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兄弟情义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2-2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三哥,怎么样?”

萧凡蹲在黄棠身前,手中银光闪闪,十几枚柳叶飞刀飞快地扎进黄棠的各处要穴。

本已软绵绵只剩下一口气的黄棠不由得精神一振,嘴一张,正要说话,却“咳咳”两声,接连喷出两大口鲜血来。

萧凡一怔,随即咬了咬牙,又是一枚柳叶飞刀,扎在黄棠的膻中穴上。

这一针,可以彻底激发黄棠的潜力,但黄棠本已油尽灯枯,再这么刺激一下,固然可以让他的情形瞬间好转,只怕等这最后一分潜力也耗尽之后,就真的无可挽回了。

只是火烧眉毛,且顾眼前再说。

这一针扎下去,黄棠果然止住了咳嗽,惨白的脸色渐渐有了一分血色,奋力坐了起来,盯着不远处千山君那颗血肉模糊的硕大猪首,嘴一咧,哈哈大笑起来,叫道:“杀得好,杀得好,哈哈,哈哈哈……”

随即又猛烈咳嗽起来,一边咳一边大口吐血。

苍祁眉头一蹙,沉声说道:“老三,不要太激动。”

黄棠渐渐止住了咳嗽,望向苍祁,说道:“大哥,你怎么会变成那样子的?”

苍祁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极其愤恨的神情,稍顷,才缓缓说道:“镇岳神君搞的鬼,他趁我不备,忽然出手制住我……”

话只说了一半,但黄棠和萧凡马上便明白过来。很明显镇岳神君用了不知什么方法,强行刺激苍祁,让他长时间保持巨灵变身和金刚铁骨状态,将体内的每一分潜力都逼了出来。苍祁现在的情形,其实并不比黄棠好到哪里去,只不过是比黄棠能够多坚持一段时间而已。一旦潜能耗尽。也就到了油尽灯枯之境,再无挽回的余地。

黄棠不由恨恨骂道:“他奶奶的镇岳神君,我就知道这家伙对我们不怀好意……二哥呢?他怎么样了?”

苍祁轻轻摇头。眼里流露出一股悲伤之意。

其实没有在这里看到乌蛇,黄棠早已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未曾得到苍祁的亲口证实,总是还带着一丝侥幸之意,随着苍祁摇头的动作,黄棠一颗心直沉下去,恨满胸膛。

萧凡正要说话,却猛然一惊,急忙扭头往石门处望去,顿时脸色一变。

只见镇岳神君和戚夫人已经双双踏上了台阶。那两头扭头就跑的化形初期妖兽,也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虽然没有迈步向上,却也不再往下跑,很显然是在等候与镇岳神君会合。

也不知镇岳神君到底和天冥子达成了何种交易,竟然不顾一切,亲自前来追杀他们。

“苍大哥,黄三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马上离开吧!”

虽然与苍祁合力斩杀了千山君,萧凡还是很有自知之明,不可能是镇岳神君等人的对手。哪怕这里的环境天生压制法力。单凭肉身强横,近身搏杀,也不可能力敌镇岳神君一行四人。

况且,萧凡也不能肯定,这封印大阵到底能够压制化形后期妖兽多少法力,只要镇岳神君还能调动一两成真元,动用一两件宝物,他和苍祁便更加不是敌手。

“兄弟,三哥我是走不了啦。你看我这样子,还能爬得上去么?”黄棠望了望自己。苦笑一声,说道:“你和大哥先走吧。三哥我只求你一件事,你把博儿带出去,养育成人,那就不枉了我们兄弟一场。”

说着,黄棠从身上解下一个灵兽环,递给萧凡。

这个灵兽环里装着的,正是黄棠的儿子,取名为黄博的小熊。进入地下世界之前,黄棠曾经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携带儿子一起同行。黄博还太小,留在外边,实在不放心。

萧凡却并不伸手去接,笑了笑,说道:“三哥,你这是打我的脸吗?”

你觉得我萧凡像是会丢下兄弟一个人跑路的家伙?

黄棠振作精神,笑着说道:“好兄弟,我知道你讲义气。不过眼下,你也看得出来,三哥我不能陪你走了。与其大家都死在这里,不如你和大哥带着博儿先走,也算是我们黄家留下了根源血脉。”

“大丈夫死则死矣,这种话不要再说了!”

