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风口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那些白色的雾猿似乎已经有了一定的灵智,望向黑色漩涡的眼神之中,露出畏惧之意,吱吱乱叫声中,就向一旁躲避。()只可惜它们的动作虽快,漩涡更快,黑色漩涡飞旋之下,数只雾猿躲闪不及,顿时就被漩涡撕扯进去,在漩涡中只挣扎了几下,便化为一团团白色阴雾,吸进了聚魂钵。

聚魂钵表面黑幽幽的光泽,益发耀眼。

但如此一来,似乎彻底激怒了那些雾猿,吱吱声中,更多的雾猿只冰岩之中凭空浮现而出,手中握着长短不一的冰枪,怒声鸣叫着,向这边蜂拥而来。

萧凡脸色微微一变。

这些雾猿的战力明显比那些普通白色鬼影要强悍得多,已经懂得使用兵器,而且体积硕大,就算被聚魂钵的黑色漩涡笼罩,也能挣扎几下,并非毫无抗拒之力。

眼前雾猿数以百计,单单依靠土魔偶之力,恐怕抵挡不住。

霹雳一声!

一座金光闪闪的如意宝塔飞射而出,迎风暴涨,顷刻化为数丈高的黄金巨塔,表面电弧闪闪,化为无数闪电,向着蜂拥过来的雾猿猛劈而下。

这些雾猿虽然比白色鬼影要强悍得多,毕竟也只是相当于练气期巅峰的水准,尽管数量众多,在如意雷光塔的雷电猛击之下,只是抵御不住,霹雳声中,化为丝丝白色阴雾,被聚魂钵的黑色漩涡纷纷吸取进去。

褚九也没闲着,袍袖一抖,一口古铜色的小钟飞射而出。转眼也化为数丈大小,在空中缓缓旋转。这铜钟看上去已经破位敝旧。甚至还有几处小小的缺损,一望可知。乃是稀有的古物。

褚九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右手食中二指一抬,一道纯阳法诀激射出去,没入铜钟之内。

“当”

一声洪亮异常的巨响,一圈圈几乎肉眼可见的音波滚滚而出,带着丝丝梵唱之音。

音波所过之处,宛如摧枯拉朽一般,不管是雾猿还是普通白色鬼影。俱皆被音波震为一团团白色阴雾,再也难以成型。上百头猛扑过来的雾猿,甚至都还不曾接近聚魂钵,土魔偶都没有再次出手,就已经被一扫而空,半只都不剩下。

以萧凡和褚九为中心,居然空出来一块直径数十丈的清明空间。

“好佛门法宝!”

萧凡由衷地赞叹道。

这位褚九兄还真是位“多宝男”,萧凡曾经见过他一口气自爆两件法宝和两件法器,身上各式各样的宝物层出不穷。尤其难得的是,似乎各种属性的宝物都有。

这件看似破旧的古钟,其实堪称佛门至宝,可以发出类似佛门狮子吼的大神通。

“嘿嘿。这算什么?最多的时候,我的储物镯里,光是法宝就有不下二十件。顶阶法器那就更多了,怕不有三四十件之多……可惜。经过这些年的消耗,已经损失近半了。”

褚九说着。禁不住连连摇头,似乎颇为愤懑。

萧凡不由骇然。

毫无疑问,褚九是个“富二代”,普通金丹修士,除了命法宝之外,还能多出一两件其他法宝来,就算是身家富足了。这位一开口,法宝就是二十件!

真不知道他当初在南洲大陆的身份,是何等显赫。搞不好就是一等大宗门的最核心弟子,甚至有可能是宗主掌教的继承人。否则,就算南洲大陆比岳西之地富裕得多,也不可能每一位金丹期修士都能如此奢侈。

“不过,愚兄法宝虽多,比起兄弟你的宝物来,还真没几件能拿得出手。别的不说,你这件如意宝塔,威能就大得出奇,如果全力催动的话,我看就算是元婴修士都不敢挨上一下。”

褚九望着空中大展神威的如意雷光塔,啧啧赞叹道。

虽然他不知道雷光塔有偌大来头,但眼光着实毒辣异常,一眼就看出雷光塔的不凡来。

萧凡笑道:“对付元婴期修士,应该还差点火候吧?”

