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追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半空中那层脆弱的禁空禁制,对萧凡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手一扬,数道雷电劈出,“嗤啦啦”的爆响之中,禁制被撕开一个大洞,萧凡化为一道白光,从大洞中射出,直上云霄,一个闪动,就到了远处。

除了几名负责守卫的金丹修士纷纷呼喝着追赶而去,元婴期修士都没有人动。

甚至连殷姓老者都有些犯愣怔。

就这么跑了?

一点都不怕死?

这小辈难道真不知道自己体内早就被下了以断肠草精炼而成的禁制?

殷姓老者冷笑一声,嘴里念念有词,暗中一催口诀,只要萧凡没有逃出万里之外,这断肠草禁制就都是有效的。而一旦真逃出了万里之遥,断肠草毒性就会立即发作。

这可不是在厉兽荒原,三个月时间已经过去,禁制已经开始生效。

很快,那胆大妄为的小辈,就会知道厉害了!

可是紧接着,殷姓老者的冷笑便僵在了脸上,眼里闪过一抹愕然之色。

竟然没反应!

他下在萧凡体内的断肠草禁制,失效了。

这怎么可能?

不过殷姓老者毕竟是元婴期老怪,反应极其敏捷,且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萧凡体内的断肠草禁制失效,当务之急是必须立即将这逃走的小辈抓回来。储物镯可被那小子又抢回去了!

一声怒喝,殷姓老者腾空而起,也不见他有何动作。便直接洞穿虚空中的禁空禁制,身形一晃。向东方直追而去。

其余的元婴老怪,一个个面面相觑。也有些意想不到。

这姓萧的小辈,胆子当真不小!

不过大多数元婴老怪,惊讶之后便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神色,一个个端坐太师椅内,再没有其他动作。

这姓萧的小辈倘若当真就此跑掉,对他们来说,可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少一个赌赛获胜者参与计算成绩,对其他宗门绝对有利无弊。

眼见巫灵谷谷主中年美妇蔡师姐也端坐不动,黑沙门的沙老怪双眉微微一蹙。说道:“蔡道友还真是稳如泰山啊。”

蔡师姐冷笑一声,说道:“区区一个金丹中期的小辈而已,还身上带伤,能跑出多远去?”

虽然蔡师姐不是很待见殷姓老者,却也绝不相信,萧凡真能够逃过一名元婴修士的追杀。而且萧凡往东方而逃,正是厉兽山脉的方向,那是绝地。

身在半空中的殷姓老者,满腹怒气。化为一道黑色遁光,几个闪动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没多久,殷姓老者便追上了那几名负责警卫的金丹修士。这几人虽然都有金丹期修为。却并不属于巫灵谷,而是以天台宗为主,还有两名其他魔宗的门人。彼此之间,互不统属。又哪里会真的出全力追赶?

况且萧凡遁速极快,就算他们全力以赴。也未必就能追得上。

“殷前辈……”

一见殷姓老者追来,几名金丹修士连忙躬身施礼。

殷姓老者心中暴怒,袍袖一扬,一股庞然大力奔涌而出,几名金丹修士心中大骇,忙不迭地向一旁躲闪,殷姓老者从众人让出的通道中一飞而过,对他们理都不理。

几名金丹修士望着顷刻远去的黑色遁光,俱皆撇了撇嘴,却是谁都不再向前了。

萧凡风遁术全开,化为一道白光,极速飞遁。

选择向东方遁走,萧凡也是被逼无奈。

向北向西,俱皆是岳西国腹地,向南则是天台城,有着庞大的禁空禁制,驻扎有九大魔宗的重兵,只要一接到万里符的传音,立时就会在萧凡前进的方向上组成一道铜墙铁壁。

萧凡可不认为凭着自己现在的修为,可以瞬即突破这些封锁线。

唯独向东,是厉兽山脉,才不会遇到九大魔宗的堵截。

不过事实证明,萧凡想得太远了,不过片刻之后,他就感应到了殷姓老者的气息,略一回头,只见殷姓老者化为一道黑芒,正在风驰电掣地急追而来。

萧凡脸色微微一变。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元婴期修士的遁速,巫灵谷的主修功法,尽管并不以遁速见长,元婴修士和金丹修士的天壤之别,却绝不是那么好填平的。

殷姓老者暴怒之下,不惜耗费真元,全力追赶,很快就将他那点先手优势抵消得干干净净。

萧凡心中一惊,急忙一提丹田法力,只见一头银翼雷鹏虚影,在他头顶浮现而出,随即一闪,扑入到他的体内,顷刻间,萧凡的遁速又提升了一大截,化为一道白色的精芒,将彼此间的距离又再拉开了。

