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获胜者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2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很快,传送阵那边就有了反应。

一道淡淡的虚影,在传送阵中央显现而出,很快便露出了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浑身黑衣,原本应该是极其彪悍的那种人,不过此刻却显得格外狼狈——眼睛瞎了一只,半边脸都血糊糊的,整个人都极其虚弱,气息忽强忽弱,极度不稳定。

见到这名中年男子的惨状,郎姓鸩面老者却常常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这名中年男子,正是代表他前往厉兽荒原参赛的人,有金丹后期大成的修为,虽然伤成这般模样,但最起码,他已经凑齐了开启传送令牌的标的物,活着从厉兽荒原出来了。

也就是说,他已经成为此番赌赛的第一位获胜者。

至于瞎了一只眼睛,身受重伤,气息微弱,与“活着”相比,算得什么?

中年男子甩了甩头,才算是回过神来,举目一望,遁光一起,径直飞射到郎姓老者身前,双手抱拳,微微鞠了一躬。

鸩面老者哈哈一笑,伸手虚扶了一扶,说道:“钱道友不必多礼。”

语气说不出的和蔼,显见得心情极佳。

那中年男子也不含糊,手臂一扬,一个储物镯飞到了鸩面老者的面前,鸩面老者一手抓住,神念往里一探,脸上的笑意顿时更浓了,不住点头。

显然中年男子此番的收获,还在他的意料之外,令他格外满意。

“钱道友辛苦了……看来道友伤得不轻。我这里有一颗疗伤的丹药。道友先服下,就在这里打坐调息。等此间事了。回去之后,我再亲自为道友疗伤。”

鸩面老者声音十分柔和。袍袖一抖,一个白色玉瓶飞射而出。中年男子钱道友也不客气,一把抓住,道一声谢,就此倒出药丸,当场吞咽而下,便在鸩面老者身前盘膝坐下,双手捏诀,旁若无人地运功炼化丹药。疗起伤来。

虽然此举并不如何雅观,但重伤在身,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若不及时疗伤,搞不好会跌落一个境界。

鸩面老者随即手一扬,那枚储物镯缓缓向中间那张案几飞了过去。其中一名与鸩面老者穿同样服色的金丹修士,忙即伸手接住,向鸩面老者鞠躬为礼,这才将储物镯交给了居中而坐的一名白须老者。

这老者满脸皱纹,须发俱皆雪白。看上去没有一百岁也有九十好几了,比在场的所有元婴修士都显得年老,身上的灵力波动,显示此人有金丹后期巅峰的境界。只是从他衰老的情形来看。这一辈子也就在金丹境界止步了,突破元婴期瓶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过其他几位金丹修士。对其却十分恭敬。

从这老者的服饰来看,也不属于九大宗门的任何一门。

这老者接过储物镯。将其中的物品一样一样取了出来,轻声报出名称。再一一摆放在面前的案几之上。老者声音虽轻,但在场诸人俱皆是修真之士,感官远比普通人灵敏,包裹远处那些围观者,都听得一清二楚,不时发出一阵阵的惊叹之声。

中年男子交上来的这个储物镯里,尽管没有一等标的物,却也有两样二等标的物,和十几样三等标的物。其中包括一枚九级妖丹。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紧接着,又有一名参赛者从传送阵里走出来,和先头的中年男子一样,也身上带伤,甚至伤势比中年男子还要沉重,已经直接掉落了一个境界,只有金丹中期的水准了。但他收集到的标的物,却也比先前的中年男子更多,二等标的物就有三样,三等标的物将近二十样,多数是妖兽内丹。

看来此人是个“猎手”,专杀妖兽的。

这名参赛者出来之后,传送阵沉寂了好一阵。

按照以往的经验,通常能够活着走出厉兽荒原的参赛者,只有三成左右,也就是六七个人。最多的时候,这个比率接近一半,最少的一次赌赛,只有四个人活着出来。

传送阵开启的时间,是两个时辰,短时内无人出现,倒也说得过去。

太阳渐渐向西,地下的影子开始变长。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有第三名参赛者被传送出来。居然还不是黑白双煞,也不是在地下赌场大受热捧的玉婉儿。

玉婉儿是仅次于黑白双煞的获胜大热门,地下赌场开出的盘口,高达六比一。至于这个盘口,有多少是因为玉婉儿的实力,又有多少是因为她的艳名,那就不好说了。

围观的人群中开始有人窃窃私语。

难道此番赌赛,真的要大爆冷门?

