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藏而不露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只见不远处的街道拐角处,忽然转出一个人来,锦衣华服,面相凶恶无比,正是金广。

也不知是一直都在跟踪他们,还是凑巧在这里碰上了。

金州城如此广大,凑巧在此碰上的可能性极小。

“小辈……”

金广横眉怒目,又是一声大喝。

“好大的狗胆!”

“区区一名筑基期修士,在这金州城,竟然敢和金爷爷作对,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胡成三人吓得脸无人色,齐刷刷地望向萧凡,眼里带着哀求之色。

一旁的路人看到这一幕,感应到金广身上的灵力波动,立马都脸色一变,远远躲了开去,绝不肯掺和进来。金州城虽大,高阶修士虽多,平日里也还是很少见到金丹修士在大街上闹事的。

无论在哪里,修士的数量总是远远少于凡人,乃是万中无一。高阶修士相对低阶修士的比率,尽管没有这么悬殊,也差不多了。偌大一个金州,境内修仙宗门林立,帮派众多,修真者数以十万计,元婴期修士,也不知有没有一百位。其下就是金丹修士了,数量也不多。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迎着金广,缓步走了上去。

眼见萧凡这样镇定如恒`一`本`读`小说`ybdu..地走了过来,怒气冲冲的金广反倒为之一愣,一时之间,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筑基期小辈想干什么?

“金道友,借一步说话,如何?”

走到金广面前数步处。萧凡停住了脚步,轻声说道。脸色平和。

“什么?”

金广似乎没有听明白。

“你不想在这里闹起来吧?被执法队知晓,纵算有齐门主撑腰。恐怕也有些麻烦。”

萧凡依旧不徐不疾地说道,没有丝毫惊慌之意。

“……”

金广更是回不过神来了。

这世道真的变了么?

筑基期小辈可以这样牛逼哄哄地和金丹期修士说话?

萧凡也不去理会他,径直迈步向一旁的院子里走去。这院子,似乎是一家店铺的后院,安安静静的,看不到一个人影。金广选择的这处地方,本就人流量不大,相对比较清静。

如同萧凡所言,金广再嚣张。再有元婴期的师父撑腰,毕竟也还是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地当街“杀人越货”,那也未免太不将执法队放在眼里了,等于直接挑战七大宗门。

眼见萧凡已经推开门进了院子,金广才终于醒过来,不由得又是怒容满面,重重“哼”了一声,大步走了进去。

不是他在这里等着的吗?

怎么一转眼间,主动权就到了萧凡手里?

这脸丢得!

还好其他人都躲得远远的。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胡成明玉等人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辈……”

金广一进门,就看到萧凡背着双手站在院子当中,侧身对着他。不由怒火上冲,就是一声大喝。不过只叫道一半,声音便不由自主地降低了几分。眼前的萧凡。似乎和刚才已经略略有些不同。至于到底有什么不同,金广可说不上来。神念一扫。萧凡身上的灵力波动,确实是筑基期的。但那股沉稳的气度,却让金广心中打鼓。

这小辈未免太镇定了些,难道有什么大靠山?

他刚才明白提到了齐门主,可见他知道自己的出身来历,也知道自己有个元婴期的师父,却依旧如此镇定自若……要不,也有可能是装的!

一时间,无数念头在金广脑海之中滚过。

“金道友,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九灵膏我也急用,不能让给你。又何必还要如此纠缠不清?”

不待金广想得明白,萧凡已经开口了,声音平和,语气之中却略略带着几分不悦,那种居高临下教训的味道,更是彰显无遗。这一瞬间,甚至让金广产生了错觉,以为萧凡其实是一位元婴期修士假扮的。

“小辈,休得装神弄鬼!”

但金广毕竟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也算得见多识广,马上就从这种“虚幻”的感觉之中回过神来,顿时又惊又怒,一声咆哮,举手一抬,一枚淡红色若有若无的飞针,向萧凡激射而去。

这金广个子高大,身躯雄壮,不想驱使的兵刃,竟然是细如牛毛的飞针。

在修真界,针类法宝是最难防备的偷袭利器。

金广口口声声称萧凡为小辈,却一出手就是飞针法宝,足见他内心深处,其实已经将萧凡当成了劲敌,丝毫也不敢怠慢——这小辈可能真的只有筑基期修为,却极有可能修炼有某种可以迷惑心神的功法。

须得当机立断!

