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黑魔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2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魔云遁速极快,转眼间就来到了广场上方。

“黑教主一路辛苦,我等同道在此恭候黑道友大驾。”

南长老双手抱拳一拱,朗声说道。

另外两名元婴修士也同时拱手致意,神态颇为恭敬。这两名元婴修士所在宗门,在九大魔宗之中实力最弱,一贯与黑魔教交好,此刻自然不敢怠慢。

“南道友客气,诸位同道客气!”

沉默少顷,魔云中才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宛如惊雷滚滚,气势非凡,万丈广场之上,聚集的无数修士,俱皆暗暗变色。

紧接着,魔云翻滚,骤然在空中凝聚成一具身高数十丈的黑色魔像,头生两只黑色的短角,满嘴獠牙,狰狞异常。和三个月前,黑魔教的另外两位长老现身时凝聚出来的魔像,一模一样,但益发的气势凌人。

魔像一闪即逝,随即露出了魔云里的一架飞舟,长约十余丈,较之先前黑魔教驾驭的巨型飞舟要小得多,也精致得多,气势丝毫也不在巨型飞舟之下。

一名全身黑衣,约莫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在飞舟上现身而出。

这中年男子狮鼻阔口,眼若铜铃,容貌极其威猛,身上透出一股令人窒息的强大气息。如同一头上古猛兽,随时都准备择人而噬。一头乌黑的头发,自然卷曲成一种十分奇特的形状,益发衬托出此人的危险性。

一见黑魔王现身,南长老和那两位元婴修士更是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

当下黑魔王在大伙的簇拥之下,降落在广场之上。

剩下的元婴修士,也一齐上前,与黑魔王寒暄见礼。黑魔王虽然外表威猛,气势非凡,却也并不十分倨傲。他那股凌人的气势,更多时候是因为他的修为所致。

虽然同是元婴中期修士,黑魔王给人的感觉,就要比宁宗主强大得多。事实上,黑魔王进阶元婴中期的时间,也远在宁宗主进阶之前。

那位已经有了元婴初期巅峰境界,曾经对黑魔教另两位元婴长老不怎么客气的郎姓鸩面老者,在黑魔王面前,也恭谨小心,不敢稍有越礼之处。

寒暄客气之后,黑魔王被大家簇拥着,坐上了左首的主位。天台宗的南长老这才告一声罪,在黑魔王身边右侧主位落座。

黑魔王扭头望了南长老一眼,微微一笑,说道:“南道友,贵宗宁道友今天不来么?”

南长老连忙答道:“黑教主,宁师姐正在修炼一种秘术,实在脱不开身。托我向黑教主多多致意,相信有黑教主亲自坐镇,此番赌赛,一定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嘿嘿,赌赛是否圆满,要看儿郎们在厉兽荒原之中运气如何了……听说贵宗不久前新收了一名金灵体的弟子,有这么回事么?”

黑魔王不动声色,似乎是很随意地问道。

南长老眼角微微一跳,随即答道:“确有其事。”

“这么说,宁道友其实并不是自己在修炼秘术,其实是在督导这名新收的弟子抓紧修炼了?嘿嘿,纯灵根的修炼者,百年难求。我们岳西国这百余年来,还是头一次出现纯灵根修士。看来,假以时日,贵宗有可能出现第四名元婴修士了。”

黑魔王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

南长老一惊,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我等修道之人,原本就是逆天行事,修真路上,不知有多少艰难险阻。纯灵根之体,固然罕见,将来能否成器,还要看她自己是否努力,更重要的是要看她的运气到底如何。现在不过筑基期修为,谈到凝结元婴,实在是为时过早啊……倒是黑教主的两位高徒,多年前就已到了金丹后期大成的境界,被称为金丹期修士第一。此番进入厉兽荒原,必定大有所获,只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双双进阶了。如此一来,贵教岂不是一下子多出来两名元婴修士?”

黑魔王笑了笑,说道:“纵算如此,那也是为我们岳西国的修真界增加了一份实力,有什么不妥么?”

虽然面带笑容,言辞之中,却略略多了几分寒意。

南长老心中一寒,忙即笑哈哈地说道:“黑教主说哪里话来,贵教实力越强,我们岳西国的修真界就越安稳一些,这个道理,相信在场的诸位同道都懂得的。”

这南长老看上去胖胖的,对谁都笑眯眯,一副全无机心的样子,却也不是省油的灯,随口一句话,就将其他八大宗门都扒拉了进去。

黑魔王嘿嘿一笑,不再多言。

南长老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午时将届,黑教主,我们是否准备开启传送阵?”

