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以工代赈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心念电转,随即答道:“有劳前辈动问,在下萧一行,无门无派,只是一阶散修……在下是到这里来采药的,结果却碰到妖兽,被打伤了……至于这个大坑,在下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有了,实在不大清楚是怎么回事。”

现在不能确定在哪个国家境内,萧凡自是不敢透露自己的真实信息。须知萧凡这个名字,在岳西国那已经是大名鼎鼎了,巫灵谷不知道悬赏多少灵石取他项上首级。万一这里真是岳西国,萧真人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采药云云,自然是萧凡听到老鼠须修士自称是医馆之人,临时编造出来的谎言。希望此人能够看在同行的面子上,对自己客气三分。非到万不得已,萧凡也不想和人翻脸动手。

“妖兽?这云罗山中还有会伤人的妖兽吗?我倒是很少听说过……”

老鼠须修士顿时有些将信将疑。

萧凡心里转着念头,正想着要告诉他是何种妖兽伤到了自己,老鼠须修士却已经自顾自说道:“你也是来采药的?你是哪个医馆的伙计?”

萧凡不由暗暗诧异,难不成他所说的金州城里,有许多医馆?

这可是出人意料,据萧凡所知,无论是医馆还是郎中,在修真界都很罕见,难道在这里规则会变得不相同么?

“前辈,在下不是哪个药店的伙计,就是一阶散修……”

萧凡再次强调了自己的散修身份,省得这老鼠须修士不断刨根究底。萧真人可不擅长说谎话。

也不知是萧凡这个策略十分正确,还是老鼠须修士压根就没有将他区区一名练气期低阶弟子放在眼里。果然不再追问他的师承来历,眼神一抡。蹙眉说道:“年轻人,看来你伤得不轻啊……来,我给你诊诊脉!”

说着,也不待萧凡有何话说,上前就握住了萧凡的手腕,将三根手指搭在萧凡的脉腕之上。

萧凡立即调动体内残余的真元法力,护住了心脉。

尽管这老鼠须修士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恶意,但这当儿萧凡不得不格外小心谨慎些。真要是被人制住了脉门,也很麻烦。

“嗯。还好,比我预料中要好,不过也还是需要好好调理一番……”

给萧凡诊着脉,老鼠须修士摇头晃脑地说道。

萧凡暗暗好笑。

就自己这情形,居然“还好”?尽管自己刻意掩饰了自己的伤势,这老鼠须修士的脉法,也实在太过寻常。说他是庸医,或许还太过武断,但可以肯定。绝对谈不上是良医。

“萧道友,今天碰到我老胡,算你运气。你既然是这附近的散修,金州城长安堂。你肯定听说过吧?那是金州城里排得上名次的大医馆。我胡成是长安堂百草园的执事。这里有颗疗伤的丹药,赠送给你吧。”

老鼠须修士还是不去理会萧凡自己是个什么意见,自顾自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鲜红的丹药来,递给萧凡。

尽管此人面目可憎。行事作风似乎有些霸道,这个动作却让萧凡对他颇为好感。

医者仁心。

胡成能够赠他丹药。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片好心。

“谢谢前辈赠药。”

萧凡称谢一声,双手接过,略一打量,便一张嘴,将药丸服了下去。以他在医学上的高深造诣,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颗丹药固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也不是毒药,对疗伤治病总归还是有些好处的。

见萧凡二话不说,当着他的面就将药丸吞了下去,胡成也大感满意,伸手捋了捋三撇鼠须,点了点头,说道:“嗯,孺子可教也……萧道友,我跟你说,你的伤势不轻,单单这一颗药丸,那是远远不够的。要治好你的伤势,至少还得服好几个月的药。嘿嘿,我看你修为不高,又是散修,恐怕身家也并不丰富,囊中颇为羞涩吧?”

萧凡不由微微一愣。

合着这位不但是郎中,还是相师,一眼就看出来他是个“穷鬼”?

不过萧凡随即便强忍笑意,点头称是,说道:“前辈慧眼如炬,说得再对也没有了。”

眼下可不是炫富的好时机,何况萧真人为人一贯低调,没有炫富的习惯。

胡成不由蹙起眉头,略一沉吟,说道:“也罢,谁叫你碰上我了呢?我这软心肠啊……这样吧,你跟我回去。刚好我百草园这段日子人手有点紧,我看你还算老实本分,就跟我回去,帮忙看看药园子,打打下手,权当是付药费了。你身上的伤势,我负责给你治好。”

这下萧凡是真的有点发愣。

怎么又要“抓壮丁”么?

