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巨鸟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12-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就在萧凡以为已经雨过天晴之时,空间通道之中毫无征兆地刮起了一阵阵的飓风,数十条风龙,在空间通道出口处成形。萧凡神念之力略一感应,顿时脸色大变。

这数十条风龙,竟然每一条都有着不下于元婴期修士的威压。

遥想当年,多闻天王显化金身,演示如意玲珑宝塔的诸般威能之时,其中就有罡风之力,佛祖以莫大神通,演化出来的无数风龙,至少都有悟灵期以上的恐怖修为。这数十条风龙与之一比,自然是小巫见大巫。

但对于只有金丹后期修为的萧凡而言,这些风龙之中的任何一条,都够他喝一壶的。

没等萧凡想得明白,数十条风龙已经张牙舞爪直扑而下。

雷光宝塔电光闪闪,凛然不惧。

无论这些风龙如何肆虐,始终无法突破雷光塔的电网防御,其下的“乾坤鼎”稳如泰山,将这方圆数百丈内牢牢笼罩,将那恐怖之极的空间之力隔绝在外。倘若没有这两件至宝相互配合,纵算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在此,只怕也绝对抵挡不住。

萧凡全神贯注地“观摩”着风龙和雷光塔斗法,却忽然感受到一股极其特异的风灵力波动在不远处涌现,尽管非常微弱,而且一闪即逝,萧凡身怀银翼雷鹏内丹精血,对风灵力敏锐异常,还是立即就捕捉到了。

急忙抬眼望去,眼底绿芒闪耀,透过重重迷雾,一具庞大如山的白色骸骨,骤然出现在萧凡眼前。

“那是……”

萧凡不由得吃了一惊。

尽管相隔数十丈距离,他却没有一眼就看清楚骸骨的全貌,这骸骨的庞大,可想而知。

而那股极其特异的风灵力波动,正是从这骸骨上散发出来的。

萧凡之所以吃惊,还不仅仅在于这具骸骨极其庞大,如同小山一般,尤其令人惊讶的是,这竟然不是一头妖兽的骸骨,而是一头巨大的天禽骸骨。双翼展开,铁喙金钩,仰首向天,尽管浑身血肉俱皆消融,只剩下一具孤零零的骨架,那股逼人的威压之气,依旧扑面而来。

瞧这天禽骸骨直立不倒,昂首向天的模样,可以想见,这天禽当年气绝之时,是何等的委屈不甘,似乎是抗争到了最后一刻,直至身死道消,也不曾低下它高傲的头颅。

这还不是让萧凡最吃惊的原因。

真正让萧凡心中狂跳的是,他竟然从这具天禽骸骨之上,感应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尤其是那抹一闪即逝的风灵力波动,更是让萧凡倍感“亲切”,似乎和他领悟到的风遁术,系出同源。

一念及此,萧凡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

银翼雷鹏?

难道这头天禽骸骨,是银翼雷鹏遗留下来的?

因为他的风遁术,就是从银翼雷鹏内丹里残存的念力之中领悟到的。这头天禽骸骨之上散发的风灵力,让他有这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只能是源自银翼雷鹏。

不过萧凡还是立即就将自己这个想法推翻掉了。

那绝不可能!

他早已查过典籍,银翼雷鹏根本就不属于梭摩界中土界这样的下界位面,而是属于玄灵上界那样更高等级的界面。

银翼雷鹏是和天龙天凤一样的天生圣灵,其血缘之古老,可以直溯开天辟地的太古时期,界面诞生之初,这些圣灵同时诞生,天生就拥有着某种至高的界面法则之力。

比如银翼雷鹏就同时拥有着风雷二属性的法则之力。

按照梭摩界的典籍记载,银翼雷鹏虽然在圣灵之中的排名不能算是特别靠前,无法与天龙天凤麒麟等圣灵相提并论,却也是强大天禽类圣灵的一种。这样的天生圣灵,不可能来到下界位面。

一则圣灵会受不了界面的压制之力,二来,下界位面也很难承受圣灵的法则之力。

毕竟就算在玄灵上界,天生圣灵也是至高无上的,无论法力,修为,境界还是地位,俱皆远在普通的高阶修士之上。天生圣灵对于梭摩界这样的界面来说,就如同悟灵后期高手去了凡人的世界,一举手间就能将整个世界完全覆灭。

一头天生圣灵光降下界位面,并且死在这里,那简直是匪夷所思。

不过,纵算不可能是银翼雷鹏遗留下来的骸骨,这具天禽骸骨还是引起了萧凡极其浓厚的兴趣。仅仅只是体型,就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更何况死后那么多年,竟然还能对空间通道的风灵力做出反应,就更是特异。

