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对症之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大胆!”

胡邠大喝。

夏禹却“呼”地一声,一拳向他猛击而来。

“要死一起死!”

夏禹红了双眼,狂呼大喊,状若疯虎一般。

胡邠毕竟是筑基中期修士,修为远非胡成可比,百忙中双手往前一封,总算及时挡住了夏禹这一拳。随即身子一震,“噔噔噔”连退数步,脸色一连变幻了三次,也勉强消去了那股巨力。

夏禹的修为本就比他要强,这时候又是含怒出手,更是威力无比。胡邠仓促之间,能够挡住他全力一击,已经算是很了得。

“都去死吧!”

夏禹狂叫着,欺身而上,又是一拳朝着胡邠狠砸下去。

胡邠脸色大变,心中暗暗叫苦,这当儿却是连法器都来不及祭出,只得咬紧牙关,抬起双臂,准备再次硬扛这一击。估摸着这回再也不可能有先头那样的好运气,一拳捱过,非受伤不可。

只是受点伤,也就罢了。

关键是这夏禹已经完全疯狂,看样子要在这里大开杀戒。一上来长安堂唯一的两名筑基期“高手”便被打伤,其他一众练气期的小字辈,如何挡得住夏禹这位筑基后期大成境界的“大高手”?

搞不好就会被人家给来个灭门!

但当此之时,除了硬拼到底之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胡邠眼前人影一闪,萧凡忽然就出现在他面前。横亘在他和夏禹之间。这电光石火的瞬间,夏禹就算想要收势。又哪里还来得及?

“砰!”

重重一拳,结结实实砸在了萧凡的胸口。

“啊呀……”

几名躲得远远的练气期弟子。不由得一齐惊呼出声。

夏禹这莽汉一拳之威,他们可是亲眼见识过,胡成现在都四仰八叉躺在那里,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呢。

紧接着,夏禹一声闷哼,双眼猛地瞪得老大,一张黑脸涨得通红,“噔噔噔”连退七八步,嘴一张。“哇”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啊?”

又是一声惊呼。

这回大伙是真看不明白了,怎么这被打的没事,打人的反倒口吐鲜血?

这戏法邪乎!

“你……”

夏禹瞪大了眼睛。

人影又是一闪,萧凡倏忽间便出现在夏禹面前,伸出手掌,轻飘飘地拍了过去。这一掌看似缓慢,不带丝毫劲力,夏禹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就是闪避不开。被萧凡轻轻一掌,拍在了肩头。

奇怪的是,他却并未感到什么痛苦,就好像萧凡和他是好朋友。很亲热地拍打着他的肩膀,没别的意思。

“夏道友,稍安勿躁。龙涎毒并非无药可解。除了玉清丹和苦竹散,还有别的方法。也能解毒。”

萧凡原本就没想要伤他,确确实实只想拍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说来也怪,势同疯虎一般的夏禹,被这么轻轻一拍,再听了这么不徐不疾的一番话,居然一下子便从疯魔状态中清醒过来,紧握着的拳头也渐渐松开了,浑身紧绷的肌肉更是骤然放松,双眼死死盯住萧凡,颤声说道:“这位道友,你,你是说,我,我婆娘还有救?”

萧凡笑了笑,说道:“当然能救,龙涎毒又不是十绝毒之一,怎么会没有解救之法?放心好了!”

“是你,萧一行……”

正慢慢爬起来的胡成见到这一幕,一双眼睛顿时瞪得比铜铃还大,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到底怎么回事?

真是彻底彻底被搞晕了。

“道友此言当真?”

紧盯着问了一句。

萧凡又拍拍他的肩膀,大步走到滑竿旁边,伸出三根手指,搭在那少妇的脉腕之上,双眉轻锁,仔细号脉。

夏禹紧张地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诊脉良久,萧凡才轻轻点了点头,对胡成说道:“胡道友,当初你是不是给夏道友的妻子服过‘六味丹’?”

胡成在弟子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站起身来,闻言又是一震,诧异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萧凡微微摇头,说道:“从她的脉象就能看得出来,这是连续好几个月服食六味丹特有的脉象。六味丹是有解毒化淤的功效,但单单靠这一个方子,想要解龙涎毒,那就有点太想当然了。”

“对对对,他就是一直让我们吃六味丹,这个庸医!”