黑魔王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那好。黑教主这边请,诸位道友,请!”

南长老起身相邀。

黑魔王和其他元婴修士一齐起身,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缓步向传送阵那边走过去。在距离传送阵不远的地方,二十一张黑色太师椅摆成半月的形状。每张太师椅之前,都摆放着一个案几,上边摆着瓜果茶水之类。

整个传送阵四周,早已戒备森严。

由九大宗门精选出的执法弟子,组成了一个防护阵型,俱皆由金丹期修士带队。传送阵四周很大的范围之内,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

今天是赌赛结果揭晓的日子,天台城中不少修士都赶到这里开看热闹,其中不乏地下黑市的探子和不少在地下黑市下了赌注的人,想要第一时间知晓赌赛的胜负。

这些修士以筑基期练气期为主,足有上万人之多,金丹期修士虽然也为数不少,掺杂在这么多人中间,就显得毫不起眼了。

大家都在警戒线外伸长了脖子,兴致勃勃地望向传送阵这边。

传送阵周围设置有禁空禁制,不过这禁空禁制基本上属于警告性质,真正的禁空作用并不太大,不要说金丹修士,就算是筑基期修士,也能轻松突破禁制,飞遁而走。

倒不是说九大门派太大意,实在是没必要这样浪费。

布置大型的强力禁空禁制,需要耗费的灵石可不是小数目。既然有这么多元婴修士亲自坐镇,设置强力禁空禁制,确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那些看热闹的修士,谁都不敢胡乱飞遁。万一惹火了哪位老怪物,那可就大祸临头了。

只有一些站在后排的人,微微驾起遁光,离地一两丈,静静悬浮在那里,一动不动,为的是能够看清楚场中的情形。

至于从厉兽荒原出来的那些参赛者,就更加不用担心了。

除了黑白双煞这样的九大宗门嫡系弟子和玉婉儿这样在岳西国有着庞大家族和基业的本土修士,像萧凡褚九这些外来者,身上都被下了禁制。

谁敢乱来?

一群元婴修士在传送阵附近重新入座,赌赛的其他经办人员,就在半月形的太师椅之前,另外设置了一个台子,由几名金丹修士坐镇。

此处是接收赌赛标的物,最终宣布赌赛结果揭晓的地方。

看上去,一切都很正常。

黑魔王大马金刀,居中而坐,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的神情。那些围观者们,有不少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黑魔王身上。一则因为他是岳西国第一修士,许多人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位黑魔教主的真容。二来,自然因为他是黑白双煞的师父了。

早在黑白双煞进入厉兽荒原的第一天,天台城的地下赌场,就不知有多少人将赌注押在了黑白双煞的身上。地下赌场开出来的盘口,甚至高达十比一。饶是如此,押黑白双煞获胜的人,还是最多。

相当有意思的是,天台宗地下赌场为萧凡开出来的盘口,是一比六。

也就是说,压萧凡获胜的人,输只要输一块灵石,赢的话,就会收回六块灵石。只是萧凡作为唯一的一名金丹中期参赛者,获胜的机会实在太渺茫了。就算他勉强躲过了那些妖兽的吞噬,最终也会在传送阵附近被其他修士干掉,杀人夺宝。

这绝对是一场强者为尊的游戏,侥幸的成分太少了。

凡是将赌注压在萧凡身上的那些人,都是真正的赌徒。深谙以小博大,一夜暴富的道理。

这个世界上,意外永远都有可能发生。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在南长老的吩咐下,不远处的传送大阵,做好了开启的准备。

午时正。

天空中的两颗太阳同时运行到了各自的位置,将炽热的光芒,投射到这处大陆之上。

传送大阵嗡嗡地响了起来,纵算阳光强烈,依旧无法压制传送大阵上透出来的耀眼光芒。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投射在传送阵之上。

纵算是好整以暇,不动声色的黑魔王,也放下了手中的灵茶,目光炯炯,望向闪闪发光的传送阵。

岳西国九大魔宗的所有元婴修士,为之准备了一个甲子的此番赌赛,在历时三个月之后,终于到了揭晓结局的时候。

相信结果揭晓之后,岳西国的资源分配,又将起一个惊人的变化。

上回的赌赛,黑魔教吃了个大亏,巫灵谷倒是占了不小的便宜,却不知这一回,又将是何种结果。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