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有人搅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道友莫非调侃老夫?”

锦袍老者睁大双眼,死死盯住萧凡,沉声问道。

萧凡笑了笑,手腕一翻,一个晶莹的玉盒浮现而出,递到锦袍老者的面前。

锦袍老者将信将疑地接过玉盒,随手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便弥漫开来,胡成等人也伸长了脖子,纷纷向这边张望。只见玉盒之中,摆放着一株雪白的灵药,酷似人形,根须具备,灵药表面,皱纹叠着皱纹,一望可知,这株灵药不知存活了多少年。

锦袍老者也是此道高手,眼里登时露出火热的光彩,轻轻将那株灵药从玉盒之中取了出来,高高举起,对着光亮处,仔细察看。

童子,娇美女子,胡成明玉等人,一个个屏息静气,眼望那株灵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不错,这确实是一株药效在四千年以上的白首乌,而且品相一等!”

稍顷,锦袍老者终于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将那株白首乌珍而重之地收回了玉盒,却并未递还给萧凡,而是握在了自己手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

“萧道友,你确定要拿这株白首乌来交换九灵膏吗?”

脸上竟然隐隐有患得患失的神色。

正品九灵膏的价值,未必在四千年白首乌之下,但锦袍老者很清楚,自己拿出来的那瓶九灵膏,可是有瑕疵的,只能算是次品。通常很少有人会用一等品相的四千年白首乌来换一瓶次品九灵膏。

不过萧凡自然是个例外。

九灵膏是炼制出来的灵药,其中好几种原料都不是草木之属的,对于他来说。这些原料比较难求,也更加珍贵。

但这样的交易。萧凡自也不肯吃亏太过。

见萧凡犹豫,锦袍老者马上说道:“萧道友放心。我们百雄堂做生意历来公道,童叟无欺。如果萧道友愿意交换的话,我们必定还要对萧道友有所补偿,不会让你吃亏的。”

萧凡微笑问道:“不知前辈打算如何补偿?”

锦袍老者毫不犹豫地说道:“除了那瓶九灵膏之外,本店还可以补偿给道友两万灵石!”

胡成等人顿时满眼都是小星星。

两万灵石,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目了,在锦袍老者说来,则只是一个“搭头”。

萧凡摇摇头。说道:“灵石在下倒也并不急需,我这里还有一份清单,请前辈看看,是否有合适的东西?”

说着,又递给锦袍老者一片竹简。

锦袍老者接过在额头上一贴,不由笑道:“看来萧道友是一位上等的郎中了。需要的好药材还真是不少……好吧,虽然道友的要求不低,倒也难不住我们百雄堂。除了那瓶九灵膏,老夫再加一块七窍玉。外加五千灵石,和道友交换,如何?”

“好。”

萧凡毫不犹豫地点头。

他现在需要多多交换收藏非草木属性的药材,还有一些珍稀的灵药种子和幼苗。也在他的搜集范围之内。

尽管锦袍老者开出来的这个条件,依旧还有很大的讨价还价空间,不过萧凡却不想再斤斤计较了。情愿给锦袍老者占点便宜。这样一来,也能结下个善缘。既然决定要在金州城待一段时间。收集各种急需的药材,交好这些大药店的掌柜。很有必要。

锦袍老者一听,果然大喜,刻板的脸上也难得露出了笑容,说道:“好,萧道友爽快,老夫就喜欢和爽快的人打交道。”

当即吩咐童子,去取了一块七窍玉来,和那瓶九灵膏以及装着五千灵石的储物镯,一块交到了萧凡的手中。

“萧道友年纪轻轻,这份胸襟和眼光见识,可是了不起。老夫很愿意和萧道友交个朋友,日后道友若是有暇,尽可到尚品阁来找老夫喝茶聊天。”

童子和娇美女子不由骇然。

锦袍老者性子如何,他们俱皆是熟知的。竟然对一名筑基期的修士如此客气,实在是前所未有。

萧凡依旧不亢不卑地一拱手,说道:“多谢前辈看重。”

便在此时,尚品阁虚掩的房门忽然被人一把推开来,有人哈哈大笑着说道:“何兄,听说你这儿有九灵膏出售,是不是啊?”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名锦衣大汉倏忽出现在门口。

乍一看去,此人并不十分高大,不过脸上那股狂傲的神色,却十分引人注目。但一感应到此人身上的灵力波动之后,胡成明玉等人便都紧紧闭上了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童子和娇美女子也俱皆露出了恭谨之色。

面对一名金丹中期修士,普通的筑基期修士自然都是这样小心谨慎,更不用说练气期低阶弟子了。

“呵呵,原来是金道友……”

饶是锦袍老者一直不苟言笑,面对这名有着金丹中期修为的锦衣男子,也颇为客气,略一抱拳,说道。

萧凡很敏锐地察觉到,锦袍老者眼里,竟然闪过一抹忌惮之意。

莫非这锦衣男子修炼有某种极其厉害霸道的神通?