萧凡双眉微蹙,屈指轻弹,轻轻一声霹雳,一道纤巧的电弧自手指间激射而出,准确无比地击中了金广的飞针,那道淡红色的光芒哀鸣一声,骤然现出飞针的本体,扭头急飞回去,一副灵气大失的样子。

“召雷术?”

金广顿时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区区筑基期修士,居然懂得召雷术,并且一击就破去了他的飞针法宝。

这也太离谱了吧?

“大胆!”

随即,金广益发暴怒,手腕一翻,又是三枚飞针浮现而出。

这小辈竟然敢用召雷术毁坏他的法宝,是可忍孰不可忍!

便在此时,金广眼前黑芒一闪,一柄乌黑发亮的飞刀,骤然闪现。这柄飞刀浮现的刹那,金广心中便猛地一跳,立时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似乎这柄飞刀之上带着某种魔性,可以摄人心魂。

正是萧凡得自黑白双煞的黑魔刀,黑魔王的成名法宝。

经过数十年的祭炼,这柄黑魔刀萧凡早已能够做到收发由心,发挥出七八成的威力来。萧凡并未修炼任何魔功,能够将黑魔刀激发到这种程度,已经算得极其逆天了。

黑魔刀轻轻一抖,疾如闪电般向金广的面门激射而去。

两人相隔距离很近,这么一点距离,几乎是转瞬即至,金广大惊之下,双手连扬,三枚飞针飞射而出,向黑魔刀合击而去。

当此之时,不求伤敌,但求自保。

金广不愧是峈天门主的嫡传弟子,眼明手快,反应敏捷,转眼间,三枚飞针便同时击中了黑魔刀。金广嘴角一扯,刚浮出一点笑容,忽然便僵在了脸上。只见黑魔刀一闪,就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三枚飞针一齐击在了空处。

锋刃虚化,本就是黑魔刀的大神通。

萧凡以半步元婴修士的造诣施展出来,金广哪里看得明白了?

还没等金广回过神来,眼前一花,乌黑发亮的黑魔刀已经在他眼前飞射而出,正正向他的眉宇之间射去。

“啊……”

一时间,金广张大了嘴巴,吓得魂飞魄散。

这一刻,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是如此接近,简直是近在咫尺。下一刻,那柄魔刀就将洞穿他的头颅,直接终结他的修真之路,将他送上西天。这种感觉如此真实,令他一瞬间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只能眼睁睁等死。

金广没死。

黑魔刀就悬停在离他眉宇间半寸的位置,远远看去,就好像黑魔刀正正插在他的额头。

“饶……饶命……”

金广浑身大汗淋漓,两只眼睛成了斗鸡眼,紧紧盯住黑魔刀,颤声叫道。

转眼之间,这筑基期小辈便全面占据了上风,操控了他的生死!

金广脑海之中一片混乱,简直就是满脑子浆糊,一时半会哪里想得明白这戏法到底是怎么变的。他只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只要一句话说错,就有可能丢了性命。从黑魔刀上传来的重重魔气,直入他的骨髓深处,紧紧攫住了他的心。

萧凡慢慢走了过来。

此刻的萧凡,除了面容相同,身上的气息,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身上魔气外露,尽管看上去他在竭力压抑这种魔气,却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那种深邃如海的恐怖感觉。

“前辈饶命!”

几乎是在刹那之间,金广便已经断定,萧凡的真实身份,绝对是元婴期修士,而且是魔修。

他只有在面对师父的时候,才会产生这种完全无法与抗的无力感。

自己这倒霉催的,居然将主意打到了一名元婴修士的身上,简直是愚不可及。大大得罪了这位前辈还不算,关键是撞破了人家的“好事”,无意间撕开了萧凡的真面目,搞不好就会被杀人灭口。

这才是金广最担心的。

“前辈,前辈饶命……我有眼不识泰山,该死,该死……”

金广额头上的冷汗澹澹而下,顷刻便湿透了重衣。

“金道友,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我这次饶你一命,下不为例!”

萧凡淡淡的声音,在金广耳边响起,在金广听来,却带着说不尽的威严之意。

“是,是,前辈,多谢,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金广连声说道,浑身发软,需要很努力才能控制自己不跪下去。

“嗯。”

萧凡点了点头,手一招,黑魔刀倏忽飞回了他的手中,不再多说一句话,也不再看金广一眼,抬腿就往外走去。

这一瞬间,他身上的魔气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依旧是筑基期修士的淡淡灵力波动,但金广眼里却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情。

这才是真正的大高手!

藏而不露!(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