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妖兽针灸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在临时洞府中,萧凡只布下了很简单的禁制,连桃花幻阵都没有开启。

以他现在的境况,如果黄棠真要对他不利的话,他是绝对没有丝毫抗拒之力的。就算桃花幻阵威力再强,也不可能真的阻挡得住一头化形妖兽。

既然如此,还不如索性大方一点,省得被黄棠小看了。

萧凡随即在洞府中盘膝坐下,继续炼化药力。

自从上次强行激发雷鹏变身留下诸多后遗症,萧凡就已专门研究出解药,并且炼制了好几颗丹药备用。现在不管是疗伤还是恢复修为,丹药他不欠缺,欠缺的是时间。毕竟不管多逆天的丹药,总是需要慢慢炼化才能吸收为己所用。

时间慢慢流逝,足足七天七夜过去,如同泥塑木雕般的萧凡,才再次睁开眼睛,原本黯淡无比的双眸之中,重新焕发出几分神采,苍白的脸上也略略透出一丝红润。

萧凡运起天眼神通的内视之法,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终于长长舒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

情况比自己预想中的要好。

至少,他还停留在金丹后期的境界,并未跌落到中期境界去。

这就很令人欣慰了。

撇开别的不谈,金丹后期境界在吸收药力的速度上,远远快过金丹中期。自然伤势痊愈得会更快。如今在厉兽山脉深处,修为高一分,自保的能力就强一分。

“主人,在你闭关的这七天里。那个黄棠来了三次。”

等萧凡再次睁开眼睛,耳边就响起了黑麟的声音。一个丰满娇憨的黑衣少女,在他脑海中浮现而出。这是黑麟直接用神念在和他沟通。

自从吞噬玉婉儿的神魂。加上进阶到八级灵兽之后,黑麟不但修为大涨,还多出许多意想不到的神通来。

萧凡笑着点头,说道:“他关心自己儿子,也是该的。”

“不过这黄棠虽然心急,好像还比较守礼,知道主人在闭关,硬是强忍住没有打扰。”黑麟咯咯一声轻笑,说道。语调轻松,似乎对妖兽的表现颇为满意,随即问道:“主人,你真的打算在这里长期住下去么?”

萧凡轻叹一声,说道:“目前来看,好像我还真的无处可去。”

由此往东,是宽达十余万里的厉兽山脉。不要说以他现在的金丹后期修为,就算是进阶到了元婴期,也绝对不敢一个人穿越整个山脉。不过深入山脉数千里。就已经遇到了黄棠这样神通堪比元婴修士的化形妖兽,再往里去,谁知道会碰到多少神通广大的高阶妖兽?

往北,往南。都是厉兽山脉。

往西,则是退回岳西国。

估摸着这会,整个岳西国都炸了锅。如果他已经在厉兽山脉之中陨落。也就罢了。一旦在岳西国现身,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追杀他。恐怕岳西国的所有修士,都会视他为敌。

毫无疑问。不管是谁杀了他,都能去巫灵谷领取一大笔赏金,蔡师姐绝对不会吝惜的。

除非他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绕过岳西国,前往别的国家,还不能随便暴露真实的身份,否则,消息传到巫灵谷的话,其他国家也一样有修士贪图巨额赏金。

但至少在目前,这个办法行不通。

起码要等他修为尽复之后,才谈得上认真考虑此事的可行性。

“要我说,干脆先在这里住下来,反正这里的灵气很浓郁。要是有可能的话,最好是在这里突破到元婴期之后再出去。到那时候,就不用怕岳西国的那些家伙了。”

萧凡笑了笑,正要开口,外边又响起了咚咚咚沉重之极的脚步声。

不用问,黄棠来了。

“萧道友,启关了吧?”

黄棠在洞府外停住脚步,大声问道。

萧凡忙即站起身来,手一扬,撤去了简单的禁制,说道:“黄棠前辈,在下已经启关了,前辈请进。”

洞门打开,粗壮的黄棠大步走了进来,一望萧凡的脸色,略略一怔,说道:“萧道友恢复得好快啊。”

七天前见到萧凡的时候,萧凡甚至连说几句话都力不从心,眼下虽然不能说尽复旧观,伤势起码也好了三四成。以萧凡当时受伤之重,这样的恢复速度,实在堪称奇迹了。纵算是以身体强横著称的妖兽,恢复速度也不可能如此之快。

不过考虑到萧凡本身是个郎中,倒是能够说得过去。

萧凡笑笑,撇开了这个话题,问道:“黄棠前辈,令郎的情形怎样了?”

