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互不相让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不去理会齐戊的脸色,转向江尚月,问道:“江道友,你以前给巧巧姑娘开的方子里,是不是重用息风,麻叶,高冧这几样药?”

“你怎么知道?”江尚月先是一惊,脱口而出,随即马上就回过神来,立时脸色一沉,冷笑着说道:“孙小姐身子骨弱,怕风怕热怕吵闹,一有风吹草动,便即坐卧不宁,我以息风,麻叶,高冧入药,正是对症的良方。”

萧凡轻轻摇头,低声说道:“对症倒是对症,不过巧巧姑娘是风属性为主的木风灵体,这几味药用的量太大,不但遏制了惊风的症状,同时也压制了巧巧姑娘本身的生机。治标不治本。”

所有人的眼神,又都注视在了江尚月的脸上,连齐戊都是将信将疑。

“你胡说八道!”

江尚月毫不惊慌,重重地冷笑了一声,不客气地喝斥起来。

“给孙小姐看过病的郎中,不止江某一个。连杏林苑的丙老先生都亲自出过马,我看得清清楚楚,丙老先生的方子里,也一样有息风,麻叶,高冧这三味药。照你这么说,丙老先生也是胡乱用药,治标不治本了?”

所谓丙老先生,在场诸位,当真是如雷贯耳。

连萧凡这新到未久的外来户,也早就听说过这位老先生的赫赫声名。

丙老先生乃是杏林帮大长老,杏林苑首席大郎中,被公推为金州城岐黄之术第一的大行家,本身修为更是达到了元婴中期境界。这在郎中而言。是一个奇迹般的高度!

齐戊那么在意自己这个孙女,请金州城号称第一的丙老先生亲自出马。正在情理之中。

既然丙老先生都用过这三味药,你区区一个新人。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萧凡蹙眉说道:“诊脉治病,没有一定之规,药方必须随病情变化而变化。巧巧姑娘有惊风的症状,丙老先生稍稍用一些息风的药物,乃是正理。但惊风症状平息之后,就要改用其他药方,岂能不问青红皂白,一直沿袭下来?”

“你……你狂妄!”

江尚月勃然大怒,伸出手去。戟指萧凡,浑身都气得轻轻发抖,若不是碍着齐戊在,江尚月立时就会出手了。

“你是说我用药用错了?”

对江尚月的愤怒,萧凡毫不在意,恍若未见,只轻轻摇头,转向齐戊问道:“齐前辈,丙老先生是否只给巧巧姑娘诊过一次脉?”

齐戊惊讶地说道:“正是。说起来也是不巧。丙道友给巧巧诊脉之后不久,便离开金州城,深入蛮荒世界去采集珍稀灵药,一去就是七八年。前不久才刚刚返回城里。”

“原来如此。”

萧凡点了点头。

尽管没有见过这位丙老先生,但如此大名,萧凡相信其必有过人之处。否则断然难以在金州城这样的地方号称“第一”。这绝对要真本事。如果是丙老先生连续给齐巧诊脉用药,结果肯定和现在大不相同。

至于江尚月。固然不能算是个庸医,起码难以和丙老先生相提并论。

萧凡又问道:“齐前辈。巧巧姑娘这病症,是打小就有,还是后来才逐渐显现出来的?”

齐戊答道:“倒也不是打小就有,多年前,巧巧尚在幼年,她的父母在一次远游之时不幸陨落,我便将她接到这里来同住。打那时候开始,她就开始不舒服,情形渐渐的越来越是严重。”

萧凡微微颔首,问道:“这中间,巧巧姑娘就没有离开过此地吗?”

“没有。”

齐戊连连摇头。

“她身子骨不硬朗,哪里都去不了。只偶尔会去城中散散心,三五天最多七八天就会回家。”

萧凡转而望向病榻上的苍白少女,柔和地问道:“巧巧姑娘,请你仔细想想,你离开这里去城中散心之时,是不是觉得病情略有减轻?”

“这还用说吗?小孩子家家,出去走走,自然开心。”

江尚月又冷不防在一旁插嘴。

他实在是对这个姓萧的忍无可忍,这混蛋竟敢一再无视他。

等离开峈天门总坛,一定要叫你好看!

那时没有齐戊罩着,我看你还能装成什么样子!

萧凡依旧理都不理他,只是望着齐巧,等她回答。

齐巧咬了咬嘴唇,轻轻“嗯”了一声,说道:“确实如此,每次我去外边看到那么多人那么热闹,有时就会忘了身上的不适……”

萧凡微笑摇头,说道:“不是忘了,是病情真的有所减轻,只要离开这里就行……”

齐戊诧异地说道:“萧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说,此地风水不行吗?”

