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金广登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两三个月。

这两三个月间,长安堂渐渐声名鹊起,不少医馆和病人都听说,长安堂请到了一位姓萧的客卿先生,医术超群,厉害得很,几乎没有什么病症,是这位萧先生不能治疗的,可以说任何病情都能药到病除。

有这样一位了不得的客卿先生坐镇,长安堂的生意想不红火都不行。

但萧先生医术通神,架子也端得十足。一日之中,最多只有两个时辰出诊,其余多数时候,萧先生都在闭关,绝不见客。现如今,想找萧先生看病,必须提前预约,否则的话,你连萧先生的面都见不着。

许多时候,长安堂的客厅里甚至排起了长队,前来求药问诊的病人络绎不绝。

其实萧凡也不愿意这样拿捏,医者仁心,能够多多治病救人,萧凡不会推却。关键是他真的忙不过来,自己的伤势要慢慢恢复,还要不断收集灵草灵药,准备为黄棠配置灵丹。

黄棠的情形已经越来越糟糕了,但炼制灵丹所需的药材,却迄今尚未配齐。萧凡跑遍了整个金州城的大小医馆药店,有两三样药物始终难觅踪迹,只能寄希望于一个月之后举办的杏林交易大会了。

这种交易大会每年举办一次,由城中七大宗门共同主持,以杏林命名。据胡邠说,每年在这个交易大会上,都会出现一些逆天的灵草灵药。尤其是有大量的妖兽魔兽材料出现,会吸引方圆数十万里之内的大量高阶修士参与,堪称盛况空前。

萧凡所需的几种灵药。固然难寻,却也有指望在交易大会上有所收获。

在此之前。萧凡已经参加了几次小型的交易会,多少有些收获。不过灵石也消耗得厉害。储物镯里上百万的灵石,几乎花掉了一小半。为了确保在杏林交易大会上有足够的竞争力,萧凡又易容改扮,在几个店铺之中偷偷出售了好几件魔道法宝法器。这些东西,多数是他在厉兽荒原得到的,从那些陨落在厉兽荒原的魔道修士身上得来。这些魔道法宝,许多都需要滴血认主才能驱使,并且要求主人修炼有极其精深的魔功,否则压根就难以发挥出真正的威力。萧凡自然不可能去改练魔功。因此这些法宝法器,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鸡肋。但对于其他魔道修士而言,却是极好的东西。

须知陨落在厉兽荒原的,九成以上都是金丹后期修士,其中不少是金丹后期巅峰境界,只差一步就踏入元婴期。他们随身携带的宝物,绝对非同小可,对一切金丹期以上的魔修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少数上品法宝。如同黑魔刀这样的,对元婴期魔修都有一定的吸引力。

萧凡出手几件魔器和一些魔道丹药,换回大量灵石,顿时又腰包鼓鼓。俨然阔佬。

这一日,萧凡正在静室之中盘膝而坐,运气调息。

经过几个月的调养。他自己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七八成。脸色红润,隐隐有宝光流转。整个人的气息。处于金丹期最巅峰的状态。事实上,经过厉兽山脉地下世界一战,又在空间通道之中与空间之力,雷霆之力,风之力搏斗了一番,萧凡在心境上,也已更上一层楼,目前就等伤势彻底痊愈,便要再次闭关,冲击元婴期瓶颈。

萧凡自觉,这一回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能够突破桎梏,踏足更高的境界。

毕竟他如今在离火领域,已经可以媲美元婴期修士,对雷电之力和风之力的领悟,也不在元婴修士之下,所差的,就是最后这半步迈出去而已。

将将十二周天调息圆满,耳边忽然响起了胡成急急忙忙的声音:“萧先生,掌门师兄有急事求见……”

这间居所,萧凡早已布置了防护阵法,整个长安堂没有第二个人有能耐踏进来半步,没有紧急事情,长安堂上上下下也绝不敢来打扰他。除了每天固定的两个时辰坐堂,就算有疑难病号上门,也绝不理会。

眼下,胡成却忽然急匆匆而来,可见真的发生了很不寻常的事情。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淡然问道:“什么急事?”

听胡成的语气,好像真的是十分紧急。

“是,是金广……金广前辈亲自登门,指名要拜访萧先生!”

