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九灵膏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尚品阁里静悄悄的,瞧这个布置,完全是一间极其雅致的茶室,一名身穿丝绣团花锦袍的五十岁左右男子,面团团的,坐在太师椅里喝茶,一名年幼的童子垂手伺立在旁,沉静安谧,不带丝毫的烟火气息。

和想象中的交易场所完全不同。

见娇美女子走进来,富家翁男子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只是慢慢将茶杯放回桌面,垂下眼睑,自顾自想自家的心事,对进门的这几位,完全无视。

胡成三人一进门就停住脚步,远远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实在那锦袍老者身上的气息太强,连胡成也看不透他的具体修为到底如何,反正至少在金丹中期以上,否则的话,不会让他感到压力如此沉重。甚至连那垂手站立的十四五岁童子,都有筑基后期的可怕修为。

胡成区区一个筑基初期修士,哪里敢乱说乱动了?

萧凡的眉棱骨轻轻掀动了一下。

这名锦袍老者,赫然有金丹后期的修为,并且已经接近金丹后期的圆满境界,虽然看上去面团团似富家翁,但萧凡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蛮荒气息,似乎身上携带着某种远古蛮荒血脉的灵虫。

甚至连灵兽环内那几只刚刚进化到二阶的铁背刀螂都有些蠢蠢欲动。

药店的一位掌柜,居然有着金丹后期的修为,百雄堂的势大可见一斑。

娇美女子莲步姗姗,袅袅娜娜地走到锦袍老者身边,敛衽一礼,娇声说道:“弟子拜见何师伯!”

锦袍老者轻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依旧眼皮都不抬一下。

“启禀何师伯,这位萧道友,刚刚缴纳了灵石。领取了贵宾牌,想要向本店求购一些药材。这是他列出来的清单,请师伯过目!”

娇美女子恭恭敬敬地说道,双手将竹简奉了上去。

这番话一出口,垂手侍立的幼童双眉一扬,眼中精光电闪,向萧凡望了过去,带着诧异的神情。

那名锦袍老者却仍然不抬眼皮,只是深处两个手指。夹住那片竹简,取了回来,随随便便地在额头上贴了一下,嘴角一扯,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终于慢慢抬起头来,望了萧凡一眼,缓缓说道:“这位贵宾,很是不巧,你要的这些灵药。妖兽内丹和精血,本店现在绝大部分都缺货。”

语气不徐不疾,并不因为萧凡修为低下便充大拿捏。倒是规矩得很。

萧凡笑了笑,抱拳一拱,说道:“掌柜说的是绝大部分缺货。”

锦袍老者略有些诧异一瞥他,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本店目前还有一小瓶九灵膏,是一位元婴期前辈寄存在本店,委托我们代找买家的。道友如果需要的话,老夫可以让人拿来给你看看。”

萧凡脸上闪过一抹喜色,说道:“有九灵膏?那太好了。”

九灵膏确实也是他列在名单上的极品灵药之一。和其他灵药不同,九灵膏是成品药。以九种不同的灵物精炼而成。在萧凡这份单子之中,虽然还算不上最珍贵。却也已经极其稀有。有了九灵膏,如果再能凑齐两到三味灵药,加上萧凡灵药园中自有的药材,就能炼制出保命的灵丹,为黄棠吊住一口气,再设法弄到元婴级妖兽的内丹和精血,为黄棠续命。

“道友且慢欢喜,这九灵膏可未必那么好交易……”

锦袍老者淡淡一笑,摆了摆手。

“是!”

侍立的幼童轻轻一躬,转身去了里间,不一会,双手捧着一个晶莹洁白的玉瓶,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似乎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将这玉瓶打碎掉了。

“请贵宾验货吧。”

锦袍老者并未去接那个玉瓶,直接向萧凡那边一挥手,淡然说道。

“是。”

童子答应一声,双手将玉瓶递给萧凡。

“多谢。”

萧凡也不客气,接过玉瓶,随手一拂,玉瓶上那两道看上去极其复杂的符箓便应手而落。

锦袍老者双眼蓦地收缩了一下,眼里透出一抹震惊之色。

这玉瓶之上贴着的两道符箓,一道是尚品阁的封条,另一道则是那位元婴期前辈亲手贴上去的,启封之法,那位前辈只告诉了他一个人。他让童子直接将玉瓶交给萧凡验货,原本就存了要看萧凡笑话的心思。实在这名筑基期的小辈太镇定了些,似乎自己堂堂的金丹后期修士,对他没有造成任何威压。这让锦袍老者暗暗不悦。

