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翻脸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2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和褚九刚刚一踏出光阵范围,传送阵便轰然一声,光华黯淡下去,大阵中央不住闪烁的各类玄奥符文,渐渐消失于无形。片刻之后,传送阵便恢复了平时朴实无华的模样。

传送阵关闭,也就宣布了此番赌赛的正式终结。

大阵的封印之力将会一日比一日强盛,不到六十年后,厉兽荒原里面的传送阵,不会再次开放的。所有还失陷在厉兽荒原之中的参赛者,就算现在还侥幸未死,也绝对不可能熬得过一甲子的时光。

不管是谁,都一样。

那些赌赛开始之前,被视为获胜大热门的人,例如黑白双煞,玉婉儿等人的命运,从这一刻开始,也正是宣布结束,从此成为过眼云烟。

现场的气氛,变得格外凝重。

哪怕鸩面老者等人,也一个个收敛了笑容,神情比较尴尬,谁也不敢向黑魔王那边张望。可以想见,此时此刻,黑魔王的心情,是何等的糟糕。

岳西国最强盛的魔宗,在接连两次赌赛之中,竟然都是全军覆没的下场。这一回,更是连黑魔王的嫡传弟子,号称岳西国金丹修士第一的黑白双煞,都死在了厉兽荒原。

在此之前,黑魔教上上下下都在做着五名元婴修士的美梦。

萧凡没有在意这些,和褚九一起,缓步来到殷姓老者和沙老怪身边,看得出来,蔡师姐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不过相对来说,巫灵谷有一名参赛者活着走出厉兽荒原,比黑魔教要好得多了。

殷姓老者和沙老怪都尽量压抑着心头的兴奋,神色淡淡的,没怎么露出笑容来。

萧凡将一枚黑色的储物镯递给殷姓老者,里面有一颗白甘灵果,和其他几株灵草灵药,妖兽内丹材料,一样没有。这些灵草灵药,都是他的灵药园里种植得有的,一样拿一株出来,对他基本上没啥影响。妖兽内丹材料和其他标的物,萧凡自然毫不客气留了下来。

仅仅一颗白甘灵果,就已经在一等标的物中名列前茅,足以开启传送令牌,萧凡另外再加上几株珍稀的灵草灵药,在二等标的物之中,也算是排名前列的好东西,等于是萧凡一个人完成了两个人的任务。

萧凡之所以会这样做,完全是想帮助巫灵谷在此番赌赛里夺得好成绩,希望殷姓老者能够兑现诺言,放他和陈阳离开。

尽管这种可能性真的不大,萧凡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不过没有在殷姓老者身边看到陈阳,萧凡一颗心早已直沉下去。

殷姓老者显然也感觉到了萧凡的失望,却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一下,只是忙不迭地接过储物镯,忙不迭地探出神念往里察看,随即脸上便露出了极其欣喜的神色。

实在没想到,萧凡能够找到一颗数千年药性的白甘灵果,远远比标的物目录中对于白甘灵果的药性要求要高得多。虽然这不会影响到白甘灵果在一等标的物之中的排名,但在最终确定获胜名次之时,会成为一个比较重要的参考标准。

如果有两名参赛者获取的标的物总价值相当,白甘灵果的年份越高,药性越强,萧凡就能胜出。

至于其他几株灵草灵药,也是不可多得的精品,药性俱皆在千年以上,从来没有一名参赛者,可以一次**出这么多的药性上佳的灵草灵药。

对此,殷姓老者很满意。

还没等他说话,萧凡已经先开口了,沉声问道:“殷长老,在下的伴侣呢?你答应只要我无恙归来,就让我和陈阳一起离开。陈阳在哪里?”

殷姓老者嘴角一裂,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萧道友,稍安勿躁。这一趟你能够顺利归来,干得很不错,辛苦了。至于陈阳那个小丫头,你也别急,肯定还能见到她的。”

萧凡冷冷说道:“殷长老,恐怕我们当初的约定不是这样的吧?你亲口答应过,只要我参加赌赛获胜,就可以立即带着陈阳一起离开。现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想毁约么?”

殷姓老者顿时脸色一沉,语气也变得阴寒起来,双眼眯缝着,盯住了萧凡,冷笑着说道:“怎么,你是在逼问我么?别以为你活着走出了厉兽荒原,就可以在我面前嚣张跋扈。乖乖在一旁呆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萧凡眼中,立时闪过一抹血色。

“嘿嘿,萧道友是吧?你和殷老怪讲信诺,那不是开玩笑么?在我们岳西国的修真界,谁不知道巫灵谷殷长老是何等样人,岂会跟你们这些小辈讲什么信诺!”

