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不知身在何处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觉得眼皮子沉甸甸的,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睁开一线来。———

一道和煦的阳光映入眼帘,令得萧凡精神略略一振,仿佛完全冰冻了的脑子,也慢慢开始融化,终于记起了一些事情。

好像……这已经不是在空间通道之中了。

对了,空间通道!

过去的一切,渐渐在萧凡脑袋里连接了起来,嘴角不觉浮现出一丝苦笑。

果真空间通道是危险是最大的。

尽管有精通风遁术的血魔偶,再加“乾坤鼎”和如意雷光塔这两件异宝护体,在空间通道之中还是九死一生,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纷至沓来,萧凡法宝尽出,也抵挡不住。到后来,黑麟,土魔偶,怨灵俱皆先后出手,仍然不敌空间通道之中的各种诡异力量。

当又一股空间风暴席卷而来之时,萧凡终于昏迷了过去。

然后,就到了这里。

这里是哪里?

萧凡睁开沉重的双眼,吃力地向四周望去。

倒是阳光明媚,绿草如茵,风景甚美。

不远处,有一个深深的土炕,泥土翻卷,一片狼藉,土坑之中,一具五六丈大的白色骸骨,静静待在那里,正是以海枭骨架炼制的血魔偶。萧凡可以肯定,自己现在绝不是正常“降落”,百分之百遭遇到了意外。这里应该也不是空间通道的另一个出口,而是不知被空间风暴卷到了哪里。

这样的经历,倒也不是第一回了。

但上一次。从中土界被卷入到梭摩界,自己和陈阳倒是没有受伤。似乎运气还算不错。这一回,明显没有那么好运。或者,这次的空间风暴远比上次的来得猛烈。

萧凡勉力抬起手臂,凝聚出一丝真元,右手之上的翠绿色戒指光华一闪,血魔偶急骤缩,顷刻就被收进了储物戒之中。

萧凡轻轻舒了口气。

毫无疑问,血魔偶也受到了重创,至于到底伤得有多重,萧凡暂时还没来得及检查。估计轻不了。但只要这东西还能收起来,就略微放心了些。否则的话,一旦被别人看到,就是惹祸之道。

遇到有眼光的修真者,可是一眼就能看出这血魔偶的珍贵。

银翅大鹏是这一界最阶的妖禽,其骸骨本就是炼制风属性法宝的最佳材料,单单这一具骨架,如果在坊市之中出售的话,就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灵石。万一有人见财起意。以萧凡眼下的情形,麻烦可不。

收好血魔偶,萧凡开始检视自己的伤情。

不检查还好,这一检查。萧真人立马便郁闷了。

法力全空,经脉枯竭!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伤。无一处不痛。

萧凡眼下,几乎和一个废凡人差不多。身上的灵力波动,多有练气期三四层的样子。估摸着各门各派刚入门的弟子,只怕也有不少修为在萧真人之上。

但好消息也不是没有。

萧凡尽管真元枯竭,受伤奇重,境界却并未跌落。萧凡可以清楚地感应到,自己依旧在金丹后期巅峰的境界。也就是,只要有足够的丹药和充足的天地灵气,静养一段时间之后,就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而且,神念之力没有受损。

这一,让萧凡略感欣慰。

只要神念之力未损,就能提早察知危险,情形总还不算坏到了家。

检查完自己的情形,萧凡取出一株大补元气的灵药,直接生服了下去,一边等着药力化开,一边检查灵兽环里的情形。黄棠还在沉睡之中,丝毫不见苏醒的迹象,甚至气息已经越来越弱。黑麟也在沉睡,伤势严重。在空间通道之中,为了帮助他抵御各种危险,黑麟也是竭尽了全力,屡次施展真眼神通,法力严重透支,没有一段时间的静养,是很难恢复了。怨灵紧紧抱着九阴白骨环,对萧凡的扫来扫去的神念之力毫不理睬。

在这纯阳之地,天生鬼灵白天一般都不会出来活动的。当然,鬼灵不是普通的阴鬼厉魄,对阳光不是太过畏惧,如果有必要,白天也不是不能现身。

不过怨灵刚刚诞生未久,萧凡自不会逼它冒这种风险。

土魔偶也毁坏得很严重,需要好好修补一番,再炼化大量土灵石,补充够了灵力,才能再次动用。

这当儿,萧真人还真是够虚弱的。

练气期高阶弟子想要欺负他或许还不大容易,一名筑基期的修士,就能让他很头痛了。

好在萧真人性格平和,不是惹事生非之人。

不过,好像另一个灵兽环中似乎有了动静。这个灵兽环里,装着的都是各类灵虫。那两只二阶铁背刀螂和数十只一阶刀螂一直都在沉睡之中,足足沉睡了三四十年,几乎毫无动静。尽管萧凡早就知道灵虫进阶之难,难于上青天,这样的进阶速度,还是让他极其无语。铁背刀螂刚开始沉睡之时,萧凡还是满怀希望,不时去察看一下动静,渐渐的也没有了耐心,再也不去理会,任由它们在灵兽环里沉睡。