黄棠连忙说道:“我就是来和道友商谈此事的,从七天前道友给它服过一颗丹药,这小子的情形就要好得多了,胃口大开,整天就知道吃。不过气息还是比较混乱,我估摸着是病根没有除掉……”

萧凡不由轻轻一笑,说道:“这就对了。如果令郎已经成年,那么体内的这些异种真元,倒也不必担心,很容易自行祛除。如今这么小,可就比较麻烦,得多花点心思……走,前辈,我去看看。”

“好好,萧道友请!”

黄棠一迭声地说道。

黄棠自己所居的洞府,也极其简陋,不过总算有点卧室的味道,卧室一角,有一张藤制的小床,用不知名的动物毛皮铺着,暖暖和和的,小兽就躺在藤制小床里,雪白猿猴正在喂食。

七天不见,小家伙模样又有些改变,长大了不少,体表那种嫩红色也在渐渐消退,长出了一层细细的绒毛,也不如七天前那样瘦得皮包骨头了。

萧凡上前去,仔细给小家伙做过检查,手腕一翻,寒光闪烁,三枚锋锐的柳叶飞刀浮现而出。

“萧道友……”

黄棠大吃一惊,身形一晃,倏忽间就到了近前,大声叫道,满眼皆是警觉之色。

萧凡轻声解释道:“这是银针,我给令郎扎扎穴位,疏通一下郁结的血脉,帮它将潜藏在奇经八脉中的异种真元理顺,药力就比较容易通达各处。”

“这……这是你们人类郎中经常用的方法?”

黄棠显然从未听说过针灸之法,依旧将信将疑。

萧凡就笑,说道:“也不是每个人类郎中都会用这种方法,会用的只是少数……极少数。”

至于给妖兽用针灸之法治病疗伤,恐怕萧郎中是第一个吧?搞不好还会是唯一的一个!

不过萧凡很有自信,他亲手灭杀解剖过的妖兽,不止一头两头,早就已经查探得明白,大多数妖兽和人类一样,有经络穴位。既然这样,针灸之法对妖兽也同样管用。

“前辈不用担心,我手下自有分寸。”

说完,也不再理会黄棠,轻轻托住小兽的身子,认准穴位,一针扎了下去。

小兽毫无痛感,只顾就着雪白猿猴手里,大口大口吃东西。

一轮针灸扎过,小兽也吃完了这一顿,沉沉进入梦乡。

黄棠虽然不懂医术,却也能够感觉到小兽的气息似乎较之先前又强盛了一分,纠结混乱的气息,则消除了不少,顿时大为惊喜,朝萧凡竖起了大拇指。

萧凡笑着摆了摆手,眼神在黄棠毛绒绒的脸上一扫,笑容隐敛,沉吟着说道:“前辈,不介意的话,我给你诊一下脉,如何?前辈体内的伤势,也并不太轻松的样子。”

“好!”

这一回,黄棠也不推辞,毫无戒备地向萧凡伸出了满是黄毛的大手。

这到底是一只人类的手掌还是一条妖兽的前肢,还真是难说得很。看来这黄棠也刚刚进阶化形期没多久,如果是更高阶的妖兽,化形也会更彻底。

萧凡伸出三根手指,搭了上去,双眉随即微微扬起。

这妖兽脉搏之洪迈,远远超出萧凡的意料之外,固然是因为妖兽的体质和人类大不相同,却也证明,黄棠体内的热毒不小。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萧凡的脸色也渐渐严峻起来,足足一盏茶功夫,萧凡才缓缓松开手,蹙眉说道:“前辈体内,各种旧伤还真是不少……另外,前辈是不是很久以前,吞服过什么至阳大补之物?”

黄棠一双小眼睛顿时瞪得老大,叫道:“萧道友真神人也,连这个都能看得出来……不瞒道友说,多年以前,我确实吞噬过一条火蛇……连皮带骨,全都吞了下去,半点也没剩下。那火蛇正是至阳大补的东西,借助火蛇之力,我才能突破瓶颈,进阶到眼下的境界。”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前辈本是至阳之体,吞噬至阳火蛇,原本十分有效。但不管前辈修炼的是何种功法,到精深之处,都要讲究个阴阳调和,龙虎相济。一味的勇猛精进,留下的后患可真的不小。”

黄棠禁不住伸出棒槌般粗大的手指,搔了搔脑袋,嘿嘿地笑道:“原来如此……我说这些年,为什么脾气总是那么暴躁,受的一些小伤,也总是难以根治。合着根源是在这里。”

这妖兽一旦到了化形期,灵智果然不低,居然可以举一反三。

萧凡微笑说道:“正是这个道理。好在前辈法力精深,尚未酿成大祸。在下为前辈炼制几颗丹药,再辅之以针灸之法,好好调理一下,有三五个月光景,想必就能大有好转。”

“哈哈,好好,那就辛苦萧道友了。事成之后,黄某必有重谢!”(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