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狭路相逢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2-1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三哥,我先给你诊一下脉……”

萧凡望了黄棠的脸色一眼,双眉微微一蹙,开口说道,也不待黄棠答话,伸手便抓住了他的手腕,眉头随即皱了起来。!.!

黄棠的伤势,着实不轻,只不过妖兽肉身一贯强横,黄棠又是出了名的蛮汉,这才坚持至今。若是换成人类修士,伤得如此沉重,只怕早就顶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一路上碰到很多好手么?”

黄棠对自己的伤势倒是不以为意,哈哈一笑,说道:“兄弟,你还别说,这一路上着实碰到了几个硬手,每次都是苦战一番才能勉强走掉。本来身边汇聚了二十几个兽族兄弟,打到现在,也是一个都不剩了。”

“兄弟,还是你说得对,这些鬼物和魔兽,就是故意引我们上钩的。我们都中了圈套。”

黄棠说着,重重一甩头,语气颇为懊丧。

当初谁都不听萧凡的警告,以至于落到如此下场。

“也不知大哥和二哥怎么样了……”

稍顷,黄棠又担心地说道。

萧凡安慰道:“他们你不用担心,以苍大哥的修为,这些鬼物能够奈何得他的不多。就算是乌二哥,也是心思缜密,不会轻易被人所乘。”

“希望如此吧……兄弟,你没事吧?”

“我倒是没事,就是黑麟受了伤,正在疗养。还有,土魔偶出了点事……”

“土魔偶出了事?土魔偶能出什么事?”

黄棠有些诧异地问道。

萧凡便将情形简单说了一下。

黄棠吃惊地说道:“有这种事?这威灵老魔真够狡猾的。那你现在还能感应到土魔偶的存在吗?”

这具土魔偶,黄棠也见过不止一次,知道是萧凡的得力帮手。这要紧关头。却被威灵老魔半路“拐走”,还搭上一个专门克制鬼道神通的聚魂钵,实在损失不小。

“现在感应不到,可能威灵老魔跑得太远了。不过,他想要彻底灭杀土魔偶原先的元神,也不是那么容易。那元神已经和土魔偶融为一体,除非是精通巫术的人亲自祭炼。否则很难更换土魔偶的主元神。只要接近到一定的距离之内,我就能感应到土魔偶的存在。估摸着,威灵老魔迟早还会主动来找我的。想必他不会甘心永远以魔偶之身活在这封印之地。终日与鬼物和魔兽为伍。”

萧凡很冷静地分析道。

“话虽如此。还是要小心为上。毕竟那老魔以前有着元婴期的修为,经验老道。”

一说到萧凡的事,黄棠便比较谨慎。

萧凡点了点头,掏出一个玉瓶。递给黄棠。轻声说道:“三哥,你先疗伤,咱们好好静养两天再说。”

黄棠苦笑一声,说道:“兄弟,老哥现在肯定是静不下心来,不知道这些鬼物到底要把我们怎么样,心里头总不踏实。”

萧凡通过搜魂,倒是隐约知道一些。这些鬼物是要将妖兽进行什么血祭。不过这话,暂时不好和黄棠提起。免得他心里益发不宁,只微笑着说道:“三哥,不管怎么样,咱要先养好伤,恢复了法力,才好突围出去。”

“这倒是,那就疗伤吧。”

当下萧凡就地布下桃花大阵,亲自为黄棠护法。

黄棠这一疗伤就是两天两夜,以他的伤势而论,这么一点时间,实在是太仓促了,至少要静养三年五载,才能真正完全康复。不过身处险地,自然耽搁不起这么多的时间,只能以极其霸道的药力,暂时压制住伤势,又以丹药和灵石强行将消耗的灵力补满,先求脱身再说。

“兄弟,接下来,我们往哪走?”

黄棠问道,满脸红光,看上去伤势已经彻底痊愈。只要和萧凡在一起,黄棠就不大喜欢动脑筋。琳琅山三位当家,黄棠是最不用脑的一个。反正只要苍大哥和乌二哥有吩咐,黄三哥奋勇向前就是了。

“往东。”

萧凡毫不犹豫地答道。

黄棠闭关疗伤这两天,萧凡没有打坐调息,而是一直在起卦推演。

每一次的卦象都是大凶!

