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跋扈嘴脸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2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三个月后,厉兽荒原最南端的高山之上,传送阵一侧,再次摆出了盛大的迎宾阵势。面对着传送阵的一侧,两排太师椅摆放得整整齐齐。天台宗的弟子们,依旧由离轩领队,正在一刻不停地忙碌着,迎接从附近不远处赶过来的各宗门元婴期前辈。

三个月前赌赛开始之时,岳西国九大魔宗二十一名元婴期修士,除了黑魔教教主黑魔王之外,其他二十位悉数到齐。因为赌赛时间只有区区三个月,大部分元婴期修士在这期间并未赶回宗门去,就在离此不远处的天台城住下。

天台城是岳西国有数的大城市,也是天台宗总坛所在地。因为地处岳西国南部,和其他国家乃至厉兽山脉接壤,天台城有着岳西国最大的坊市。这一点,就算是黑魔教总坛所在地都赶不上。

临近国家的一些修士,也会赶到天台宗来进行各种交易。

为了确保天台城的坊市能够持续兴盛,岳西国九大魔宗达成了共识,那就是绝不在天台城极其附近掳掠其他国家的金丹中后期修士参加赌赛。毕竟赶到天台城来进行交易的修士也好,商队也好,一般都是以金丹期修士为主。

元婴期修士自高身份,极少亲自参与这样的生意,最多是作为某些坊市或者商队的靠山。而筑基期修士则因为法力较为低浅,也很难支撑起较大的商队规模。

九大魔宗在天台宗俱皆有重大利益,倒是很好地维护了这条规则。

一直以来,天台城的坊市便极其兴旺。

尤其是六十年一次的赌赛开始之后的三个月内,更是天台城坊市最热闹的时候。因为大批元婴期前辈的参与,会引来许多稀世珍宝露面。一些藏宝人都希望能够在城中不断举行的交易大会上将自己的宝物卖个好价钱,或者换取自己更需要的其他东西。

纵算赌赛结束之后,城中坊市还会持续火爆很长一段时间。部分从厉兽荒原带出来的珍稀妖兽内丹和罕见灵草灵药,甚至大威力的法宝法器,都会流入到坊市之中,进行交易。

这样的交易,一部分是由九大魔宗公开举办,还有一部分,则是在黑市进行。

尽管赌赛的制度很严,极少有参赛者能够在一众元婴期老怪面前隐藏什么东西,但凡事总有例外。这些能够活着出来的参赛者,哪一个不是聪明异常?在上交大部分标的物的同时,总能为自己留下一些好东西。

自从赌赛开始之后,云集城中的修真者们,就在兴奋无比地期待着赌赛的结果。

一方面,赌赛的胜负直接关系到九大魔宗的利益划分,本就非常的牵动人心。甚至于在赌赛开始之前,天台城的黑市中就已经开出了赌博的盘口,赌的就是此番赌赛的结果。

因为赌赛举办了不少次,天台城的地下黑市开出来的盘口,也越来越是惊人,赌注之大,许多修士这一辈子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其中就有不少盘口,是那些元婴期老怪物亲自开出来的。

每次赌赛之后,地下黑市的赌场,都要大赚一笔。

当然,不管是哪个黑市,只要稍具规模,都必定会有元婴期老怪在幕后支持。否则,早就被人黑吃黑了。

另一个方面,则是一些急需珍稀妖丹材料或者灵草灵药的修士,翘首以盼,等着从厉兽荒原带出来的好消息。毕竟就目前而言,只有厉兽荒原的赌赛是可以名正言顺大肆猎杀妖兽的。

限于人类高阶修士和厉兽荒原高阶化形妖兽之间定下的协议,直接进入厉兽山脉深处猎杀妖兽,只能在私下里偷偷摸摸地进行,而且风险极大。没有封印大阵的压制,就算是元婴修士深入厉兽山脉,都有可能陨落其中。这样的例子,并不在少数。

今天正是传送阵开启的日子。

两排太师椅上,已经坐了不少元婴期老怪。有的静坐冥想,有的慢慢品茶,有的则在交头接耳,絮絮私语。

巫灵谷和黑沙门的四名元婴期修士,俱皆已经现身。殷姓老者和沙老怪,正端着茶杯在低声聊天。

“殷兄,听说你把那金灵体的小姑娘,送给了天台宗的宁宗主?”

