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天阴毒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0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夜色渐起,静谧的河岸边,升起一团耀眼的篝火。

萧凡和褚九相邻而坐。

褚九用一柄锋利的小剑,慢慢切割着兽腿上烤得焦黄喷香的烤肉,然后用油乎乎的大手抓起来,毫不雅观地放进嘴里,大嚼起来。

如果有其他修士在这里,一定会大惊失色,将眼珠子都瞪出来,因为褚九用来割肉的小剑,灵气盎然,竟然是他自己的本命法宝。换任何一名其他修士,对自己的本命法宝一定是爱护有加,平日里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祭炼一番,以便进一步加强宝物的威能。

结果这位九公子九爷,却用自己的本命法宝来切烤肉吃,简直是岂有此理。

不过,坐在他身边,一贯以儒雅雍容著称的萧真人,情形也丝毫不比褚九好到哪里去,手中持着一柄暗红色的长刀,造型奇特,灵气波动惊人,赫然正是炎灵之刃。

萧真人以炎灵之刃在切割烤肉,和褚九一样,双手油乎乎的,切下来一片,就以油乎乎的手指抓起来送进嘴里,大吃大嚼,不亦乐乎。

“好吃,很久没吃过这么香的烤肉了……可惜没酒!”

褚九摇头晃脑的说道,满脸遗憾之色。

以他的身份地位,纵算成了沙老怪的阶下囚,想吃烤肉的话,也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毫无疑问,褚九现在的好心情,绝不是因为吃烤肉,而是因为,结交了萧凡这样一位朋友。

萧凡微笑说道:“九兄。吃的是心情,有酒无酒。都无所谓。”

“说得对。萧兄弟,你很对我的胃口。我褚九已经很多年没有碰到这么对我胃口的兄弟了……哎呀,先前要不是你神兵天降,把那些土狼兽干掉,我还真有些麻烦。”

萧凡问道:“九兄为什么要去那里?”

褚九笑道:“我是冲着土精芝去的,地图上显示,那里有土狼兽出没。原本我也不是很在意,只是没想到,大阵的封印之力,忽然移到了那里。连遁光都驾驭不了。”

倘若没有大阵封印的禁制,他早已击溃那些土狼兽,飞遁而走了。离开土元精太远,土狼兽的不死不灭神通,也就无所施展,绝不会对他紧追不放。

“不过,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冥冥中一切都自有安排。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你我注定会擦身而过。兄弟就得不到那块土元精了,哈哈……”

他得到的土精芝,虽然是二等标的物,但和土元精比较而言。那就相差太远了。如今土元精被萧凡取走,那处所在,应该再也不会有土精芝生长出来了。

萧凡吞下一口烤肉。笑着问道:“九兄,你原本不是岳西人?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褚九此人。无论从胸襟气度还是功法宝物来看,都不是普通修士。应该是大有身份来历之人。这样的人,怎会流落到岳西之地,成为沙老怪的阶下囚?

褚九一听,原本满脸的笑容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随即油乎乎的大手一摆,说道:“萧兄弟,此事说起来当真丢人得很,不是我信不过兄弟你,实在是提起来脸上无光。再也想不到,我褚九会沦落至此,被人当成赌赛的工具,简直是岂有此理……”

说到这里,褚九顿时变得气愤难捺。

对此,萧凡完全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其实和褚九差不多。堂堂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居然被人抓起来,被逼像“角斗士”一样,参加什么赌赛,心中的郁闷和憋屈,可想而知。

“萧兄弟,如果将来我能回到南洲大陆,夺回那些曾经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请你大醉一场。”

褚九将一块烤肉送进嘴里,重重咀嚼,不知是在向谁宣泄自己的怒气。

萧凡轻轻摇头,低声说道:“回到南洲大陆,恐怕不容易?就眼前这一关,我们就未必过得去。”

“怎么,萧兄弟难道在担心,你我联手都不能活着走出这厉兽荒原去?”

