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盛情相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回到长安堂之后,长安堂举办了一个盛大的仪式。

说盛大,那是因为胡邠将长安堂所有弟子都召集起来,由他亲自率领,来到萧凡居住的小院子,整整齐齐地向萧凡鞠躬行礼。

“晚辈胡邠,率长安堂全体弟子,参见萧前辈!”

胡邠长揖到地,恭恭敬敬地说道。

其他弟子更是屏息静气,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在峈天门见识到了萧凡的神乎其技,胡邠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萧凡刻意隐瞒了自己的真实修为,必定是前辈无疑。否则,又怎能一出手就将金丹中期的江尚月打得吐血?虽然说是借助了法阵之力,也绝不是普通金丹修士能够办得到的。

从萧凡对齐戊的称呼上,胡邠猜想萧凡可能是一位金丹中后期的修士。

对胡邠而言,这已经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了。

这样一位牛人,隐身在长安堂这座小庙之内,胡邠又是惊讶又是惶恐。实在他不知道萧凡到底是何用意,可千万不要将长安堂卷入到什么大漩涡之中去。金丹期以上修士的争斗,绝不是他区区筑基中期小修士能够参与其中的。一不小心被牵扯进去了,就是粉身碎骨的大祸。

自然,胡邠也绝不敢得罪萧凡,将他“赶走”。

想来想去,只能恭恭敬敬地供着。或许能够借助这位前辈的大能,让长安堂更上一层楼。

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长安堂实在够小的。连胡邠胡成在内,一共只有四位筑基期修士。其中筑基中期两名,筑基初期两名。其余全都是练气期的低阶弟子。一排排站在客厅之中,诚惶诚恐。

萧凡也清楚,自己的身份不可能长期这么隐瞒下去,迟早要让他们知道的。

“大郎中不必客气,在长安堂这几个月,承蒙大郎中和诸位道友关照了。”

萧凡淡淡说道,话语颇为客气,却也并不伸手搀扶。眼下胡邠等人都惶恐得紧,真要是对他们太客气了。反倒会让他们更加紧张害怕。

胡邠果然益发紧张,急忙躬身说道:“萧前辈这么说,真是折杀晚辈了。侍奉前辈,乃是我等分所当为……”

萧凡摆了摆手,打断了胡邠,说道:“大郎中,我暂且在长安堂容身,并没有恶意,你们也不要紧张。更不要胡乱揣测,免生事端。”

“是是,不敢不敢,一切但凭萧前辈吩咐。晚辈等无有不尊。”

萧凡说道:“我不喜欢吵闹,大家都散了吧。大郎中稍候,我们聊几句。其他人都忙自己的去吧!”

此刻的萧凡说出来的每句话。都是严令,胡邠等人丝毫也不敢违抗。几名筑基期修士立即率领着练气期的低阶弟子,佝偻着腰退了出去。只有胡邠留了下来,满脸堆笑,心中栗栗不安。

“大郎中,请坐。”

“不敢。前辈面前,焉有晚辈的坐席?晚辈站着伺候!”

胡邠益发的恭谨万分。

萧凡微微一蹙眉,说道:“大郎中,我有那么可怕吗?”

胡邠顿时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摇手,连声说道:“没有没有,前辈平易近人得很……”

“坐吧。”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

“是,谢前辈赐坐!”

胡邠不敢再推辞,连忙告一声罪,屁股挨着椅子边坐了下来,腰板挺得笔直,很专注地望着萧凡。

萧凡不徐不疾地吩咐道:“大郎中,这段时间,我还有很多事要忙,不希望有太多人来打扰。所以,今天在峈天门的事,我希望大郎中能够尽量保密,不要搞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

“前辈,这个……晚辈肯定能紧守口风……只不过,峈天门和江尚月那边,就不好说了……”

胡邠观察着萧凡的脸色,很谨慎地说道。

“江尚月不用担心,对他来说,这样丢脸的事,瞒都来不及呢,哪里会随便宣扬?齐门主那边,我也向他表明过这个意思。峈天门并不是杏林传承,齐门主也不会到处去宣扬的。他也希望我能安安心心给巧巧姑娘将病治好了。”

胡邠点头称是。

眼见胡邠似乎总有些惴惴不安,萧凡便说道:“我知道大郎中一直都在揣测我的出身来历。我可以明白告诉你,我在金州城在霍山国都没有仇家。所以大郎中尽管放心,不会有什么塌天大祸连累到你和长安堂。至于日后,等我事情办完之后,自会离开,大伙不必担心。”

胡邠顿时心中一松,却又有几分失望,毕竟如果萧凡真的大有来头的话,说不定这就是一个契机,他们能托庇其羽翼之下,嘴里却连声说道:“不敢不敢,前辈误会了,晚辈焉敢如此胡乱揣测?”

