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灭杀千山君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2-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黄棠闭上了眼睛。

他旧伤复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躲不过这一击了。

便在此时,空中寒光闪闪,三枚柳叶飞刀疾飞而来,准确无误地插进了苍祁后脑,颈部和背心的三处穴道,深入数寸,只留下一小半尾巴在外边。相对苍祁此刻高达数丈的身材而言,这三枚柳叶飞刀给他造成的伤害,充其量就是被蚊子咬了三口而已。

然而苍祁高高举起的镔铁八角锤却呆呆地停在了半空,再也没有砸下去。

“苍大哥,还不醒来!”

萧凡舌绽春雷,一声大喝。

苍祁浑身一震,涣散的双眼之中,渐渐亮起一丝灵光。

“小子,先担心你自己吧!”

千山君狞笑一声,手中大砍刀当头劈将下来。

萧凡向左急闪,还是被大砍刀劈中左肩,“呛”地一声巨响,玄晶甲左肩的兽吞顿时被切下一大块,萧凡险而又险地避过了这一招。

千山君却又高举大刀,追杀过来。

两名化形初期妖兽,已经离这个平台只有五步台阶,再有一刻钟,他们就算是爬也该爬到了。

偏偏这个时候,黄棠重伤,对于萧凡来说,局势一下子变得极其严峻。

“老三……”

呆呆站立着的苍祁,眼神终于变得清亮起来,望了不住吐血,强行支撑着没有倒下去的黄棠一眼,有些疑惑地叫道。

“大哥,是我啊,我是老三,我是老三……”

黄棠不由狂喜,连声大叫。不住点头,泪水飞溅而出。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苍祁。不过叫了几声。黄棠便身子一晃,慢慢软倒在地。斜斜靠在台阶上,鲜血不断从嘴角淌出,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意。

“大哥,去帮萧兄弟一把……”

黄棠竭尽全力,低声说道。

苍祁深深看了他一眼,二话不说,手提镔铁八角锤,迈开大步。就向那边走去。

“苍道友,你想干什么?”

千山君立即意识到情形不对,冲着苍祁大喝一声。

“你站住!”

苍祁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慢慢将沉重的镔铁八角锤举了起来,双眼牢牢盯住了千山君。

千山君只觉得一股寒气自尾椎骨处升腾而起,透过脊椎,直冲顶门,瞬间浑身都仿佛被冻僵了一般,来不及多想,惊呼一声。脚下一点,就要向台阶之下飞射而去。

说起来,千山君一帮之主。也是极有决断的人,心里明镜似的,在这里无法动用多少法力,被苍祁和萧凡这两名精通巨灵族天赋神通的家伙围攻,那是绝对的有死无生。就算加上下边两头妖兽及时赶到,也多半占不到什么便宜。

只是,苍祁明明被镇岳神君的独门秘术制住,这人类小子,怎么懂得解法?

区区一名金丹后期修士。轻而易举就解开了镇岳神君下的禁制!

当真让人想不通。

只可惜,千山君虽有决断。他面对的却也绝不是优柔寡断的对手。

“还想走?”

一声轻喝,暗红色的刀芒顷刻间就在他的面前组成了一张密集的刀网。每一道刀芒都代表着一个死亡的陷阱。

千山君有心要硬闯,双眼一抡,竟然没有在刀网之中找到任何一点漏洞。

萧凡一出手,就已经将他所有的退路都封死。

除了死战到底,千山君别无出路。

不过如此一来,却也彻底激发了千山君的怒火,当即一声怒吼,双手挥刀,不管不顾,就往前直闯过去。

“小子,那就拼命吧!”

只是,拼命固然是一种很有威力的战术,却不见得任何时候都能起作用。通常来说,最后拼命的人,十有**都死翘翘了,只有那么一两个运气特别好的家伙才有机会死里逃生。

很显然,千山君并不属于运气特别好的那一类。

“嗤嗤——”

两声轻响。

千山君身上多出来两道伤痕,其中一道脸上,从左额至右颌,拉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皮开肉卷,鲜血四溅。但这条伤痕,对千山君来说其实并不要紧,真正要紧的伤痕在右腕之上。

一条尺许长的口子,深可见骨。

或者说,已经伤到了骨头!

这才是真正厉害的一刀,虽然并不致命,千山君却已经很难握得住厚背大砍刀。

无奈之下,只得将刀交到左手,胡乱挥舞着,向左侧急闪。

“呼——”

沉重至极的破空声在背后响起。

这一刻,饶是千山君再镇定,也不由得魂飞天外。

无论是谁,包括镇岳神君在内,都不可能硬挨苍祁一锤。

那是纯粹的找死!