褚九微微昂起头颅,傲然问道。

除了黑魔教那黑白双煞,褚九自认,他不弱于此番进入荒原的任何一位参赛者,萧凡的修为虽然最低,有相当于金丹后期巅峰修士的土魔偶相助,三者联手一致,这厉兽荒原能够与他们抗衡的人和妖兽,还真是不多。

当然,联手之后,就必须得到双倍标的物,才能激发两面传送令牌。

“萧兄弟不用担心,先激发你的令牌,再激发我的令牌……这株土精芝,兄弟先拿去,凑一凑,看能不能先把你的令牌激发了。”

褚九手腕一翻,油乎乎的大手之中,浮现出一个白色的玉盒,递给萧凡。

竟然是他刚刚历经艰险才得到的土精芝,二级标的物,就这么毫不犹豫地送给了萧凡。土精芝在二级标的物之中排名靠前,只要再加上几样二级标的物或者十几样三级标的物,就能激发一面传送令牌了。

此人的大气,还真不是装出来的,既然认定萧凡是朋友,便真心实意相待。

萧凡笑了笑,也不客气,伸手接过了玉盒,打开来,一股精纯的土灵气喷薄而出,玉盒之中,静静躺着一株数寸高矮的土黄色灵芝。

“既然是九兄所赠,这株土精芝小弟就不客气了。这里有一株红心果,兄长也收下。”

萧凡笑着说道,手腕一翻,将一颗拳头大的果子,递了过去,这颗果子洁白如玉,木灵气十足,点点红芒不时从果子中央部位透了出来,如同一个小巧的灯笼一般。

红心果也是二级标的物,甚至排名还在土精芝之前。不过萧凡的灵药园里,没有土精芝,所以就用红心果和褚九交换。褚九虽然大气,萧凡自也不会占他的便宜。

褚九不由笑了起来,摇摇头,什么都不说,就接过了那颗红心果。

他看得出来,萧凡和他是同类人,内心深处的傲气,丝毫也不在他之下,绝不会无缘无故接受他的馈赠。

“九兄,进来这里之前,沙老怪应该留了什么后手?”

萧凡问道,语气之中益发透出亲切之意。经过这么一轮看上去的等价交换,两者之间的关系又更进了一层。

褚九脸色顿时一沉,哼道:“断肠草!”

萧凡的双眉便微微蹙了起来,沉吟道:“果然也是断肠草?”

褚九点点头,说道:“确实是这样,据我所知,凡是我们这种被硬逼着来参加赌赛的修士,都会服食一颗混杂着断肠草的丹药。为了防止我们心生异志,这些老怪物,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了。”

萧凡想了想,说道:“九兄,我给你把把脉,如何?”

褚九诧异地说道:“兄弟还是郎中?”

“小弟略通歧黄之术。”

“哈哈,兄弟就不用谦逊了,以你的性子,要么不学医,一旦学医,造诣肯定不低。”

褚九哈哈笑着,将手腕伸到了萧凡面前,完全没有任何戒备之意。

萧凡很坦然地伸出食中二指,搭在他的脉腕之上,双目微闭,开始认真诊脉,很快,眉头便轻轻蹙起,原本风淡云轻的褚九,脸上顿时也露出了忐忑之色。

足足一盏茶功夫过去,萧凡才抬起手指,沉吟着,半晌不语。

褚九也不催促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片刻之后,萧凡沉声说道:“九兄,除了断肠草之毒,你体内似乎还有一种毒药。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天阴毒,只不过……”

萧凡话音未落,褚九便眼珠一瞪,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兄弟果然脉法如神,说得再准也没有了。当年,我就是被人以这种无声无味,号称七绝毒之一的天阴毒暗害,否则的话,我又怎会沦落至此?”

说起来,褚九的惊讶远不如萧凡之甚。此人中了天阴毒,居然不但没死,还能修炼到金丹后期巅峰的境界,距离元婴期只有一步之遥。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如同褚九所言,天阴毒可是号称七绝毒之一,虽然在七绝毒之中排名最末,如果没有立即服下对症解药的话,也是无可挽救的。

“兄弟不要惊讶,说起来我能逃得性命,多亏了当时身边正好有一小块地明根,正是对症的天阴毒解药,这才暂时压住毒性不发作,后来费尽千辛万苦,总算是解掉了毒性。如今还剩下一点病根在……就为了这一点残留的天阴毒毒性,这么多年,我一直困在金丹期,不得寸进。否则,早就突破到元婴期境界了,沙老怪又怎能是我的对手?”

褚九恨恨地说道,有点咬牙切齿了。

却不知道当年他到底得罪了何种厉害角色,居然用天阴毒暗害他。

将萧凡有些不解,褚九又恨恨地说道:“兄弟,当今之世,最怕沾染的就是利益二字。为了利益,夫妻反目,兄弟成仇,数不胜数。当年……咳,这丢人的事,不提也罢。”

说着,又是连连摇头。

似乎当年暗害他的那人,原本和他的关系极其亲近。

萧凡没有去探究他当年与别人的恩怨,双眉微蹙,说道:“无论是天阴毒还是断肠草,其实并非无药可解。就是解药太难寻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