对他心中所想,萧凡颇为理解,微微一笑,说道:“大郎中,万法皆缘,不可强求。”

胡邠心中一凛,忙即点头称是。

数日后,萧凡又出现在峈天门总坛。齐戊早已吩咐下去,无论何时,萧凡都可以直入总坛,任何人都不得阻拦盘问。之所以对萧凡如此客气,自然不仅仅是为了酬功,还有拉拢之意。

萧凡此来,是为齐巧复诊的。

齐巧的气色,比几天前好多了,双颊红晕,在花园中缓缓散步,一见萧凡和齐戊走过来,乌溜溜的双眼之中光彩四射,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笑嘻嘻地叫道:“萧先生,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开始练功啊?”

数日前,萧凡离开时曾经特别吩咐过,她的木灵根正在修复,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在身体完全恢复之前,暂时不要练功。

齐戊爱怜地笑道:“这丫头,就惦记着练功呢,得听萧先生的吩咐,不许自作主张。”

齐巧便撅着小嘴说道:“我哪有自作主张?我这不是在问萧先生吗?”

齐戊便揉了揉她略显稀疏的头发,满脸慈爱之色。

萧凡伸出手去,齐巧立即乖乖抬起手腕,萧凡将三根手指搭了上去,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巧巧姑娘,你恢复的速度还在我的预料之上。照这个速度下去,可能只需半年,你的身子就能大好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

齐巧顿时欢呼跳跃,欣喜不已。

当下萧凡又重新开了方子,调整了几味药物,齐戊连忙吩咐仆人照单煎药,对萧凡微笑说道:“萧道友,去前边凉亭坐坐,聊上几句?”

“好,齐前辈请。”

齐戊摇摇头,望了萧凡一眼,低声说道:“萧道友,前辈之称,可是有点不敢当啊。我要是没看错的话,道友的真实修为,恐怕不在老夫之下吧?”

萧凡略略一惊,沉声说道:“前辈何出此言?”

齐戊笑着说道:“道友不要误会,老夫绝无恶意。道友治好了巧巧的沉疴,老夫十分感激,很想和你交个朋友。道友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老夫绝不会刨根究底的,这一点请道友尽管放心。”

萧凡脸色马上恢复了平静,微笑点头。

齐戊也确实没有要对他不利的理由。

两人缓步来到不远处的凉亭,分宾主坐下,早有丫鬟奉上灵茶。齐巧虽然满心想要过来陪着说话聊天,见了这个架势,也知道爷爷有正经事要和萧凡谈,便不好过来打扰了。

“萧道友,这是你吩咐要找的龙涎毒,老夫从一个好友那里硬要来的,你看看,可还满意么?”

甫一坐下,齐戊便直奔主题,从储物镯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玉瓶,摆放在萧凡面前,微笑说道。

当时齐戊要用一大笔灵石感谢萧凡,被萧凡婉拒了,却交给齐戊一张清单,请他帮忙搜集这张清单上开列的各种材料,俱皆是极其珍稀难寻的灵草灵药。没想到齐戊几天就找到了其中一样。

龙涎毒在金州城并不罕见,不少人都中过这种毒。但真正纯正的龙涎毒,却极其稀少,是许多丹方药方里的必备灵药。各大药店出售的,通常都是不纯正的龙涎毒,较之正品,药效大打折扣。纯正龙涎毒之所以珍稀,就是因为这种毒药不能提炼,没办法用人工手段来进行提纯。

萧凡也不客气,拿起玉瓶打开来,略一辨别,果然是纯正的龙涎毒,不由大喜,笑着说道:“前辈真是神通广大,这么快就搞到如此纯正的龙涎毒。却不知这瓶龙涎毒前辈花费了多少灵石才换来的?”

齐戊笑了笑,说道:“萧道友,这种灵药都是有价无市的,我是为了感谢你治好了巧巧的病,灵石什么的,就不用提了。”

“这个,恐怕有些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的。老夫真心诚意想要和道友交个朋友,区区一瓶龙涎毒,算得什么?”

齐戊一摆手,豪气干云地说道。

萧凡也是极其潇洒的性格,当即抱拳谢过,将龙涎毒收了起来。单以价值而论,他给齐巧服下的那颗万年紫晶果,远在这瓶龙涎毒之上。

“萧道友,长安堂实在太小了,非恋栈之处……我和道友一见如故,道友不如搬到我峈天门来居住,老夫拜道友为鄙门的客卿长老,待遇和正式长老是一模一样的,和老夫平起平坐。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齐戊望着萧凡,神态极其诚挚。(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