萧凡轻声说道,语调平淡,就仿佛这一切都是那么天经地义。

苍祁看了看黄棠,默然从腰间摘下一个灵兽环,递给萧凡,说道:“萧兄弟,老三这样子,确实没办法跟你一起走了。这是我当年精心炼制的一个灵兽环,你用这个,带上老三离开。你是神医,他虽然伤得很重,还是有机会活下去。”

通常来说,普通的灵兽环只能随身携带九级以下的妖兽,化形妖兽如果要以灵兽环携带的话,须得经过特制,否则在灵兽环里待不了多久,就会被空间之力将境界强行压制下去。

萧凡尚未答话,黄棠已经叫了起来:“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苍祁淡然一笑,笑容之间,满是苦涩之意,轻轻摇头,说道:“老三,我走不了,我被镇岳神君下了禁制,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当初他在我身上动手脚之后,就没打算让我活下去。”

既然已经彻底得罪了苍祁,镇岳神君当然不可能再留下这样一个生死大敌。

“王八蛋!”

黄棠顿时愤怒无比地叫道。

“苍贤弟,你竟然敢背叛本神君,背叛苍穹山?”

正在此时,镇岳神君平静的声音自台阶之下传了上来。

苍祁却猛地浑身一震,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疯狂之意。

萧凡大吃一惊,连忙说道:“苍大哥,不管镇岳神君在你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总是能想出办法来的,咱们不能就这么放弃。”

苍祁摇了摇头,咬牙说道:“没用的,萧兄弟,这是神魂印记,药石之力难以凑效。你们马上走,我再给你们争取点时间。你刚刚给我扎的几针,还能扛一会,能拼一个就算一个……”

“大哥,说什么呢?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黄棠大叫起来。

苍祁就笑了,笑着拍了怕黄棠的肩膀,说道:“你不用死,你还有儿子。将来要是有机会,记得给我报仇就是了!”

“萧兄弟,我这三弟生性豪爽,毫无机心,以后就全拜托你了!”

言毕,苍祁向萧凡抱拳一拱手,随即提起镔铁八角锤,向着来路大步而去,再也不回头。

“大哥……”

黄棠的眼泪夺眶而出,绝望地叫道,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

萧凡咬了咬牙,双手抱拳,向着苍祁硕大的背影深深一揖,随即一抖苍祁留给他的那个灵兽环,嘴里念念有词,一股强大的吸力骤然涌出,黄棠巨大的身躯急骤缩小,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被灵兽环“嗖”地收了进去。

萧凡神念之力强行探出,只见微缩版的黄棠在灵兽环里东张西望,似乎并没有什么不适,这才暗暗舒了口气,最后向苍祁步步向下的背影望了一眼,便即迈开大步,向更高的台阶攀登而去。

越是往上,黑色雾气越浓,每一级台阶之上附带的压力就益发沉重,攀登的速度也在不知不觉间慢了下来。

大约又登上了三十几级台阶,萧凡耳中传来呼和搏杀之声,苍祁已经和镇岳神君等人交上了手。

“苍祁,你敢……”

其间夹杂着镇岳神君的暴怒。

萧凡脸色略略一变,浑身骨节再一次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一股更加狂暴的巨力骤然自四肢百骸中喷涌而出,当即迈开大步,向上攀登而去。

三个时辰后,萧凡已经来到了第三个平台处。

他数得明白,确实是每一百级台阶为一个段落,百步之后设一个平台。在平台处休息一会,可以渐渐恢复体力,那股无所不在的封印大阵禁制之力,也在以极慢的速度消褪。但萧凡也察觉到,这种消褪有其极限,消褪到一定程度就会停下来,不会回到寻常情形去。

基本上,每登上一百级台阶,封印禁制之力就沉重三分,以一种十分均衡的速度在缓慢增加。

萧凡攀登第三个百步台阶之时,就比第一个百步台阶要费力得多。

镇岳神君苍祁等人的呼喝激战之声早已远去,细不可闻,萧凡也不知道,最终的战局如何。但不管苍祁又拼掉了几个,他的命运却是已经注定的。想起这三十年来,苍祁和自己亦师亦友的关系,萧凡也黯然神伤。

虽然只是妖兽,却是重情重义。

相比之下,殷老怪沙老怪这些人类修士,可就差得远了。

来梭摩界这三十多年,竟然基本上是在妖兽的势力范围之内度过的,终日打交道的,也是妖兽。

不过萧凡很快就从感慨之中走了出来,抬头向上看去,眼底绿芒闪耀,只见黑褐色的台阶蜿蜒向上,连绵不绝,黑雾深处,依旧只见一步步的台阶,完全看不到尽头。

萧凡估摸着,如果封印之力按照这样的速度累加,只要这些台阶超过一千级,纵算他将巨灵变身和金刚铁骨神通发挥到极致,也难以继续向上。

一念及此,萧凡随手又起了一卦。

卦象中那一线隐约的生机,却依旧极其顽强的指向东方,也就是台阶所通往的位置。

萧凡不由得苦笑一声,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抬腿踏上了更高的台阶。(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