又或者来头极大!

否则,锦袍老者堂堂一名金丹后期修士,又何必忌惮一名金丹中期的同道。

“何兄,小弟我可要数落你了。你明明手里有九灵膏,怎么就不知会小弟一声?嘿嘿,你知道小弟一直都在寻找这个灵药!”

锦袍老者双手一摊,说道:“金道友误会了,老夫手里这瓶九灵膏,可是呼延前辈寄存在我们尚品阁的,并非百雄堂所有,因此……”

金姓锦衣男子一摆手,就打断了锦袍老者的话语,嘿嘿笑着,说道:“何兄,明人不说暗话,呼延前辈为何要将九灵膏寄存在你们尚品阁?还不是要你们为他代售吗?快点拿出来吧,小弟我寻这九灵膏,都寻了好几个月,当真是等不得了……”

此言一出,童子和娇美女子脸上都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胡成明玉等人更是面面相觑,眼露惊惧。

今儿还真是赶巧了!

唯独萧凡面不改色,波澜不惊。

锦袍老者很无奈地说道:“对不起,金道友,你来晚了一步,这瓶九灵膏,已经不在我手头了。”

锦衣男子一听,几乎直跳起来:“什么?何兄你是在开玩笑吧?小弟我可是一得到消息就赶过来的,你竟然……何兄,不要戏耍小弟,赶紧拿出来,小弟真的很需要这九灵膏……”

“金道友不相信吗?九灵膏刚刚已经换给这位萧道友了!”

锦袍老者也不客气,径直向萧凡指了一指。

胡成脸色大变,锦袍老者这样做,实在太不厚道了。自己怕得罪这锦衣男子,直接就将萧凡抛了出来当替罪羊啊。萧凡好歹还是百雄堂的贵宾。

“他?”

锦衣男子瞥了萧凡一眼,脸上立即露出了极度不屑的神色,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何兄,你这性子,就算是玩笑也不会开啊……他区区一名筑基期的小辈,要就九灵膏何用?再说了,他买得起吗?正品九灵膏,怎么也该是六七万灵石以上吧?”

“灵石?呵呵,金道友认为呼延前辈会欠缺灵石吗?他是要求以物易物。”

“以物易物?那就更不对了。这筑基期小辈身上,能有什么东西,是呼延前辈都能看得上眼的?何兄,爽快点,开出条件吧。你也知道我金某的性子,不会让你吃亏的。”

锦衣男子压根就不信锦袍老者的话,只是一叠声地催促道。

锦袍老者轻轻哼了一声,有些不悦地说道:“怎么,金道友不肯相信老夫说的话么?老夫什么时候对金道友虚言相欺过?”

锦衣男子一听,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目光又落在了萧凡脸上,有些将信将疑地问道:“小友,真是你换走了九灵膏?”

萧凡笑了笑,双手略一抱拳,说道:“劳前辈动问,确实是在下换走了九灵膏!”

“你用什么换的?”

锦衣男子紧盯着问道,满是好奇之意。

萧凡坦然答道:“用一株四千年药龄的白首乌换的。”

既然在这里碰上了,锦衣男子当面动问,那就没必要藏着掖着,没的弱了自己的志气。反正纵算自己不说,这锦衣男子也肯定能知道真相。

“什么?白首乌?四千年药龄?你开什么玩笑?”

锦衣男子大怒,双眼一瞪,怒喝起来。

萧凡点点头,也不愿多做解释,只是拱拱手,又向锦袍老者抱拳一礼,朗声说道:“前辈,在下告辞。”

锦袍老者嘴角一扯,算是还礼,连半个字都没说。

在这种情形之下,萧凡要是能就这么走了,那才是怪事。

“站住!”

果然,锦衣男子一声暴喝,双眼瞪得老大。

萧凡停住脚步,淡淡看着他。

“萧小友,这么说来,九灵膏确实在你手上了?”

锦衣男子略略和缓了一下语气,沉声问道。

萧凡微微颔首,没有多说一个字。

“很好,萧小友,这九灵膏我有急用,你开个价吧。只要合理,我不会还价的。”

锦衣男子随即说道,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

“对不起,前辈,这九灵膏在下也有急用,请恕我不能相让。”

萧凡轻声说道,语气淡淡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