殷姓老者脸上闪过一抹异色,随即怒吼一声,脚下黑雾翻滚,遁速也再加快了几分。

虽然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肯定能追上萧凡,关键两万里之外,就是厉兽山脉。真要是让萧凡跑到了厉兽山脉的深处,这小子固然是死路一条,殷姓老者却也未必敢追杀进去,那可就真的血本无归了。

两万里,以他们眼下的遁速来说,确实用不了多久。

必须在厉兽山脉之外解决问题。

殷姓老者很快便有了决断,暗暗一咬牙,袍袖一扬,放出一件梭子状的法宝,浑身乌黑,数寸长短,殷姓老者毫不犹豫,一张嘴,喷出一口精血,化为一团血雾,向梭子状法宝笼罩而去。

下一刻,血雾就被梭状法宝吸收得干干净净,梭子状法宝顿时光华大放,顷刻间化为丈许长,黝黑的光泽之中隐隐放射出一丝血腥气。

殷姓老者一步踏上了黑梭,身形一隐,紧接着,梭子状法宝发出一阵尖锐的鸣叫,猛地撕裂虚空,快如闪电般向萧凡追赶而去。

这件黑梭,是他早年在一次秘密交易会上,以天价换来的一件飞行异宝,遁速之快,堪比那些以遁术见长的同阶元婴修士了,多年以来,不止一次帮了他的大忙。这件飞行异宝唯一令人诟病的就是必须以修士本身精元驱动,每飞遁一段距离,就要加注一口精血。时间一长,会造成主人气血亏损,伤及本源。

一般情况下,殷姓老者不会这件异宝祭出来。

不过眼下嘛,有这一口精血的精元之力就足够了,姓萧的小辈还能真的逆天不成?

小辈,等本长老抓到你,一定要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殷姓老者隐身在黑梭之中,盯着天际飞遁的那一道白光,恶狠狠地想道。

两者一追一逃,不多久就已到了数千里之外。

厉兽山脉巍峨的身形,遥遥在望。

殷姓老者的飞行异宝,果然非比寻常,纵算萧凡将风遁术运使到了极致,距离还是在一点点被拉近。尽管萧凡的风遁术是得自银翼雷鹏的传承,毕竟只有金丹期的境界,再神妙异常的遁术,也有其极限。如果殷姓老者没有那件飞行异宝,或许萧凡还有办法在被殷姓老者追上之前,进入厉兽山脉,有希望摆脱追杀。就现在这情形来看,最多还有数千里,肯定就会被追上了。

殷姓老者显然已经下定决心,绝不让他进入厉兽山脉深处。

萧凡一面极速飞遁,一边默默考虑着对策,脸色阴沉沉的,眼里隐隐闪过一抹杀机。

其实不但萧凡郁闷,殷姓老者只有比他更郁闷。

这金丹期小辈的风遁术不知从何学的,速度之快,全然出乎殷姓老者的意料。殷姓老者估计,如果自己不动用黑梭,只怕还真的无法在进入厉兽山脉之前追上萧凡。而现在,他已经将黑梭催使到了极限,很快就将耗尽那口精血之中的精元之力。

又是一刻钟过去,黑梭表面的光芒一黯,遁速开始变慢下来。

殷姓老者一张嘴,又一口精血喷出。

黑梭一颤,再次光华大放,发出呜呜的尖鸣之声,遁速较之先前更加快了三分,所过之处,血腥气扑鼻,隐身于黑梭中的殷姓老者,脸色略略有些苍白了。

两者一追一逃,小半个时辰之后,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相隔只有百余丈了。

“小辈,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殷姓老者咬牙切齿地叫道,声音不大,却滚滚而过,萧凡听得清清楚楚。

“本座抓到你之后,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一定要让你好好尝尝我巫灵谷的灵巫嗜血**……把你的精血吸干之后,再将的魂魄炼制成魔偶,嘿嘿,那滋味,必定非常美妙。”

殷姓老者冷笑连连,听得人心中一阵阵发寒。

便在此时,在前方飞遁的萧凡骤然按下遁光,停住了身形,猛地转过身来,双手一扬,十指箕张,无数银白色的电弧轰鸣,在半空中织成一道雷网,向着殷姓老者猛击下去。

刹那间雷弧满天,电光耀眼。

殷姓老者没想到萧凡居然还敢主动向他出手,只觉得眼前一片银白,极其刺目,急忙猛念口诀,将飞行法宝停了下来,袍袖一扬,一股黑风席卷而起,毫不畏惧地向着漫天雷弧迎击上去。

殷姓老者只顾着应对萧凡的雷电攻击,却丝毫也没注意到,萧凡身后黑芒一闪,黑麟嘴里叼着一面阵旗,向着地面激射而去,转眼便没入到脚下茂密的森林之中,不见了踪影。(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