经被切断的和土魔偶之间的神念联系,顿时又恢复了。

漫天的黄色沙尘席地一卷,重又聚集成为高达六七尺的巨大土魔偶,定定地站在那里,望向萧凡的目光之中,明显多了几分驯服之意。

在分魂被聚魂钵收取的瞬间,远在天台宗总坛会客室之中,与天台宗宁宗主对面而坐的殷姓老者,忽然微微一愣,脸上闪过一抹惊疑之色。

宁宗主诧异地问道:“殷道友,发生什么事了?”

“啊,没什么……”

殷姓老者随即摇摇头,讪讪地说道。

就在刚才,他隐隐感觉到,似乎是那一缕分魂出了问题,只是那种感觉太淡,一闪即逝,让他认定自己是多疑了。那缕分魂深藏在土魔偶体内,哪有那么容易出问题?

萧凡才进入厉兽荒原几个时辰,以他和土魔偶的联手之力,不至于这么快就被人双双灭杀了吧?

除非萧凡一头撞上了黑白双煞,而黑白双煞又神经病发作,不问青红皂白就向萧凡出手,才有这种可能。其他的参赛者和荒原之中的妖兽,应该没这么大的本事。

至于分魂被萧凡自己灭杀,这老怪却是想都没往这个方面想过。

那小辈可是服下过他炼制的断肠草之毒,除非他想自杀,否则绝不会如此疯狂的。而且,就算萧凡真不怕死,他也没那个本事啊。

原本分魂被灭,主魂自然立即就能清晰地感受得到。只不过萧凡身在厉兽荒原之中,大阵封印之力太强,殷姓老者的感应就变得极其模糊了。

“殷道友,你真的愿意将那个金灵体的小丫头,送给我们天台宗?”

宫装女子宁宗主一手端着茶杯,望着殷姓老者,似笑非笑地问道,脸上露出不太相信的神情。

“嘿嘿,人我都带来了,宁宗主难道还怀疑我的诚意么?”

“那倒不是,我相信殷兄也不会闲得无聊,专一找妾身来开这种玩笑。只不过,殷道友你可要想好了,我们天台宗是以修炼金属性功法为主的,纯灵根的金灵体一旦加入本宗,将来的前程未可限量,就算凝结元婴都很有可能的。殷兄这么做,就不怕蔡道友责怪么?”

“这一点,请宁宗主放心。这丫头是我花了大价钱换来的,乃是殷某私人所有,蔡师姐怎会无缘无故来责怪于我?”

殷姓老者抚摸着光滑的下巴,冷笑着说道。

宁宗主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这本是你们巫灵谷内部的事情,妾身也不会刨根究底。殷道友一番美意,妾身就笑纳了。不过想来,殷兄也不会白白送我们天台宗这么大的一个好处。说说看吧,殷兄想要妾身拿些什么东西来交换那丫头?”

宁宗主的声音不徐不疾,始终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殷姓老者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连忙说道:“我就知道天台宗财大气粗,宁宗主绝不会让我失望的。哈哈,说起来我的要求其实也并不多……”

当下,殷姓老者便向宁宗主提出自己的条件来,两人好一番讨价还价。

这老怪物似乎忘了,自己曾经给萧凡的承诺。又或者,他压根就没打算兑现。

一个金丹期小辈而已,能不能活着走出厉兽荒原都还是两说的事,难道还敢和自己叫板不成?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