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夜闯天台宫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夜,天台峰接近山顶的一处相对平缓的山坡之上,天台宗总坛所在地。

一大片亭台楼阁,修建在峰顶的云雾之中,纵算在夜间,亦是金碧辉煌,霞光闪闪,蔚为壮观。单以规模而论,天台宗总坛较之巫灵谷总坛,要威风显赫得多了。

一道高达十余丈的山门,将南天第一宗的赫赫声威,彰显无遗。

相对来说,天台宗总坛占地极其广阔,各个建筑物分得比较散,尤其是宗主宁轻语的清修之所,更是独占了一大片地方,修建得如同宫殿一般。

天台宗的规矩,虽然不是九大宗门里最严的,却也不是十分宽松,平日里没有得到允许,普通弟子绝对不允许进入宁宗主清修的天台宫。

当然,离轩是个例外。

几乎整个天台宗的弟子都知道,离轩是宁轻语最欣赏的弟子之一,天赋极高,进阶速度极快,被期许为二代弟子之中最有希望踏入元婴期的天才。

离轩早就得到了宁轻语的特许,可以随时进出天台宫。

事实上,离轩也还兼任着天台宫大管事的职务。有关天台宗对外接洽和天台宫日常事务,都是他的该管。尤其是天台宫日常需用物品,俱皆是离轩门下弟子负责采购。离轩已经隐隐成为天台宗元婴长老之下的第一人。

因此,今晚上离轩带着“王师弟”一起进入天台宫,没有受到任何盘查,更没有受到丝毫怀疑。

这名王师弟。也是天台宗的外堂管事,不过只有金丹初期修为。是离轩一手提拔起来的,平日里对离轩唯命是从。恭谨有加。

只不过王师弟今儿的脸色看上去略有几分苍白,并且有些沉默寡言,不怎么和人说话。

好在王师弟是天台宗的管事,不是天台宫的管事,平日里和天台宫的仆役丫鬟交往不多,大家和他也不是很熟,只是纷纷向离轩请安问好。

离轩微笑点头,丝毫异样都不曾露出。

实在跟在身后的王师弟,让离轩浑身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不敢有半点懈怠。

毫无疑问,这位王师弟乃是萧凡易容改扮的。千幻面神奇无比,虽然还不能将他的外貌变化得和王师弟一模一样,夜色之中,却也很难被人识破。

如果是平手放对,离轩倒也并不畏惧萧凡,大家都是金丹后期修为,萧凡明显是刚刚进阶,境界远远不曾稳固。当真动手,离轩有八成以上的把握能够取胜。

只是他体内却被苍祁下了禁制,触发禁制的手段,就捏在萧凡手中。只要他一有异动,萧凡心念一动,他立马就有性命之危。哪怕宁宗主近在咫尺。也救他不得。最多事后将萧凡大卸八块,为他报仇雪恨。

不过那可不是离轩想要的结果。

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何况萧凡今儿让他干的这件事,也不算多危险。萧凡并没打算在天台宫闹事。纵算有苍祁和黄棠这两名化形妖兽相帮,天台宗总坛也堪称是龙潭虎穴。

萧凡只是想要见陈阳一面,确认她的安全。

原本萧凡要见陈阳,也没必要甘冒如此大险,尽可以让离轩找个借口,将陈阳带出来和他见个面。萧凡已经做好准备,只要一见到陈阳,便即带她远走高飞。哪怕两人一起去厉兽山脉呆着,和黄棠住在一起,也好过将陈阳一个人孤零零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天台宗。

谁知离轩却很沮丧地告诉他,这绝无可能。

因为陈阳的金灵体,令得她在宁轻语心目中有着无与伦比的重要性。天台宗的主修功法,就叫“锐金诀”,金属性纯灵根修炼“锐金诀”,绝对的事半功倍,一日千里。对任何金属性神通都有着天生的领悟力。

宁轻语对陈阳寄予厚望,自从陈阳一拜入门下,就对她严加管教,各种珍稀丹药从未断过,让她闭门苦修,没有宁轻语的亲口许可,陈阳平日里决不许离开天台宫半步。多数时候,宁轻语如果外出的话,也要将陈阳带在身边,悉心指点。

别的事,离轩办起来毫不为难,唯独萧凡这个要求,万能做到。

况且,他虽然是陈阳的师兄,平日里与陈阳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交道打得更少。陈阳是否会相信他的话,跟他一起偷偷跑出天台宫,还得两说。

离轩怕万一陈阳不信,将此事禀报了师父,大伙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萧凡便提出要亲自去天台宫见见陈阳,确认离轩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当时离轩一听,几乎连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这是要玩命啊!