以雷光塔对付金丹后期修士,萧凡自然是满怀信心,但面对元婴修士,还是不敢太乐观。

褚九连连摇头,说道:“不差不差。关键就是你全力催动这件法宝,需要花费多久的时间。不管哪个元婴修士,都不可能傻乎乎等着挨打的。要是时间花费太长的话,那确实不成。倘若短时间内就能完全激发宝物的威力,又有办法将元婴修士禁锢那么一时半会,让他硬挨一下,结果如何,那就真不好说了。”

说话之间,两人又下降了百余丈。

无数的雾猿和白色鬼影,再次自冰岩和白雾之中涌出,不知死活地冲将过来。

雷光塔,古钟和聚魂钵毫不留情,一齐出手,转眼间就将它们一扫而空,一连灭杀了三四波之后,虽然白色鬼影依旧源源不绝地蜂拥而来,高大的雾猿却再也不见了踪影。

这些雾猿已经有了最基的灵智,也就不愿胡乱送死了。

再往下数百丈,仍然只见白色鬼影永远不知疲倦不知死活的涌来,没有再出现其他个国家厉害的阴鬼厉魄,只是阴寒之气更重,萧凡和褚九都运起了五六成的法力来抵御这种来自地渊深处的极寒。

饶是如此,和传说中凶险万端的千魂渊,实在区别有点大,名不副实。

那些真正令人闻之色变的阴鬼厉魄,迄今不见踪影。

而萧凡透过天眼,已经开始在冰雪崖壁之上发现一些罕见的冰属性灵草灵药,尽管还不如白甘灵果和冰海棠,也算是上佳之物了。其中几样,甚至连萧凡的灵药园中都没有栽种。两人自然毫不客气,将这些冰属性灵草灵药都采摘下来,瓜分了个干净。

“兄弟,是不是咱俩运气太好,这深渊的厉害家伙都走亲戚串门子去了?这一趟好轻松啊。”

褚九将一颗冰属性灵果直接丢进嘴里,嘎吱嘎吱地大嚼起来,游目四顾,有些诧异地说道。

萧凡冷静地说道:“在没有找到冰海棠之前,这话还不好说。”

“说得是。不过估摸着也该到底了吧?再往下,就算没有厉害的鬼物出来,单单这奇寒就真的受不了了。”

褚九将纯阳法力又多放出来两成,体表的护体光罩光华大放,将那股几乎要冻彻天地的严寒都屏障在外,脸色已经颇有些不大轻松。

两人下到这里,恶战没打过,法力真元已经消耗不少。

“应该也快了……”

萧凡说着,眼底绿芒闪耀,向着底下望去,顿时微微一怔。

褚九没有修炼过天眼神通,见状连忙问道:“怎么啦?有什么不对么?”

“好像还没到底,反倒是到风口了。”

“风口?”

褚九一愣,随即便恍然大悟。

两人下降的速度很快,这么对答几句,褚九已经看到了萧凡所言的风口。

那是一个圆形的大洞,约莫十余丈直径,滚滚的寒雾,就是从这个洞口往外冒。寒雾之中,无数白色鬼影,扭曲挣扎,打着旋子往上升。

两人急忙将法力运到十成,才勉强稳住了身子,一不小心,就要被这狂风寒雾吹走了。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们走错方向了?还是地图记载有误?”

褚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死死盯住了那风口。四周俱皆是陡峭的冰壁,厚达十余丈的万年寒冰覆盖着,已经到了尽头,再没有其他去路。

萧凡也脸色凝重地说道:“已经到了这里,有进无退。哪怕真是黄泉地府,也得闯一闯了。”

拿不到冰海棠,就解不了断肠草之毒,解不了断肠草之毒,就算活着离开厉兽荒原,也依旧还是受到殷老怪的挟制。这一点,是萧凡万不能容忍的。

“嗯!”

褚九重重点头,随即又皱起双眉。

“不过怎么闯,还是要先试探一下才行。”

不知道这风口到底有多深,通往何处,风力如此之强,站在数十丈外,都要运起十成功力才能勉强稳住身形,真要是闯了进去,十有七八会大大糟糕。

“九兄想要怎样试探?”

褚九二话不说,手腕一翻,一颗拇指大小的火红色珠子,在他掌心滴溜溜乱转,一股强大无比的火属性灵力喷涌而出,极其狂暴。

“离火弹?”

萧凡脸色一变,脱口惊呼道。

这火红色的弹珠,他曾经远远见过,沙老怪的那名疤脸弟子,就被这离火弹吓得够呛。

褚九微微颔首,说道:“这是离火弹的仿制品,虽然只有正品一成左右的威力,但也已经很霸道了。离火弹原就是南洲大陆最霸道的超级法宝之一,离火宗身的功法并不如何出众,多年来从未出过悟灵期修士,单单靠着这离火弹,也稳稳跻身于南洲大陆正道十二大宗之列。”

萧凡沉吟起来,说道:“虽然只是仿制品,却也弥足珍贵,就这么浪费掉,似乎有些可惜了。”

褚九哈哈一笑,说道:“离火弹虽然珍贵,左右制作出来就是给人用的。咱们要冰海棠救命,区区身外之物,又何必在意?”

“萧兄弟,避开些,让我来试试这离火弹的威力!”

说着,褚九曲指轻弹,火红色的离火弹向着脚下的风口,飞射而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