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久别重逢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处 )穿过一处小花园,对面就是一座精致的阁楼,阁楼之上,还亮着灯光。

萧凡神念一扫,顿时大喜过望。

阁楼之中,竟然真的有陈阳的气息。

不过萧凡还是没有贸然行动,依旧很小心地以神念扫视过庭院四周,确定再没有其他守卫,也没有查探到阵法禁制,这才身形一动,向着阁楼那边飞射而去。

阁楼密室里,一名身材挺拔,浑身青色衣裙的年轻女孩,正坐在窗前发呆,以手支额,不时皱了皱眉头,似乎颇为烦恼郁闷。

正是陈阳。

“吱呀”一声,密室的房门无风自开。

“谁?”

陈阳纵身而起,娇声呵斥道。

“素素……”

一个熟悉的声音,骤然在她耳边响起,陈阳顿时就愣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瞪大双眼,瞪住了萧凡,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当口,萧凡自然取下千幻面,露出了本来面目,望向陈阳的眼神,也极其激动兴奋。

稍顷,陈阳大叫一声,跌跌撞撞地冲了过去,猛地扑进了萧凡的怀里,紧紧搂住他,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瞬即打湿了萧凡的肩头。

“萧凡,萧凡……你去哪里了?你为什么不来看我……”

陈阳低声抽泣道,不住跺脚,伸出粉拳。在萧凡肩背上不住捶打,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萧凡也紧紧搂住了陈阳娇俏温热的身躯。低声说道:“我这不是来了吗?”

“你怎么才来啊,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想你的吗?你知道吗?”

陈阳哭得更加伤心了。

“我知道……”

萧凡连连点头,轻轻亲吻着她光洁的脸颊和柔软的耳垂。

他是真的知道,一年多不见,陈阳比以前清减多了,原本丰满的娇躯,变得苗条了许多,肉肉的小手也变成了纤纤素手,十指尖尖,瘦骨嶙峋的。

陈阳忽然紧紧勾住了他的脖子。张开嘴来,狠狠吻住了萧凡的嘴唇,低低呻吟着,使劲吸吮。

他俩在一起十几年,这还是头一回亲吻,实在是陈阳太激动了,自自然然就吻了上来。

萧凡也紧紧搂住她的纤腰,热烈地回吻。

许久,两人才渐渐分开。

陈阳无力地靠在萧凡怀里。一动不动。

“素素,我们走。”

萧凡的脑子瞬即清醒过来,压低声音说道。这里实在不是叙话之所,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慢慢聊天说话不迟。

“去哪里?”

陈阳迷迷糊糊地问道。

“当然是去我住的地方,去厉兽山脉。我在那里找到一个安身之所了,你放心。很安全。”

“哦……”

陈阳这回,完全丧失了自我思维的能力。萧凡说什么就是什么。甚至连日常用品都不收拾,拉着萧凡的手。就要往外走。

两人刚刚来到阁楼门口,就猛地停住了脚步。

“素素,想要去哪里啊?”

一声清冷的喝问,淡然传了过来,随即,一股冲天的威压,扑面而来。

一名中年宫装女子,在几名弟子的簇拥之下,缓缓在庭院入口处现身出来,凤目含威,杏腮带煞,正是天台宗宗主宁轻语,陈阳眼下的授业恩师。

“师父,我……”

陈阳脑子顿时轰的一声,全乱了,却是情不自禁地站在了萧凡前边,伸出双臂,拦住了他。

“师父,我,我不去那里,我就是……我朋友来了,我陪他走走……”

支支吾吾,语无伦次。

当此之时,她能说出这么几句话,已经十分难能可贵。换一个人,只怕早就吓得浑身酸软,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

“是吗?在师父面前,也敢撒谎?”

宁轻语双眉一竖,冷森森地说道。

“师父,我……”

陈阳急的眼泪又流淌下来。

萧凡轻轻按下陈阳张开的双臂,拍了拍她的香肩,向前一步,站在了陈阳前边,向宁轻语一抱拳,朗声说道:“晚辈萧凡,见过宁宗主!”

“萧凡?嘿嘿,萧凡!你胆子当真不小!”