修真界是有规矩的,上下尊卑,等级森严。

区区一名筑基期修士,妄想要与金丹后期修士平起平坐,那就是僭越。

谁知萧凡一抬手,两道符箓便随手揭了去。

别的不说,在符箓之道上,绝对是大师级的水准。筑基期修士之中,这样精通符箓之道的,实在是非常罕见了。

但令锦袍老者震惊的,远不止此。

萧凡打开玉瓶之后,只是往里瞧了瞧,又凑到鼻端闻了一下,便即重新盖上瓶塞,微笑说道:“不错,确实是九灵膏,虽然所用灵药有四种的火候不是太足,却也已经可用了。”

锦袍老者猛地睁大眼睛,冷电般的目光在萧凡身上来回扫视,丝毫也不隐瞒自己的震惊之意。

区区的筑基期修士,敢于亲自检验九灵膏,已经让他很惊讶了,本还有些将信将疑,怕萧凡不懂装懂,故意做作。反正这九灵膏是百雄堂的尚品阁拿出来的,真伪绝对毋庸置疑。百雄堂的尚品阁绝不可能用假货来骗人,自砸招牌。

哪知道萧凡随口就说出了这九灵膏的缺陷。

当初那位元婴期前辈将九灵膏寄存在尚品阁代售之时,就已经明说了九灵膏的这个缺陷。说是原料难求,只好用火候略有欠缺的四种灵药掺入其中来炼制了,也正因为这样,那位元婴期前辈才肯拿这瓶九灵膏来出售,否则的话,如此珍稀的灵药,肯定是留着自用了。

做到这一切,萧凡不过是看了一看,闻了一闻而已。

锦袍老者自认,自己尽管浸淫医道百余年,也绝没有这样的能耐。

难道此人真是医学上不世出的天才?

虽然只有筑基期修为,医道天赋却举世无双?

这种情形固然极其稀少,倒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出现的。

不过锦袍老者身为尚品阁掌柜,自然是见过大世面经历过大风浪的人,很快便将震惊之色压了下去,缓缓说道:“萧道友慧眼如炬,何某佩服。这九灵膏确实略有缺陷,但依旧不失为极品灵药。萧道友意下如何?觉得这九灵膏是你所需之物么?”

萧凡一拱手,说道:“这九灵膏确实是在下所需之物,请掌柜开个价吧,需要多少灵石?”

“灵石?”

锦袍老者嘴角浮起一丝古怪的笑意,略带三分不屑。

“萧道友觉得,那位元婴期前辈,会缺灵石吗?类似的极品灵药,历来都是以物易物比较多,真用灵石来交易的,反倒是极少数。那位前辈说得明白,这九灵膏不卖灵石,必须以物易物。”

“哦?既然如此,请问那位前辈需要用什么东西来交换呢?”

萧凡不动声色地问道。

见了萧凡这般镇定自若的样子,锦袍老者觉得心中有一股气又不大顺了,淡淡一笑,说道:“看来萧道友是成竹在胸啊……那位前辈要换的东西也不多,只有三样。第一样,赤炎草一株,药效八百年以上;第二样,白首乌一株,药效两千年以上;第三样,草精一枚,药效也是两千年以上。这三样药材,你随便拿一样出来,就能换走这瓶九灵膏。”

“什么……”

锦袍老者话未说完,那边厢就响起了惊呼之声,胡成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梦幻般的神色。

无论是八百年以上的赤炎草,还是两千年以上的白首乌或者草精,都是难得一见的极品灵药,价值之大,绝对不在九灵膏之下,只在其上。通常有这种灵药的人,又怎会拿出来交换九灵膏?

锦袍老者捋着胡须,静静注视着萧凡,脸上神色不咸不淡的。

“前辈,真的不能用灵石交易吗?”

萧凡沉吟着问道。

锦袍老者嘴角一扯,算是给了萧凡答复,嘴角的不屑之意,极其明显。

灵石?

我给你灵石,你给我买一瓶九灵膏回来试试!

萧凡想了想,说道:“在下手头,确实有一株白首乌,就是药效……”

“药效绝对不能少于两千年,否则免谈!”

不待萧凡说完,锦袍老者已经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丝毫转圜余地。

萧凡摇摇头,说道:“掌柜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手头这株白首乌,药效远远超过两千年,足有四千年以上!用来交换一瓶九灵膏,可是有点吃亏了。”

“什么?四千年的白首乌?”

这一回,不但胡成等人在惊叫,连锦袍老者自己也忍耐不住,猛地站起身来,满脸绝不相信的神情。

在场的都懂得医术药理,两千年的白首乌是何等珍贵,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知道。现如今,萧凡却轻声说他有一株四千年的白首乌,这不是开玩笑吗?

你小子肯定是故意的!

ps:感谢杜桥男人万赏!(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