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护短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0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一直在用天眼神通察看这城市中央的大湖,现和普通的湖泊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灵气要充足得多,丝丝缕缕的雾气不时从湖水之中冒出,融入到空气之中,将整座湖泊都笼罩起来,形成了天然的屏障。

翠绿小舟劈波斩浪,极前行。

约莫两刻钟光景,翠绿小舟停靠在一座苍翠的小岛之旁。

小岛面积不大,树木婆娑,景致优美。

萧凡却在很远的地方就察觉到了小岛之上的杀伐之气和强烈的阵法波动。毫无疑问,有人在小岛上布下了极强的防护法阵,同时也布置了极强的防卫力量。齐戊曾经告诉萧凡,每次交易会都戒备森严,看来所言不虚。

尽管小岛上布置了极强的防卫力量,萧凡三人却是毫无阻碍就来到了小岛中心的一处小型传送阵处,并无人盘问。

见到这座小型传送阵,萧凡微微动容。

齐戊便即解释道:“交易会是在很隐秘的地方召开,只能通过传送阵才能抵达会场。没有通行令牌的人,哪怕修为再高,也是去不了的。”

萧凡略略颔。

看来七大宗门的主事者颇为谨慎,在这中央腹地,也依旧如此小心,难道还怕有人捣乱不成?

似乎知道萧凡心中的疑惑,齐戊轻声说道:“金州城没有元婴后期大修士坐镇,小心一些不是坏事。”

萧凡微微愣怔了一下。

他倒是没有觉得元婴后期修士和其他元婴修士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或许是因为,他已经见识过至少三名元婴后期的大高手,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尚未真正踏足元婴期境界,所以对这个没有什么直观的认识。

但听齐戊话中之意,元婴后期大修士和普通元婴修士还是很不同的,似乎纵算七大宗门联手。面对元婴后期大修士也会有压力。

当下三人踏进小型传送阵,一阵白光闪过,就出现在另一处空间。

却是热闹异常。

一座大大的殿堂。装帧精美,宫灯高悬。金碧辉煌,极其奢侈,不少俊男美女手托木盘,木盘之上摆放着各类美酒,灵茶和时鲜果品,还有各类精美绝伦的糕点,香气扑鼻,在人丛中穿梭来往。

这些年轻的侍者。大都有筑基期的修为,只有极少数是练气期高层的弟子。

萧凡神念随便一扫,就在大堂之中感应到了至少不下于十道元婴修士的气息,至于金丹中后期修士,更是数不胜数,少说也有三四十位之多。大伙三五成群,在一起攀谈。

据萧凡的了解,金州城各大宗门的元婴级高手合在一起,差不多有六七十位,这在厉兽山脉以西。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

一座城池的实力,是整个岳西国修真宗门的数倍之多。

从交易会主办方慎重的态度来看,应该绝大部分元婴修士都会来参加这个交易会。加上从其他地方慕名而来的高人,此番交易会集中的元婴修士,搞不好会过一百位。

难怪中年大汉面对齐戊之时,毫无紧张之感。

实在也是“见怪不怪”了。

饶是萧凡一贯镇定,一念及此也暗暗心惊。

峈天门在金州城虽然算不得大宗门,毕竟也是“坐地虎”,齐戊刚一显身,立时就有不少人和他打招呼。齐戊满脸含笑,一一点头答礼。很快就和大殿里的人混杂在一起,端着一杯美酒。加入了某个谈话的圈子。

萧凡恪守规矩,跟随在齐戊身旁。也端一杯美酒,微笑倾听,并不多言。

“哈哈,这不是齐兄么?”

正聊天间,一个仿佛金属摩擦般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

几个人立时循声望去,只见一名五短身材的黄衣老者,大步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三名随从,其中一人,正是江尚月,望向萧凡的眼神之中,满是怨恨之意。

一见这黄衣老者现身,聊天的几名元婴修士立即迎了上去,一个个脸带微笑,十分客气,似乎这黄衣老者来头大是不凡。

单以身上的灵力波动而论,这黄衣老者也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虽然已经臻于元婴初期大成的境界,终究尚未真正突破瓶颈,和齐戊等人相当。但从这老者傲然的神态来看,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份较之齐戊等人要高了一筹。

“原来是单兄!”

齐戊含笑抱拳,向黄衣老者拱手为礼,锐利的眼神却在江尚月脸上一扫而过。

“哟,这位就是令孙女了?”

