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我不走!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1-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宁宗主,如果我不擅闯贵宗总坛,而是规规矩矩拜帖求见,你会允我所请么?”

萧凡不动声色,淡然问道。

宁轻语冷哼一声:“你有那么大的胆子吗?”

“没有。”

萧凡老老实实地答道。

“所以我晚上来,想把我的伴侣带走。”

“休想!”

宁轻语毫不犹豫地说道,语气斩钉截铁。

苍祁就笑,悠悠地说道:“宁宗主,我要是你,就会先考虑清楚再说,省得风大闪了舌头。你真不会认为这么一个修为低浅的小丫头,抵得上这么多精锐弟子的性命吧?”

宁轻语冷冷望着他,冷冷说道:“你想怎么样?杀了他们?”

苍祁双手往身后一背,抬头望天,嘿嘿地笑着说道:“老夫若是心情不好,杀几个人算得什么?”

宁轻语冷笑着说道:“苍道友,你把我这天台宫当成什么了?想来就来,想杀人就杀人,想走就走?”

苍祁瞥了她一眼,嘴角浮起一丝轻蔑之意,淡然说道:“这么说,宁宗主还想把老夫也留下?”

“你以为我办不到吗?”

苍祁哈哈一笑,说道:“老夫真不知道宁宗主凭什么如此自信。你们天台宗,一共三位元婴修士,其中一人,前些日子正好外出,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了。至于南长老么,你也不要太指望他,他现在只怕自顾不暇……”

一言未毕。忽然一声暴喝,自不远处的南生殿响起。

“孽畜!好大胆!”

所有天台宗弟子。俱皆脸色大变。

听这声音,正是南长老。

随即。一股威猛无铸的霸气自南生殿冲天而起,一道高达六七丈的巨大身影,“呼啦啦”将南生殿的殿顶撞得粉碎,从里面急冲而出,巨大的手掌心里,一边抓着两三条人影,迈开大步,向这边飞奔而来。

“咚咚咚”的脚步声,震得地面不住颤抖。

自然是已经化身为妖兽形态的黄棠了。

南生殿与天台宫之间的距离并不太远。转眼间黄棠就到了近前,随手一丢,将手里抓着的几个人都丢在地上,这几人男女都有,俱皆是天台宗弟子的服饰打扮,其中两人,赫然有金丹期修为。尤其一名女修,年岁甚轻,貌美如花。

被黄棠重重往地下一摔。顿时一个个摔得狼狈不堪,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

“孽畜!”

胖乎乎的红脸老者南长老紧随其后,飞身追来。手中长剑寒光闪闪,额头却是大汗淋漓,显得气急败坏。

“相公。救我……”

那名貌美如花的女修,更是冲着南长老大喊起来。

此人竟然是南长老的伴侣。就不知道是正式的双修伴侣还是侍妾,不过就算是侍妾。从南长老气急败坏的模样来看,只怕也是很得宠的那种。

见到这名女修,萧凡双眼微微一眯。

从这女修身上,他感受到一股颇为熟悉的气息,和玉婉儿极其相似,这年轻女修,八成就是玉家出身的狐妖女。玉家有很多貌美女弟子,成为高阶修士的侍妾,这在岳西国,乃是一种常态。

“嘿嘿,老头,要打么?好啊,我陪你!”

黄棠仰天大吼一声,挥舞擎天巨掌,“呼”地一声,就向疾奔而来的南长老猛击过去。顿时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气势好不惊人。

黄棠的本体“铜甲熊”,原本就是以力大招沉见长,一旦狂暴起来,连巨灵兽的巨灵变身都可以力敌不败。

南长老急匆匆追来,只想救人,原以为在天台宗总坛,这妖兽胆子再大,也只有亡命而逃的份,谁知转眼之间,就张牙舞爪反杀了回来。这一下猝不及防,忙不迭地一挥手中长剑,斩出一道丈许长的剑芒,迎击上去,身子却在空中一顿,倏忽间往后疾退而去。

南长老不愧是元婴期高手,见机甚快,这一下趋避极其到位。

只听得“唰”地一声,他仓促中劈出的那一道剑芒,与黄棠的掌风一碰,连半分抵挡之力都没有,立即湮灭于无形,狂暴的掌风席卷而来,擦着他的身子堪堪扫过,数丈之外的一株合抱大树,“咔嚓”,从中一裂为二,庞大的树冠重重砸下地来,轰隆隆作响。

南长老不由得骇然变色。

这妖兽如此强横!

虽然平日里大家都将化形妖兽和元婴修士相提并论,但一般来说,元婴初期修士和十级化形妖兽一对一动手的话,人类修士多半是胜少负多。妖兽化形之后,灵智大开,不在人类修士之下,而天赋神通却远非人类可堪比拟的。

当然,如果人类修士的主修功法,刚好克制妖兽的天赋神通,那又另当别论。

不管何种妖兽,也不管是否成年,终生都不可能舍弃自己的天赋神通,改修其他功法。人类修士却可以变通,这就是人类修士强于妖兽的地方。

“老三,先别忙着动手,咱们还有话要说呢!”

