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隐匿之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2-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等萧凡和黄棠赶到血殿的时候,这座不大的殿堂之中,已经打成了一锅粥,热闹非凡。

血殿外边的防护大阵,当真了得,尽管已经破损不堪,并且无人主持,萧凡也还是花了整整两个时辰,才总算破开了防护大阵的一角,远远看到了那座血殿。

两人同时脸色大变。

实在从血殿之中传出来的气息太过惊人,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元婴修士在里面大打出手。黄棠略一感应,就至少察觉到了两名相当于化形后期妖兽的气息,另外化形中期和初期高手的气息,更是为数众多。

萧凡虽然境界暂时还停留在金丹后期,但神念之强大,已经足以媲美元婴初期修士,和黄棠一样,感应到了大殿之中的异样。

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几步,又躲进了防护大阵之中,将自身气息完全收敛起来,这才轻轻舒了口气。眼下情况未明,可不能被大殿之中的那一堆高手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不然的话,麻烦很大。

“这其中有几个人的气息很熟悉……”

黄棠小心地说道,尽管是传音,也情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生怕略一大声就被人发现了。

“嗯……”

萧凡点了点头。

“镇岳神君,苍大哥,还有……千山君……”

萧凡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怎么没有二哥的气息,难道他出了什么意外?”

黄棠一颗心直往下沉去,忧心忡忡地说道。

萧凡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在这样的大混战之中,纵算是化形妖兽,也很难保证自身的绝对安全。不但妖兽如此。鬼物和魔兽也一样。至少在萧凡手中,就了结了一名化形妖兽和两名元婴期的鬼物,其中一名还有元婴中期修士的水准。

乌蛇出了意外。实在太正常了。

不过知道黄棠极讲义气,这种话。萧凡自不会说出口来。

“除了镇岳神君,怎么还有一名后期高手的气息?”

萧凡和乌蛇关系非常一般,不怎么在意他的安危,很快就开始考虑眼前的现实问题。

黄棠想了想,说道:“这里应该是鬼物的老巢了……兄弟,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去帮大哥一把?”

照黄棠的脾气,既然知道苍祁在大殿里面,早就过去了。想都不用想。但和萧凡在一起,便不得不多长一个心眼。毕竟萧凡用化妖水对付千山君,还灭杀了千山君的结拜兄弟金钱豹,实在是犯了兽族的大忌讳。别人还则罢了,有苍祁在,就算是千山君要寻仇,也不必担忧。但镇岳神君……黄棠可是很清楚,镇岳神君对萧凡没有丝毫好感,有这样的借口,肯定不介意随手将这不讨人喜欢的人类修士给灭掉。

萧凡轻轻摇头。

黄棠现在身负重伤。足足调养了三天三夜,萧凡给他服下去十几颗疗伤的丹药,才勉强控制住了伤势。再和人交手,旧伤随时迸发。不要说去帮苍祁,只怕立马就会变成累赘。

至于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在这么一大群元婴级的高手面前,能有一点自保之力就算很不错了。

“那我们绕过去吧……”

黄棠犹豫着说道。

萧凡还是摇头,低声说道:“绕不过去。这大殿是通往东方的唯一通道,想要向东,必须经过大殿。”

黄棠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往东去。我们往其他方向不行吗?”

“不行。”

萧凡依旧摇头。

“卦象显示,只有向东。才有一线生机。我们往其他方向,始终都在鬼物的地盘上。如果镇岳神君他们消灭了鬼物的老巢。或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倘若反过来的话,那就死定了。”

等鬼物将镇岳神君这一干化形妖兽灭杀之后,黄棠和萧凡还能躲得多久?

自然迟早会被鬼物找到。

如果仅仅只是鬼物,有怨灵相帮,也许还有周旋的余地,但加上那些化形魔兽,那真是半分机会都不会有。

黄棠不吭声了。

他不动占卜之术,但萧凡既然这样说了,他就信得过。在这样的生死关头,萧凡决不至于信口开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三哥,你的隐匿之术怎么样?”

沉吟稍顷,萧凡低声问道。

黄棠眼神一亮,说道:“你是想偷偷过去……我们铜甲熊族虽然不擅长隐匿神通,但早年我曾得到过一件宝物,可以将自身气息遮掩掉绝大部分。以前我还没有进阶之时,这宝物在隐匿气息方面很管用。”

萧凡顿时精神大振。

既然前边大殿是唯一往东的通道,不闯也得闯了。萧凡自己,倒是颇有信心。千幻面的神妙之处,早已经在实战之中验证过,加上妖刀宗的隐匿功法,萧凡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可以瞒过众人的耳目感知。他担心的是黄棠。

如今听黄棠这么一说,自然心中十分欢喜。

黄棠微一沉吟,轻声说道:“兄弟,要不要再等一会,看看谁胜谁负再说?”