夏禹一听萧凡说得十分正确,顿时精神大振,连连点头,朝着胡成那边狠狠啐了一口。

萧凡正要开口,胡邠已经稳住了神思,满腹怒气,对身边的一名弟子怒喝道:“你马上去禀报执法队,就说我们长安堂这里,有人捣乱,打伤郎中……”

“诺!”

那名弟子急急答应一声,拔腿就跑。

“且慢!”

萧凡又是一声低喝,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胡道友,我看这件事情,还是自己解决吧,真要是把执法队请来了,夏道友固然要领罪,对长安堂的声誉,却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胡道友是医馆之主,还请三思!”

“这……道友贵姓大名,是哪里的郎中?请恕在下眼拙……”

胡邠顿时便犹豫起来,抱拳一拱手,诧异地问道。从萧凡刚才的种种表现来看,此人必定是同行,而且似乎于医道造诣不低。却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长安堂。

“大师兄,他叫萧一行,是,是我请来的帮工……”

胡成急急叫道,不过随即就意识到这位帮工很不寻常,声音情不自禁地低了下去。

如今的萧凡哪里还有丝毫练气期低阶弟子的模样,身上的灵力波动,犹在筑基后期大成的夏禹之上,似乎较之金丹修士,也只有半步之遥。

胡邠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抱拳对萧凡说道:“原来是萧道友,失敬失敬。我师弟是个浑人,倘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萧道友多多包涵,千万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尽管一时半会他搞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有些什么内情,但萧凡的修为摆在那里,可不是轻易能够得罪的。

这样一位筑基后期巅峰境界的“高手”,居然假扮练气期弟子,混进他们长安堂来当帮工,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胡道友客气了,咱们还是把眼前这事处理了再说,先给夏道友的夫人解毒要紧。”

胡邠顿时显出为难之色,迟疑着说道:“萧道友,并非我不近人情,不愿意救人。实在那玉清丹和苦竹散用药太过珍贵,我长安堂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医馆,配不出这样珍贵的丹药……”

再说,就算我有这种丹药,凭什么要给他们服用?

灵石呢?

谁付?

萧凡微微一笑,淡然说道:“胡道友,龙涎毒固然毒性强烈,要解毒也并非只有玉清丹和苦竹散可以凑效。我这里有个方子,你马上让人照单抓药,煎好了送过来。”

说着,随手从储物镯里掏出一片空白的竹简,贴在自己额头山,将丹方铭刻了进去,抛给了胡邠。

“不用玉清丹和苦竹散也能解龙涎毒?这个……”

胡邠一听这话,哪里肯信?当即接过竹简,贴在自己的额头上,片刻之后便露出了更加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个,萧道友,这个方子真的能解龙涎毒?这些药,也未免太普通了……”

也就其中一两味药珍贵一点,但和玉清丹苦竹散比较而言,压根就不在同一个档次之上。配齐玉清丹或者苦竹散,至少需要上万灵石,配齐萧凡给的这个方子,却只要区区百余灵石就足够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药是用来治病的,只要对症就行,未必只有珍贵的药才能治病救人。其实本来这个方子还可以再简单些,除掉三味药。但胡成道友一直给病人服食六味丹,导致龙涎毒的毒性发生了一定的异变,这才要多加几味药。”

“这个,萧道友,你确定这个方子真的有效?”

尽管萧凡“大言炎炎”,胡邠却实在不敢随便相信。

解龙涎毒必须要玉清丹或者苦竹散,这是金州城所有郎中多年以来形成的共识,怎么到了这位手中,这一切就全都颠覆了?

萧凡略略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说道:“是不是有效,道友吩咐人煎药过来就是了。我就在这里,又不会走。你担心什么?”

隐隐有了命令的意味。

“是啊是啊,快去煎药,快去快去……”

夏禹更是半分都耐不得,一叠声地催促起来。

如今萧凡已经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无论如何都要一把抓住了,绝不放过。

“好,就依萧道友,这么神奇药方,我倒真想要见识见识。”

胡邠终于下定决心,随手将竹简交给了身边的一名弟子,吩咐他立即照单炼药,尽快端过来。

“这个,这个……萧道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了萧凡这架势,最感到莫名其妙的就是胡成了,大睁双眼,死死盯住萧凡,吃吃地问道。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多谢胡道友,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给我提供了一个安身之所。胡道友这个人情,我会还给你的。”

“……”

胡成满眼小星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