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混战一团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2-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和黄棠终于进到了血殿之内。

一股狂暴无比的大力,猛地向这边冲撞而来,若不是两人早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只怕这一下就躲不过去。一旦被这股大力撞中,再高明的隐匿之术,都有可能支撑不住,会在瞬间被破掉。

当下萧凡和黄棠急急一闪,堪堪避了过去。

“是大哥……”

萧凡耳中响起了黄棠的传音之声。

刚才那股狂暴的大力,萧凡也颇为熟悉,正是激发了巨灵变身的苍祁所发。

两人抬眼望去,只见不远处,身高数丈的苍祁,挥舞一柄镔铁八角锤,正在狂呼酣战,双目尽赤,眼中透出极其明显的疯狂之意,早已和他们平日里熟知的琳琅山之主,大相径庭。

出人意料的是,与苍祁放对的,乃是两头体型娇小的魔兽,不过寻常人类高矮,挥舞着两条丝带状的兵刃,正在和苍祁游斗。

从气息上看,这两头魔兽也有化形初期的修为。联手一致,倒也勉强能和化形中期妖兽一斗,何况苍祁早已有伤在身,实力远不如巅峰时那么强大。面对两头以遁术见长的小巧魔兽,每次出手都好像用板状拍蚊子,毫无着力之处。空自咆哮如雷,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萧凡只是略一打量苍祁,便即一声不吭,靠在大殿的边缘,缓缓向着大殿深处潜行而去。

苍祁固然一时半会奈何不得两头小巧魔兽,那两头魔兽却也难以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大殿之中的情形,比他们想象之中还要“热闹”。

离苍祁不远处,千山君挥舞一柄厚背大砍刀,正和一具身高数丈,浑身脓血烂肉的僵尸大战。那具僵尸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铡刀,以硬碰硬,以攻对攻。竟然将千山君压在下风,攻多守少。往往僵尸攻击三招,千山君才能还击一招。

神念之力悄悄一探,萧凡暗暗抽了一口凉气。

这僵尸竟然有着不下于元婴中期修士的灵力波动,境界甚至还在千山君之上。当然,千山君身上带伤,也是重要原因。

能够一直杀到这里的妖兽,哪一个还能完好如初?

他萧凡算是运气比较好的,法力真元也透支严重。如果不是有大量的丹药灵石源源不断地补充灵力,只怕一样坚持不到现在。特别黄棠的情形,更是十分糟糕,萧凡已经竭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压制他体内的伤势不立时发作。若要恢复如初,没有三四十年时间静养,各类大补的丹药供应不绝,那是想都不用想了。

萧凡一直都比较关注的,精通阵法的红裙女子戚夫人,则和一具莹白骷髅在大战。那具莹白骷髅手持一把骨弓。并不和戚夫人硬拼,而是满场游走,时不时抽冷子给上一箭。就足以令人手忙脚乱一番。

戚夫人手握一条黑色软鞭,紧追着莹白骷髅不放,看似占尽上风,却始终没办法将莹白骷髅一举拿下。

再一感应那骷髅的气息,萧凡不由得轻轻苦笑一声。竟然也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难怪可以这样“戏耍”一般,和戚夫人游斗,还能抽冷子给其他妖兽一箭。这当儿,能在血殿之中和人大战的。就没有一个弱者。

除此之外,还有五六头化形期的魔兽。正在和敌手争斗。

这些魔兽,萧凡倒是都见过的。尽管都只有化形初期修为,大多都是初期的巅峰状态,俱皆比黄棠的境界更高几分。不过另一头化形中期妖兽,萧凡却没有见到,想来早已经出了什么意外,陨落掉了。

这也十分正常。

与这些化形妖兽争斗的,也非庸手,俱皆是修为境界差不多的魔兽和鬼物,打得难分难解,不可开交。

然而真正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大殿中央的那“一对”!

争斗的一方,赫然是苍穹山之主,萧凡这么多年来唯一见过的一头化形后期妖兽,镇岳神君!

此刻的镇岳神君,手持一座银光闪闪的山峰,放出霞光万道,威风凛凛。

而他的对手,则是一头身长两丈的黑色魔狼,毛发似铁,根根倒竖而起,尤其令人侧目的是,这魔狼长着三个脑袋,每一颗脑袋去清晰异常。左边的脑袋喷出一道道白光,右边的脑袋则喷出一股股黑雾,白光黑雾交织在一起,与山峰放出的万道霞光相对抗。看上去气势汹汹,却采取了守势。