不要说这些围观者在胡乱猜测,连端坐太师椅中的元婴修士,不少眼中都闪过了焦虑之色。无论是谁,肯定都希望自己派出的代表能安然无恙地出现在面前。

第三名参赛者出现之后,又是长时间的沉寂。再过去半个时辰,等到第五名参赛者出现的时候,还不见黑白双煞和玉婉儿这些大热门人选的身影,围观人群的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

蔡师姐,殷姓老者和沙老怪等人开始不安,阴沉着脸,死死盯住了传送阵,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连黑魔王都伸手捋着自己浓密的短髯,双眉微微蹙起。

又过去一会,太阳西沉,离传送阵最后关闭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两刻钟,终于传送阵又再光华闪耀,一道人影闪现而出,却也不是大家期盼的黑白双煞和玉婉儿。

外围的议论声,已经变得“嗡嗡”的,如同一大群蜜蜂,正在盘旋飞舞。

黑魔王的双眉,蹙得更紧,粗大的手掌,握成了拳头。

相比之下,大部分元婴修士的神情,也不比黑魔王轻松到哪里去。尤其是殷姓老者,额间甚至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萧凡的生死,他倒是毫不在意。关键这一次要是输了的话,不但得不到半分好处,连自己辛苦二十几年炼制出来的土魔偶,都白白搭进去了。这段时间,他在天台城的交易会上,又很意外地换到了一小块无垢净土,已经做好准备,要用在土魔偶身上,想必加上这一小块无垢净土之后,土魔偶的威力又要再增强三分。

殷姓老者知道以自己的资质,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元婴中期修士,基本上绝无可能了。便剑走偏锋,一门心思想要炼制出一具元婴期的魔偶来,到那时,他的实力就会凭空大增,一举盖过掌门师姐的风头。

倘若白白损失掉土魔偶,殷姓老者只怕要气得吐血。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大伙的心也一点点地往下沉,看来真的出了意外,连黑白双煞都失陷在了厉兽荒原。

郎姓鸩面老者的神情,显得特别轻松,往后靠在太师椅里,眼神不住往居中而坐的黑魔王那边扫了过去,嘴角浮起一丝隐藏得很好的讥讽之意。

看来人算不如天算,冥冥中自有天意。

黑魔王的脸色,变得十分阴沉。

就在传送阵即将关闭的前一刻,忽然又“嗡嗡”地响了起来,立即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黑魔王更是双眼之中光华大放。

因为这一回,传送阵中出现的是两道人影。

在此之前,所有的参赛者俱皆是单独传送出来的,唯独眼下,同时出现了两道虚影。

虚影很快变得清晰。

忽然,殷姓老者和沙老怪同时“哈”地一声,满脸狂喜之色,甚至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而黑魔王的脸色,却瞬间变得铁青。

毫无疑问,赶在传送阵最后关闭的前一刻传送而出的,正是萧凡和褚九。

这一刻,广场上忽然变得十分安静。

不少人望着萧凡颀长的身形,目瞪口呆。

大冷门!

绝对爆了大冷门!

居然最有希望获胜的黑白双煞和玉婉儿,都死在厉兽荒原,唯一的一名金丹中期参赛者,却在最后一刻,活着出现在了大伙面前。

萧凡这一现身,围观的上万修士之中,不知有多少人要赔得倾家荡产。

沉寂之后,就是一阵阵光芒乱闪,围观人群中不少传音符纷纷被激发,地下赌场的探子们,第一时间将这个惊人的消息传回给赌场的主事者知晓。

萧凡和褚九看上去,都还比较整洁,不算多么的狼狈,但两人俱皆脸色苍白,气息时强时弱,非常不稳。萧凡更是从金丹中期巅峰境界跌落,从他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已经跌落到刚刚踏足金丹中期的样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跌回到金丹初期去。

褚九的情形,比他略好一点,也是一副受伤不轻的模样。

不过此时此刻,谁还会关心这个呢?

只要能活着出来,就是最大的赢家了。尤其对于萧凡而言,更是如此。历届赌赛,都很少有金丹中期修士能够活下来。

和殷姓老者以及沙老怪满脸狂喜的神情不同,萧凡的神色有些阴郁。

抬头望殷姓老者身后一扫,只有巫灵谷其他的弟子侍立,却并未看到陈阳。

萧凡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看来自己对殷姓老者为人的判断,真的没错,此人没打算跟他讲什么信用。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