苍祁哈哈一笑,喝住了黄棠。

黄棠仰天低吼一声,果然将伸出的手臂收了回来,身子一晃,巨大的身躯迅速缩小,化为一名身高七尺的毛脸大汉,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了苍祁不远处,小眼睛里精光闪烁,只在那名年轻女修身上扫来扫去。

这年轻女修确实是玉家女子,血脉之中带着狐妖的传承,天生就对“铜甲熊”这类猛兽有着畏惧感,顿时被黄棠看得浑身发毛,紧紧蜷缩成一团,只是向南长老求救。

“相公,救我啊,救救我……”

饶是南长老堂堂元婴期修士。也被扰得心神大乱,向黄棠叫道:“两位何方高人。我南某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跑到我们天台宗来捣乱?”

用词虽然严厉。语气却早已经软了。

看看地上一大堆天台宗的男女弟子,金丹期以上修为的就有五人之多,再加上南长老最宠爱的侍妾,对方已经占尽上风。此刻耍横,先就丢了那些弟子的性命。

这妖兽只要狂暴起来,一掌拍出,距离如此之近,所有人立即化为肉酱,绝无生路。纵算是宁宗主和南长老都救不得。

“捣乱?我们要是好好前来拜山门,两位还不得开启镇派大阵,把我们都抓起来啊?”

苍祁不屑地说道。

宁轻语冷笑道:“我现在也可以开启镇派大阵!”

“好啊,宁宗主不妨试试看。我们现在二对二,纵算你开启镇派大阵,那又怎样?你觉得这一仗打下来,天台宗能够占到多大便宜?如果你或者南长老有什么不测,天台宗在岳西国魔道九宗第二的排名,还能保得住?可不要落得和巫灵谷一般的下场。”

宁轻语脸色一变。喝道:“巫灵谷的殷道友,就是被你们害死的?”

“殷道友?哈哈,宁宗主误会了,那个家伙可不是我们杀的。”

“宁宗主。殷某人是在下杀的。”

一直和陈阳站在一起的萧凡,缓缓说道,语气平淡。

“你?”

宁轻语就笑了。冷笑,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萧凡略一拱手。说道:“我知道宁宗主不信,那也没关系。殷某人恃强凌弱。威逼在下,又将在下的伴侣强送给宁宗主。我不杀他,谁杀他?”

语气笃定,没有丝毫作伪之意。

一时间,宁轻语也有些将信将疑起来,随即冷笑说道:“你和巫灵谷的事,与我无关。当初殷某人将素素送到我门下,可是换了我不少好处。素素也是心甘情愿拜在我的门下。现在你口口声声要将她带走,也得问我答应不答应。”

“宁宗主,这么多人换一个人,我看你还是答应的好。”

苍祁也冷冷一笑,说道,手一抬,将一名毫无反抗之力的天台宗金丹修士抓了起来,另一只手掌按在了他的顶门之上,似乎只要一言不合,就要将这金丹修士一把抓死。

宁轻语脸色铁青,一双杏眼都要被怒火烧红了。

自从她凝结元婴以来,还从未被人如此要挟威胁过!

“我不走!”

便在这剑拔弩张的要紧关口,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大家俱皆一惊,向这边望来,说话的正是陈阳。

“素素!”

萧凡脸色一变,叫道。

陈阳紧紧握住他的手,仰起明媚娇艳的面庞,轻声却坚定地说道:“萧凡,我知道你心中有我,这就够了。我自愿留在天台宗。你放心,师父对我很好。天台宗的‘锐金诀’,也很合适我修炼。我正式拜过师,已经是天台宗的弟子了。”

萧凡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陈阳说的话,其实也并非没有道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找到合适陈阳修炼的金属性神通。天台宗的“锐金诀”,号称岳西国金属性神通第一,自然是最合适陈阳修炼的了。这其实也是宁轻语绝不放陈阳走的原因。

“萧道友。”

正当萧凡犹豫不决之时,宁轻语也开口了,语气竟然变得和缓了许多。

“你和巫灵谷的恩恩怨怨,本宗主可以不加理会。素素是我的弟子,谅必巫灵谷也无人敢向她生事。至于你今晚上擅闯本宗总坛,念你一片相思之心,本宗主也既往不咎。将来若是有缘,你和素素自有再相见之日。”

“素素,你真的不走?”

萧凡低头凝望着陈阳明媚的双眼,低声问道。

“真的不走。”

陈阳重重点头。

“你放心吧,师父对我真的很好。”

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萧凡身上。

萧凡双眉紧紧蹙了起来,良久,才长长舒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宁轻语对她那么看重,陈阳留在这里也好,厉兽山脉,毕竟是妖兽的世界。(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