胡成结结巴巴地说道,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

自从两个月前,在杏林苑外遭到金广拦截,萧凡莫名其妙地轻松脱身之后,长安堂上上下下都紧张了好一阵子。毕竟得罪金广这样的牛人,对长安堂一干人等而言,简直是不可思议。但随着时间推移,金广并未上门寻衅,渐渐大伙也就放下心来。萧凡在长安堂的威望,也因此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大伙都私下揣测,萧凡肯定是极有身份来头的大人物,只不知什么原因,暂时屈身在长安堂。

谁知两个月过去,金广忽然又登门来了。

“金广有说是什么事情要见我吗?”

胡成连忙说道:“这个倒是没有,金前辈只说,是奉命而来,希望能够马上见到萧先生,掌门师兄让我立即来请萧先生去客厅会面。”

“好,我知道了,你稍候片刻,我这就过去。”

长安堂会客厅,金广依旧一身锦衣,高踞首座,头颅高高扬起,正眼也不瞧长安堂众人一眼。

长安堂自胡邠以下,个个赔笑,那些练气期低阶弟子,更是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似乎生怕发出一点声响,就会惹来塌天大祸。在修真界,郎中地位颇高,胡邠虽然只是筑基中期修为,若是面对普通的金丹中期修士,也不至如此紧张。

关键金广不一般,人家身后站着一个峈天门,站着一名元婴期的老怪物。

更不用说,金广曾经和萧凡“结过仇”,萧凡是长安堂的客卿先生,金广也可以说是跟长安堂有过节了。当时没有急着回来找长安堂的麻烦,或许是因为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却不代表着他心胸宽广,会既往不咎。

今天肯定是来砸场子的。

对胡邠等人的谨小慎微,金广毫不理会,自顾自端着茶杯,一口一口喝着,脸上渐渐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胡邠益发的惴惴不安,不时伸长了脖子向外边张望。

萧先生怎的还不来?

如果不是因为要留在这里陪着金广,胡邠早就亲自去催萧凡了。

实在是得罪不起啊。

好在这时候,萧凡的白色儒生袍映入了胡邠的眼帘,胡邠顿时长长舒了口气,抬起头来,正要向金广开口,却只见金广已经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脸上的倨傲之色早已不翼而飞,变得笑容满面。

“萧先生……”

眼见萧凡缓步而来,金广双手抱拳,大步迎了上去,满脸堆笑。

这戏法变得,胡邠等人俱皆看得一愣一愣的。

“金道友。”

萧凡也抱拳一拱手,不咸不淡地说道。

听到萧凡对金广的称呼,胡邠等人又是一阵愣怔。

怎么连声“前辈”都欠奉,俨然一副平起平坐的样子……不对,看上去,萧凡比金广还要傲气。

“金道友此番来我长安堂,不知有何赐教?”

萧凡不去理会胡邠等人的想法,淡然问道。

金广忙即说道:“萧先生客气了,金某哪里敢赐教萧先生……是这样的,萧先生,我师父听说过萧先生的鼎鼎大名,说是长安堂新近来了一位神医。我师父就想请萧先生去我峈天门做客,万望萧先生不要推辞。”

“呵呵,齐门主太高抬我了,在下不过是初通岐黄之术,神医之称,绝不敢当。”

萧凡微微一笑,谦逊地说道,对于金广的邀请,却不置可否。

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纵算是元婴期老怪相邀,萧凡也不见得会给这个面子。

金广心中暗暗生气,脸上却不动声色,抱拳说道:“萧先生不用谦逊,你的大名,早已传遍了金州城。我师父的小孙女,得了一种怪病,这些年来,不知延请多少医术名家,大郎中前往诊断过,却一直反反复复,总是难以断根。这位小侄女是我师父最喜爱的晚辈,也是我师父眼下唯一的嫡系血脉后人。小姑娘病情越来越重,我师父为此是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听说萧先生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甚至另辟蹊径,用普通药物解掉了龙涎毒,我师父立即就吩咐在下赶到长安堂来,无论如何要请萧先生赏脸……只要萧先生治好我那小侄女的病,我师父必有重谢!”

一番话说得极是谦恭客气,与金广的赫赫恶名大相径庭。

别人还不如何,胡邠却是脸色微变,望向萧凡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之意。

他不说话,萧凡也能知道,是在担心他治不好那小姑娘的病。毕竟峈天门门主何等身份?嫡亲孙女得病,肯定已经找过金州城里所有有名望的大郎中瞧过。这些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的大郎中,都治不好的病,他萧凡就有把握能治好?

一旦无功,真不知那老怪物会如何的生气!

“好,我去看看。”

萧凡却点了点头,淡然说道,似乎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这里面藏着的风险。(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