不知什么时候,空间通道幻化出的数十条风龙早已消失无踪,雷光塔和乾坤鼎已经稳定下来,为萧凡撑起一片数百丈方圆的稳固空间,空间通道也没有继续幻化其他神通来进行攻击。

萧凡终于将眼神从天禽骸骨身上收了回来,神念之力往灵兽环里一探,黄棠已经陷入深度沉睡之中。不过此刻的黄棠,早已无法保持化形期的水准,境界狂跌,隐隐约约只有三四级妖兽的灵力波动了,而且气息很不稳定,忽强忽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就此断绝,再不醒来。

萧凡急忙一捏诀,将黄棠从灵兽环里摄了出来。

黄棠继续沉睡,身材已经变得比普通棕熊还要小一号,对外界一切,毫无反应。

萧凡二话不说,掏出柳叶飞刀,在黄棠浑身要紧穴位上又扎过一遍,为黄棠理顺经络,又从一个玉瓶之中取出三颗疗伤的丹药,一股脑给黄棠喂了下去。补充体力的丹药固然已经被他自己吃完了,疗伤和精进修为的丹药,还是留存不少。

稍待片刻之后,见黄棠呼吸略微平缓了些,气息也比先前稍稍稳定,萧凡这才略感放心,再次将黄棠收进了灵兽环中。

做完这一切,萧凡袍袖一抖,黑麟一个翻身,稳稳立在了地面,气息较之刚受伤之时,要强盛得多了,伤势恢复不少,看来变异金钱豹那颗内丹,十分有效。而且黑麟只是受伤,本身生机旺盛,只要有对症的药物,伤势痊愈起来并不难。

黄棠的情形,较之黑麟就要恶劣得多了。

不但连续多次身受重伤,而且一再以丹药和针灸之法强行激发体内的潜能,本命真元都消耗殆尽,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若非有萧凡这个神医在侧,又有大量疗伤圣药,早就支撑不住了。

黑麟绿莹莹的大眼睛四下一望,一个丰满的黑衣少女便在她的头顶冒了出来,诧异地说道:“主人,这是什么地方?”

这段时间,黑麟都在灵兽环里疗伤养病,对外界的争斗,一无所知,自然更不知道,萧凡连千山君都斩杀掉了。

“这个你先别管,既然高阶妖兽的内丹对你的伤势有效,我这里还有一颗化形中期妖兽的内丹,也给你服下再说吧。”

“化形中期妖兽?不是吧……”

尽管黑麟是萧凡最坚定最忠实的“追随者”,对萧凡有着近乎迷信的崇拜,但听了这个话之后,还是大吃一惊,脸上露出了绝不相信的神情。

萧凡二话不说,袍袖一抖,千山君血肉模糊的无头尸身“吧嗒”一声,摔在了地上,也缩小到只有普通野猪妖兽大小。攀登台阶的这三个月,他自然不可能处理这具尸身,就这么原封不动地保存至今。

“千山君?”

黑麟一声惊呼,丰满黑衣少女脸上闪过一抹极度震惊的神色。

“主人,你把他杀了?用化妖水吗?”

“不是,用刀。”

萧凡笑了笑,说道。

“用刀?”

丰满少女红艳艳的嘴唇撅成一个“O”型,情不自禁地将雪白的小手搁在自己高耸的胸脯之上,神态娇憨至极。

萧凡便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大致和黑麟描述了一遍。击杀千山君的功劳,也都归结到苍祁身上,他只是从旁襄助而已。

“原来如此,没想到苍大哥这么讲义气……”

黑麟听得连连点头。

她和苍祁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自然也就只有这么一句感概之词。

“我先把千山君的内丹给你取出来。”

萧凡说道,右手五指一曲,就要动手。

黑麟急忙说道:“等一下等一下,现在不急……先前金钱豹那颗内丹,我还没有完全炼化掉呢。这颗内丹不急……再说,我现在境界不够,马上吞服这么高阶妖兽的内丹,有些浪费了,不能完全炼化汲取内丹之中蕴含的精华。”

“好,那就先留着吧,等你什么时候进阶到化形期了,这内丹再给你。”

萧凡也不勉强。

“嗯……”

黑麟连连点头,倒也一点不客气。

她是萧凡的本命灵宠,生死早就和萧凡绑在一起,这一辈子生为萧凡而生,死也必须为萧凡而死,和萧凡几乎就是一体,确实无需客气什么。

眼见黑麟伤势痊愈得很快,萧凡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又试着去召唤怨灵。

谁知怨灵仍然对他的召唤毫不理会,死死待在灵兽环中,怀中抱着那个缩小了无数倍的九阴白骨环,只顾酣睡,绝不肯踏出灵兽环半步。

看来这大阵的封印之力,果垩然对一切鬼物都有着镇垩压之力。

纵算是天生鬼灵亦不例外。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