宁轻语双眼微微一眯,冷电般的目光直射过来,一股无形的煞气,猛地向萧凡笼罩而下。

浩然正气流转,萧凡毫不在意就将这股煞气承受了下来。如今他已经是金丹后期修为,纵算面临一位元婴中期的大高手,也不会被对方那股气势轻易压住。

原本也在庭院之中坐立不安的离轩,猛然见到师父现身,早就吓得魂飞天外,情不自禁地双膝一软,跪了下去,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就这样趴伏在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离轩跟随宁轻语多年,对师父的性格早已了如指掌。知道这当儿,千万不能随便开口,更不能为自己辩护半句,否则,效果绝对会适得其反。

只有等师父消了怒气,慢慢解释求情,才有那么一丝侥幸不受罚的机会。

宁轻语正眼都不瞧他一眼,注意力完全放在萧凡身上,冷冷说道:“萧凡,既然当初你侥幸逃得了一命,那就应该远走高飞。为什么又跑回来,专程到我天台宗来送死?”

“师父,师父息怒,他,他是来看我的,并没有捣乱……”

陈阳急了,又嚷嚷起来。

“你给我闭嘴!”

宁轻语忽然一声厉喝,斜飞入鬓的双眉,猛地竖了起来,怒气充盈。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既然入了我天台宗,拜过了祖师爷,那你就是我天台宗的人。你现在心向外人。就是欺师灭祖。不要以为我看重你,你就可以恃宠而骄。今儿这个事。你自己先就有罪,还敢为这个外人求情?以为不敢处罚你么?”

陈阳吓得张大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眼泪不绝地往下流淌。

“宁宗主,没有那么严重吧?”

萧凡却皱起了眉头,神情同样大为不悦,丝毫也没有被宁轻语吓住。

“素素认识我在先,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一年多不见,我来看她,那是天经地义的。就算我要带她走,也一样是天经地义的。素素加入贵宗。可不是我们自愿,而是被巫灵谷殷长老恃强凌弱,硬抓了来的。虽然修真界是强者为尊,但一些最基本的道理,总也要讲的。”

“你跟我讲道理?”

宁轻语一下子发出了极其尖锐的笑声,死死盯住萧凡,就好像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跟随在她身后的几名天台宗弟子,更是满脸的讥讽与不屑。

这人莫非脑子坏了吧?

一个金丹修士,和一名元婴中期修士讲道理?

你以为你是谁?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和我讲道理?我现在,一举手就能杀了你,难道你还能找谁为你主持公道么?”

萧凡脸色一沉,正要开口。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宁宗主,你确实可以一举手就杀了他。但你手下这些门人弟子,我也可以一举手就杀掉几个。要不咱们相互杀起来试试?看谁杀得多?”

正是苍祁。

“什么人?”

宁轻语顿时又惊又怒。猛地纵身而起,到了空中。眼神向苍祁那边扫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瘦小枯干的苍祁。正倒背双手,站在那里,脚下则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大堆身穿青衣的天台宗弟子,男女都有,修为高低不一,但至少也有三名金丹修士在内。俱皆趴伏在地,一动不动,显然是被苍祁制住了,动弹不得。

原本矮小不起眼的巨灵兽,此刻却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巨灵兽?”

宁轻语到底不愧是天台宗宗主,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来,苍祁并不是人类修士,而是妖兽化形。并且是妖兽之中大名鼎鼎的巨灵兽。

“宁宗主好眼光,老夫苍祁,来自山中,算是宁宗主的近邻吧。平日里疏于问候,还请宁宗主不要怪罪。”

苍祁一副云淡风轻,好整以暇的样子。

宁轻语实在没想到,在自己的总坛所在之地,竟然被一头化形妖兽直闯进来,还抓了这么多的门人弟子做人质,这事要是传言开去,天台宗的颜面都要丢尽了。

只是,天台城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化形妖兽了,宁轻语再睿智过人,一时之间,也没搞清楚这戏法怎么变的。甚至于她立马就想到,是不是妖兽要对天台城大举进攻了。

“苍道友,你胆子当真不小啊,一个人就敢独闯我们天台宗的总坛。这是欺我天台宗无人么?”

不过顷刻之间,宁轻语便镇定下来,冷冷盯住了苍祁,一字一句地说道。

苍祁笑道:“宁宗主言重了,老夫不过是陪着萧兄弟到这里来会会他的伴侣,并没有打算闹出太大的动静来。想必宁宗主也不想将事情闹大吧?”

“萧兄弟?”

宁轻语又冷笑一声,伸手指向萧凡。

“你说的是他么?”

“正是。”

“这么说,他也是妖兽,是你们的同类?”

这话说得颇为无礼。

苍祁脸色微微一沉,冷哼道:“他不是兽族,是你们人族的一员,你们的同类。不过,他现在是我的朋友,我将他当成兄弟来看。怎么,这样的事,也要经过你宁宗主的许可不成?”

“哼哼,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可以不管。但你们擅闯天台宗总坛,这事我就非管不可了。”

宁轻语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