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消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前辈,这边请……”

掌柜问清楚萧凡是要住店,立即满怀热情,将萧凡引向最上等的一间上房。。ybdu。不过以这客栈的规模,他们的上房再上等,也就那个样子。

但此处灵气浓郁,萧凡还比较满意。

“萧前辈是哪里人?”

掌柜随口问道。

萧凡看他一眼,淡淡说道:“怎么,掌柜看我不像是本土修士么?”

京城之前,萧凡早就将一件魔道法宝取出,将其中蕴含的魔气激发出来,令得自己一看就是魔道修士。毕竟在一个完全由魔道宗门掌控的国度,正道修士确实是非常罕见,在城中行事,也会有一些不便。

掌柜忙即说道:“哪里哪里,前辈身上的魔气这样强烈,肯定是我们岳西哪个大宗门的高阶修士。”

“呵呵,大宗门不敢当,就是一介散修罢了。前些时间,我一直在洞府之中闭关,对这些年发生的大事,都不大知晓,掌柜若是有暇,可以说给我听听么?”

掌柜忙不迭地点头哈腰,连声说道:“当然当然,只要前辈有兴趣,晚辈自当奉命……上房到了,萧前辈先请安坐,待晚辈奉茶,再向前辈禀报。”

“有劳。”

“不敢不敢,能服侍前辈,是晚辈的福分,也是小店的荣幸。”

这掌柜修为不高,为人却是八面玲珑,说话颇为讨人欢喜。当下手脚伶俐地给萧凡泡好了茶水,又叫人奉上一些新鲜的灵果,这才向萧凡说起这几年岳西国发生的大事。

“要说这两年。最大的大事,当然是厉兽荒原的赌赛了。这个赌赛。想必前辈是知道的……”

萧凡点了点头,却也并不打断他的描述。由得掌柜按照自己的思路往下说。

果然,没多久,掌柜就说到了巫灵谷殷姓老者的陨落,顿时口沫横飞,连比带划,情绪特别激动,说得绘声绘色,仿佛他是亲身经历过一般。

“哎呀,也怪那殷前辈合该倒霉。追杀那姓萧的外来人……对不起萧前辈……”

掌柜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闪过一抹紧张之色。

眼前这位前辈,貌似也是姓萧来着。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天下同姓之人多的是,你继续说。”

“是是,前辈!据说殷前辈追到厉兽山脉深处,不幸碰到了三头化形期的妖兽,一齐出手向殷前辈围攻。殷前辈猝不及防,兼且寡不敌众。居然就此陨落掉了……”

掌柜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气,似乎对此深以为憾。

萧凡微微一愣,随即恍然。

这话,肯定是蔡师姐和沙老怪传扬出去的。堂堂巫灵谷大长老,元婴期修士,却陨落在一个金丹期的小辈手里。尤其这小辈还是受殷老怪胁迫去参加厉兽荒原赌赛活着出来的获胜者,就更加让殷老怪乃至整个巫灵谷都成为一个笑柄。

也只能这样圆个场子。

陨落在三头化形期妖兽手里。就说得过去了。

既然连殷老怪都成了妖兽口中美餐,那个姓萧的外来人。自然更加无法幸免,早就被妖兽一口吃掉了。萧凡愣怔之余,也暗暗松了口气。

最起码,岳西国不会有针对他的通缉令了。

谁会去通缉一个死灵?

“那巫灵谷现在怎样了?两名元婴修士,陨落了一个,剩下那一个,岂不是独木难支?”

萧凡又随口问了一句巫灵谷的情形。

掌柜忙即说道:“前辈真是慧眼如炬,事实正是如此。巫灵谷现在的日子,着实有些难过。在九大宗门中的排名,一下子就垫底了。甚至还有传言说,要将巫灵谷从九大宗门里除名。前不久,巫灵谷的蔡掌教,亲自去黑魔教总坛拜访了黑魔王,又到我们天台宗拜访了宁宗主……总算勉强保住了排名。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前辈高人,达成了什么协议。”

萧凡问道:“掌柜是天台宗的弟子?”

“是的是的,晚辈是天台宗的记名弟子。”

掌柜说道,脸上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那,掌柜刚才所言,那姓萧的外来人还有一位女伴,据说是被殷老怪送给了贵宗,不知此事真相如何?”

说着,萧凡的眼中多了几分关注之色。

“这事是千真万确的。萧前辈说的是陈师叔……陈师叔确实是殷老怪送给我们天台宗宁宗主的礼物,天生的金属性纯灵根。陈师叔因祸得福,拜在了宁宗主的门下。”

掌柜笑着和说道,眼中满是羡慕之意。

“哦?有这种事?”

