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搏击之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2-1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二话不说,径直向一旁的同道飞射而去,竟然不战而逃。

“小子,这时候还想走,不是做梦么?”

化形金钱豹狞笑一声,脚下遁光一起,想都不想,径直追了过去。他可是很清楚,苍祁他们得到的好东西,都分了一份给这人类修士,待遇简直和其他化形妖兽一模一样,现如今,萧凡身上不知有多少好宝贝。更不用说,萧凡本身就是十全大补的圣药。

“老三,小心些,这人类小子有些古怪。”

千山君却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金钱豹早已去得远了。

萧凡跑得并不太快,手腕一翻,手中多了厚厚一叠符箓,边跑边往后丢。

一团团火球,一道道闪电,一道道刀芒,铺天盖地向着身后的金钱豹飞射而去。

所有的符箓都不是次品,而是正品,这些年间,萧凡花费无数时间和精力炼制出来的精品符箓,每一道符箓的威力,都相当于萧凡自身出手的三至四成威力,固然不能对化形妖兽造成太大的伤害,威能却也绝不可小觑,纵算妖兽皮糙肉厚,肉身强横,面对这铺天盖地而来的符箓,金钱豹也只能一边大声咒骂,一边出手将这些符箓都扫荡一空。

这样一来,他的速度自然也就快不起来,连前边萧凡的身影都有些看不大真切。

趁着这个机会,萧凡袍袖一抖,黑麟飞射而出,化为一道黑芒,很快便消失在前边弯道处,不见了踪影。黑麟重伤未愈,一直在灵兽环里疗伤。当次危急之时,萧凡也不得不将她召唤出来,助上一臂之力。

面对金钱豹这样货真价实的化形妖兽。萧凡可没打算硬碰硬,当年灭杀殷老怪的故技。不妨重施一遍。

毕竟眼下的萧凡,早已不是三十年前刚从厉兽荒原出来时可比,半只脚已经踏入元婴期,借助幻阵之力,绝对可以和化形初期妖兽一战,而无须强行激发雷鹏变身。

也许因为双方实力对比悬殊,金钱豹对萧凡的小手段压根就没有什么防备,只顾闷头追赶。早点解决掉萧凡,免得夜长梦多。真要是等千山君抢先干掉了黄棠,再过来横插一竿子,这十全大补的“圣药”,可就不见得一定能进得了他的口中。至于萧凡储物镯里的诸般宝物,自然也多半和他没了干系。

双方一追一逃,瞬即就远离了千山君和黄棠争斗之处。

萧凡手中似乎源源不绝的符箓,也终于不再发出。

金钱豹冷笑道:“小子,怎么不丢符箓了?继续啊,我看你还有多少符箓可用!”

妖兽虽然多数都不精通符箓之术。却也知道,炼制一张上品灵符,绝非易事。纵算是那些人类的元婴修士,也不可能这样大把大把的将上品符箓丢着玩。那纯粹是败家子的行为。

蓝光一闪,一道蓝汪汪的刀芒,骤然向金钱豹斩了过去,刀芒尚未及体,一股炽热的气浪,先就直奔面门而来。

“还来?”

金钱豹冷哼一声,右手一扬,顿时狂风呼啸。一股劲风,席卷而出。

很显然。这妖兽依旧将这道刀芒,当成了符箓之力。看似随手一击,实际上也动用了他五成法力,对付区区一道符箓幻化的刀芒,自然是绰绰有余。

“嗤——”

一声轻响,宛如裂帛一般。

刀芒轻易撕裂劲风,一闪就到了金钱豹的面前,炽热的高温,仿佛让人瞬间便置身于烘炉之中。

“不好……”

金钱豹不愧是化形妖兽,争斗经验之丰富,无与伦比,立马就知道自己大意了,上了萧凡的恶当,这一刀分明是法宝本体发出,绝非普通的符箓之力。随手一击,是万万挡不住的。

只可惜,到这时才明白过来,似乎已经有点晚了。

眼见刀芒已然斩到了跟前,化形妖兽想都不想,立即抬起手腕往上一挡,脚下遁光猛地一停,随即向后飞退而去。

“当——”

一声金属交击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一股强烈的焦糊味,向四周弥漫开去。

金钱豹大叫一声,退出了五六丈之外,抬起右腕一看,只见金属般的右臂,被斩开一道深深的口子,伤口处焦黑一片,不见鲜血溢出,也不见皮肉翻卷,仿佛被烧焦了似的。

化形妖兽不由得又惊又怒,仰天大吼起来。

他这条手臂,可不寻常,乃是他们变异金钱豹一族的天赋神通,双手双臂,修炼得比普通的法宝还要坚硬,或者说,他们的双臂,压根就是法宝,攻守兼备,无坚不摧。倚仗着这项天赋神通,近身搏击之时,几乎占尽了便宜,这么多年,他还从未吃过亏。