萧凡笑了笑,说道:“不管是谁胜,对我们都不会有什么好处。”

黄棠不由得猛醒。

鬼物胜了,自然不消说得,他们只有等死一途;纵算是镇岳神君胜了,对萧凡也不见得是个好消息。

“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浑水摸鱼。”

里面正打得热闹,而且都是元婴级的在交手,彼此之间,肯定被吸引了绝大部分注意力。看上去在一堆元婴高手眼皮子底下耍小动作,似乎大是冒险,实际上这已经是最好的机会了。如果这些元婴级高手都坐在那里聊天说话,无所事事,他俩的隐匿之术,倒是很容易就被人识破。

尤其里面还有两名元婴后期的大高手,更是令人无所遁形。

“好,那就试一试吧。”

黄棠也下定了决心,当即袍袖一抖,一件灰不溜秋的布袍飞了出来,套在黄棠身上,黄棠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布袍上渐渐发出一股奇特的气息,逐渐隐去了形体。纵算萧凡就站在一侧,竟然也已经看不到黄棠的踪影,急忙以神念之力一扫,也是直接从黄棠所站的地方扫了过去,没有丝毫察觉。

萧凡眼底绿芒闪动,天眼神通瞬间运使到极致,这才在黄棠站立的地方看到了一道若有若无的黑影,略略一放松,天眼神通有所减弱,顿时原地又再变得空空如也,什么都看不到了。

一时之间,萧凡又惊又喜,传音说道:“三哥,你这件宝物果然了得,只要你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他们不盯着那个地方看,我想是很难察觉到了。”

黄棠笑道:“这件宝物好是好,但也有不少的限制。第一,遁速不能太快,否则很容易破除隐匿的效果。第二,不能和人交手。只要一交手,立马就现出原形。第三,就是有时间限制,大约能够隐身半个时辰,超出这个期限,效果就要差得多了。随时被人看破行藏。”

萧凡说道:“纵算如此,这也是难得的好宝贝。”

说着,萧凡也从储物镯里取出千幻面戴在脸上,又运起妖刀宗的心法,一阵水纹般的波动扭曲过后,他颀长的身躯也从原地消失掉了。

“妙极!兄弟这隐匿之术,不在我的宝物之下,咱们这就进去吧……”

耳边又响起黄棠的赞叹之声。

萧凡迟疑着,还是开口说道:“三哥,有件事得说在前边,待会进到里面之后,就算看到苍大哥有危险,我们也不能随便出手……我这么说,三哥能理解么?”

黄棠也犹豫了一下,才轻声说道:“兄弟,我理会得。”

以他俩现在的实力,就算苍祁真的遇到危险,只怕也插手不进去,反倒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不过从黄棠那犹豫不决的回答来看,萧凡也知道,黄棠这保证不是那么靠得住。真要是见到苍祁有危险,只怕黄棠都不用过脑子,条件反射般就会直接出手。

但黄棠秉性如此,而且萧凡也一直都很欣赏黄棠这样的性格,当此之时,实在也不好再说什么。

到底能不能顺利通过,就要看运气如何了。

连卜几卦,俱皆是大凶之兆,只有东方隐隐现出一线生机,还很不明朗,变数极多,死里求生,原本也是运气成分居多。

所谓但尽人事,各凭天命!

当下萧凡在前,黄棠在后,两人缓缓向着大殿靠近。

大殿之外,早已没有守卫,却倒伏了十几头魔兽,数十具白骨骷髅和十数具腐烂流脓的僵尸。还有一名灰袍男子,也趴伏在台阶之上,声息全无。

“是田长老……”

萧凡耳边传来黄棠吃惊的声音。

这灰袍男子,鼠首人身,可不正是镇岳神殿的客卿长老田姓男子么?此人也有着化形初期的修为,兼且为人狡猾,纵算在一干化形初期的高阶妖兽之中,也堪称是厉害角色,没想到却死在这大殿之外。

他身上的灰袍破烂不堪,散发着一股酸臭的味道,正是魔兽的腐血气息。

看来就在大殿之外,也先经过了一场恶战。

萧凡心中不由得益发警惕万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