“那倒不是。我刚才进门的时候,就已经仔细看过了,此地虽然谈不上是上佳的风水龙穴,但四柱齐全,也没有特别的犯禁冲煞之处。风水对此地的主人,不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

萧凡淡然说道。

齐戊惊讶地说道:“萧道友还精通风水堪舆之术,是此道行家?”

萧凡笑了笑,没有答话。

说到风水堪舆,可丝毫也不比他的岐黄之术弱上半分。只不过在齐戊这样的元婴高手面前,自也不好太过炫耀。

齐戊却自顾自说道:“萧道友说得不错,老夫虽然不懂风水之道,但我峈天门的山门建在此处,却是找真正的风水大师仔细堪舆过的。此处藏风得水,聚气蓄势,乃是上佳之所,能兴旺宗门。”

江尚月冷笑道:“萧道友,我们是郎中,可不是江湖骗子。”

萧凡终于正眼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江道友,你不懂风水堪舆,不代表着所有人都不懂。最好还是慎言吧,省得惹祸上身。”

“嘿嘿……”

江尚月一声怪笑。

“怎么,萧道友是在威胁我吗?还是说,你这位风水堪舆的大师,要好好教训一下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门外汉?”

萧凡淡淡地说道:“如果真有那个必要的话,萧某也并不介意。”

“你……”

江尚月顿时再一次气得青筋暴涨,戟指萧凡,手指不住抖动。

“好好,我就在这等着,看你怎么教训我!你要是治不好孙小姐的病,嘿嘿,不要等齐门主亲自出手,老夫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萧凡看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不过那淡然的眼神,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那是真的没有将江尚月放在眼里。以萧凡现在已经痊愈了七八分的伤势,加上逐渐恢复的黑麟,和灵兽环里数十只已经进化的二阶刀螂,不要说江尚月这样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纵算是面对普通的元婴初期修士,萧凡亦是毫不畏惧。

“齐前辈,在下有个请求……”

“萧道友请讲。”

不知不觉间,齐戊对萧凡的态度益发的客气起来。

萧凡这样的表现,他这种老江湖,如何看不出来?不是自己隐瞒了真实的修为,就是有着极强的倚仗。否则绝不会无缘无故与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结怨。

萧凡随即说出一句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话来。

“请齐前辈撤去总坛的禁空禁制,在下要好好查探一下贵门的镇派大阵。”

“什么?”

刹那间,齐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色也立马变得阴沉无比,望向萧凡的目光之中,充满着警惕和威胁的意味。

“你这是什么意思?”

“齐门主,此人是个奸细!须得马上将他拿下!”

稍顷,江尚月尖叫起来,也不待齐戊许可,手腕一翻,右手结印,一只数尺大小的乳白色手掌,在半空中浮现而出,瞬即紧握成拳,向着萧凡猛击过去。

他已经忍耐得太久,得此天赐良机,哪里还会错过?

也不管齐戊高不高兴,先教训这嚣张跋扈的。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不屑的笑意,对这一拳不闪不避,静静站在当地,左手背在身后,右手轻轻一挥,一股庞大的无形劲力骤然在虚空中凝聚出来,转眼化为一只同样数尺大小的淡黄色铁拳,向着乳白色拳头猛击过去。

“砰——”

一声轻响。

乳白色拳头几乎没有丝毫抗拒之力,一碰之下,便即片片碎裂,消散于无形。

淡黄色铁拳毫无阻碍,猛击而前,瞬间便击到了江尚月的胸前。

一声冷“哼”,斜刺里一道劲风斩出,正中淡黄色铁拳,却是齐戊出手相救。

说得好好的,忽然大打出手,其他人都大惊失色,胡邠更是吓得面无人色,两股战栗,几乎一跤坐倒。

齐戊到底不愧是元婴期高手,又是一门之主,出手如电,一下子就将淡黄色铁拳削去半边。但剩下的那一小半劲力,却再无任何迟滞,重重击在江尚月的胸口之上。

江尚月一声闷哼,“噔噔噔”连退数步,嘴一张,“哇”地喷出一口鲜血来,本就青灰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仅此一击,这名金丹中期修士,便已受伤不轻。

人影一闪,齐戊已经斜斜站在病榻之前,双目怒视着萧凡,脸沉如水,冷冰冰地喝道:“道友这是何意?难道想要和我峈天门为敌吗?”

绣房内剑拔弩张,气氛一下子变得极其紧张。(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