不料今儿就伤在了萧凡的刀下。

其实妖兽吃惊,萧凡只有更加诧异。

炎灵之刃的锋锐,他是熟知的,虽然只是刀芒,并非法宝本体攻击,但这妖兽单纯凭借着肉身强横,便硬生生地抵挡了下来,居然连手臂都没有被斩为两段,实在大大出乎萧凡的意料之外。

看来不论是何种妖兽,其天赋神通都绝对不可小觑。

“你这是什么兵刃?”

妖兽终于定下神来,死死盯住萧凡手中暗红色的炎灵之刃,沉声喝问道。

一边问,一边抬起左手,慢慢从右腕上的伤口处抚过,只见银芒闪耀,隐隐有极其古朴的符文浮现而出,银芒所过之处,伤口处的焦黑消失不见,长长的口子以肉眼所见的速度飞快愈合,转眼又变成了银光闪闪的金属般颜色。

萧凡就笑了,淡然说道:“这是火焰刀,阁下能凭着肉身就挡住我的炎灵斩,果然了得。”

“嘿嘿,难道你真的以为,有了一件犀利的兵刃,就能是我的对手?”

金钱豹冷笑着说道,眼中杀机更浓。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是不是对手,总要打过才知道。”

金钱豹深深望了萧凡一眼,缓缓点头,冷笑着说道:“姓萧的,你很傲气。可惜,你没有傲气的本钱。区区一个金丹修士,在本大王面前嚣张跋扈,那不叫傲气,那叫傻气。看得出来,你对自己的近身搏击之术也很自信,那就让本大王好好教教你,什么叫近身搏击!”

一言未毕,妖兽身子滴溜溜一转,就在原地失去了踪影。

萧凡不由一惊。

尽管他的天眼神通已经修炼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在这一瞬间,还是走眼了,失去了金钱豹的踪迹。

毫无疑问,金钱豹使用了一种他以前从未接触过的瞬移之术。

豹类妖兽,原本就是以身手敏捷著称的。

萧凡想都不想,身上白光一闪,玄晶甲浮现而出,紧紧将自己包裹了起来,手中炎灵之刃扬起,就要一招“混战八方”使出。便在此时,身后空气一阵水纹般的波动,金钱豹修长的身躯忽然显现而出,一双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铁拳,重重击在了萧凡的背甲之上。

“当”地一声巨响!

萧凡只觉得一股庞然巨力猛撞过来,腰背间一阵剧震,身子不由自主地腾空飞了起来。

坚固无比的玄晶甲背甲之上,凸显出两个深深的拳印,陷进去足足四五寸深。

人在半空,萧凡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

便这两拳,已经受伤不轻。

如果不是玄晶甲玄妙无比,加上萧凡里面还穿着碧血天蚕软甲,中了这样开碑裂石的两拳,只怕早已倒地不起。

萧凡尚未落地,背甲上一阵雪白的光芒闪耀,深深凹陷进去的两个拳印便迅速变淡,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玄晶甲又已恢复如初。

妖兽眼里闪过一抹惊诧之色,冷笑着说道:“我就知道黄棠那小子会徇私,这样的战甲,就你们琳琅山的人有吧?交给我们的,都是劣等货色!”

此番他们进入封印之地,几乎绝大部分战甲,都是出自黄棠之手,或者是在黄棠的指点之下炼制而成,在历次搏杀之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不过和萧凡身上的玄晶甲比较而言,自然不在一个档次之上了。

足足飞出五六丈远,萧凡才终于站稳了身形,抬手一擦嘴边的血痕,冷厉的目光,在金钱豹一双铁拳上扫过,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阁下果然好身法,进退如电,佩服!”

这句话倒是说得真心实意。

论近身搏杀,萧凡可谓是宗师级的水准,就算是普通的元婴期修士,也未必是他的敌手。结果面对金钱豹的诡异遁术,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两拳击得飞了出去,这样的情形,在萧凡而言,绝对还是头一回。

“嘿嘿,这不过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金钱豹双手相互抚摸着,冷笑说道。

萧凡双眉轻轻一扬,淡然说道:“是吗?一次偷袭得手,不见得每次都螚得手。谁能笑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现在说这种话,还为时过早。”

“好,很好!”

金钱豹仰天大笑起来。

“我就喜欢你这种牛皮哄哄的家伙,死到临头都要死撑面子。那我就送你上路吧!”

一言未毕,身子一晃,又已经在原地失去了踪影。(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