寒暄几句之后,黄衣老者的目光便停留在齐巧身上,似笑非笑地问道。

“正是小孙女。巧巧,快向单前辈问好!这位单前辈,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凌云宗的单义单老前辈,我们金州城大名鼎鼎的单神医!”

萧凡神色一动。

凌云宗正是七大宗门之一,排名和百雄帮不相上下,宗门之内,拥有四名元婴期高手。这位黄衣老者单义,原来是凌云宗的长老,难怪神色傲然,较之齐戊这样中等宗门的门主,凌云宗的长老,身份还要更高一筹。

凌云宗和百雄帮不同,是很纯粹的宗门传承,整个凌云宗内,都是一脉相承,修炼同样的功法。这样的宗门传承较之江湖帮派,功法似乎略嫌单一,胜在宗门内部更加团结,更加有凝聚力。而且更容易将本派传承扬光大。

一段时间内,一个宗门如果没有出现出类拔萃的天才,相互扶持还能坚持下去,一个帮派如果缺少了强有力的领,用不了多久就会分崩离析。

所以在修真界,数千年的宗门传承不少,数千年的江湖帮派却极其罕见。

齐巧连忙向单义敛衽为礼。

“哈哈,好好……”

单义的心思,却明显没有放在齐巧身上,只是敷衍了两句,眼神就转到了萧凡脸上,上下打量,目光如冷电般刺人。

“齐兄,听说令孙女的旧病,是一位年轻郎中治好的,莫非就是眼前这位后生么?”

齐戊心中一凛,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点头说道:“单兄好眼力,为小孙女治好沉疴的,正是这位萧道友。”

萧凡双手抱拳一拱,朗声说道:“在下萧一行,见过单前辈!”

“嘿嘿,不敢当啊。听说萧道友治病,不用药石,专一用阵法之力。这可真是新鲜得很,老夫从医也有一两百年了,这种治疗方法,确实是头一回听到。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还是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不中用了?”

单义斜乜着萧凡,不咸不淡地说道,话语之中的不以为然,却是人人都听得出来。

跟在单义身后的江尚月,脸上便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萧凡镇定自若,淡然说道:“单前辈误会了,为巧巧姑娘治病,自然是需要用药的,阵法之力只是一个方面而已。巧巧姑娘这种情形,可以算是特例,并不常见。”

“当然不常见!”

萧凡话音刚落,单义便冷冷说道。

“医学之道,还是要遵循一定之规,以药石之力治病救人,始终是堂堂正正的手段。那些旁门左道的东西,还是少用为妙。偶尔碰巧对了一次,不见得每次都有这样的好运气。年轻人,想要在医学上有所成就,还是要脚踏实地。总想着走捷径,终归不是正道。”

齐戊脸色微微一变。

单义这话,听上去是在教训萧凡,实则是直接在打他的脸了。

凌云宗固然势大,峈天门可也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萧凡却毫不在意,再次抱拳拱手,淡淡说道:“前辈教导得是,医学之道,人命关天,确实来不得半点虚假,行不得半点侥幸。前辈是大行家,还望能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这个记名弟子,学艺不精,在萧道友面前出丑了吧?”

单义冷笑着说道,望了身边的江尚月一眼。

合着江尚月是他的记名弟子,此人公然挤兑萧凡,原来是为自己的记名弟子出头。

萧凡脸上不动声色,轻声说道:“江道友医术是好的,就是有时候太过自信了。”

“是啊,他学艺不精,识人不明,丢人现眼是理所当然。萧道友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本事,以后一定会前程无量的。说不定多年以后,金州城里又会多出来一位名医……当然,前提是萧道友自己能够平平安安,无病无灾……”

单义的声音更冷了。

萧凡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此人目光阴鸷,双眉斜飞,一看就知道是尖酸刻薄之辈,却没想到如此护短,竟然连齐戊的面子都不给。

齐戊脸色又是一变,正要开口,一旁的齐巧却清脆地说道:“单前辈,萧先生为我治好了病,您不高兴吗?”

单义猝不及防,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面对这样一个纤巧瘦弱,大病初愈的小姑娘,他自然不能疾言厉色,更加不能冷嘲热讽。否则的话,齐戊只怕会立即拂袖而去。

“小孩子家家,懂得什么?可不许乱说话!”

眼见单义被小姑娘挤到了墙角上,齐戊心中暗暗“喝彩”,却又不得不马上出面打圆场,板着脸教训了齐巧两句。

真要是惹得这老东西恼羞成怒,可就不好玩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