魔狼中间那颗最大的狼首,双目紧闭,额头正中有一处不大不小的伤口,显得格外醒目。

这魔狼竟然已经受伤了。

不过纵算如此,魔狼的气息依旧强大异常,竟和镇岳神君一样,是相当于元婴后期境界的超级大能者。

否则,他也不可能是镇岳神君的对手。

大殿之中的战局,呈现出胶着之态,虽然总体来说,妖兽这边似乎占据了一定的上风,但要彻底将对手打垮,获得压倒性的胜利,那还早得很。最关键的是,就看三首魔狼能够顶住镇岳神君多久。毕竟这封印之地是他们魔兽和鬼物的老巢,还有援兵可以召唤,妖兽却已经是强弩之末,能战之人,俱皆集中在这里了,这一战最终获胜还好说,一旦失败,那可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镇岳神君当然更加心里有数,当即左手一扬,一道耀眼的红芒一闪而出,快如闪电般向对面的三首魔狼击去。

萧凡眼底绿芒闪烁,天眼神通运转到极致,顿时看得明白,那是一枚数寸长的血红色飞刀,去势奇快,目标正是三首魔狼中间那颗已经受伤的头颅。

“又来?”

三首魔狼一声大吼,吼声中充满着极度的愤怒之意,似乎曾经在这飞刀下吃过大亏,猛地一扬前爪,一道闪亮的黑芒迎着血红飞刀激射而去。

“嗤——”

红芒黑芒瞬间撞在一起,一声轻响,黑芒被一斩为二,红芒去势略一停滞,依旧向着魔狼中间的脑袋急斩而下。三首魔狼眼里闪过一抹惊惧,中间那颗脑袋原本紧闭的双目骤然睁开,闪耀着血色的光泽,大嘴一张,一股酸臭的腐血猛地喷出,直直喷向血色飞刀。

“嗖!”

血色飞刀似乎对这腐血极其忌惮,在半空中急速翻转,倏忽飞了回去。

三首魔狼一口腐血喷在了空处,也不再发动第二次攻击,血色双眼之中露出很明显的痛苦和疲惫之色,又再飞快地闭上了,似乎刚才那一击,令他十分吃力,消耗了不少真元法力。

趁着这当口,镇岳神君猛地一扬手,一股极其强大的法力,打入到那座银光闪闪的山峰之中,刹那间山峰光华一敛,顿时变得朴实无华,现出了缩小版苍穹山的原貌,但与此同时,一股强大至极也危险至极的气息,骤然从山峰上爆发而出。

纵然远在大殿的边缘,萧凡和黄棠也依旧胸口一窒,感到了那股异常沉重的压力。

大殿之中正在争斗的其他元婴级高手,也俱皆一楞,不少人停住争斗,向这边望来。

三首魔狼对镇岳神君面对面,感受到的压力自然最为沉重,左右两颗脑袋蓦地仰天大吼,身子往后一跃,就地一滚,化为一名身高数丈的巨人,顶着三颗狼首,浑身黑甲,中间那颗脑袋嘴一张,喷出一颗黑黝黝的圆珠,拳头大小,在三首魔狼胸前滴溜溜转动,散发出一股暴虐无比的气息。

三首魔狼嘴里念念有词,双手不住往圆珠之中灌入真元法力,圆珠的气息益发强大起来。

饶是如此,面对着镇岳神君的银色山峰,这头已经受伤的老魔狼也没有多少把握,禁不住嗡嗡地叫道:“天冥道友,都这时候了,你还躲在血池之中不肯出来帮上一把吗?”

实话说,三首魔狼独立对抗镇岳神君,确实有些心中发憷。

尽管他和镇岳神君一样,俱皆是化形后期的修为,境界上相差不多。但镇岳神君修炼的神通功法,却正好对他的魔功有一定的克制之效,况且镇岳神君还拥有着几件威力大到异乎寻常的法宝,其中那件血色飞刀尤其可怖,前些时候,他一个不察,就着了道儿,被镇岳神君这件本命法宝伤到了中间的主头颅。若不是他见机得快,那一回吃的亏可就大了。

这些妖兽都是从外界来的,肯定早就准备了针对他们鬼物和魔兽的诸般宝物和手段,而他们被禁锢在这封印之地,不但修为进度大受限制,对外边世界的功法和法宝更是一无所知,被人克制正在情理之中。

这样一来,三首魔狼心里自然对镇岳神君有了畏惧之意。

“狼道友稍安勿躁,九阴环的炼制,已经到了最要紧的关口,此时停下来,未免前功尽弃。九阴环到底有多重要,就不用在下饶舌了吧?无论如何,还要请狼道友和诸位道友再坚持一会……”

一个淡然的声音自一大团血雾之中传出,倒是十分平静。

萧凡却大吃一惊,急忙运起天眼神通,向那边看去。

刚才只顾观察大殿之中的战局,却未曾留意那边血雾之中,竟然还暗藏玄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