不远处忽然响起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是一名身穿淡蓝布衫,手摇折扇的老年儒生,三撇老鼠须,看上去迂腐不堪,若不是他大咧咧地坐在另一张太师椅内,身上赫然散发着元婴期修士的威压,任谁见到了,都要将其当成某个穷乡僻壤的老学究。

“松夫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殷姓老者大怒,狠狠瞪了老学究一眼,气哼哼地问道。

被称为松夫子的老学究,丝毫也不将殷老怪的生气放在心上,冷笑着说道:“我什么意思,殷兄不明白么?你欺负人家外来的小辈,欺负也就欺负了,不关我松某什么事。你既然将那丫头送给了别人,明说就是了。难道这小辈还能把你吃了不成?哼哼……”

仔细看去,这松夫子面前空空如也,他身边另一名做儒生打扮的中年文士身前,也同样空空如也。看得出来,他们这个宗门在此番的赌赛之中,和黑魔教一样,全军覆没了。

反倒事先一致不被看好的萧凡却奇迹般活着离开了厉兽荒原,几乎让其他元婴修士气炸了肺。只是大多数元婴修士都有一定的涵养,心中再生气,也不会轻易表露出来。这位松夫子可能生性十分刻薄,又或者以前与殷姓老者有隙,这时再也忍耐不住,在一旁出声相讥。

“送给了别人?殷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萧凡吃了一惊,马上追问道,语气已经变得满是戒备之意。

殷姓老者望了萧凡一眼,见他全副戒备的样子,不由得冷笑一声,满脸俱皆是轻蔑之色,讥讽地说道:“没错,这松老鬼说对了,我就是把你的女人送给了别人。怎么样,你满意了吧?”

其他参赛者只要活着出来,所代表的元婴期修士,不管心中真实想法如何,至少面上还是会装出一副十分关心的模样来,这殷姓老者果然如同松夫子所言,是个极其不讲信诺的人,连这一点面子功夫都不愿意做,直截了当地摆出了“我就吃定了你”的嚣张嘴脸,强梁霸道之意,暴露无遗。

萧凡死死盯住了他,眼里闪耀着丝丝缕缕的寒芒,声音也变得冷冰冰的:“殷长老,你把我的女伴,送给谁了?”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这边,甚至上万名围观者,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偌大的广场,一下子变得极其安静,不少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兴奋神情。

尤其一些与殷姓老者不对路的元婴修士,更是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表情。

“闭嘴!”

殷姓老者勃然大怒,一声厉喝。

“小子,不要以为你为我参加了一回赌赛,就敢这样跟我讲话。你和那小丫头的命,都是我的。我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了?马上给我退下!”

殷姓老者眼里闪耀着寒芒,一股杀机迸射而出。

萧凡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只冷冷盯住了他。

当着上万人的面,殷姓老者的面子真有点挂不住了。身为一名元婴修士,什么时候被金丹期小辈如此忤逆过?敢这么跋扈的小辈,早就死得尸骨无存了。

就算萧凡刚刚为巫灵谷立了大功,那也不行。

在殷姓老者心目中,萧凡老早就是他的私人奴仆,生死一任己意,为自己参加赌赛获胜,也只是一名奴仆的本份罢了,居然敢如此放肆,当众顶撞于他,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还不退下?”

“当”地一声,殷姓老者将那只储物镯丢在面前的案几上,脸上杀机毕露。

萧凡死死盯了他一眼,缓步往后退去。

殷姓老者冷哼了一声,脸上的杀机,略略隐去几分。

便在此时,异变陡生。

看上去已经屈服的萧凡忽然出手了,袍袖一卷,殷姓老者猝不及防,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当他回过神来,萧凡已经卷起案几上那只储物镯,飞快地收了回去,同时脚下遁光一起,快如闪电般向高空飞射而去。

“什么?”

“怎么回事?”

“大胆……”

稍顷,各种惊呼声呵斥声才骤然响起,大伙总算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也不怪他们反应太过迟钝,只因为这样的情形,太久不曾发生过了。

一名身上带伤的金丹期小辈,竟然当着这许多元婴修士的面,直接带着从厉兽荒原得到的宝物逃跑。除了“自行找死”这样的四个字外,实在再也找不出其他合适的形容词来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