“确有此事。这个事,在我们天台宗人人皆知,宁宗主一直想要找一位金灵体的弟子,传以衣钵。数十年来,都没有找到。纯灵体的修炼者,这几十年里倒也出了一两个,可惜都不是金属性的。这一回啊,宁宗主可算是得偿心愿了。”

掌柜摇头晃脑地说道。

萧凡不由得又是一愣,掌柜这个答复,可真的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这一年多来,他一直都在为陈阳担忧,不知道殷老怪将陈阳送给宁宗主,到底意欲何为。却再也没想到,陈阳竟然已经被宁宗主收为弟子。

自然,殷老怪可没有这般好心,不过是拿着陈阳和宁宗主做一笔交易罢了。

其心可诛,死有余辜。

但不管怎么说,萧凡悬着的心,又放下了几分。不过这掌柜只是天台宗的记名弟子,以他的修为,在天台宗内可谓是毫无地位,这一切,也只是他道听途说,真相到底如何,还要找天台宗的核心弟子问一问才行。

萧凡此行,本就带着这样的目的。

“那有关这次赌赛,还有其他大事发生么?除了那个姓萧的外来人,其他几位获胜者现在怎么样了?”

萧凡不动声色地问道。

“嗨,其他人且不说,代表黑沙门沙老前辈参赛的那位褚九前辈,听说回到黑沙门不久,就跑掉了。从此音讯全无……”

“跑掉了?当真?”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追问道。

“外间传言,是被沙老前辈灭杀了。但晚辈听黑沙门的弟子说,真相并非如此,那位褚九前辈,是乘人不备,脱身走了。这些能从厉兽荒原活着出来的前辈,有谁是省油的灯?”

这句话,萧凡倒是完全赞同。

不管用的是什么办法,能从厉兽荒原活着出来,就很了不得。

褚九那么傲气,对于怎么摆脱沙老怪的控制,总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萧凡相信,在解掉了断肠草之毒后,他绝对有办法脱身。

只不过黑沙门的事,这掌柜也是道听途说,萧凡知道再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更加详细可靠的消息,便即摆了摆手,打赏了他几块低阶灵石。

掌柜见他出手阔绰,更是恭敬有加,连声告罪,才退了下去。

萧凡便在客房之中盘膝打坐,修炼起来。

不久之后,苍祁和黄棠也先后赶到,在附近的小客栈住了下来。苍祁早就传授给了萧凡一套秘术,只要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彼此之间就能相互感应得到。这套秘术,源于妖兽远比人类敏锐的第六感。萧凡一学就会,却也让苍祁吃了一惊,原以为最少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才行。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萧凡离开客栈,按照地图所示,叫了一辆兽车,直奔坊市而去。

作为一座交易的城市,天台城的坊市远不止一处,其中规模最大,店铺最多,物品最齐全的南峰坊市,就在离小客栈不远处。

兽车不多久就到了。

虽然还是清晨,南峰坊市早已人声鼎沸,大多数店铺已然开张。因为有许多凡人在此处做事,这里也一样的充斥着凡人需要用到的店铺。

不过凡人店铺和修真坊市,在外观上很好区别。

只要是凡人店铺,一律十分低矮,装饰也很朴实无华,而修真坊市的店铺,却一个个高大巍峨,气势非凡,将周边所有的凡人店铺都压了下去。

萧凡略加思索之后,便向着一家叫做“鸣玉坊”的店铺走了过去。

鸣玉坊在南峰坊市之中,规模谈不上多大,最多只是中等,被好几家大店铺夹在中间,显得毫不起眼。萧凡之所以选中它,纯粹就是因为鸣玉坊的不显眼。

越是大的店铺,背景也越雄厚,店中坐镇的修士,修为也越高。据萧凡对天台城坊市的了解,最大的几家店铺,都有金丹后期修士坐镇。

以萧凡现在的修为,他当然不会畏惧同阶修士。关键是,他担心这些金丹后期修士修炼有什么堪破隐匿法的秘术。修真界各种秘术多如牛毛,这种事真的说不准。

鸣玉坊的规模不大,料必也不会有等阶这么高的修士坐镇。金丹后期修士,在整个岳西国,数量也不太多。至于金丹中期和初期修士,双方神念力量上差距巨大,萧凡倒是并不担心他们能看破自己的行藏。

只要萧凡的运气不是特别糟糕,一般不会在坊市中遇到元婴修士。

这些元婴期老怪物,一个个自重身份,又怎会轻易在坊市之中现身,要有什么吩咐,也是晚辈弟子前往他们的下榻之处拜谒,听取指令。

萧凡缓步走进了不起眼的鸣玉坊。(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