作为厉兽荒原赌赛的叛逃者,甚至还害死了岳西国的一名元婴修士,萧凡居然要进入天台宫去,只要被宁宗主见到了,他哪里还有活路?

虽然天台宗和巫灵谷并无多大交情,想来要拿萧凡在蔡掌教那里交换些好处,断然不会被拒绝的。

但离轩却也不敢拒绝。

他早就从萧凡平淡的眼神之下,看到了隐藏得很好的坚毅。萧凡这种性格的人,一旦拿定了主意,你想要改变他,基本属于白日做梦。

他骨子里头要不是那种强硬至极的性子,当初又怎敢当着二十名元婴修士的面,当场叛逃?

这世界上,本就不是人人都像他离轩一样怕死的。

就这样,离轩不得不硬着头皮带萧凡进了天台宫。

根据他对师父的了解,这个时间段,正是师父例行闭关修炼之时,进宫之前,离轩又和留在天台宫的心腹手下联系过,确认师父正在闭关,这才急匆匆带着萧凡进去。

只要抓紧时间,让萧凡和陈阳见一面,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当然,离轩也只能在心里祈祷,萧凡仅仅只是想要见陈阳一面,可千万别突发奇想,要将陈阳带走,那就真是自行找死了!

但萧凡心中,到底是何种想法,离轩又哪里搞得明白?

既然一不小心,落在了对方手里,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只是,离轩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搞清楚,那两头化形妖兽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萧凡在一起,还一块混进了天台城。这胆儿真不是一般的肥。

要知道,两头化形妖兽,足以引发天台城全城大轰动,只要得到消息,所有修士都会发了疯似的参与到围捕活动之中来。

或许有很多中低阶修士会陨落,但与两头化形妖兽的内丹和珍稀材料比较而言,依旧还是会引得大伙拼命。因为每个人都想着,死的很可能是别人,最终得好处的,一定是自己!

这两头妖兽和萧凡,一定是脑子坏了,简直不可理喻。

有离轩引路,两人穿堂入室,毫无阻碍,就到了天台宫的后院。

月色如水,风景如画,幽静异常。

离轩在一座道:“萧道友,前边就是小师妹的练功之所了,师父专门派了人保护警戒,一般人决不许靠近这里。”

陈阳是宁轻语正式收录门墙的嫡传弟子,确实是离轩的小师妹。

萧凡眼神往那边一扫,淡然说道:“两名筑基期弟子罢了,离道友不会对付不了吧?”

离轩苦笑一声,说道:“倒不是对付不了,但萧道友也要给在下留点退路。这两名弟子可是认识我的……”

你让我去对付他们,又不能杀了,事后难道他们会不向宁宗主禀报么?要是杀了的话,也一样躲不过追查。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我自己动手好了。”

离轩连忙说道:“萧道友,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小师妹在我们天台宗很好,师父对她青眼有加,你尽可以放心……不瞒萧道友说,我始终觉得,小师妹留在我们天台宗,才是最佳的出路。将来有很大的希望,能够踏足元婴期,成为岳西国一等一的大人物。到时候你们再团聚,岂不是胜过萧道友将她带往厉兽山脉那样的蛮荒之地?”

这话倒是说得极其诚恳。

“这个我心中有数,就不劳离道友费心了。走吧!”

萧凡平静地说道,身子一晃,就到了离轩前边。

离轩无奈,只得跟了上去。

自家性命捏在人家手头,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了。

又向前走了几步,前头的萧凡忽然身子一扭,就此消失在虚空之中,不见了踪影。离轩大吃一惊,急忙停住了脚步,放出神念,仔细搜索,好不容易才在不远处看到一道极其淡薄的虚影,缓缓向着月门处那两名守卫弟子欺近过去,无声无息,如同压根就不存在一般。

这是什么隐匿之术,如此神妙?

离轩不由得暗暗吃惊。

岳西国地处偏僻,可没有听说过妖刀宗。

连离轩这样一名金丹后期修士,都要神念全开,仔细搜寻,才能隐约捕捉到萧凡的一道虚影,这还是在明知萧凡就在近处的情形之下。月门处的两名守卫,不过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又全无防备,又哪里能够察觉到了?

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同时闷哼一声,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