只不过此时此刻,势道已经用老,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瞬间,在无法动用多少真元法力的情形之下,千山君就算再有天大的本事,也已经不可能进行第二次闪避了。

情急拼命!

千山君一声爆喝,左手一翻,那面雕刻着野猪首领图案的棕褐色盾牌再次浮现而出,拼命往上迎击而去。

凭此想要挡住苍祁一击,那是奢望。

这一点,连千山君自己都知道。

但实逼此处,这也是他唯一能采取的防御手段了。

“轰!”

说时迟那时快,镔铁八角锤狠狠砸在盾牌之上。

千山君只觉得浑身一震,封印大阵的禁制之力,此刻似乎都已经失效了,千山君硕大的身躯飞了起来,左手的盾牌寸寸碎裂,化为一堆废料。人还在空中,千山君便大嘴一张,一口口的鲜血直喷而出。

纵算如此,萧凡也没有站着看热闹,脚下一滑,向前抢去。

千山君足足飞出十余丈远。才重重落下地来。

萧凡早已在那里等着他,手中暗红色的炎灵之刃闪耀着冷酷的寒芒。

“萧道友,有事好商量……”

千山君来不及想别的。张嘴大叫起来,声音中充满看恐惧和绝望之意。

“唰!”

萧凡根本懒得多说一个字。双手一挥,锋锐无匹的火焰刀自千山君粗壮的脖颈间一闪而过,硕大无匹的猪首顿时滚落在地,滚烫的热血喷涌而出。随着这喷涌的热血,一道蓝色的光华一闪,一个面目模糊的小人自无头尸身上飞了出来,正是千山君的模样,只不过缩小到只有尺许高矮。

自然就是千山君苦修多年的精魂了。

这精魂怨毒至极地盯了萧凡一眼。在空中一闪,便已失去踪影,转瞬间在数丈外现身而出,却是施展了瞬移神通。高阶妖兽的精魂和人类高阶修士的元婴一样,都具有极其快捷的瞬移能力,这是逃生的必备手段。

在精魂离体的刹那,萧凡下意识地五指一扬,想要催动雷电之力攻击,却是毫无动静,这才想起。在这封印大阵的核心之处,无论是谁,都很难调动法力。普通的攻击。对元婴精魂是没有作用的。

萧凡第一时间就想要将怨灵召唤出来,谁知怨灵安安静静地待在灵兽环里,绝不响应他的召唤,不肯离开灵兽环一步。萧凡分明感应到,怨灵似乎很害怕,不敢出来。

却不知道它到底在害怕什么。

这么缓得一缓,千山君的精魂已然瞬移到数丈之外,体表灵光一闪,就要再次瞬移而走。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刚刚闪耀的灵光,忽然变得明灭不定。蓝色小人的面孔一下子扭曲起来,显得痛苦不堪。

“不……”

还没等萧凡弄明白怎么回事。千山君的精魂便惊恐欲绝地尖叫起来,随即“啵”地一声轻响,蓝色小人连同护体灵光,就如同泡沫般爆裂开来,转眼化为点点光芒,消失在虚空之中。

千山君的精魂,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封印之力……”

稍顷,萧凡喃喃自语了一声。

难怪天冥子以元婴后期大修士的修为和神通,也不敢踏入石门来追杀他们。这大阵的封印之力,对灵躯鬼物之类东西似乎特别敏感。千山君也是化形中期妖兽,论修为境界,与天冥子只相差一线,他的精魂暴露在封印之力下,连片刻都支撑不住。天冥子焉敢冒险。

当此之时,那两名化形初期妖兽,离平台已经只有三步台阶,看到这一切,顿时都愣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再也迈不开脚步。

萧凡举手一扬,千山君硕大无比的无头尸身瞬即缩小,“嗖”地一声,被萧凡收入了储物镯中。

一头化形中期妖兽的精血和内丹,以及其他材料是何等珍贵,萧凡自然心中有数,哪里会这么眼睁睁地放过了?

收起千山君的尸身,萧凡这才一手提着炎灵之刃,一手提着千山君血淋淋的首级,缓步来到平台边缘出,面对那两头化形初期妖兽,淡然说道:“两位还想再打一场吗?”

“咚咚咚——”

苍祁也手持八角锤,大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怒目而视。

两名化形妖兽顿时脸色大变,相互对视一眼,俱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比惊惧的神色。

还打?

开什么玩笑!

嫌人家储物镯里收藏的妖兽材料不够多么?

“苍大哥,萧道友,嘿嘿,两位……这个……”

一名妖兽还在期期艾艾的想要说上几句场面话,另一名妖兽却已扭头就走,头也不回地往下走去。这名想要说场面话的妖兽猛地回过神来,立即闭上嘴巴,也转身就跑,速度一点都不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