但每一个卦象都显示,东方略有一线生机。只是这线生机极其飘渺,几不可见。不是萧凡这样一等一的大术师,压根就不可能从扑朔迷离的卦象之中解出这么一点希望来。

黄棠再不多问,迈开大步,就往东方而去。

前边三个时辰,就遇到了两批敌人,一波魔兽一波鬼物,好在都没有元婴期的高手,很轻松就被萧凡和黄棠灭杀掉了。然后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到一个鬼物,也不曾碰到一头魔兽,整个地下世界,似乎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

黄棠反倒有些不大习惯,诧异地问道:“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萧凡双眉轻蹙,说道:“两种可能,其一是我们已经接近到鬼物和魔兽最要紧的区域;其二,就是有人在我们前边开路。”

“哈哈,如果是第二种可能的话,那就太好了,我们赶紧去和其他道友会合。”

萧凡自然远没有黄棠那么乐观,在这封印之地,一切都乱了套,碰到其他妖兽,未必就是自己人,搞不好比遇到鬼物和魔兽还要可怕。须知进入封印之地后,每名化形妖兽俱皆收获不菲,正是其他妖兽眼红的目标。

想了想,萧凡低声说道:“三哥,纵算遇到其他兽族同道,我们还是要小心在意。毕竟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其他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黄棠哈哈一笑,说道:“兄弟放心,谁敢打我们的主意,咱就干他娘的!”

萧凡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又走了两三个时辰,一座黑褐色的宫殿式建筑物,映入眼帘。

望着微微敞开的黑褐色宫门,黄棠停住了脚步,对萧凡说道:“兄弟,还是你说得对,这里可能就是对方最要紧的区域了。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进去?”

“嗯。”

萧凡微微颔首,双目微眯,眼底绿芒闪耀。

除了进入这座宫殿,近处并没有其他通道,除非他们退回去另行设法。

宫殿里静悄悄的,天眼神通也看不出端倪。

“走吧。”

萧凡下定了决心,白芒一闪,雪白的“玄晶甲”浮现而出,将浑身上下都包裹起来。

见萧凡如此谨慎,黄棠略吃一惊,也将铜甲披在了身上。

再走近些,就能看到,宫殿大门外有争斗的痕迹,地表坑坑洼洼的,一片狼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涩的味道。

黄棠双眉猛地扬起,说道:“魔兽?”

分明是魔兽腐血的气息。

萧凡说道:“看来已经有人先闯进去了。这场搏杀,只怕没那么容易见分晓。”

“那是,我们苍穹山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想要一口将我们吞掉,哪有那么容易!”

萧凡微微一笑,点头称是。

这座宫殿正在东方位置,恐怕就是卦象中隐隐透出的那一线生机。只要双方实力相当,不出现一面倒的情形,局势就不至于糟糕透顶。

两人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宫殿,萧凡“玄晶甲”外,闪耀着一层淡淡的蓝芒,正是精炎诀第三层的护体光罩。隔得稍远一点,察觉不到什么异常,但只要一接近护体光罩三尺之内,炽热的高温几乎可以融化一切。

宫殿通体以黑褐色的巨石砌成,带着极其古朴的气息,和萧凡在其他地方感受到的沧桑一模一样。

一路上不时看到开膛破肚的魔兽,和散落一地的古怪兵刃。

萧凡站在一头身长数丈的巨大魔兽之前,双眉微微蹙了起来,这头魔兽尸体之旁,有一柄破碎不堪的巨型开山大斧,从中断为两截,黄棠举手一招,将半截开山大斧握在了手中,轻轻吸了一口气,说道:“好锋锐的兵刃!”

毫无疑问,黄棠夸奖的不是这柄已经断为两截的开山巨斧,随机便向萧凡解释起来。

“萧兄弟,这柄开山巨斧,通体都是以天罡银炼制而成。天罡银的坚硬,老哥给你说过的,你这玄晶甲里,就融入了两成以上的天罡银。现在这柄斧头,被人从中一劈两段,甚至连锋刃都击得粉碎。却不知是谁干的……难道是千山君?”

一提到这个名字,黄棠的脸色立即便沉了下去。

他和千山君的杀妻之仇,永世难解。

“论到兵刃的锋锐,此人的千山刃,是整个苍穹山领域都出名的。他修炼的也是金属性功法……”

萧凡点点头,说道:“如此说来,还真有可能是他。你看这里每一头魔兽都开膛破肚,妖丹被取走了。可见灭杀这些魔兽的人,并不慌乱,而是好整以暇,游刃有余。如果不是境界高出太多,已经进了敌人的根本重地,很难这样镇定自若。”

萧凡又随机看了看周边其他的魔兽尸体,继续说道:“也许还不止千山君一人,这些魔兽的致命伤各不相同,不可能都是千山君杀的,他肯定还有其他帮手。”

黄棠连连颔首,沉声说道:“如果真是这混蛋的话,我们可要小心些,这家伙可是歹毒之极……”

“嘿嘿,我当是谁在背后说坏话呢,原来是黄三哥!”

黄棠一言未毕,一个阴阴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正是千山君。(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