沙老怪忍不住问道。

这件事,尽管进行得很隐秘,几个月过去,还是有风声传了出来。纯灵体的修士,在岳西国出现的几率实在不高,历来都是很受人关注的。

殷姓老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灵茶,一言不发。也就沙老怪和他交情非比寻常,他才没有矢口否认。

沙老怪笑了笑,顿时了然于胸,低声说道:“我早就知道你打的是这种主意,天台宗占据着天台城,近水楼台先得月,宁宗主手中一直都有一些我们苦求不得的好东西。你用那小丫头,向宁宗主换了不少好处吧?”

听得出来,沙老怪的语气有些懊悔。

怎么自己的脑袋瓜子,就不如人家转得快呢?

原本那丫头,就是自己先发现的,结果好处都被殷老怪得去了。虽然是数百年的交情,也让沙老怪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觉得自己吃了个大亏。

殷姓老者依旧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不过那怡然自得的神情,益发让沙老怪心中生气了,当即有些不怀好意地说道:“殷兄,你可是答应那姓萧的小子,只要他活着走出厉兽荒原,就让他们小两口团聚的。现在你把那丫头给卖了,万一姓萧的小子活着出来了,你怎么向他交代?”

殷姓老者冷笑一声,说道:“交代?沙兄觉得我需要向他交代么?他要是识相也就算了,以后乖乖在我门下充当奴仆厮养,我便让他多活些日子。否则的话,老夫一举手就灭了他,什么时候轮到他生气不生气了?”

沙老怪顿时被噎得不轻。

但殷姓老者说的又是实情,一名散修出身的金丹中期修士,在巫灵谷大长老面前,能有什么说话的余地?连自家性命尚且朝不保夕,只在别人一念之间,还管什么双修伴侣?

“哎,听说宁宗主今天不来了?”

稍顷,沙老怪更换了一个话题,仍然不曾涉及到此番赌赛的胜负,似乎大家都在避免谈论此事。越是临近赌赛结束,大伙便越是小心谨慎。这样的赌赛,当真是风波诡异,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眼下把话说得太满了,很容易自打嘴巴。

“可能是吧,听南长老说,宁宗主正在闭关修炼。反正黑魔王一定会赶到的,有他亲自主持,沙兄有何可担心的?”

殷姓老者扭头瞥了主座右侧位置上端坐着的一名红脸胖老者一眼,淡然说道。

这名红脸胖老者,也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却毫不客气地坐在原先天台宗宁宗主曾经坐过的位置上,正是代表天台宗而来的南长老。

沙老怪说道:“我倒不担心。反正规矩就摆在那,一切按照规矩办就是了。就算黑魔王不来,相信也无人敢捣乱吧?咱们这许多元婴期同道在此,可不是吃素的。”

“那就是了。嘿嘿,赌赛开始的时候,黑魔王不来,今天却巴巴地赶了过来,还不是想要在众人面前好好露把脸?反正别人如何不敢说,他的得意弟子黑白双煞,是肯定能赢的。说不定,连火云蛟都杀了。当年黑魔王可是唯一屠过火云蛟的修士。”

殷姓老者笑着说道。

“那也未必……”

沙老怪撇了撇嘴,轻声嘀咕道,声音压得很低,显然对自己的话并没有什么信心。

以黑白双煞的修为,以及夫妇联手合体之术,除了火云蛟,还真是可以横扫厉兽荒原无对手。别的参赛者都有陨落的可能,唯独黑白双煞是注定要获胜的。

六十年前,黑魔教参加赌赛的弟子一败涂地,让黑魔王颜面扫地,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扬眉吐气一番。

“哼,要是黑白双煞真的屠蛟成功,他们进阶元婴期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到那时候,黑魔教单单元婴修士就有五名,还有我们这些宗门开口的余地么?”

一直坐在殷姓老者上首品茶的巫灵谷谷主蔡师姐,冷笑着说道。

殷姓老者和沙老怪俱皆脸色一沉,浮现出一缕忧郁之色。可是人家培养出了这样两名厉害的弟子,其他宗门再不服气,也只能眼睁睁瞅着。

沙老怪嘴一张,还要开口说什么,忽然神色一动,抬头往天上望去。

只见遥远的天际,一团黑云滚滚而来,黑云之中,魔气冲天。

端坐在右首首位的红脸胖老者南长老脸色一变,立即站起身来,脚下遁光一闪,便即冲天而起,天台宗的迎宾弟子,立即纷纷跟上,列为两队,跟随在后。

所有元婴期修士,都一齐站起身来,俱皆露出了笑容。其中两位元婴修士,更是遁光一起,赶上了红脸胖老者,和他在半空中并排而列,目视远方的魔云,满脸堆笑。

那魔云如此声势,毫无疑问,来者肯定是岳西国第一修士,黑魔教教主黑魔王。

也唯有黑魔王大驾光临,这些元婴修士才会齐刷刷地起身相迎。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