好在这回抓壮丁似乎没有什么危险,这胡成看上去也不像是奸诈之徒,提出来的也确实是可行之策,有点“以工代赈”的意思。简而言之,你帮人家干活,人家管你饭吃,还给治病,也算不错了。

其他几名练气期弟子一听胡成这么说,也有些诧异,那名练气期八级的女修迟疑着说道:“师父,这不大好吧?虽说我们百草园眼下是缺人手,可是也没必要这样草率啊……”

边说边上下打量萧凡,那言下之意很明白,就这么一个病怏怏的家伙,不一天到晚躺着让人伺候就已经很不错了,还能干什么活?

这不累赘吗?

胡成脸色一沉,说道:“你懂什么?我要不自己解决人手问题,没准上边又给咱们派人来。你们很乐意和其他师兄弟共事吗?”

一听这话,四名练气期弟子不由得面面相觑,同时摇头不迭。

“这就对了,前院那些家伙,一个比一个傲气。让他们到药园来帮忙,那哪是来干活的?整个就是些老爷!师父我说的话,他们都爱听不听,更不要说你们这几个小家伙了。到时候,还不是你们干活,他们领赏?好端端的,凭什么让他们占这样的便宜。”

胡成说着,颇有些气愤愤的。

几名练气期弟子顿时连连点头,一齐称赞师父英明。

“怎么样,萧道友,你意下如何?”

“前辈,我要是跟你走,要拜师吗?”

萧凡很谨慎地问道。

“拜师?”

胡成“亚哈”一声怪叫,瞪大眼睛望着他,老鼠须根根撅了起来,像是听到了某个特别好笑的笑话一般。

“后生,你想得还真是美啊。正经活没干上一天,先就尽想着好事了。想拜师也不是不行,但你总要拿出点本事来让我看看,我要觉着你真是可造之材,说不定心里一高兴,就收下你了。”

瞧胡成那趾高气扬的样子,似乎有不少人哭着喊着要拜在他的门下。

说起来,一名筑基初期的修士,在修真界固然不算什么,但在凡人眼里,那就是了不得的超级大高手,被无数人顶礼膜拜,乃是理所当然。

听说不用拜师,萧凡暗暗松了口气。男儿膝下有黄金,萧凡可不想莫名其妙地给一名筑基初期修士行礼磕头。不过脸上却装出颇为失望的神情,免得自己表现得太高兴,过于打击胡成的自尊心了。

“怎么样,后生,你决断了没有?”

胡成的耐心似乎有些欠缺,见萧凡磨磨蹭蹭的,顿时便焦躁起来。

萧凡勉力一抱拳,说道:“感谢前辈盛情,在下一切凭前辈吩咐便了。”

萧凡的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尽快恢复伤势,与其在这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山间野外去寻找灵气浓郁的所在开凿洞府,还不如跟着胡成去他嘴里说的金州城医馆看看。如果能够借助长安堂医馆的招牌提供一个保护,那是最好不过。

在山间野外独自疗伤,安全系数实在不高。

况且灵气浓郁的灵脉,肯定早就被其他的修士瓜分完了,要找就只能找那些不怎么样的灵脉,但那样一来,不免耽搁伤势。

故此萧凡顷刻之间便做了决定。

胡成一听,顿时咧开嘴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好好,你果然够聪明,知道什么样的决断才是正确的……来,这里还有三颗丹药,你先拿着,每天服一颗。权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说着,索性将那个玉瓶一股脑塞进了萧凡手中,倒也显得心意甚诚。

萧凡谢过收下,脸上适当地露出了感激之情。

对此,胡成也很满意,又再次给萧凡诊了诊脉,说道:“看来你是没有力气自己驭器了,还是我带你一段吧!”

从腰间摘下一个大红的葫芦,拔开塞子,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胡成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一擦嘴巴,连声赞叹“好酒”。随即将大红酒葫芦往空中一抛,化为丈许大小。

胡成举手一抬,萧凡只觉得身子一下就变得轻飘飘的,被送到了大红葫芦之上,胡成自己脚下轻轻一点,也上了葫芦,在前边站着,双手抱胸,嘴里念念有词,“嗖”地一声,大红葫芦便向着东方飞去。

几名练气期弟子,纷纷驭器跟了上来。

速度自然慢得不得了。

萧凡也不去计较这些,斜斜靠在葫芦上,运功炼化药力。

自然,主要炼化的还是自己生服下去的一株灵药,胡成给的那颗丹药,最多也就起个辅助作用。

聊胜于无罢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