眼下情形大坏,萧凡又不免往灵兽环里扫了一下,却发现沉睡的铁背刀螂已经有开始脱壳。虽然只是极少数的几只在脱壳,大多数灵虫包括两只二阶刀螂在内都还没有动静,依旧让萧凡精神一振。

无论如何,可算是看到希望了。

铁背刀螂曾经表现出来的惊人近战能力,在这关键时刻,可是保护自己安全的杀手锏。

但是萧真人的兴奋之情并未持续多久,立马就被人惊扰了。

有人正在向这边飞来。

萧凡扭头向东方看去,眼里绿芒闪耀,马上就看到在东方十数里之外,一行四五人正驭器飞来。

见到这一行人,萧凡暗暗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他见到的是人类,不是奇形怪状的妖兽,更不是孤魂野鬼。这就明,他来到的,是人类修士为主的国度,总算不是太坏。

而且,这一行人的服饰,和岳西国的人类服饰差不多。

萧凡心中又是一惊。

不要搞了半天,自己又被空间风暴刮到岳西国来了吧?

当下自然而然地抬头向上看去,果然见到了两个太阳,顿时哭笑不得。

难道真的回到了岳西国?

一念及此,萧凡立即手腕一翻,取出千幻面戴在了脸上。一阵水纹般的波动闪过,萧凡立即幻化成一名脸色灰白的年轻男子,约莫二十三四岁左右,长相一般,气息虚弱,和他眼下的真实情形,极其一致。

同时左手中扣住了十余枚攻击灵符。

只要来人一露出不利之意,萧凡便要先下手为强。

从他们驭器飞行的速度来看,这一行人的修为都不高,十数里地,飞了这么一会,都还没到。倘若是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这样近的距离,几乎是转眼即至。又等了一会,一行五人终于来到了近前。

萧凡神念之力一扫,顿时便将这五人的修为看得一清二楚。

一名筑基期修士,四名练气期修士。

并且唯一的那名筑基期修士,也不过只有区区筑基初期的修为,四名练气期修士,两名有八级左右,另外两人,则只有四五级的样子,都十分年轻,两名最年轻的练气期修士,也就二十一二岁,脸上稚气未消。

那名筑基期修士,则是三十几岁模样,三撇老鼠须,个子瘦削,形容猥琐,实在也不像是什么有威严的厉害角色。这几人都穿着灰色的袍服,只有其中一名年轻女修,穿得略微艳丽一些。那名女修,倒是几名练气期弟子之中修为最高的。

不过很明显,大伙都奉那位老鼠须的筑基期修士为主,规规矩矩地跟在老鼠须男子身后。

从他们的服饰上看,可能出出自同一个门派的弟子。

见到这样五个人,萧凡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哪怕他现在身受重伤,真元枯竭,也还是有无数的手段,可以瞬间将这五人拿下。这样修为低微的五名修士,还不至于对萧凡造成太大的威胁。只是眼下情形不明,不知道身在何处,萧凡自不会无缘无故对别人痛下杀手。

“师父请看,这里有一个大坑……”

一名最年轻的练气期弟子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血魔偶砸出来的那个大坑,急忙叫道。

老鼠须修士哼了一声,不悦地道:“我看到了。”似乎对徒弟的大惊怪颇为不满,随即便开口教训道:“元明,我跟你过多少次了,修仙之人,要沉稳大气,不要动不动就大呼叫!你怎么总是记不住?我们长安堂在金州城可是最有名的大医馆,你是长安堂的弟子,就要讲究个体面,明白了么?”

那年轻弟子连忙缩了缩头,声道:“是,弟子明白了……”

待得老鼠须修士一转过脸去,立即便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似乎对这位师父,并不是真的惧怕。

老鼠须修士却不再理会他,望向躺在那里的萧凡,双眉一蹙,道:“年轻人,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也是到这里来采药的?这大坑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神态颇为傲然,不过语气并不如何凶恶。(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